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芍药花瓣
山肆2018-03-17 12:552,979

  可惜其他人都不觉得,李长艺、谢公都觉得她不过是个十二岁还不懂分辨男女的黄毛丫头。

  他们都没有长上尹子今这般的七窍玲珑心,她的十二岁,也许第二性征还迟迟不见有什么动弹,可她的内心早已如四月的芍药似的开始绽放出了无数敏感的花瓣。

  她的这份早熟没有人懂也没人体贴,于是她只好把这点微弱的不自在囫囵吞了下去,自己把敏感的触角折断。

  “那我就进来了。”她手扶着房门,有点多此一举的对着嘈杂的房间打了招呼。

  裴巍耳朵里塞着耳机就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似的,谢靳鑫却非常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他拽掉了一只的耳机转头看向门外。

  “进来,”他一用力从裴巍怀里拽出那块被他抱得死紧的唯一一个粉色靠垫,往地毯上一丢,“坐这儿吧。”

  他房间里摆的床和书桌都大的夸张,屋子里却也丝毫不见拥挤,桌前的椅子坐在谢靳鑫屁股底下,剩下的就只有他的床了,于是只好让尹子今和裴巍一块坐在地毯上。

  谢靳鑫的房间不算很整洁,但干净,也不算多杂乱,乱得只是些不合时宜的摆在这里的物件,毛笔架和时代周刊摆在一块,滑板塞在墙角的陶瓷坐瓶后面,却也显出了这里的年轻主人该有怎样广泛的爱好与涉猎。

  裴巍眼睛跟长在笔记本电脑上似的,被打扰只是急躁的吼了两声也舍不得转移注意力,直到尹子今坐到了身边他才察觉到她来了,但也没空说什么,看了她一眼就继续回去敲打他的键盘。

  尹子今规矩的坐在粉色靠垫上,好奇地看着谢靳鑫挂在墙上的电脑屏幕,“你们在玩什么?”

  谢靳鑫眼睛看着屏幕低声吐出了三个发音标准的字母:“LOL。”

  到了尹子今脑子里这三个字母变成了一串只有直男才懂的乱码,她懵:“什么?”

  “英雄联盟。”

  裴巍忽然暴呵道:“操!你卖老子!靳鑫你多出一件攻速刀a死这俩傻比也不用拿我换了!”

  谢靳鑫:“要不是你刚才抢我野怪这会儿就不差那把攻速刀了。”

  见裴巍的电脑屏幕暗了下来,尹子今便好奇的探头去看。

  谢靳鑫头也没回却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今今别看,手残的战绩看了毁脑子。”

  裴巍也不由自主的用手指头捂住了电脑右上角的一小块区域,挡住了那骇人的击杀死亡比,他瞪起眼咆哮:“老子一打野补位给你打辅助你就知足吧!!我走了就让你下路挂单被对面抓爆得了!”

  谢靳鑫:“快走,别犹豫,我下单。要不是你把对面喂那么肥就他那补刀能领先我一个大件?”

  “靠,”裴巍把耳机撕了下来,靠在了身后的床边,“老子心态崩了。”

  谢靳鑫头也不回冷冷的说:“你挂机我们就能赢了。”

  裴巍又爬回笔电前:“怎么好意思让你们4v5。”

  “你在的时候我们是4v6。”

  裴巍脑袋上暴起一截青筋:“你行你来,咱换电脑!我看你用这个狗比辅助能打出什么战绩来!”

  这时候门又被推了开来,老爷子带着个相貌温和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谢公指挥那人把一个托盘放在尹子今面前的一盏小矮几上。

  老爷子说:“巍巍在小孩子面前不许说脏话。”

  裴巍虽然浑,但和尹子今不同的是他通常很给长辈面子,闻言终于抬起头说:“知道了爷爷,我闭嘴了。”

  老爷子也不甚在意:“哎,注意点就好。小今啊,你看看有什么喜欢吃的,挑着喜欢的吃啊,吃完了叫薛叔叔再帮你盛点儿。”

  尹子今晚饭没吃,见了这琳琅满目的夜宵眼睛就已经粘在食盘上转不开了,她点点头,嘴里竟还能矜持道:“谢谢爷爷,我知道了。”

  谢公回身拍了拍薛侗,俩人一道出去了,“咱俩走吧,叫人家小孩子们一起玩。”

