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队初醒
一醉千觞2018-01-08 16:132,373

  临近安县的一个村子,原本打算休息几天就走的吕磊几人,因为吕磊的伤口腐烂化脓而高烧昏迷,外加没有医生大夫,只好住进了一个兽医的家里。兽医叫徐坤,申字脸,柳叶眉,垂眼,鼻挺,嘴大,个子矮,短发。一见吕磊的伤势就回绝说:“我只是兽医。”

  “附近没有可以看的了,你不看会死的,我们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来找你,在说兽医也是医啊,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王子豪着急的说。

  “真的可以当死马医?”兽医徐坤问,看到谢宇和王子豪点点头又说:“去马桶里弄一些蛆,清水洗干净,然后放伤口上,先帮他侧卧,伤口朝上。”

  恶心的活是谢宇干的,为救人,没法子,只能听命,很快就弄来十几条很小的,小心翼翼的放在吕磊的伤口上,蛆也很快的适应环境,在伤口里蠕动。徐坤说:“能不能退烧就看他的命硬不硬了,这伤是怎么弄的?”王子豪就把事情说了一边。

  “又是该死的鬼子,他们要不来,我干兽医还不至于会饿死,现在我就快无米下锅了。你第一次杀人怕不怕?”徐坤问。

  “要说不怕是假的,当时是为了报仇,就硬着头皮上了。”王子豪说。

  谢宇坐在床边只是静静的看着。第二天,蛆虫大了一圈,徐坤摸了摸吕磊额头笑了。第三天,吕磊能睁开眼喝粥了,但还是得保持姿势,以免蛆虫掉落。

  徐坤跑到隔壁家说:“婶,你家猫呢?”

  只听大婶喵呜喵呜两声,来了一只花猫,大婶抱起猫问:“找猫干什么?”

  “婶,你抱好,我剪些肚子上的毛。”徐坤说完就拿起剪刀剪了好多放在布里。

  “这天气难道还有冻疮?”大婶问。

  “不是,走了啊,婶。”徐坤包好猫毛就回到了自己的家。

  第四天,经过蛆努力的不分昼夜的工作,吕磊伤口上的腐肉都被吃完了,就主动离开了。徐坤看蛆没了,就把所有猫毛都均匀的放到伤口上,第五天,结上疤,吕磊就可以正常活动了。救命之恩,虽然醒后就谢过,这回是下床像模像样的作揖鞠躬道谢。正在这时,村里的汤家地主老爷带着两拿驳壳枪的手下闯入,手下大喊:“不要动。”

  老地主把吕磊和谢宇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说:“抓住他们两个,我要为我儿子报仇。”(就是皇协军汤奕连长)

  谢宇举起步枪迅速上膛说:“谁敢动!”随之吕磊和王子豪也拿起了枪。

  徐坤看到两下手一愣的时候,从袖管里抽出一长针(给牛羊猪做针灸用的)迅速在两手下的胸口那么一插,然后又把门给关上说:“平日里叫你们欺负老百姓,帮着鬼子挨家挨户收粮。”回来又是给地主一针。

  三人捂着心口,慢慢倒地,只有内衣上沾有一点血。“你下手也太狠了!”王子豪说。

  “这货,仗着他儿子是县里的警察局长,平日里我没少被欺负,现在鬼子来了,又当鬼子的狗,反正都要死的话,那就先拉他们垫背,等天黑了带你们去吃顿好的补补,然后我跟你们走,这算投名状吧。”徐坤说。

  天黑后,汤家还在等着主人回家吃饭,于是大门没关,徐坤带着吕磊、谢宇、王子豪三人,闯进汤宅,首先是控制住了看家的2个打手,绑好,吓得地主老太、儿媳紧抱着刚会走路的孙子,不敢乱动。大厅边上的用餐区,已经准备了一桌,鸡鸭鱼红烧肉,外加一些小菜酒,这年代,平常人家过年时都不一定有得吃,就算是书生王子豪,这时候也跟着胡吃海喝,完全不顾形象了。四人吃撑后,免得夜长梦多,就马上离开了村子。

  接下去几天是日本士兵收小麦的高峰期,经常两三个一起出入农家,为了给王子豪和徐坤练习枪法,每次都只开一枪,由于近距离,一般都能命中,但由于三八大盖步枪穿透力强,很多都不能一枪毙命,只好上去补刀,然后抢完弹药迅速撤离,很多时候只拿弹药。头几次,由于路线没找好,加上徐坤的紧张,干完一票逃跑时,都会被最近的士兵赶上,多干几次经验足了后,时间、路线、突发情况都会掌握,也就得心应手。这让尾田熊一特别头疼。

  随着小麦结束,吕磊四人的目标转向安镇,由于日本攻占时,使得一部分城墙坍塌,没有修复,成了练习300米长距离射击的最佳地点。射击对象就是镇上巡逻的,打两抢换地方,等日本士兵找到射击位置早就没人了,有时候还会踩到手雷。7月后,像往常一样,准备寻找目标,突然安镇里面一阵骚乱,紧接着,一个身材魁梧,左手拿枪,右手拿刀(杀猪刀,刀身半尺长,刀柄木头后加,形状像剑),刀已见红,一路向镇外狂奔,后面紧跟7个日本士兵。

  “看来又是一个狠人,保护他安全,先干准备要射击的鬼子。”吕磊说完就瞄起。王子豪和徐坤也表示很兴奋,谢宇不说他了,没什么表情。当一士兵停下要射击时,谢宇先开枪,几乎同一时间,徐坤后开,士兵脑袋和身体中靶倒地,那跑路的还有心往后看。就这样2颗子弹一个士兵,干掉5个。原本跑路的那个,发现就两士兵了,掉头就是一个枪靶拍头,把枪都拍断了,扔掉后,又一把抓住另一个士兵的枪,一拉,上前一步,右手就是一刀,横穿脖子,拿起枪就跑,直奔塌墙外。徐坤上前接应,然后一路向西,撤到了水库边,休息。

  “我叫张成,杀猪卖肉的,今天真谢谢你们啊。”张成(田子脸,一字眉,眯缝眼,鼻子略塌,嘴小,平头,身材魁梧,米黄的肤色,腼腆,一说话就害羞)说完起身道谢,然后仔细看了看吕磊和谢宇举起拇指说:“原来是你们,安镇老百姓都觉得你们是大英雄啊!敢杀鬼子。”

  “我们只是为了报仇!给你介绍下,冷面谢宇通缉令有,小个子兽医徐坤,书生王子豪。你今天怎么回事?”吕磊问。

  “杀完猪回家,看到我媳妇被几个鬼子糟蹋致死,本来就特崇拜被鬼子悬赏通缉的人,于是壮胆,当场杀了三个,然后就被其他的追。”张成边哭边说。

  “那你媳妇尸体呢?”徐坤问。

  “邻居会帮忙掩埋的。”张成回答。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吕磊问。

  “我有力气,我能跟你们一起吗?”张成问。

  其他四人全部中意的点点头,徐坤开始教张成打枪。长县司令部,冷静的尾田熊一,以升官为奖励,命令岸本治山带人调查这些事件,以及找出吕山土匪。

继续阅读:林中设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