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密码是你的生日
山肆2018-04-12 18:264,183

  尹子今皱着眉头把手里的那一对驴唇不对马嘴的小娃娃放下,谢靳鑫从沙发里坐直了身子,可在他转过来的一瞬间,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他一眼看到尹子今的手上空空如也,无名指上什么都没有。

  他用拇指摩擦了一下手指上那温润的玉石。

  这时候谢靳鑫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不止有一部手机,有一个在许冉那里,他身上还有两个,一个是工作人员联系他用的,还有一个是尹子今常打给他的那个,通常都是他用来联系家人朋友。

  响起的铃声很熟悉,是尹子今联系他的那个手机。

  谢靳鑫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门口玄关处拿起他的手机看了看,然后却不动声色地跑到书房去关着门接电话去了。

  不过对于他打电话回避她,尹子今压根没在意,看他走了就大咧咧的抱着一块菠萝去坐到沙发上,伸手把电视调到了法制频道。

  谢靳鑫起身后面色又一次幡然转变,脸上有些凝重,他进了书房回身把门关上,然后把响着的手机扔在了窗台前,亮起的屏幕上是一串陌生的号码,来电归属地显示的是:英国。

  他随手划开,然后开了扩声,一边用嘴叼着一根烟点燃了,一边说:“爸。”

  电话里放出了一个有些严肃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他说话语速不快,却每个字都很清晰,可以看出这人平时应该常做决断,带着话出口前必三思的习惯,一字千金。

  “靳鑫,”那男人说话带着华裔惯有的腔调,在谢靳鑫“嗯”了一声之后又道:“爷爷告诉我你结婚了,但我跟你妈妈对此保留意见,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你还小,以后这些事都可以再商榷,遇到了合适的家庭我们抹去再重来也可以。”

  谢靳鑫非常熟悉他爸的做事风格,在他的世界里,他就是权力,他的手段常人难以想象,谢靳鑫认真的答道:“我认为不需要,我对她再认真不过,我也不会再跟其他人结婚。”

  男人听了只是简短而冷漠的嗤笑一声,似乎是在对他这种幼稚的想法表示不屑,但谢靳鑫丝毫不为所动。

  “我不必知道你对她的态度,既然是你爷爷点头的,这件事便由你们来决定。好了,不说这个,你别忘了你要做的是什么,当初你告诉我你需要时间准备,那么四年了,你准备好接手盖亚了吗?”

  显然,这对谢靳鑫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他沉默了一秒,然后沉声道:“准备好了,随时可以。”

  那男人却并不满意这个回答:“你知道盖亚集团四分部里没有一个高层不是从总部借调或是外派回去的吧?盖亚是一个全欧系的领导班子,”男人顿了顿,声音又压低了一度,从中渗透出警告的意味:“你如果不从欧洲外派回过,而直接在国内走马上任,那以你的学历在亚洲大区至多做到秘书。”

  这是谢靳鑫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他英挺的眉拧了起来,没有作答。

  电话那端大洋彼岸的男人耐心的等了片刻,之后缓缓的继续说道:“靳鑫,你应该清楚盖亚这座帝国拔地而起,之中有我多少心血,它比你更像是我的孩子,我不可能放任盖亚落在别人的手中,盖亚集团的三大股东永远有谢家一席,这个亚洲大区,我不允许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吃进去。你别让我跟你妈妈失望。”

  他话音落下,谢靳鑫的脸上已如罩了一层冰壳似的冷硬,他换上了一副公事公办的语调:“我处理好这边的事,再给你答复。”

  “下一次我希望是你主动联系我,告诉我你的来期。”

  电话挂断了,谢靳鑫看都没看一眼,一手拧灭了被冷落许久的烟头,他看了一眼隐隐传出电视声响的门外,满脸心事重重,最终还是没有出去,将自己抛在了书房的单人沙发上,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

  翌日,尹子今睡得昏昏沉沉,醒来时一歪头,看到立钟上的时间已经指向了九点半,她惊了一下,诧异自己睡了近十二小时,连忙爬起来,将那厚重的天鹅绒窗帘拉开,外面已经天光大亮,小区里的上班早高峰都过去了。

  她转过头来,鼻端却忽然闻到了什么味道。

  尹子今寻着那点香味看去,这才看见窗前的一个方形小展柜上摆着一个舟形的香盘里插着一支细细的线香,已经燃到了一半,在木质的香盘里积出了一段浅色香灰。

  这个是什么时候燃起来的?

