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寨而逃
一醉千觞2018-01-05 16:412,525

  这一夜,吕磊太过激动,久久不能入睡,就要去操场练习,刚一出门,就看见三当家回来。

  “老三,这么晚还不睡觉啊?”吕磊问。

  “哦,老四啊,晚饭喝多了,起来上厕所。”叶梅回答。

  “厕所不是那个方向啊?”吕磊又问。

  “你们男人太脏了,我只好去外面山地了。”叶梅想了一下说。

  “哦,那你睡吧,我睡不着去练练刺刀。”吕磊也没多想就去练刺刀了。

  两个月里,长县周边多了好多非军队武装,规模最大是吕山东面凤山的狼群会,同样以打鬼子和黄皮子为主,偶尔还杀投机分子的地主,人数比猛虎寨的还多100有余。为了六月收割的小麦,已经基本安稳长县的尾田熊一派遣其弟尾田熊二中尉去剿灭周边抗日武装,第一个就是吕山东面的凤山。群狼会的嗅觉也还行,一看形势不对,就派人到吕山求助。赵蒙很快意识到唇亡齿寒,就命谢宇和吕磊带了100多人前去支援。等到达之后发现没有有利地形,山脚下还停着4辆卡车,日本士兵在不断的搬运弹药,看不到寨门。

  “老二,这地形怎么打?工事来不及建了。”吕磊问。

  “我们主要目的是打乱他们的部署,不用太靠近,到射击范围内大家尽量趴着打,先打那些指挥的,猴子,机枪手等他们进攻我们时在打。”二当家谢宇说完,带着大家弯腰快走到日军后方150米处趴下。

  枪一响,有指挥官的日军也不是盖的,马上会找对方向回击。狼群会的发现援军到了,打的也更顽强了。然而日军还没有攻破寨门,又被两面夹击,主要还是指挥后方的指挥官越死越多,尾田熊二也在指挥突击中被群狼会击杀,留下最后一位少尉不得已下令撤退,留下50具不到的尸体,带走了指挥官的。

  “老二,等下和群狼会分战利品时,多要弹药。”吕磊见日本军队逃跑,边起身边对身边的二当家谢宇说。

  “我不爱说话,你决定吧。弟兄们走,捡战利品去。”二当家谢宇一声吆呼,100来人就向群狼会跑去。

  群狼会损失惨重,也是纯树木寨门被打出很大一个口子,战死的比日军还多,反观猛虎寨,平时训练有素,外加全部趴着打,无一挂彩,不过主要还是日军首先想要消灭群狼会。

  “群狼会大当家,这位是我们猛虎寨二当家谢宇,我是四当家吕磊,客套话不用说了,大家都是抗日的,这鬼子留下的几十杆枪,都归你们,我们只要8成的弹药可行?”吕磊介绍说。

  “成交。”群狼会几个当家的商量后,大当家说。

  “还有,大当家,你们要想好退路,鬼子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下回在这时间里我们没有过来,就说明我们也被干上了。”吕磊对着群狼会大当家说完,又高呼着:“弟兄们,拿好弹药我们回寨。”

  县城司令部,撤退的少尉汇报完战斗后,坐在办公椅上易怒的尾田熊一起身走到尸体边,蹲下掀开白布一角,看到尾田熊二的尸体,起身就把在边上撤退的少尉,循环着几个词,边骂边扇耳光,直到脸都被打肿了,后旁的郭愧和汤奕动都不敢动,副官真岛键只能默默的看着。不知道是伤心了,还是打累了,尾田熊一坐回了椅子上,挥了挥手。

  “你们都下去吧,来人。”真岛键吩咐其他人都离开,见两士兵进来后又说:“抬走吧。”然后走到尾田熊一边上说:“您要保重身体。”

  “那是我亲弟弟啊,他(冷静的自己)来了告诉一下,一定要报仇,启动蝎子,一定要查明对手。”易怒的尾田熊一伤心的安排着。

  “是。”真岛键说。(全程日语)

  五天后,吕山猛虎寨大厅里,大当家赵蒙正和吕磊在下棋,旁边无人。吕磊说:“老大,凤山一战已有五日了,按照以往的惯例,鬼子应该会很快在行动的,可这次已经五天了。”

  “下一回可能是很难的一战,我们要做好被将军的情况。”赵蒙说。

  “那我们有退路吗?”吕磊问。

  “东西两面还各有一条退路,这事只有老二知道。”赵蒙说。

  “将军,门口的也准备妥当了,就等鬼子来了。”吕磊说。

  “老四,你很喜欢用兵卒和车,你那棋法哪里学的。”赵蒙问。

  “县城看别人下学的的。”吕磊回答。

  又过了十天,已是六月初,天刚朦朦亮,一阵炮响,把整个猛虎寨的人全部惊醒,发现炮声是东面传来的,而这时哨兵前来报告发现日军已经到山脚了。按照原先布置好的,猴子和山猪已经带人去上路两边的战壕,路上布满材火茅草易燃之物,大当家赵蒙赌正门,二当家去东面,四当家去西面。

  狂傲的日军,已经提前知道吕山猛虎寨的布防,东面有一小队埋伏,西面有皇协军两个连进攻,其余部队从北面正门进攻。首先就用迫击炮轰炸路两边战壕,轰炸两轮后,派了一个班佯攻。存活下来的猴子和山猪见日军进来,就命其他人点燃火球滚下。顿时,门前路一片火海,一个班的日军瞬间被火吞没。指挥的日军中尉命丢手雷,一是解除燃烧士兵痛苦,二是利用爆炸开道。

  日军训练有素,三角阵形,用手雷掩护,稳稳的前进,猴子和山猪不得以只好带着活下来的回守寨门。东面,二当家谢宇听到北面和西门都已经打响,要传令兵去告诉大当家。同样,四当家吕磊发现西面的是一群胆小的黄皮子,冲一下退一下,根据枪炮声判断,也让传令兵去告诉大当家,如果要撤退,走西路,东路是坑。

  吕山本来就不是易守之地,才刚一全打,伤亡很多了,而日军借着装备优良,很快就会占领吕山,赵蒙听完传令兵的传话,决定听吕磊撤退,为了给撤退带来时间,在门口内埋了两地雷,又派人告诉二当家谢宇撤退路线和断后,然后还搬上所有吃的。吕磊一看,大当家来了,就下令冲向黄皮子。本来就胆小的郭愧见状,带着自己的人掉头就跑,干过警察的汤奕壮胆还没阻挡两分钟就被打死。路一开,没有阻拦,就一路向西撤到了赵家村边的山地休整。途中,吕磊看到三当家叶梅会在灌木丛折断一下,为了赶路也没多想。

  “猴子,去点下名,看看还有多少人。”赵蒙见谢宇也到了就叫来猴子吩咐。

  “是。”猴子仔细的去点了一边人数回来还带着一个穿格子西装的说:“除了他还有162。”

  “这傻子怎么进来的?”赵蒙看着西装男问。

  “不知道。”猴子说。

  “大概是我们撤退的时候跟上了,看这衣服不像农民,估计是受到什么刺激才变成这样傻兮兮的。老大,天晚了,今天就这过夜吧。”吕磊说。

  “猴子,晚上安排人放哨,每隔一个时辰(两小时)换一班。”赵蒙说。

  “是。”猴子回答。

  分食物的时候,吕磊还给了一份西装傻子。

继续阅读:山寨解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