  门闷响了一声磕上了,尹子今下一秒就伸手去打开了托盘里的小食盅,抄起勺子就闷头吃起来,这下比打游戏的俩人都要专注了,安安静静一大口一大口的往她自个小嘴里填,活把裴巍看楞了,只见过小孩儿不好好吃饭的,还真没见过她这样的小姑娘,“我妹咋这么能吃?她这小身板不像饭量大的啊。”

  结果裴巍和谢靳鑫手里那把游戏都打完了,尹子今还没吃完呢,俩大老爷们就围着桌子看个姑娘吃饭。

  尹子今还像是天生脸上毛细血管不发达一样,没长出“羞”这种情绪,压根不知道脸红。

  裴巍在一边逗贫,“小姑娘晚上可不敢吃这么多啊,长肉。”谢靳鑫却毫不在意,把尹子今带来的药拿过来,问她:“腿还疼吗?”

  尹子今咽下嘴里的脱骨小肋排,说:“不疼了已经。”她吃得差不多了,放下碗便从中抽离了出来,不再拿起勺子。

  谢靳鑫把喷雾盖子打开,说:“再喷一次稳定一下,把裤腿卷起来。”

  她敏感的小触角又有点不乐意起来,悄悄的看了裴巍一眼,可她清楚大人们在药面前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便干脆的把睡裤的俩裤脚都撸起来露出了膝盖。

  谢靳鑫抽了一叠纸巾在地毯上铺了两条,给尹子今垫在了腿下面,然后才在她白生生的膝盖和脚腕上细细的喷了一层药。

  少年动作十分细致,他的手只挡在她白色的睡裤边上,没有碰到她一丁点的皮肤,重要的是没给这敏感的女孩子一丁点不舒服的感觉。

  药晾干了他就收起药瓶,指挥她自己拉下裤脚,“药就留我这吧,再磕着碰着了你就直接过来。”

  尹子今楞了一下。

  然后抬起头,这难缠的女孩子主动对着青年笑了。

  原来她笑起来也是羞怯而明媚的。

  尹子今真的有点喜欢隔壁家的大哥哥,在她短暂的“与天斗与地斗”的生命里好像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懂她的人。

  今天不怎么样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

  -

  第二天一早,家里又是一番鸡飞狗跳,尹子今上学的时间就快来不及了,尹海林上班晚还在睡觉,李长艺手忙脚乱的收拾孩子、收拾背包,抽空在厨房煮了早饭,可回过神来厨房里煎的鸡蛋和三文鱼已经黑了。

  尹子今是班里的迟到专业户,业务已经很熟练了,这会儿老神在在的坐在餐桌前,对着卧室里化妆的李长艺说:“妈,厨房里的东西有糊味。”

  李长艺眉毛画了一半,“该死!忘了锅了,小今帮妈妈把炉子关掉,然后自己从冰箱里掏块面包来吃啊,妈妈马上就好了!”

  尹子今照做了,刚咬了一口面包,门铃响了起来。

  “小今开门去!”

  她打开门,却不禁轻轻扬起了嘴角,门外的人是谢靳鑫。

  李长艺手里举着化妆品从屋里出来,“谁来了•••••是靳鑫啊,今天有早课?怎么起这么早。”

  “阿姨,我刚才下去看你的车还没开走呢,就上来看看,您要是来不及了我就把今今先带走送学校去,别让她迟到了。”

  尹子今立马放下了手里的干面包。

  李长艺叹了一声,“你这孩子心太细了,行,那今天就麻烦你送一趟小今吧,阿姨这边确实忙不过来。你们俩路上买早饭吃啊,小今从鞋柜里拿点零钱去,待会儿买点肯德基什么的。”

  尹子今刚要动,谢靳鑫一手接走她的书包把她拉走了,“不用拿。阿姨别管了,我这儿有。”

  大门在身后关上了,尹子今上电梯的脚步竟然轻快的颠儿了两下,看着谢靳鑫的眼睛里依然是淡淡的,却像是盛满了温暖的阳光。

  她这双淡薄的眼睛竟也能这么甜。

  谢靳鑫开车把她送到学校,路上买了早点把她喂饱了,到了校门口下车给她把书包背上,一米八几相貌英俊的大个子手里拿着个粉色芭比书包,送那矮小漂亮的女孩上学,这画面引得路人纷纷回头。

  尹子今回头摇摇手:“谢靳鑫,拜拜。”

  他一点头,“进去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这话不假,附小就跟S大紧挨着,大门隔着几十米,其实可以说就是被S大抱在怀里的,里面跳个墙也能过来。

  要是尹子今被人欺负了,他一准能过来报仇。

继续阅读:016 姓左的一对母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