  昨晚她睡前谢靳鑫还在书房里没出来,难道是他?

  她走进去看,那香盘非常精致典雅,可那线香的味道却有些说不清,大概是因为这个味道才让她睡的很沉,但这味道里不止木调,还有些类似胡椒的味儿,分明不仅仅只有安眠的作用的。

  尹子今皱起了眉,她手里快速将那香盘放下,甚至是扔在了桌上,转身拉开门,却迎面对上了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

  她正在用湿布清理门框上的雕花,见她开了门便抬起头来,“太太醒了。”

  尹子今一听这话原地撤了一大步。

  那人身材不胖不瘦,看着挺干净精神,她笑了起来:“先生还没跟你提起过我吧?我是他请的保姆,我叫刘椿,他已经上班去了。”

  保姆——尹子今是三岁的小孩不能照顾自己吗?要保姆做什么,谢靳鑫太夸张。

  尹子今眼珠转了转,问道:“他让你称我太太吗?”

  保姆怎想会遇到这个问题,一时愣了愣,她看了看尹子今身后的卧室门板,心说新婚小夫妻住在卧室里的不是太太是什么?“不、不是,是我自己这样叫的。”

  尹子今点了点头,只道:“以后不用叫我什么太太,我叫尹子今。”

  她虽然语调平和,但保姆已经从中发现她的话少和不容置疑,于是便怔怔的点了头。

  尹子今:“屋里的线香是你点的吗?”

  保姆:“是、我看家里有便点上了,你不喜欢?”

  尹子今摇了摇头,“没有,不过以后不要再点了。”

  保姆:“••••••”

  刘椿这便敏感的发现了,这家里虽然先生看起来高大而富有压迫力,然而真正难伺候的是女主人。

  谢靳鑫不对劲。

  这让尹子今有点苦恼,她不大喜欢这种转变,谢靳鑫最近简直是莫名其妙。

  她便暗自决定了,让他冷静冷静。

  于是下午便背着书包到图书馆去,在里面一直死磕到闭馆的时候。

  一连几天,就这么躲着谢靳鑫走,他回来的时候她必然不在,俩人连同桌吃饭都不曾。

  谢靳鑫当然看出了她的刻意,但他忙碌起来实在难以分身,便也不去理她,每日若无其事。

  一直到了周五,晚上六点的时候,他才给家里打了电话。

  果不其然,是刘椿接的。

  “先生,有什么事?”

  谢靳鑫明知故问道:“今今不在吗?”

  刘椿说:“是,还没回来呢。我今天揉了鸡蛋面,晚上下面条吃行吗?”

  谢靳鑫:“那个不急,我叫人送了一箱新鲜螃蟹回去,你趁活的都做了吧,蒸一些其余的做辣锅什么的都可以,晚上吃。”

  刘椿心道了一声麻烦,但嘴上还是爽快应了下来:“行,来了我就做。”

  这都六点了,再现做螃蟹可不是麻烦?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几个小时过去,主家晚饭难道就那么一直拖着吗,像什么样子。可主家不会考虑这些事,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刘椿便只好尽快弄出来。

  果然,那些螃蟹洗干净处理好再上锅,最后装盘的时候都已经晚上九点了,不过好在先生今天回来的晚,前后到也没等多久。

  巧合的是,晚饭都热腾腾的上了桌,刚要开饭的时候,尹子今就推门回来了。

  俩人这么久总算要同吃一次晚饭了。

  刘椿哪里知道这就是谢靳鑫的本意,他专门凑好的时间。

  刘椿放下手里的盘子进了厨房,一边走一边说:“子今回来啦,正好今天开饭晚,我给你盛碗粥去,快洗洗手坐下吧。”

  尹子今到没想到进门家里才开饭,餐桌上一片新鲜的热气,她抬头看了看表,九点十五分,“这么晚才吃饭吗?”

