黑之幽灵
一醉千觞2018-01-27 15:352,869

  在山中,八成是为了躲避大批日军,两成是为了寻找下一个住处,到处转悠,身上的日军服早已经刮破,看着树叶变红,已经是深秋了,终于在北部找了一个废弃的矿洞,通道内坍塌,唯一确定,洞口很大,加以改造,也算是个不错的过冬之所。

  回乡途中得知,这次日军围剿,在广县西部和新四军打了一仗,但由于新四军提前得到情报,只留下一个连阻击,并全体牺牲,其余都带着老百姓撤离了。吕磊等人到了一个叫范家乡的地方准备过夜,现在正是傍晚,却看见一个穿着绸缎的50来岁的老头,边上还站着一个八字胡管家模样的,一辆装了几袋粮食的双轮手推(拉比较省力)车,还有两年轻手下正拿着袋子上门要粮,农户很老实,乖乖的,愁着眉交了粮。这是村口第一家,也是他们收粮的最后一家,于是装车就回去了。待他们走远,吕磊等人上前敲门。

  “太君,我们已经没有口粮了。”开门的农户40来岁看了看吕磊等人,焦虑的说。

  “大哥,我们不是鬼子,讨口水喝,进去说。”吕磊边推边说。

  “老婆子,给他们几个倒水。”农户叫着他媳妇,又安排吕磊等人在饭桌边坐说:“看你们是衣服,我以为是鬼子呢。”

  “说说这里吧,他们是谁,为什么收粮?”吕磊问。

  “这里是范家乡,大部分姓范,刚才那家姓孙,后来的,仗着儿子给鬼子当了个什么保安大队长,专门抓忠良讨好鬼子,因此很被重用,所以他的管家,就是那八字胡的,出了主意,替鬼子收粮,装自己粮仓,弄得附近都敢怒不敢言,就怕他儿子报复。”农户哭诉着。

  “那他们住哪?”徐坤迫不及待的问。

  “西北面,我们这都是泥墙,只有他家不是,很好找的。”农户说。

  “狗仗人势,该杀。”王子豪说。被王子豪一说,众人都点点头同意。

  “明天早上叫上其他农户去分粮,我们现在去做事。”吕磊说完就起身。

  顺着农户说的方向,大老远就看到别具一格的房子,除了大,走近点就会发现还是砖墙,双开大门紧关,门前还有两兽石看门。吕磊上前敲了两下,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丫鬟,一看日军服的,就低下了头,退到了边上,吕磊等人见势就大步而入,丫鬟随后关了门。

  大门对面是大厅,大厅东面是大圆餐桌,西面是主卧。进门右边是南厨房,北厢房,左面是两间厢房,不连着主房。丫鬟快步走进大厅说:“老爷,皇军来了。”正在吃饭的孙主和管家立马站起,走到大厅迎接,两手下跟在后面,眼尖的管家一看吕磊等人,就附耳对孙主小声说:“他们是被皇军通缉的。”

  “来人,将他们拿下。”孙主一听便大喊。狗就这样,一旦跟了主人,就不分形势。两手下一听就上前要动手,但被谢宇和张成用枪柄一击就倒地昏过去了,赶来的女厨子和丫鬟一动也不敢动。

  “还有其他人吗?”徐坤问。

  “没,没有了。”开门的丫鬟吓得直哆嗦。

  “不想死的就去厨房待着。”徐坤恐吓道。

  厨师丫鬟马上进了厨房,八字胡也要走,被徐坤拦下,张成和兰江把两昏迷的绑好。徐坤把孙主和八字胡赶到餐桌那边,又跑到厨房门口要了六副碗筷,回到餐桌,分好碗筷。吕磊把孙主和八字胡拉到了桌边坐下,就招呼大家开吃。看着那吃相,八字胡已经不敢在动了,一旁的孙主则一直在叨叨叨,主要内容大概就是,他儿子是队长,敢动他就不得好死,一定被他儿子抓住,吕磊等人没一个在乎他在说什么。

