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除了新娘都认真的婚礼
山肆2018-04-10 20:023,289

  那天酒店的后场非常的乱,因为新娘子没有彩排过,也没有试穿过婚纱,更加没有试过妆。

  一大早过去,尹子今先是被塞进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被她妈妈按在床上噼里啪啦的狂做了一顿面膜,她这女儿从来不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俩人倔了一辈子,这还是李长艺第一次帮她美容按摩,虽然被拍的有点痛,可尹子今也不禁在心里感慨一番她妈妈对于脸的造诣。

  接下来陶阮便伙同礼服师火急火燎的帮她穿婚纱。

  两套婚纱乱七八糟的挂满了柜子,陶阮先是举着一把刮毛刀,把尹子今的胳膊抬起来,再看看腿,把零星的细微汗毛刮了个干净,然后又拍了一层细闪的液体在她的锁骨和其他露出来的皮肤上面。

  妆发师还等在旁边没玩没了的催,整个休息室里都混乱的要命。

  这么多的人为她忙碌,尹子今心中有愧,便难得安安稳稳的认人折腾,有谁弄痛了她的头发都没吭声。

  她的身体差不多收拾妥当了,终于该穿婚纱了,看着陶阮从衣柜里取出婚纱她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陶阮把婚纱的衣架交到尹子今手中,便低下头去整理下摆,“先穿这件啊,我们都觉得这件最趁你,希望合适,那样就不需要备用那件了。”

  尹子今不怎么在意的接在了手里,一时间差点把手腕压断了,那婚纱看起来全是轻飘飘的纱裙,实际重的要命,陶阮还在一旁要求道:“哎举高点啊!可不能弄脏了,一百七十一万呢••••••”

  尹子今听了这价格不禁有些咋舌,便听话的把这婚纱又举高了些。

  陶阮收拾好了拖尾就一股脑把尹子今身上披着的白睡袍扒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光溜溜的她,“我们来穿上这个。”

  话音还没落下,门外竟然传来了裴巍嚷嚷的声音,不知他是怎么摸过来的,“陶阮?陶阮你在里面吗?媳妇,你们新娘部门准备的怎么样了?我们新郎这边可都差不多了啊。我能进来不?媳妇给根烟抽吧••••••”

  隔着一片门板,眼看他就要拉开门闯进来了,尹子今光溜溜的站在原地慢悠悠的也不知道着急,倒是陶阮和李长艺闻言慌了神,李长艺连忙挡在尹子今身前,陶阮红着脸从包里掏出一包男士烟来,“等我一下,我给他送出去。”

  说完急忙跑着过去,拉开了一点小门缝挤了出去。

  尹子今慢吞吞的点了点头,然后自觉的拉开婚纱的拉链钻了进去。

  等陶阮红着脸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她都已经快要自己把婚纱穿好了。

  “小今自己穿上了啊,真漂亮!果然这个款式最适合你,像个蓬蓬的大洋娃娃。”陶阮眼睛亮了亮,看着她赞美道。

  李长艺也点了头:“款式真不错,就是好像有点宽松了,腰的软骨还能再贴合些,更显得腰细呢。”

  陶阮笑道:“不要紧,今天专门约来礼服师了,现在改瘦一些就好了。”

  一旁的礼服师点头称是,“我来看看••••••胸围不缩了,加厚胸垫吧,腰围减少半寸,这样可以吗?”

  礼服师那双带着香水味的手在她身后裙身捏了一下,尹子今顿时呼吸困难:“有些••••••勒。”

  陶阮用柔弱的声音果断道:“好,就这样,勒一点没关系,很好看。”

  尹子今:“••••••”

  陶阮:“快快快,脱下来脱下来,要赶快改出来。”

  尹子今便又被人扒成了光溜溜的一条,她也不知道羞,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只是觉得有点凉。

  礼服师拿着针线到里面的床上去改婚纱,李长艺便跟着把婚纱抱了过去,屋里就剩下她们两人,陶阮也觉得就这样让尹子今晾着肉似乎不大好,便低头去袋子里找自己的外套,刚找到,站起身时便顿住了。

  “小今,你这里怎么了?”

  尹子今一偏头,看见陶阮起身的时候正对上了她腰侧的那串疤。

  四个圆圆的烟疤如今已经变成浅褐色,笔直的罗列在她腰侧上的一列,那疤痕经年了,早已不痛,可它上面增生了一层毫无知觉的皮肉,厚厚的敷在她的腰上,让人碰到便觉得透不过气来。

  这样的疤痕有些不同寻常,有点像是手术打钢钉留下的那种,可这里又不是腿,怎么会打钢钉,况且她没听说过小今做过什么大手术啊,陶阮直觉有哪里不对。

  尹子今原本轻松的样子便瞬间不见了,她双手环抱在胸前,也不去遮那块疤痕,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小时候不懂事弄的。”

