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不对劲的新房
山肆2018-04-11 17:283,801

  那日一场盛大的婚礼,宾客在酒宴过后就都纷纷离开了,这一天过的就如梦境一般,尹子今从头到尾都像是踩在云中似的。

  最后那偌大的酒店大堂里几乎空荡荡下来,宾客都离开之后谢公才带着人从二楼下来,老头穿着一身极尊贵的军装,连根拐棍都用不着,背着手腰背挺得笔直,路走得还很稳健。

  在看到谢公一行人时懒洋洋的尹子今终于迎了上去,“爷爷,您吃的好吗?”

  谢公跟她招了招手,“小今过来,送爷爷走吧,爷爷这就回去了。”

  尹子今点点头,“哎。”走到众人之前去搀扶着谢公的手臂,将他们送到了酒店外的花园里。

  谢靳鑫送走了最后的宾客,躲在窗边抽烟,看见谢公下来也不去送,就眼睁睁的看着尹子今带着他们离开。

  那姑娘脸上的妆还没洗干净,但婚纱礼服都换掉了,就穿着一件软白的背心,腿上一条浅色的牛仔裤,黑色的头发披在肩上,单从背后看去的时候丝毫看不出她已经结婚了,分明还是个学生模样。

  还是当年的样子,在谢靳鑫眼里根本没变过。

  只是到了如今他还没看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眼睛没有片刻离开过她细瘦的背影。

  裴巍今天跟着来回跑着帮忙一整天,好不容易客人都走了可以闲下来,却到处找都找不到新郎官了。

  最后终于在那欧式的高挑窗前找到了他,他正在三米多高的宫廷式窗帘后面抽烟,黑色的衬衣和深色窗帘融为一体,怪不得谁都看不到他。

  “靳鑫,你在这儿干嘛呢?小今呢?”

  谢靳鑫转头看见了裴巍,接着便又转了回去,用下巴轻轻冲着窗外点点。

  裴巍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尹子今,这便不奇怪了,裴巍接着压低了声音说:“刚才你爸给我打电话了。”他说这话时还冲着空无一人的四周四下望了望,一幅鬼鬼祟祟的样子。

  果然,谢靳鑫闻言终于抬头去看他,英挺的眉峰拧了起来:“他打电话干什么?”

  裴巍耸耸肩,“还能为什么,问你结婚的事呗,他总不能去盘问老爷子这事吧。放心,我没说什么不该说的。不过我听不出他什么情绪,估摸着这两天他应该还会联系你。”

  谢靳鑫面色有点沉重,不知想着什么,他轻轻一点头,“行,我知道了。”

  裴巍也皱了皱眉:“我估计这回不大好应付,他应该对你自己决定婚事不大满意。”

  谢靳鑫闭上眼睛,疲惫地叹口气,“不好应付也得应付啊。”

  -

  下午事闭后,谢靳鑫便开车带着尹子今回家去。

  尹子今看着南辕北辙的方向有点懵,“咱们这是去哪儿?”

  谢靳鑫目视前方看着车,看也不看她,“回家啊。”

  尹子今:“可、可这都到淮北路西了,走过了啊。”

  谢靳鑫轻轻挑眉嘲笑道,“是新家,我结婚怎么可能连新房都没有。”

  尹子今一时说不出话来,哪成想谢靳鑫戏做得这么足。不过原本她也想过搬离现在只剩下她一人的家,现在正好有了“新家”,她心想:虽然要被谢靳鑫天天管着,可总也比她自己住在她那空荡荡的家里好些。

  再说了,谢靳鑫原本不就是为了替她妈看着她,哪有还放她自己住的道理。

  最后两人的车进了一个陌生的小区,车交给小厮泊进停车场,尹子今就跟在谢靳鑫的身后上了楼。

  电梯是独门独户的,谢靳鑫刷了指纹进去,然后没急着让电梯启动起来,而是先回头冲尹子今招了招手:“过来,录你的指纹。”

  “哦。”

  尹子今走过去,手指先翘了起来,却不知放在哪儿,谢靳鑫便十分自然的拉过她的手指,帮她放在那块触摸板上。

  自从父母离婚时被挖空了的心似乎在这一瞬间得到了新的生机。

  尹子今眼睛看着他的耳侧,他正认真的帮她录入指纹,他耳边的发迹修剪的很干净,是一条分明的线,他的轮廓很清晰,带着成熟的味道,不止是英俊,他身上还有一种非常吸引人的干净。

  尹子今在心里想着:还有人会对她这么好吗?他从小到大有多照顾她,她再清楚不过,跟谢靳鑫在一起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用考虑,似乎把脑子留在卧室里不带出来,或是揣进兜里也没关系,他会把一切都提前考虑到。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甚至连时间都很少去看了,因为他的时间观念极强,在他脑海里的时间是清晰到分钟的,当你问时间的时候,他说出的答案上下总不会相差多少。

  小时候她很怕他,到现在也不例外,因为她确实飞不出他的五指山,可她心里也很清楚,谢靳鑫对她的好不亚于她的父母,他就像她的亲哥哥一样,甚至更亲。

  录完了她的指纹,电梯载着两人上行。

  叮——

  电梯一声响,到了他家,这辆电梯只供这一家使用,电梯门一开就是客厅。

  尹子今第一眼看到这个新的房子时,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装修的非常漂亮而用心,屋子里还有新家未使用的味道,却没有任何劣质漆木的甲醛味儿,仔细闻的时候能闻到若有似无的木调香水味,想是主人为了掩盖新房冷清的气味而特意喷洒的。

