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解散
一醉千觞2018-01-07 15:252,747

  凌晨3点多,山猪叫醒了几位当家的。

  “大当家,我们后面路过的那个村子,发现鬼子刚进去,我上去侦查发现,他们比较疲惫,大概250人上下。”山猪说。

  “老四,你觉得呢?”赵蒙问。

  “人数和装备上我们劣势,但能从体能上弥补,还有不把他们干掉,我们就没有喘息的机会,迟早会被他们干掉。”吕磊说。

  “老二呢?”赵蒙又问。

  “我觉得老四说的不错,要打。”谢宇回答。

  “山猪,集合队伍,只带武器,还有声音动作不要太大。”赵蒙吩咐。

  废弃村比较空旷,房子很散开,因此日本士兵都比较集中的休息,厨师兵不知道在做什么吃的。猛虎寨三位男当家,分别带了50几人,分三个方向,小心翼翼的摸了上去,等到差不多包围的时候,一波手榴弹过后,睡梦中的日本士兵,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随即枪声三起,子弹打光就是肉搏战。一到肉搏战,日本士兵的武士道精神就十分明显,快,准,狠,不怕死。但猛虎寨平日里也没偷懒,加上睡足精力好,以及突袭还是占据了上风。只听一日军指挥官高喊撤退,随即士兵纷纷后撤,留下150不到的日军尸体。猛虎寨,死亡30多,受伤20多,大部分是轻伤,大当家赵蒙也在肉搏中被刺肩膀。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从一军官公文包里拿出三张画像,交给了正在被包扎的大当家赵蒙。

  “老二、老四,看看真像。”赵蒙看了看,大概因为战后赚了,特别的兴奋。

  “为什么只有我们三?还有这谁画的?”吕磊问。

  “你是说……不会的,不会的,她比老二进的还早。”赵蒙摇头说。

  “算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老二,回去准备工事,要能躲避炮击的,我想剩下的鬼子天亮就会反扑的。”吕磊说。

  赵家村边的山脚,天刚亮,两道向东的防线,上下两层,四门机枪分开,还有半夜抢到的三门迫击炮。在天亮之前,吕磊让哨兵去安镇买些外用止血药。剩下的日军果然也是如约而至,疯疯癫癫的西装男起身反复高喊“谢谢,皇军万岁”(日语),吕磊一把拉他倒地吼道:“不要命了啊。”子弹嗖嗖嗖的飞过。日军很快冲进100米内,吕磊谢宇以及其他枪法好点的,都是先瞄指挥官机枪手的,但早期的日本士兵,只会为了任务,指挥会一级一级往下,最后就算都兵,就更加不会撤退。西装男看着冲来的日军,看着看着,他不喊了,眼里不在是呆涩,逐渐出现了恐惧,抱头倒地紧缩。吕磊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看了看又继续打日军。西装男看着猛虎寨的弟兄一个个倒下,终于眼里出现了愤怒,拿起枪反击了。迫击炮你来我往,直到打光,双方人员都在减少。等到50米内,手雷飞来飞去,等到30米内时,日军已经50不到的人数,而猛虎寨还有近90人,只听吕磊一声“冲”,双方又是肉搏战。大当家赵蒙为了救猴子,不幸被刺杀。西装男为了救吕磊也冲进人群厮杀,辛亏西装男,不然不只是胳膊开个口子那么简单,最后日军终于还是寡不敌众,全军覆灭。在剩下的猛虎寨弟兄为大当家哭丧的时候,去买药的哨兵回来了大喊:“不好了。”

  “慢点说,什么不好了。”吕磊问。

  “除了三当家,大当家、二当家、还有你四当家全部被悬赏通缉了,分别是500、400、300大洋,还有镇上的药房早就被洗劫一空了。还有镇上有不少鬼子,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在整队。”哨兵吸了一口大气说。