  “我们是不是也取个名号,这样不用给百姓添麻烦?”王子豪忽然问道。

  “人怕出名猪怕壮,我反对。”张成说。

  “八字胡,他的脑袋多少钱?”徐坤指着张成问八字胡。

  “100大洋。”八字胡哆哆嗦嗦的回答。

  “看看,你已经出名了,我到觉得子豪的提议不错,一个保安大队就能吓唬一乡人,有个名号可能更方便。”徐坤说。

  “兰江呢?”吕磊问。

  “我不反对,你们决定。”兰江说完看着谢宇。除了吕磊,其他人也看着谢宇。

  “不用看我,和兰江一样,你们决定。”谢宇说完继续吃。

  “好吧,你提的意见,你也最有文化,那你取吧。”张成无奈的说。

  之后除了孙主一直在叨叨,八字胡吓得直哆嗦,而吕磊等人埋头只顾吃,吃饱后就看着王子豪。看着大家的目光,王子豪心里明白,起身,抽出刺刀,走到孙主的背后,左手搭在孙主肩上,右手一刺,使劲,刺穿孙主后腰,拔出刺刀,割了一小块衣襟,并占了占血说:“欺善怕恶,该死的是你。”说完走到墙边,潇潇洒洒的写了四个血字念道:“黑之幽灵!”

  “等等,幽灵!什么东西?”徐坤问。

  “差不多和鬼一样,只是幽灵容易看得见。”王子豪解释。

  “那黑之幽灵怎么解释?”吕磊问。

  “月黑,树荫,屋檐,总之就是暗处,幽灵刚才说了鬼魂,连起来就是在暗处的鬼,杀敌于无形。”王子豪解释说。

  “幽灵,鬼魂,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张成起身,边走边说,说的又慢,本来说话就腼腆,显得就更慢了,说你死的时候站到了八字胡后面,说活时就把八字胡脖子给扭断了。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徐坤说。

  “看来大家都不反对,那就用这个名号吧,感觉是很适合我们!对了,徐坤再去看看那三女人,在的话让她们好好睡觉,要是想逃就……”吕磊看没人反对了就说,还做了个划脖子的手势。

  徐坤来到厨房,看她们都在便安慰说:“放心,只要你们不逃跑,就不会伤害你们的,这里是厨房,你们自己吃点。”

  这一晚,大家各自靠墙靠门而睡,这也多亏了日军还有毯子。第二天,吕磊等人在主屋西侧找到了粮仓和后门以及手推车,搬了一袋大米,一袋黄豆,一袋红薯,又找了一些伐树工具就离开了。刚到大门这面,看到很多老百姓在观望,而这时也被老百姓看到并围拢过来。

  “粮食还有,分粮不要抢,如果分粮还打架,那么你们活该被饿死。孙主和八字胡被我们杀了,记住我们叫黑之幽灵,还有他家下人还在,大家得饶人处且饶人,除非你们觉得他们也很恶。”吕磊站到车上大声说。

  五天后,回山洞的路上,已经换好便装,装满车的吕磊等人,兰江开道,张成拉车,谢宇在车边警戒,吕磊和徐坤在车尾两边推着,王子豪断后,车上用毯子盖着。在一条前无村后无店,到处有山丘的路上,从后面追来一群,大概20几个,穿着全黑,还戴着黑冒,骑着自行车的人,有人还大喊:“前面的人站住。”

  吕磊回头一看,就暗示谢宇躲起来,很快就被黑衣人追上,弃车,并围了起来。其中一个拿出一些纸,一张张对比后说:“老大,就是这伙人,不过少了一个。”

  “黑之幽灵,敢杀我父亲!把他们抓起来。”孙队长说。

  “谁敢动!”王子豪双手握着两手雷。张成也学了样。这一举动真把黑衣人给镇住了。

  “大家不用怕,他们只有5人。”拿纸的黑衣人叫道。

  吕磊伸出手,枪的形状,对着此人就那么一抖,“砰”的一声,就中枪倒地,又连续对了两人,同样倒地。胆小的已经大喊“鬼啊”,就扶起车跑路了。不管孙队长怎么喊,没一个愿意留下。

  “大侠,大爷,饶命,这仇不报了,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当放个屁,把我放了吧。”孙队长一看人都跑了,便跪下就绕。

  吕磊等人谁也没想到这群人这么怂,还被重用,谢宇早就不耐烦了,又是一枪,然后在出来。王子豪则在衣服用血写了四个字“黑之幽灵”。

继续阅读:四处留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