  这里的装潢确实十分映衬着新婚的主题,进门地面上就是一块红色的长毛地毯,地板是木质的灰色,谢靳鑫开启了一个灯的时候客厅的居然亮起了昏暗的紫色,原来是右侧天花板上竟有一块从吊顶垂下的紫色丝幔,那灯就被包在丝幔里。

  屋子里一时充满着说不出的暧昧味道。

  好在谢靳鑫接着又开启了另一个按键,这时客厅里的水晶吊灯大亮了起来,屋子里才扫去了些靡靡的味道,可这里整体还是太成熟了,让尹子今有些不习惯,她从小生活的家里几乎都是些公主粉色调,床上还摆着一堆毛绒娃娃呢。

  不过这里原本就是谢靳鑫的家,装修的风格她当然无权置喙。

  他从门口鞋柜里拿出两双款式相同白色的拖鞋来,率先换了鞋进屋了,尹子今看着他穿走的那双,还有面前摆着的小了一圈却相同款式的拖鞋,有半分的犹豫,只好在心里说:这没什么的,这又不是情侣拖鞋,搬新家的时候肯定会同样款式的拖鞋买一大堆。

  做了一番心里建设之后便也穿了进去,谢靳鑫回头说:“来,带你进卧室,累了的话就去洗洗脸休息一会儿吧。”

  然而他却带着她绕过了客房书房,直接带她进了主卧。

  尹子今暗自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妥,但他已经走了进去,她只好跟上。

  主卧的隐秘性非常好,进门处有一小块走廊,对着卫生间,里面要拐一个弯才能看到卧室的全貌,这便极好的保存了主人家的私密空间。

  可这一小段走廊却也耐人寻味,主人在这里挂上了一整面的镜子,偏偏这里采光不好,昏昏暗暗的,镜子前面是一块柔软的紫色地毯,上面的花纹看不清全貌,却有些妩媚的线条。

  使得这间主卧一开门便又有一种非礼勿视的色/情味道。

  过了那个拐弯,里面的主卧便更甚,面积很大,中间摆着一张同样很宽大的双人床,上面甚至还铺就着一套暗红色的真丝床品,满满都是新婚的气氛。

  尹子今悄悄的偏头看了谢靳鑫一眼,心想如果这真的是一个女人嫁给了他,两人该怎样温存,那有多幸福。可偏偏不是,要睡在这里的是她,这便怎么看都不对。

  可尹子今还没想好该说什么,谢靳鑫便退了出去,他说:“休息吧,以后你就睡这里,我住隔壁。”

  虽然想也知道他不会跟她同住,可还是让尹子今偷偷松了口气,忙叫住他:“我住客房就好,主卧是你的房间。”

  谢靳鑫侧了侧头,“我在家呆的时间很少,主卧宽敞些,在这里卫生间你用着也方便,你就先住这儿吧。”

  说完那高挑的身躯就转身走了出去。

  那气场强大的雄性离开后终于让她得以喘息,她缓缓的坐在了那大红色的床上,屁股却只虚虚搭了一个边,这里两性氛围太浓了,简直让她无从下脚。

  没过一会儿,她站起身到卫生间里打算去洗把脸,却没想到竟会在洗手台上看到一串女生用的洗护用品。

  甚至卸妆的都有。

  谢靳鑫真的太细心了。

  原来他好长时间忙的不见人影,是在布置他的新房。

  可他们两个这场毫无意义的婚礼而已,有必要这样吗?尹子今不知道。

  她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将手上的那枚贵重的戒指摘了下来。这个东西肯定是有来头的,她不能要。不过照经验来看,现在直接还给谢靳鑫肯定是不行的,说不定他还会发脾气,只好先收起来。

  她拿出了带回来的戒指盒,将那戒指完完整整的摆了回去。不过这时候她看到里面似乎刻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戒指的内壁竟然刻了一排细腻的花体英文,似乎是刻了哪个牌子的标志。

  这东西原来不是一件古物?

  就算不是,她也不能要,不再多看,将戒指放好之后就把盒子收在了抽屉中。

  她将头发和脸上的妆洗了干净,然后果然又在抽屉里找到了睡衣,换了睡衣之后走了出去,那人正长长的一条歪在沙发里,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电视。

  尹子今走去餐厅的桌上拿起了一块水果,刚要放进口中,忽然看到凭栏上摆着一个小东西。

  她手停在了半空,转而去拿起了那个小摆件,是一对摇头晃脑的大头娃娃,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坐在一起,通通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满脸笑容喜气洋洋的。

  是送新人的新婚礼物没错,可这东西代表他们俩就不对了。

  这件小东西放在这个家里甚至显得有些粗制滥造,可却被主人摆在了一个名贵的置物架上。

  谢靳鑫在身后随口说道:“那是一个新来的实习生送的,看着挺有意思就留下了。”

  尹子今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他口不对心,他所说的和所做的根本是两回事。

  这样一个粗糙的小玩意哪里是他会看上眼的,还颇宠爱的摆在这样显眼的位置,这是一对代表着新婚的小夫妻的东西啊。

  为什么把它摆在这里,还要假装并不在意?

  为什么他们明明只是兄妹,这只是一场为了辖制她的婚姻,他却还布置了这样一个暧昧的新房。

  他到底在想什么。

  谢靳鑫难道疯了?不,怎么可能。

继续阅读:039 密码是你的生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