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深夜的歌声
春茉拾壹2018-01-25 12:042,479

  站在屋里的几个人,被二国一拦,也不好再坚持出去听歌,只好惺惺的回房间睡觉。

  程宁是队伍里唯一的女性,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她本来就没有出去凑热闹的打算,此时,别人都回房间了,她则趴在窗边,继续听那远处传来的歌声。

  歌声的曲调悠扬,声音清脆,只是歌曲的内容是当地的地方话,就算听到一句半句,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

  听了几分钟,程宁打算关上窗子休息。

  用力推了一下,窗子却纹丝不动。

  程宁仔细看了看窗子两侧,没有东西挡着,又试着用力的推了一下,窗子在她大力的推动下,砰的一声关上了。

  由于发出的声音很大,连程宁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木楼的隔音不太好,这一声巨响,引来另外几个房间里人的抱怨。

  她又轻轻的开关了几次窗子,并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就觉得刚刚有些奇怪。

  可她又怕再次遇到关不上的情况,所以不敢再动窗子,缩到床上,准备睡觉。

  伸手去按电灯的开关,打算关灯睡觉,手放在开关上,还没按下去,突然她发现,屋里的灯光不知何时竟然变成了蓝色。

  二国家的电灯,用的都是节能灯,灯光是白色的。可这房间里的灯光,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变成了蓝色。

  程宁这才突然觉得,屋里的气氛,与之前相比,似乎有些不同了。

  她马上警惕起来,仔细观察这个只有几平米的房间,与她刚刚进来时有什么不同。

  四面的木墙壁都很光滑,也很干净,连根钉子都没有。靠在一侧的墙边,放了一张单人木床,床上是程宁刚刚盖过的浅蓝色被子。

  地上除了程宁的一双登山鞋,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她找不到可以让灯光变成蓝色的东西,可又不愿意轻易放弃,再次仔细的看了一圈,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就在她转过头,看向床里边的时候,突然觉得头皮发麻,身后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住了,一股冷气,从她的脚底心直窜上了她的头顶。

  她猛然回头,木质的光滑墙壁上仍然什么都没有,又看了看两个墙角,连阴影都没有,更没有地方能藏东西。

  难道,有东西趴在她的后背上,所以她才看不到,但是竟然毫无感觉,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难道是鬼!鬼她是见过的,但据说鬼的种类也有很多,有普通的小鬼,也有恶鬼。

  她见过的鬼,都是普通的鬼,并不知道,如果遇到恶鬼,会怎么样。

  要知道,她可没有黄毛小子那捉鬼的本事。这样一想,心里不免有些心虚。

  窗外女人的歌声仍然悠悠的传来,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凄凉,诡异。

  这时候,程宁只想让这歌声停下来,再也无暇去欣赏她的悠扬了。

  她从背包里翻出两个带着小镜子的化妆盒,两只手一手一个,一个放在面前,一个去照身后,想看看自己的背上到底有没有趴着东西。

  由于手里的镜子太小,费劲看了一会,也看不清楚背后到底有没有东西,什么也没看到。

  将两个小镜子塞进背包里,她想,难道是这一路上太累,导致自己出现了幻觉吗!

  不过,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杀手,之所以活的时间够长就是因为,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直觉告诉她,她的房间里,有东西。

  她眯着眼睛看着光滑的墙面,突然心里一动,马上将视线放在了房间里唯一的一个窗户上。

  这窗户在她进门之后只开过一次,打开后,第一次去关的时候,窗户没有被她推动,后来却又恢复了正常。

  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有东西,进入了房间。

  想到这里,她马上下床,来到了窗边。

  她俯身,仔细的看着木质窗框上的玻璃。

  这扇窗户并不大,只有半米宽,一米高。

  程宁站在地上,能把窗户完全挡住。

  她的双眼紧紧的盯着玻璃,仔细的看了一会,就发现了这玻璃的确有蹊跷。

  在她将灯光完全挡住的情况下,玻璃竟然闪着淡蓝色的光。

  她在心下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鬼东西,半夜跑出来吓人!

  她把匕首拿出来,捏着匕首的两端拧了几下,将匕首的刀柄和刀身给分离开来。

  刀柄内是中空的,可以放一些体积比较小的东西。

  她离开之前,黑发少年给了她三张黄符纸。

  他说程宁的体制特殊,容易招引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让她把黄纸符戴在身上,没准用的上。

  幸好,当时她没有拒绝,现在还真派上了用场。

  她把黄纸符从刀柄里抽出来,展开以后,啪的一下,就贴在了面前的玻璃上。

  几乎在黄纸符贴在玻璃上的瞬间,程宁就看到,玻璃上升起了一股黑烟。

  同时,一个小孩子尖锐的痛苦嘶喊声,在她的耳边炸开。

  “啊!好疼!别贴!快拿掉!快拿掉!”

  程宁冷哼一声,即便听到的是一个孩子的声音,也没能让她心软。

  邪祟的东西本性本就难测,受制于人的时候,他们会示弱,但是一旦获得了自由,就会变本加厉的进行报复。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想做什么?”

  程宁索性坐在床上,看着冒着黑烟的玻璃问。

  “我没有恶意!如果我想伤害你,早就动手了!你快把这纸符拿掉,我保证不做伤害你的事情!”小孩的声音里满是压抑的痛苦,他苦苦的哀求。

  程宁又问:“你到我房间里装神弄鬼,究竟有什么目的?”

  “你听到外面的歌声了吗?”小孩问。

  窗外的歌声自从唱起来以后,就一直没停过。即便在程宁期盼她停下来的时候,她也没有停下。

  程宁点了点头,说:“我听到了!”

  “唱歌的是我的母亲,她每天都会唱歌,但是我知道,她并不是因为高兴才唱歌的。其实,她一直生活在仇恨中,她很痛苦。”小孩开始抽泣,声音很悲伤。

  程宁问:“你和你的母亲,恐怕都不是人!”

  “没错!我们是鬼,已经死了很多年的鬼!小姐姐,你能把我放开吗?我真的很疼!”小孩的声音已经变了调,他继续恳求着。

  程宁本身并没有放开这小鬼以后,还能再制住他的把握。

  但她本身并非捉鬼大师一类的人,有着不可撼动的准则。既然这小鬼并没有恶意,她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她把纸符从窗户上揭下来,一个穿了一身白衣的小孩子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个小男孩,五六岁的样子。圆嘟嘟的小脸,脸色铁青,嘴角还挂着红色的血迹。

  头上梳了一个朝天辫,一件宽大的白色袍子,覆盖了他的全身,一直拖到地面。

  他擦了一下嘴角上的血,对着程宁笑了,说:“谢谢姐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