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一家三口
春茉拾壹2018-01-25 11:572,480

  程宁拿着手机又仔细的,看了看,孩子还这么小,连她自己都不能肯定的说孩子没有一处像她,叔叔怎么只看了一眼就断定孩子不是她的呢。

  她一副快哭的表情,说,“我没想告诉任何人她不是我亲生的,毕竟这事被她知道了不好。您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没有一处长得像你。又怎么会是你的女儿!放心,这件事以后我不会再提。她永远不会知道,你不是她的亲生妈妈。”

  他想,生程宁的人基因那样强大,孩子的相貌百分之九十都随了他。那孩子若真是程宁的,又怎么会一点都不像她。

  程墨又给程宁倒了一杯茶,问:“你想让我把孩子带回去吗?”

  “嗯!孩子如果愿意跟您走,我想让他跟着您。如果您能留下来住几天,跟孩子培养培养感情就更好了。”

  “你打算跟她怎么说?就说我是她的亲生父亲?”

  程宁马上点了头,“那是自然,我们俩是合法的夫妻关系,孩子是我生的,父亲自然就是您了!”

  突然变成已婚人士,紧接着连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一系列的变化,让一向稳重自持的程墨都有些难以招架。

  他踌躇良久,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好故作冷静的说,“你对我这样信任我很感动。”

  程宁等了半天只等来这样一句话,有些意外。

  叔叔没有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

  程宁怕叔叔有别的顾虑,想了想,又说,“您就当孩子是我亲生的,帮我带两年,等我毕业了,就自己带。”

  程墨见程宁越说越见外,心里有些不舒服,脸色又暗了几分,“她既然是你的孩子,也算是我的外孙,我带也是应该的。”

  程宁没想到程墨会提到外孙这个说法,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程墨皱着眉,训斥她,“还笑!你还是个孩子,却还要带个孩子生活,课业这么重,你能兼顾的过来吗!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连你也觉得我是个外人吗!”

  程宁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外公大人您消消气,我不拿您当外人,这不是怕您生气吗!”

  “你现在告诉我,我就不生气了吗!”程墨的口气虽然严厉,可脸色却缓和了很多,人也有了精神。

  程宁马上到程墨身边拿了他的包,又去拉他的胳膊,“我知道,您已经不生气了!好了别在这呆着了,我带您去我的公寓,待会我去幼儿园把孩子接回来,您一定会喜欢她的。”

  程墨偷偷的看了叔叔一眼,在心里哀叹,您不喜欢那孩子又如何,现在恐怕您已经骑虎难下了吧。

  她知道,叔叔始终都不能狠心的说,不管她和孩子。

  走到门口,程墨说:“待会,我跟你一起去接她。”程月听说妈妈来了,老远的就跑过来,一直扑到了程宁的怀里。

  她把头藏在程宁的脖子后面,看着程墨小声的问:“妈妈,这个好看的叔叔是我爸爸吗?”

  以前,程月从来没在程宁面前提过爸爸,今天看到有个男人跟在程宁身边,突然想到了她生活中一直缺失的部分——爸爸。

  其实在孩子的心里是非常渴望父亲的出现的,只是孩子体谅妈妈的辛苦,憋在心里一直都不说。

  过早成熟的孩子,让程宁觉得汗颜,觉得心疼,更加觉得有负朋友的嘱托。

  程宁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了程墨。

  程墨歪着头看着程宁怀里害羞的小女孩,轻声说:“月月,知道我是谁吗?”

  程月把脸压在程宁的肩膀上,露出两只黑亮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怯生生的说:“我看过你的照片,妈妈说你是她的叔叔!你是我爸爸吗?”

  程宁的钱包里,一直放着程墨的照片,有一次被程月看到了,她就问,妈妈这个人是谁。

  程宁告诉她,这个人是自己的叔叔。

  程墨点了点头,向程月伸出手,“对啊,我是爸爸!让爸爸抱抱好吗!”

  程月马上笑了起来,转过身投入了程墨的怀抱。

  程宁长出了口气,她和程墨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笑了。

  孩子是那么单纯,别人让她看什么,她就看什么,却不会怀疑其中的真假。

  一家三口的画面,程宁梦想过很多次。如今,因为机缘巧合让她梦想成真了,可程宁却觉得,这一刻是那么的不真实。

  她和叔叔组成了家庭,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虽然她与叔叔不是真夫妻,孩子也与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可她却觉得足够了,即便现在让她去死,她也死而无憾了。

  回到程宁的公寓,孩子高兴的满地跑,把自己喜欢的玩具献宝似的送到爸爸面前。一声连一声的喊着爸爸,只要程墨稍微离开一下,孩子就紧紧的追过去。

  程宁听着孩子一声声的喊着爸爸,心里既高兴又自责。

  本以为,只要把孩子带在身边,让她吃穿不愁就可以了。可孩子是需要爱的,需要父母双方的爱。

  她又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虽然她有爸爸,可她还是在福利院度过了六年的时间。还未长满七岁,来接她的叔叔就告诉她,爸爸已经去世了。

  父母的爱对她来说太奢侈了,她并不是一个孤儿,却过的比孤儿更加孤独。

  这样想着,她突然意识到,她几乎,把程月变成了第二个自己。

  人一旦陷入回忆,悲伤的记忆,便会将人拉入黑暗的漩涡,让人几乎无法喘息。

  况且,自责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身上,叫人喘不过气。

  已经把孩子哄睡的程墨,很快就发现了程宁的反常。

  “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你是因为,没有让孩子尽早得到父爱而自责?”

  “……”

  “现在她有爸爸、也有妈妈了,你不用再自责了。你看,今天她很高兴!放心吧,以后我会照顾好她的!”

  程墨重重的拍了程宁的肩膀,似乎想将她身上的重担拍掉一样。

  “孩子本来该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现在又把叔叔牵扯进来,我觉得很对不起您。”程宁此时,没有了当初在茶室时摊牌的勇气,内疚将她变成了一个泄气的皮球。

  程墨却笑了起来,有多久,他没见过程宁的沮丧和泪水了。这个孩子从小就很懂事,懂事的让他不知道该为这个孩子做些什么。

  “难道你和别人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就不管你和孩子了吗!你是我的家人,孩子也是我的家人,现在只是孩子对我的称呼改变了而已,事情的本质没有改变。你不用觉得拖累了我,更不用对我和月月觉得愧疚。”

  程宁抹了抹眼角,抱住叔叔,缩进了他的怀里。

  程墨呵呵的笑着,摸着她的头。“你小时候也喜欢这样窝在我的怀里,可在你小学毕业之前,你就不肯再亲近我了!”

  程宁在心里嘀咕,那个时候知道你有男朋友了,我当然不能再像这样抱着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