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郑小驴2018-01-09 12:591,632

  6

  这些药材长势良好,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它们从没害过病,大大出乎我意料。我时刻观察着它们,每天薅草,定时追肥,时刻留意虫害。外边的药材行情一路看涨,据说每个月一个价。甚至已经有外地的收购商得知了我种植药材的消息,提前就打了招呼。一切都顺利得出乎人意料。连老康都换了表情,有些艳羡起我当初做的这个决定来。每天我都要围着我的地转上一大圈,累了就坐下来吸根烟。我的头发越来越长,我只得找根绳子将它束起来。有天我在水面上看见了自己的模样,邋遢的头发,乱糟糟的胡子,如此糟糕的形象属于我,如果不是定睛看,我以为那一定是别人。那个我如此陌生,带着一股子脱离文明社会的野蛮味,仿佛已经早已告别人间烟火。

  就是那天起,我暗自下了决心,不干出点名堂,决不出山。

  我为重新燃起的梦想隐隐地激动着。老长一段时间以来,梦想这个奢华的话题令我感到无比厌憎。就像我憎恨那套虚伪的社会法则一样。

  有天夜里,我梦见自己咸鱼翻身,药材丰收,卖了一百万,大赚了一笔。我几乎是笑着醒来的。屋外正下着大雨,电闪雷鸣,透过窗户,我看到一道道强烈的闪电像上帝执鞭,愤怒地抽打着天空。我将被子裹得紧紧的,梦里的喜悦顿时荡然无存。那个晚上我再也没合眼,内心反而充满了焦虑,这么大的雨,将我心中那团刚刚复燃的火浇了个透心凉。

  我的地会不会遭殃?天刚蒙蒙亮,我就跳下床,冲往我的地。还好,尽管有些损失,但总体来讲,已经逃过一劫。

  大多数时间,我是无事可干的。带来的书早已读完。刚来的时候,我还每天认真写篇日记。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写的东西越来越少。每天的日记渐渐变短,到后来,一个字都不想写。翻来覆去都是一些重复的东西,起床,吃饭,干活,睡觉……看着都有些厌烦。在城市的时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忙得像个陀螺,想让自己慢一点,歇一歇,都是奢侈的梦想。可没想到,真的歇下来了,又有些莫名的恐慌与空虚。唯有这块地是我的意义所在。它让我坚持了下来。

  我开始怀念那些忙碌的日子,怀念城市的喧嚣与灯火。当我开始思念这些喧哗之物时,其实已经被孤独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孤独,成了我大多数时间无法打发的主题。空无一人的山野,大喊一声,唯有回声忠实地呼应着我。有天我在房子外边看见了一只蜗牛。它潜伏在阴暗的灌木丛中。我如获至宝地将它带回了家,装在玻璃瓶里。和那些清风、明月、松涛不同,它是活物。我滔滔不绝地和它说了一上午话。蜗牛的触角在透明玻璃瓶里碰来碰去,显得有些不耐烦起来。那是我说过最多的一次话,我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一下子成了话痨。两天后,它就一动不动死了。死亡,是它唯一可以反抗我的方式。接下来我只能喃喃自语了,在山涧,在林野,在地里,在树上,我开始变得絮絮叨叨,嘴里净重复些废话。

  无聊透顶的时候,我去捉树蛙,用荆刺将它们开膛破肚,处以凌迟;有天我碰见两条蛇在交配,捡了块石头,将它们砸成了肉泥。它们死后的身子依然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我变得越来越烦躁不安,体内像安装了一个引爆器,随时都会爆炸。我会面向一片虚空,无缘无故地发出怒吼,或大声地呼喊自己的名字。咆哮是我最常用的发泄方式。

  有几次,我竟然梦见了小乌。

  我的第一次给了小乌,她不是。这也是后来我心里对她有些芥蒂的原因。虽然那晚她喝醉了,但并不妨碍她下意识地作出本能的反应。我的第一次笨手笨脚,以慌乱而告终。然而第一次的经历永生难忘。这位看上去瘦弱的女孩身上迸发着一股令人吃惊的力道,像蛇似的紧紧地缠了上来。在梦中,我又体会到了这股力量,她让我着迷,如痴如醉。我开始频繁地手淫,这是我短暂逃离孤独的办法。有时想着小乌的身体,有时则是李蕾,反复回味着她们俩的不同。我甚至幻想着她们俩一起出现在我面前的场景。这种念头越强烈,对孤独的体验就越深。我梦想她们马上来,然后极尽疯狂地干那件事。每晚我都被这种念头折磨着,直到东方发白也难以安眠。在黑暗中,我不厌其烦地数着绵羊,带着极度疲惫,才能睡上一会。而白天,则萎靡不振,像丢了魂似的。

继续阅读:第五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可悲的第一人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