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郑小驴2018-01-19 11:591,773

  8

  在最后的几天里,我就吃锅里剩下的木薯。横竖都是死,还不如当个饱死鬼,我当时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的——结果反而没事了。锅里的木薯不知施了什么魔法,突然没毒了。后来我才知道,木薯浸泡了几天,毒性已经消解。每天我就靠着这几小口,躺在床上,等待着死神的光临。

  我没能等来死神,却等来了小乌。老康来的时候,距离雨季开始已有一个月之遥。他身后跟着的还有小乌。那时我虚弱得连吃惊的表情都没有了。我抬了抬眼皮,看见已经剪了长发的小乌,她看上去那么陌生,然后我就听见了小乌的哭声。她抱着我哭了起来。

  小乌她怎么来了?她怎么找到这里的?我的脑子乱成一团,那时我还处在极度虚弱中,意识依然游离于世界之外。老康解释说外面下了近一个月的雨,独木桥给冲走了,所以等了这么久才来。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他一脸苦相,笨拙地解释和道着歉。

  她的到来,给我带来了阳光和快乐。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从最低谷冲上了云端。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意外的惊喜。她在我最孤独的时段,来告慰我枯寂的心灵。很久不见,她的厨艺大有长进。在她的细心调理下,我的身体逐渐康复起来。再也没有什么比怀抱一个女人更幸福的事了。我迷醉于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芬香,变得贪婪和毫无节制地索取。我像要把丢失在丛林中的时光从她身上弥补回来。我甚至有些后悔来到此地,在这了无人烟的地方荒废光阴。我内心对她充满了感激,只有她才是真正爱我的,在我最需要的时刻出现。我带她去看我的地。她惊得一愣一愣,“没想到你成土豪了!”那几天,我带她走遍了周边的丛林。这儿对她来说,无疑充满了新鲜和刺激感。有那么几天,她天天要我带着她出去转悠。听我给她分享这儿的各种新奇事儿,深夜造访的野兽和丛林深处的怪叫声,把她吓得一愣一愣,钻进我的怀里尖叫。

  “你不怕它们吗?”她愕然地问道。

  “难道你没发现我才是真正的丛林之王吗?”我带着夸耀的语气说道。

  “我可没发现,我来的时候,你已经饿得只剩半条命了。”她戏谑道。

  她告诉我,她已经从医院离职,受了施洗,每个礼拜六都会去教堂和其他信徒一起做礼拜,参加他们的集体活动。

  “唯有主的恩典是无私和博爱的。”她换了种虔诚的语调,她这么说的时候,我觉得就像面对一个陌生人似的。

  “那你现在做什么?”

  “做房地产置业顾问。”

  她告诉我,自从我离开以后,房价已经疯了。她说出的那个价格,让我感到某种庆幸和解脱。

  “知道我怎么找到这儿的吗?”她神秘地扬了扬眉头说。

  “我也想知道。”

  “全中国有几十个地方都叫这个名字,只有这儿,符合你的个性,我赌你在这,感谢主,果然没错!”说到这,她有些得意起来。“你这副造型,都可以直接去演《启示录》了,回北京肯定是把他们雷死啊!”她建议我把长及胸襟的胡子剃了,那样会更帅些,我没答应。

  我想象着有朝一日出去的尴尬场景了。他们一定会把我当外星人或猩猩来围观。想当初我一意孤行,那么坚定,打好主意再也不会回这个该死的世界。小乌的到来,扰乱了我的计划。她告诉我国安的最新战绩,新增的地铁线和太阳宫附近新开设的台湾咖啡馆。最后她皱着眉,给我清洗了一大堆臭气冲天的衣服,那些衣服已经大半年没有洗过了,长满了霉斑。

  丛林的新鲜感没多久她就腻了。开始抱怨起没电,每天晚上只得早早睡下。也上不了网,发不了微博,登不了微信,没法在朋友圈分享我这原始人的生活经历。当然也没有洗澡间和厕所。从北京一下子回到原始人的生活水平,对于她的抱怨和不适应,我一点也不吃惊。

  小乌一共陪了我一个月。她问我走不走。我迟疑了一会,说:

  “这还有我的地,那是我的这几年的心血。”

  “这能卖多少钱?”

  “一两百万吧!”

  她有些吃惊,眼光闪亮了一下。

  那个数字一出口,把我自己也吓着了。我还从没有想能卖这么多的钱。

  小乌临走前的那晚上,我陷入了疯狂之中。像是将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要在她身上消耗完。我想着她早点走,我将重新回到熟悉的孤寂环境当中,我已经习惯了这儿的一切,甚至对外界充满了恐惧。然而我又对这个女人充满了不舍。我乞怜于她的爱,没有她,我又将独自置身于这孤独无边的黑暗里,一人忍饥挨饿,甚至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人关心我的生死。我不过是一滴掉入大海的水滴,功不成名不就,死不足惜。这么想的时候,我又害怕她的离去。

继续阅读:第九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可悲的第一人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