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郑小驴2018-05-09 11:082,044

  5

  一连几天,我都在做同样的一个梦。我抱着一个婴儿,从医院的走廊出来,孩子已经死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去安葬他还是要把他带回家里。我的身后总是响彻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在梦中,我一刻也没回头,硬着心肠,一直让自己消失于车流熙攘的大街。

  醒来的时候,我感到烦躁不安。已经记不清李蕾是多少次出现在我梦中了,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两个被我们杀害的婴儿。确切地说,是我们的两个孩子。

  流掉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们站在崇文门车水马龙的街头发过誓,发誓要在这座城市扎根下来,再也不让这种悲剧在我们身上重现。这个誓言几乎没含金量。一年尚未到尾,我不得不再次接受这个令人沮丧的答案。那是一个灰蒙蒙的冬日,小得像个咸蛋黄的太阳勉强挤出雾霾,露出了一抹惨淡的红。天桥那头就是同仁医院。我们排了整整两天队,不过是去做一个简单的人流手术。这是我第二次陪同一个女人去挂人流的号了。这种感觉让我感到几分羞惭。第一次还历历在目,是在一家偏僻的私人医院做的,也是在冬天。我们转了几趟公交,才找到那家毫不起眼的三层小楼。那次人流给李蕾心里留下了永恒的阴影。坐诊的是一位头发雪白长了副慈祥脸的老妇人,架着金丝眼镜,嘴角始终挂着职业性的微笑。她诱导性地问了她好几个私密的问题。我在不远处的走廊尽头,打开窗户抽烟。医院很安静,李蕾压低了声线,我还是听见了。她的回答让我感到几分惭恧。我狠狠地将烟蒂摁灭在窗台上,使劲一弹,弹出丈八远,正好插在一团残雪上。我就是那时看见那只白鸽的。它蹲在烟蒂的旁边,翅膀好像受了伤,正瑟瑟发抖着。我们的目光相遇的那一刻,它似乎想着要逃,扑棱扑棱,却只挪动了几尺远。它绝望地处于我的目视之下,索性耷拉着头,面对着脚下的一堆脏雪,像已臣服于自己的命运。我朝周边看了看,没别的鸽子了。四周全是灰扑扑的建筑,连树木也是灰扑扑的,了无生气,映衬在阴霾的苍穹下,让人倍感压抑。我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直抽到嘴巴发麻。手术室传来女人的哭声,门开了,最先走出来的是护士,随后我看见了李蕾。她的长发低垂了下来,贴着脸颊,脸色苍白得可怕。她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提着裤子,裤头尚未系好,差点要滑落下来,露出半瓣雪白的屁股。我脸一热,赶紧向前一步,挽住了她。她趔趄了一下,差点滑倒,像根软塌塌的面条倒在我怀里。

  后来失眠的很多个深夜,我脑海中都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天的场景。她软绵绵地朝我扑了过来,如同找到了一个投靠。而我无力接住她,摊上了一个大麻烦似的,只想甩手走开,逃离这个令人厌憎的地方,一个人走得越远越好。

  我还记得李蕾第一次抽烟时的样子。那天晚上,我们看了场电影,很晚了,我们依然在等末班车。是很冷的冬天,站一会,脚都冻僵了。她说要不打车回家吧。我没做声,在一旁抽着烟。末班车等了许久也没来。我们只好打车回了家。因为那忍着寒冷白等的十几分钟,她回来就发了火。

  “不就为节省那十几块钱吗,有这个必要吗?”

  她仿佛点燃了我。

  “就是了,怎么的?” 我的火气腾地冒了上来。

  “那也没用,跟着你,反正这辈子甭想买房子,你就一辈子租房住的命!”

  那一刻,我们都停止了争执。空气仿佛凝滞,这句话像抛出的矛,狠狠地刺中了我,也连带着伤到了她自己。她意识到这句话的分量,却不知怎么收尾好,索性一把抓着桌上的烟盒,掏出一根点上了,重重地吸了一口,片刻我就看到了每个头回抽烟的人必然经历的狼狈相,她剧烈地咳嗽着,眼泪都咳出来了,弯着腰,将头深深地埋在怀里。不一会儿,我听见了她嘤嘤的啜泣声,夹着烟的手在微微地颤抖着。我走过去,接了她的烟,捻灭在烟灰缸,她扑在我怀里,向我道歉说刚才不是故意的。

  她这么说,倒真让我难过了起来。

  我给不了她什么。甚至是租间像样的单间,都要精打细算半天。在崇文门那阵子,算得上是我们最为颓败的时期。我们挤在逼仄的隔断间里,摆了一张床后,连张桌子都塞不进了。隔壁是对情侣,说什么都逃不过我们的耳朵。大到他们争吵拌嘴,小到他们吃饭接吻和爱爱。这些声音很长一段时间让李蕾感到难为情。晚上的时候,她不得不戴上耳机。我相信,隔壁也一样听到了相同的声音。有天晚上,他们为了回不回老家发展的问题,大吵了一架,甚至动了手。一记响亮的耳光宣告女人的凄厉的哭号来临。他们闹了大半宿,女人的哭声愈发弱了下去,天快亮的时候,我听见隔壁传来的女人的声,那种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还是让我感到心跳加速。这种方式我也曾经尝试过。和李蕾吵翻后,我们默不作声,两具互怀敌意的躯体,碰撞在一起,直到发出和解的声音。好几次,我们都心照不宣地选择了这种方式重归于好。

  完事后,李蕾通常沉默地坐在床上,一言不发,从桌上的烟盒里抖出一根烟点燃。我一步一步地看着她吸烟的动作从笨拙到熟练。她已经无师自通,能张嘴就吐出一个个浑圆的烟圈来,连珠炮似的。这不足五平方米的隔断间里,被她一个接一个的烟圈所占据着。她目无表情地盯着我,或者墙壁,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那真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光,想想就令人斫丧。看不到任何希望。

继续阅读:第五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可悲的第一人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