  陶阮从她的话中听出了她不愿多说,于是便不再多问,只是这个疑问并没有消去,反而存在了她的心里。

  -

  手忙脚乱的一整个上午过去,好歹赶在谢靳鑫来之前尹子今终于收拾停当了。

  谢靳鑫手里拿着一捧鲜嫩的粉色花球,芍药、香水百合和大朵的大马士革玫瑰全都是早上刚从花园里摘下来的,空远而来,似乎还沾着神圣的露水,正好趁她的一身金红与粉色相间的刺绣龙凤褂。

  不过是这一段时间不见,尹子今却觉得他似乎有些陌生了,这样好看的逼人,好像短短的几天他就又长开了一些。

  男人成家立业,这两个阶段都将带给他翻天覆地的变化,会让他成熟也赋予他魅力,谢靳鑫工作能力一直很强,今天的婚礼便又使得他有了新的身份,只是尹子今自己没把结婚当回事,便不会明白。

  他显然也是精致的修整过的,五官更显得深邃俊朗,一袭面料柔软却很有版型的黑丝绸西装,肩宽腰窄腿长,直叫人移不开眼。

  尹子今却有些恍惚,她的这一场婚礼,除了新郎和新娘是假的,怎么其他的一切都带着那么浪漫的逼真?她丝毫不怀疑旁观者会有的艳羡。

  可她却始终难以融入其中。

  谢靳鑫十分绅士的用手拖起了她带着白手套的手,将捧花交到了她的手里,声音低沉而缓慢,“今今,今天跟我走了。”

  尹子今只是胡乱的点了点头。

  他的声音似乎带了笑:“今天真漂亮,这钱没白花。”

  尹子今皱了皱眉,刚想说一句:干嘛要浪费这个钱,话还没出口,给她当伴娘的陶阮开口道,“小今穿这件婚纱再合适不过,说起来还是你一眼看中的呢。”

  原来他竟也挑了婚纱,尹子今闻言对他有点刮目相看,这算什么呢?这不只是一个在大人面前走形式的婚礼吗?为什么他却这么认真,为什么她越来越觉得当初谢靳鑫说的话正在被他自己一点点模糊掉。

  等到以后两人要分开了,还能那么轻易的离婚吗?

  他们的婚礼是西式婚礼,只是谢家是有头有脸的老家族,有谢公这位位高权重的长辈在,他们需得先行一个传统的改口礼。

  于是两人穿着传统的龙凤褂,在谢公面前结结实实的跪在地毯上,上座的老人精神卓绝,穿着一身代表了无与伦比身份的军装,胸口扣着的军功章几乎快要挂满,他不再是那个随和的老者,在长孙结婚的这天郑重的穿上了这一身久违的一生荣耀。

  改口时,尹子今这一声“爷爷”叫得毫无压力,毕竟她都已经叫了十年了,然而谢公却从今以后改称她为孙媳妇了,心情便大有不同,塞给她的红包厚实就跟半块砖似的。

  幸亏今天谢靳鑫的父母亲不在,若是要她当场改口管别人叫爸妈,以尹子今的脾气怕是怎么都不肯张口的。

  也奇怪,谢家嫡长孙结婚,家里的三姑六婆都来了,合照的时候围着沙发站了一圈儿人,险些挤不下,可偏偏谢靳鑫的父母还是不曾出面。

  但尹子今也只在心里奇怪了一下,便又抛开了,按照她的想法: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接着到了吉时,便是换上那带着巨大拖尾的主纱,在众宾客面前一起走过了红毯,在所有人的祝福里一起做了个“阳奉阴违”的宣誓。

  然后谢靳鑫当众为她戴上了一枚碧绿的宽面翡翠戒指,严丝合缝的扣在了她的无名指上面,不大也不小。

  尹子今根本没想过他为他们准备了戒指的,听到交换对戒的时候根本还是状况外,看到谢靳鑫准备的戒指时更吃了一惊,那对戒盛在一块掐了金丝的老楠木匣子里,上面的包浆和岁月的痕迹绝不是造假,里面垫着戒指的软拖也是一块黑料子全绣红鸳鸯的老料。

  不是钻石,是一对流光溢彩的莹润翡翠。

  尹子今第一反应是这是谢公家传下来的老东西,可她没听到下面有识货的人惊了一声:“这是那悬王殿的百年老帝王绿翡翠对戒?原来是靳鑫早拍了去?”

  两人的手指间,都串上了一枚凉沁沁的戒指。

  那一刻他似乎终于得到了救赎,谢靳鑫垂眸看了她一眼,嘴角轻微的翘着几乎看不出的弧度,眼睛里也带着深沉而柔和的笑意。

  可尹子今却不曾和他心照不宣,这枚戒指本是带着陈旧古朴的岁月的温凉,可在她手指间却仿佛灼烧着皮肤,在对上他的眼睛,她整个人都像是被昆虫爬过了脊背似的,慌忙的躲开了他的视线。

继续阅读:038 不对劲的新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