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以血献祭
春茉拾壹2018-01-25 12:052,390

  程宁看了看时间,刚刚过了二十三点。

  这种灵异的事情,她以前从未接触过,能够帮她答疑解惑的,也只有黑发少年和黄毛小子了。

  她拨通了黑发少年的手机号,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了。

  “宁姐!你还好吗!”电话里,传来了黑发少年关切的声音。

  “我挺好的,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事?”

  “我在一个苗寨里遇到了一个小男孩,他想要我的一滴血救他妈妈!”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他是怎么说的?”黑发少年有些意外,继续问。

  程宁说:“他说只要我愿意献出一滴血,并以佛家的咒语加持,就能帮他妈妈化掉身上的怨戾之气,这样他妈妈就能离开人间,转世投胎了。

  他说的这个方法可行吗?我是怕万一我把血给了他,再造成不好的结果,心里拿不定主意。而且,我并不通晓佛家的咒语,不知道哪个咒语能帮到他们。”

  黑发少年沉默了片刻,才说:“他说的这个办法的确可行!既然他们想弃恶从善,你大可帮帮他们。这样世界上既少了只恶鬼,你也算做了一份公德。”

  黑发少年在电话里,把具体的做法告诉了程宁。

  程宁挂断了电话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

  她在尽量不打扰到别人的情况下,找来干净的杯子,再从刚刚洗干净的手上,割出一个小口子,挤出一滴血,滴进杯子里。

  由于这个苗寨的人都不信奉佛教,没有佛像可以瞻仰。深夜里,程宁不好去打扰主人家,跟人家要香。

  黑发少年说,这种情况下,也可以一切从简,只要心意到了,就行了,达到的效果也是一样的。

  所以,接下来,程宁只需要盘腿端坐在床上,两只胳膊放在身前,双手平放,叠在一起,掌心向上。将杯子放在两个叠在一起的掌心里,再念一百零八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就行了。

  心经是程宁用手机在网上搜的,黑发少年怕程宁读错了音,还特意读了一遍给她听。

  此时,夜已经深了,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四野寂静,无人打扰,正是念经的好时机。

  程宁端坐了一会,待心情彻底平复下来,消除了心头的杂念,才开始念诵心经。

  黑发少年告诉她,念诵心经的时候,心一定要诚,不要胡思乱想,不然会影响这滴血的效用。

  所以,程宁不敢有一点怠慢,坐的端正,读出来的每个字,都字正腔圆。

  读完一百零八遍心经,程宁张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窗外焦急等待的小男孩。

  他踮着脚,趴在窗户上朝屋里看。

  程宁朝他招招手,他就穿过墙,走进了屋里。

  程宁发现,小男孩的脸色比之前更青了,特别是嘴唇,变成了青黑色。两侧的脸颊,还有几条青色的痕迹,像是血管从皮肤里暴起,露出到皮肤的表面似的。

  就算小男孩不说话,程宁也知道,他的状态不好。

  小男孩倒是做出一脸轻松的样子,一脸乖巧的问:“姐姐,是不是准备好了?”

  程宁点了点头,说:“血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需要我帮忙吗?”

  程宁从黑发少年那里得知,接下来,只要找一个好时辰,把这滴血滴在鬼母的眉心上就可以了。做起来,应该比较轻松。

  可是,当程宁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小男孩的脸上,却显出了为难的神色。

  他不敢正视程宁的眼睛,瞄上一眼,就马上低下头。

  程宁想,这小家伙虽然已经是个老鬼了,可毕竟还是个孩子,在这人世间漂泊的时间够久了,却还是个孩子心性。

  让他自己去做这件事,他可能会没有把握,又不好意思再开口求人,所以才吞吞吐吐的。

  程宁家里也有一个孩子,看到这小家伙这样,就心软了。

  索性就说:“你要是心里没底,我陪你一起去好了!”

  可是说出这句话以后程宁就后悔了!

  按照这小鬼头的说法,他妈妈可是个厉鬼。

  程宁在捉鬼这行,可是实实在在的门外汉。

  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去对付一个厉鬼。跟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而且,程宁的血又对鬼祟有超强的吸引力,一个控制不好,她被鬼母吸干了血。不仅救不了这对鬼母子,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可看着那小鬼头高兴的样子,程宁又不能反悔说,她后悔了,害怕了,不能跟他一起去。

  程宁硬着头皮翻出窗户,跳下了吊脚楼。

  在别人都沉浸在梦乡的时候,她踩着月光,朝着苗寨的深处走去。

  此时,那鬼母的歌声早就已经停了。

  村里连狗叫声都没有,只有在风吹过的时候,才传来树叶的沙沙声。

  小男孩走在程宁的前面,看着像是一步步的向前走,但是他的两只脚都被白色的大袍子罩住了。程宁也看不清,他是在向前走,还是在地面上飘。

  正如鬼故事里听到的那样,这个小鬼的身后,是没有影子的。

  在月光的映照下,地上只能看到程宁一个人的影子。

  狭窄的青石路两侧的吊脚木楼,将程宁一个人的脚步声笼罩其中,虽然她落脚已经很轻了,但是听起来还是非常清晰。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在吊脚楼间来回的震荡,随风飘向更远的地方。

  被月光打落在地上的树枝的影子,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伸展着。程宁在那些黑色的影子上踩过的时候,总有一种踩在尸体上的错觉。

  苗寨不是很大,但是从苗寨的东边,走到正中的位置,还是花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

  远远的,程宁就看到了一个宽大的井口,立在前方。

  走近一些,程宁才看清楚,这口井的井口不算太小,大概能有一米五左右。井台很高,需要走上三个台阶,才能站在井口边上。

  这时候,小男孩轻声对程宁说,他妈妈就在里面。

  虽然早有准备,程宁心里还是有点发毛。毕竟,她在这之前,可从来没见过厉鬼!

  她看了看,手里一直端着的那个用来装血的杯子。

  幸好那个杯子是有盖子的,不然,就那一滴血,走这么远的距离,就算她的手够稳,洒不了,走到这里也蒸发没了!

  她问:“那接下来怎么办?是你下去把这血滴到你妈身上,还是先把她叫出来?”

  小男孩摇摇头,故作老成的说道:“不用!”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井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呜呜的哭声。

  那哭声凄厉无比,声音又尖又细,像一根根尖细的针,如闪电一般钻进程宁的耳朵里,刺的她耳朵生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