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并非亲生
春茉拾壹2018-01-25 13:252,431

  程墨就近找了一间茶室,边休息边在心里斟酌着,该怎样组合词句,才能让说出的话,不至于伤害到程宁,也不至于让自己表现的过于焦急。

  程墨喝光了一壶茶,程宁终于风尘仆仆的来了。

  “叔叔,您来之前怎么没告诉我!我好去机场接您!”程宁在程墨对面坐下,看到程墨的脸色不太好,许是旅途劳顿,眼下有些青色,精神也显得恹恹的。

  “看你跑的满头大汗!这里冷气足,快擦擦免得受凉!”程墨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为程宁擦汗。

  程宁也配合的,向前倾着身子,任由程墨的手在她的额头、脸颊上忙活。

  收起手帕,程墨又倒了杯茶递给程宁。“我在哪都是休息,你走这么急做什么,天气本来就热,中了暑还要叫人担心!”

  程宁喝了整杯茶,高兴的一直合不住嘴。“我的身体好的很,哪有那么容易就生病的。我以为您要过些时候才会有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程莫并没有接程宁的话,而是直直的看着她,看的她坐立难安,就要从椅子上弹起来,才终于开口。

  “我们虽没有血缘关系,可我们是最亲的亲人,你有事不该瞒我!”

  程宁闻言,心里就是一跳,难道叔叔已经知道了她跟莫名的事,这才急着跑来兴师问罪的!

  她心里一直打鼓,面上强装镇定。“叔叔,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有事瞒着您呢!”

  程墨本想给她个机会,让她自己把孩子的事情说出来。没想到她连想都没想,马上就否认了。程墨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又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力的低声说,“我在电话里听到有个孩子叫你妈妈,她叫程月是吗?我应该没听错吧?”

  程墨提到程月,让程宁的脸色瞬间失去了颜色。

  她打电话给程墨,的确是为了程月的事情,可她没想到程墨会来的这么快,根本还没想好,要怎么把程月的事情告诉他。而且,昨天见到孩子的时候太高兴了,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和程月间的对话,已经被电话另一段的人听到了。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否认,可又想,她打电话的初衷就是为了把孩子托付给叔叔,现在否认不妥。只能僵硬的点头,“没……听错。”

  程墨从程宁那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么乖巧的一个孩子,竟然会背着他生了孩子。这么大的事,她瞒的那么好,他这个做叔叔的,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

  “孩子是跟她父亲一起生活,还是你一个人带?”

  “我自己带!”程宁在桌下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机械的回答着。

  程墨见程宁垂头丧气的样子,反而生不起起来了。他犹豫着,尽量将声音放的柔和,继续问,“孩子的父亲是什么人?是你学校的老师?同学?还是别的什么人?”

  “不是学校的,孩子的父亲不知道她的存在,她只是个意外。”程宁见程墨紧皱的双眉,自知已经伤了程墨的心。越说越心虚,越说声音越小。

  程月的出世,的确是个意外。

  三年前,到世界南部执行任务的云淼,认识了当地的贵族王子。虽然相处的时间非常短暂只有三天,但两人一见钟情,爱的火焰迅速蔓延。

  热爱中的两个人都还算理智,知道以后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交集,相处的几天内,两人并没有互通姓名。

  没想到,云淼却意外的怀孕了。

  程宁本以为她不会要这个意外而来的孩子,可她却说尊重那段感情,更加敬畏生命,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孩子即将临盆,却不知何时走漏了风声,有人要结束母女俩的命。

  云淼逃离时动了胎气,程宁不得不用学到的医学知识帮助朋友接生。

  好在,她没有让朋友失望,孩子顺利分娩,母子平安。可杀手来的很快,本就虚弱的云淼不幸中弹,临终时将孩子托付给了她。

  后来,她去追查过。孩子的父亲是贵族,家族不想血脉外流,才要斩草除根。

  程宁陷入一个人的回忆,面上有些哀伤的神色。

  程墨从未怀疑这孩子的来历,从开始就以为孩子是程宁的,此时见程宁伤心。他心疼程宁,又有些自责,觉得是他对程宁的关心不够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所以,他不想再追问,便转移了话题。

  “你原本叫我来,是想跟我说什么?”

  程宁看了看程墨,破罐子破摔的说:“这两年,我边上学,边照顾孩子。实在有些吃不消,而且,孩子跟着我也受了不少苦。我想,您如果愿意的话,能不能让孩子跟着您回A国?”

  闻言,程墨先是一愣,随即又笑了。“原来你是有求于我,你的忙不是白帮的!”

  程宁马上解释,“不是,不是!这是两回事!当初我帮您是为了让您摆脱嫌疑!现在是想拜托您,帮我照顾孩子!这不是一回事!”

  程墨盯着眼前的茶杯,没有说话,程宁有些紧张。又说,“叔叔,程月很好带的,她已经两岁了,可以照顾自己。”

  “两岁的孩子怎么照顾自己?孩子始终是孩子,无论几岁!”程墨冷冷的打断她的话,又觉得她还是个孩子,不该这样严厉,又放缓了语气。“孩子始终是需要大人关心的!”再次抬头,程墨眼睛有些微红。

  程宁知道叔叔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正满肚子找词语拼凑着,便听程墨继续说,“生孩子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从来没跟我提过!你拿我当长辈吗!”

  “我……未婚生子,是我不对!”程宁的头几乎贴在桌面上,羞愧的说不出话来。

  程月虽然并非她亲身骨肉,可这件事,她不打算告诉任何人。所以,在别人眼里,她的确未婚生子,她的确该觉得羞愧。

  愧对叔叔对她的厚望,愧对叔叔这么多年对她的教养。

  程宁窘迫的恨不得钻进桌子里,在这之前她根本没想过,孩子的事情一旦对叔叔说了,会有这么尴尬。

  此时的局面,是她一手促成,而她这个始作俑者,却想在此时逃之夭夭。

  长久的沉默,让两人之间的气氛更加怪异。程墨更加坐立不安,期盼着此时能有谁来,打破这沉闷的气氛。

  “我能看看孩子吗?”程墨突然打破沉默,问。

  程宁马上拿出手机,翻出孩子的照片给他看。

  程墨只看了一眼便马上郑重的说,“这孩子不是你的!”

  他说的很肯定,并不是询问。

  程宁本想否认,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孩子不是你的,为什么不早说!你怕我不让你抚养这个孩子吗?”知道这孩子并不是程宁所生,程墨的情绪显然好了些,语气也变得轻松了很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