  谢靳鑫正拉开椅子坐下,“今天弄了点青壳,时间长了,我也刚回来。来吃饭。”

  尹子今没法,只得摘了身上的双肩包,去洗了手坐在餐桌前。

  他上来就夹起一只膏肥肉嫩的大螃蟹放在了尹子今面前的碟子里,那只是一箱里面最大的一只,几乎有八两重,被刘椿特意挑出来摆在最上头的。

  “快吃,很新鲜。”

  这吃起螃蟹来,张牙舞爪丑态百出是常事,不过这二位自小养尊处优,优雅的拆个螃蟹那是小菜一碟,但这速度肯定是快不了的,那便适合聊天,没有人吃螃蟹的时候干吃不说的,谁会一桌的人都沉默着低头只管一通忙活的?

  谢靳鑫异常沉得住气,安然的坐在桌前吃饭,他不用勺子,端起粥碗来用筷子尖端在碗边划了一下,然后就着碗口吹了一下,便无声的喝了起来,动作慢悠悠的,有些懒洋洋的意味,说不出的雅致好看,慢条斯理的却依然让人望而生畏。

  果然,最后先坐不住的反而是尹子今,她手里还在拆着那只螃蟹的蟹壳,嘴上闲话起来:“今天很忙吗?回来这样晚。”

  谢靳鑫早知道她这些天心里有不安宁,脸上纹丝不动,淡然道:“算不上,加班等一封邮件。”

  尹子今点点头,哦一声便继续摆弄手上的螃蟹。

  谢靳鑫接着也假作闲聊问道:“最近在忙什么?”

  尹子今噙着钳子,“看些法律方面的书,还有推理小说。”

  “怎么忽然对法律有兴趣?”

  尹子今头也不抬,随口道:“也还好,就是觉得有点意思,随便看看吧。”

  谢靳鑫:“随便看看需要每天回家这么晚吗,今今?”

  尹子今的手下顿住了。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想着考律师资格证试试看。”

  谢靳鑫问出了话来,便不再多说什么,继续拿起筷子吃菜,心里不禁想道:长像如同一只陶瓷娃娃,恐怕没人敢放心将案子交给她。

  他不再提起,忽然叫来了刘椿:“椿姨,帮我把钱包拿来吧。”

  刘椿原本就帮他整理好了西装准备送去干洗,钱包手机都掏在外面,此时便送了过来,谢靳鑫接过,直接从里面抽了一张黑色的卡片,手指夹着送到了尹子今的面前。

  “今今,这个拿着用,需要买什么就划卡,密码是你生日。”

  尹子今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真没想到谢靳鑫会给她用这样一张面额巨大的信用卡。

  这算什么?

  她并不缺钱,父母离婚了,都觉得对不起她,一人发她一张信用卡,虽然面额不够这么壮观,可她生活开销是完全够了的,还用的着花他的钱吗?

  她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脸色不自觉冷了些:“我不用,你给我钱干嘛。”

  谢靳鑫用卡片磕了磕桌面,笑说:“你还没工作呢,花我的钱是应该的,以后等你挣了钱就把卡还我。”

  尹子今冷声道:“不用了,我爸妈都在给我钱,我拿你的钱不合适,而且也用不完。”

  谢靳鑫便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拿着卡片的手收了回去。

  两人都不再说话。

  她能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侧脸和耳迹暴露在他视线之下,可为什么这么烧的慌?

  平时谁盯着她看她都能毫不在意,可谢靳鑫眼神却让她觉得沉甸甸的,不敢侧头去对。

继续阅读:040 东南事务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