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李鬼
一醉千觞2018-02-15 09:332,054

  两天后,吕磊见没有人追来,于是决定回荒原陷阱地看看,顺便收集下弹药,临近之际,让兰江上树察看有没有异情。

  “有点奇怪,他们的姿势奇怪!”下树后的兰江,一脸疑惑。

  “能不能一次说完?”徐坤急问。

  “他们躺的姿势有规律,全部朝一个方向趴着,而且枪不离手,没有一个是仰天的,感觉是陷阱。”兰江解释说。

  “那伙鬼子头,似乎很了解我们,原本给他们的陷阱,却被替死鬼给破坏了。不追不埋,的确可疑,算了,我们目前也不差那点弹药,还是去别的地方吧。”吕磊想了想说。

  远离后,吕磊等人进入了一个村子,里面有些骚动,好奇心驱使着吕磊等人向前行去,忽然看三个新四军进入一农家,这户农家还有1.5高的围墙,进去后就打砸抢夺,不光这一处,整个村子到处有同样的情况。吕磊把枪上了膛,看了看谢宇,谢宇很快明白。那三个新四军,刚一出围墙大门,就被吕磊和谢宇击毙。

  “你们干嘛?他们是新四军!”陈军见状,连忙拿枪对着吕磊,情绪激动的说。

  其他人虽然不明白情况,但都相信吕磊,所以就阻止陈军不要冲动,而吕磊也不顾被人用枪指着,做了个前进的手势,就跑向前面农户家,看到主屋里一片狼藉,屋主40来岁被打伤在地,孩子和他媳妇在哭泣。看到这情景,陈军的情绪更加激动,他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对峙吕磊,回到围墙边,谢宇已经让其他人架起了枪。

  “张成,你先拖一具尸体进来,然后拔了他裤子。”吕磊走出主屋说。

  张成听完,走到围墙门口,两边探了探,确定没人,迅速的拉了一具尸体,拖进院子,并拔了他裤子,露出一件格外不同的内裤,就像一块长布包裹私处,腰部用绳子绑紧,多出一节又正好盖住私处。这新四军外表看不出什么,军装、枪,还有装着四枚手榴弹的布袋。张成取下布袋,送到谢宇边上问:“这是什么?”

  谢宇抽出一枚,拧开尾盖,见有根拉线,刚好左边跑来三个“新四军”,于是就拉掉线,等了三秒,扔向“新四军”,“轰”的一声,就炸的他们人仰马翻,这下,不光是张成,其他人也都知道是什么,怎么用了。

  “陈军,脱下自己的裤子看看,穿的是什么样的裤衩!其他人准备迎敌。”吕磊不慌不忙的说。

  陈军顿时感到羞愧,一边道歉一边加入了阻击队伍。随着爆炸声传开,日军从四面八方,三个一组的,像这里靠拢,可能人数本来就不多,还没怎么打,就不在有动静了。

  收集完所有弹药,吕磊等人就向村外走去,一路上,陈军还在为自己的鲁莽而自责,虽然吕磊已经多次表明没事。不过王子豪这个书生就是没想明白,便问了句:“你们俩是怎么知道他们是鬼子假扮的?”

  “大刀。”谢宇的语言就像他的脸,没什么表情,也不多说废话。

  “还有他们为什么要假扮新四军?”王子豪又问。

  “抹黑。”谢宇说。

  “说明新四军要回来,或者已经回来了。”吕磊加以解释。

  在村外,一户没有围墙的农户,还没进门都能闻到血腥味。吕磊等人进去一看,一家三口都被杀害,就在屋外附近埋了他们。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吕磊等人还没睡醒,突然房顶被炸开,惊醒了所有人。谢宇趴窗一看说:“被女鬼队包围了。”

  “徐坤,你到桌子底下头顶墙笔直侧躺,其他人头顶徐坤,面朝墙,缩腿。”吕磊听完把桌子拉到门的边上靠墙说。

  等七人躺好,如果没有桌子,真像一只蝎子,随后就是一阵弹雨,整个房顶都被炸没了,东墙炸出一个大洞,南北两面更严重,门窗全部毁掉,好在泥墙硬度不够,掉落的泥块没有把吕磊等人砸的很伤,弹雨停后,就是出现大量踏步声。

  “张成机枪招呼,谢宇这里你管,兰江拎上所有布袋,我们去回个礼。”吕磊快速吩咐道。

  叶兰在机枪和手雷的掩护下,快速带着队伍冲向房子,谢宇和其他人利用墙块隐蔽,开始还击。吕磊给兰江,加速从东面绕到了叶兰背后,然后把所有手榴弹的尾盖全部打开,吕磊和兰江同时拿出两枚,拉掉引线,等了三秒,扔在了叶兰后边的掷弹筒的6人,这一爆炸,不死也晕。吕磊和兰江迅速推进,继续四个四个的丢手榴弹。

  虽然墙块挡不了很久,但多少也能挡几下。叶兰本想要关门打狗的,却没想到自己被前后夹击,为了不让队员全部送命,只好下令撤退。看着敌人要跑,吕磊大喊:“谢宇,不要放过女鬼!”谢宇一听,马上瞄准射击,叶兰中枪倒地,随后被其他人背起,谢宇见状,为了不想再次看见,又补上一枪,把背起的那人也给打趴下。但他们还是不放弃,两人抬着叶兰的胳膊,拖着撤退。

  “这下应该解决女鬼了吧!?”吕磊走到谢宇身边说。其他人则在打扫战场。

  “大概!”谢宇看着吕磊说。

  “这个是什么?”张成拿着掷弹筒,跑到谢宇边上兴匆匆的问。

  “掷弹筒。”谢宇回答。

  “不适合我们,不如多拿两个手雷,先收集起来。”吕磊说。

  “我正在啃猪蹄,突然掉下一口大锅,吓醒后又被炮击,这一大早,真够刺激的。战场扫完了,我们的装备也找到了。”徐坤庆幸自己还活着。

  “把掷弹筒和多余的枪放那残房,陈军跟张成学,也搬个机枪玩玩,一个机枪火力点太小了。”吕磊吩咐着。

  武装整理完毕后,就离开了。

继续阅读:偶遇机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