  “我们寨门口的布防,鬼子好像很清楚,一来就是炮击两边战壕。”猴子气氛的说。山猪点点头。

  “我们在撤退的时候,我看到老三在折树枝,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吕磊说。

  吕磊、谢宇、猴子、山猪和西装男上山去找三当家叶梅,其他人则在抬战死的兄弟。五人的突然出现,使得正在写东西的叶梅吓了一跳,掉了纸张,叶梅很快反应,蹲下去捡,被猴子抢先一步,看了看,不认识的字说:“三当家,好像不是汉字。”

  一旁的西装男拿过就念:“我是蝎子,猛虎寨大当家赵蒙已死,人数还有40多,我会继续潜伏,直到完全消灭。这是鬼子的字,看来她的确是特务。”

  猴子山猪听了一半就控制住了叶梅,吕磊说:“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别说都是他瞎掰的,他不是猛虎寨的人,不知道布局。”

  “落入你们手里,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刮随便。”叶梅有着一副必死之心。

  “猴子、山猪,你们把她绑好,带下山。”然后吕磊拉着谢宇问:“老二,能不能用鬼子的要磕一下的手雷做个地雷?”西装男不明觉厉的在后面跟着。

  “理论上可以。”谢宇想了想说。

  山下的一个大树边,在吕磊的要求下,猴子和山猪两人把叶梅悬挂在树杆上,堵住嘴,双脚捆绑,脚不占地只有5里面。完事后两人就去安葬战死的老大和其他兄弟。谢宇把收集起来的几个手雷,去掉安全环,在叶梅脚底及周围,引信朝上,小心埋上,周边还放上干材木。一切完事后,众人在赵家村集合了。

  “四当家,按照你的要求,把大当家他们都放一起了,没有墓没有碑。”猴子说。

  “你先大家去村南口,我和二当家去确认那特务会不会死,必须给大当家报仇。”吕磊说。

  在村北,一个观测点很好地方,能开枪,能躲藏,西装男一直跟着吕磊和谢宇。不一会儿,北面山脚,来了日本士兵一个小队,先看了看战场,后又找到了叶梅,只见叶梅神色紧张,不停晃动,嘴里不停的唔唔声。上去查看有10几个士兵,其中一个就去拔了噻嘴的布。叶梅用日语大喊:“有炸弹。”咣咣咣几声,叶梅双脚炸掉,当场死亡,其余还炸死炸飞不少士兵,闻讯而来的,查看遥望一番后,带着受伤的和叶梅的尸体会安镇了。

  “谢宇,老大战死,还剩40多人,我们俩被悬赏通缉了,而且价格不错,肯定会有眼红的,所以我想不跟着队伍了,以免大家因此受伤或者再死,以前一个算命的说我无大将之名。”吕磊看着蓝天说。

  “我不爱说话,带兵打仗真的很累。队伍就给猴子和山猪吧,和通缉的我们一起的确麻烦。”谢宇说。

  “西装男,谢谢你在战场上救了我。”吕磊又对西装男说。

  “没有你们,估计我现在还是那个傻子,我叫王子豪,留过洋,在市里教书,鬼子占领后,到处屠杀强奸我的学生,我妹妹也在其中,用日语不停的和他们交涉,都于事无补。最后看到妹妹死在面前后,我疯了。现在我决定跟你们,我要报仇。”西装男王子豪(甲子脸,一字眉,丹凤眼,鼻挺,嘴巴不大,三七开发型)介绍了自己,没有哭,但露出一丝恨意。

  三人来到村南,吕磊为了不拖累,把担子交给了猴子和山猪说:“我和二当家被通缉,一定会给大家带来麻烦,商量后决定,我们离开,猴子、山猪你们俩带大家,要在上山,就找易守难攻的,也可以去找部队。”

  众人虽然依依不舍,但最后还是离开了。长县司令部,易怒的尾田熊一听到两个中队全部阵亡后,对着逃离战场的郭愧就是一枪。闻声后进来两士兵,发现死的是郭愧就把尸体拖出去了。

  “还有派人去追吗?”真岛键问。

  “这事先放放吧,眼下收粮才重要。”尾田熊一说。(日语)

继续阅读:小队初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