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空白试卷
山肆2018-03-20 18:053,496

  直到俩人开车在路上疾驰他也还是没能消气,车里十二分的安静。

  路灯在年轻男人的脸上刻下金子般的耀目色彩,尹子今转了转头瞪圆了眼睛看了他一眼,结果看到他目不斜视、绷着下颌角的样子。

  她却不知道怕,也不会嗫喏,直接跟着把脸一拉,也生气了。

  忽然,谢靳鑫开了口,冷硬的声音在空间里响起:“谁让你去这种地方的?尹子今你才几岁,你还想多出格?”

  尹子今几乎错愕,他还骂人?!他真将自己当成个大人当成她的长辈了吗,才比她大几岁啊。

  尹子今是个不会吵架的人,她只会竖起坚硬的刺,因为她不会辩解,不会诉说委屈,李长艺和尹海林都没有那个耐心来教会孩子表白自己的内心,她只惯用毫不在乎来包装自己。

  她偏过了脸对着窗户,吐字清晰的说:“一点都不酷。”

  谢靳鑫不由嗤笑了一声,“我不长篇大论的教育你,你自己想想你做的到底对不对。”

  尹子今想说:小学生去金夜这种事乍一听肯定是不对的。可她没做坏事,去写作业而已,有赵科在也很安全,仔细分辨的话她并没有犯错。

  可她现在不想跟谢靳鑫说话,就闭嘴不言。

  两人一路沉默着回到了小区里,从停车场里上了电梯。

  到了家门口,谢靳鑫却停在那里背靠着自己家的门看着尹子今,最终还是放软了口气,“今今,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我送你上学。”

  尹子今便也心软了。

  结果俩人各自站在自家门口谁也没动,足足一分钟。

  谢靳鑫靠着门,逐渐反应过来了,他的笑声就噙在嘴角,“你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了再回去。”

  尹子今的肚子里原本打算的是想等谢靳鑫回家以后再自己用钥匙开门,因为到现在李长艺和尹海林肯定都还没发现她从家里跑了出去——他们没打电话找过她。

  而通常这个时候尹海林还在书房里忙,而李长艺应该是在洗澡,这样她就像出门时一样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谁都不会发现她今晚做了什么。

  不过谢靳鑫显然已经看穿了,他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尹子今只好放弃了,她收回了口袋里握着钥匙的手,转而去摁响了自家的门铃。

  里面的人十分纳闷这时候会有谁来上门,门打开来,李长艺穿着真丝睡衣贴着面膜站在门口,“谁啊••••••小今?你不在家里?这么晚跑哪儿去了?”

  尹子今听到了身后那人清晰低沉的笑声。

  她懊恼的皱了皱眉,硬着头皮摇了摇手里的书本,说:“在同学家里做作业,一起讨论问题来着。”

  李长艺恼火道:“这么晚还在别人家做作业?你怎么都不跟妈妈说一声,出了事儿可怎么办?”

  在谢靳鑫面前被妈妈骂了,这让她又臊又难看,心里憋的火气更旺了。

  谢靳鑫向前走了一步,李长艺这才看到他也在楼道里,“阿姨,我接今今放学的时候她跟我说了,可能是回家以后忘记跟你们提了,刚才是我顺路接她回来的,你们放心吧,没事儿的。”

  李长艺脸色霎时转变,笑说:“真是麻烦你了,你说说,多好的孩子啊,还这么年轻办事就这么稳妥,又懂事又细心,谢公真是有福分。”

  “您说笑了,我也没做什么,就是顺道而已。阿姨早点休息吧,给今今喝点热水,天色晚了怕她路上受了凉气。”

  “哎,好孩子,你放心吧。”

  好在他没拆她的台。

  可是进了家关了门李长艺还在絮絮叨叨。

  “••••••靳鑫这孩子真是没的说,又懂事又能干又靠谱,再看看你,哎。”

  尹子今抿着牛奶杯不动声色,心想:要是真这么好他怎么会到金海那种地方去。

  “看看人家靳鑫,尹子今你什么时候能让妈妈少操点心呐,你不是不聪明,可心思就是不肯放在学习上面,就会跟妈妈作对,你哪来的那么多杂念?以后你多跟靳鑫哥哥待着,好好跟人家学学,你知道靳鑫哥哥懂多少东西吗?学校里的书法展览是他出的作品,宣传UI也是他做的,他的英语口语能全程接待欧洲的考察团,他组织了大大小小多少活动成绩还那么好,谢公生这么个孙子真是生绝了。”

  “你要是能有靳谢哥哥一半优秀,妈妈做梦都笑醒了。”

  谢靳鑫谢靳鑫,还有完没完了。

  尹子今的脸黑了一半。

  “不过说起来,你这孩子谁的话也不听,靳鑫却还算是管得住你。”

  尹子今进屋啪的一声摔上了门。

  -

  左娇娇把校服穿得整整齐齐,干瘦的女孩站在镜子前面给自己梳头,紧紧的绑上一条长长的马尾,在从瓶子里挤出点摩斯来把碎发抿的油光锃亮,整个人就显头大,越发像是一根火柴棍。

  她对着镜子仔细看看,发现没有什么不妥,便满意的随着妈妈出了门。

  左老师带上一副紧巴巴的黑色油皮手套,拿起电动车钥匙开了门,正要跨出门去的腿忽然顿住了,她回过身,严肃的看向了左娇娇:“娇娇,今天考试你有信心拿第一吗?”

  这是娘俩最沉重的话题。

  左娇娇一直是她的骄傲,她让娇娇在班里当班长也是因为她成绩好,可只要是大型考试,尹子今总能稳坐第一名,左娇娇怎么也考不过她,累死累活就在第二第三徘徊,那点微弱的差距几乎成了这娘俩的心病。

  教导处的老师们也都在看笑话,每次称赞尹子今聪明的时候,一见到她才想起来带着安慰性质的说一句她女儿娇娇也是很聪明的。

  娇娇是很聪明,她到底比尹子今差在哪儿。

  左娇娇咬着嘴唇,“妈,我有信心。”

  左老师摸着她的脸,“娇娇你要知道,只有你考了第一名别的老师才会对咱们没话说,你是妈妈的希望啊,你一定要争气,妈妈相信你能考过尹子今的。”

  左娇娇低垂着睫毛森森的挡住了眼里幽暗的光,“妈妈你放心吧。”

  早上李长艺果然又把尹子今交给了谢靳鑫。

  可她全程在车上一句话都没说。

  谢靳鑫知道这丫头没这么容易消气,只是无奈摇了摇头。

  “三文鱼和牛奶趁热吃了,沙拉少吃两口。”他开着车目不斜视的嘱咐了一句。

  尹子今不会委屈自己,她有一整上午的课要听,体力必须要足的,于是直接从插口拿出早餐吃起来。

  赌气没说谢谢。

  看她吃了就好,谢靳鑫也根本不在意她会不会道谢,那些都是虚的。

  到了教室里,今天虽然是考试,可还是例行要交作业的。

  左娇娇像是憋着劲儿等到了今天,就打算来看他们几个怎么出洋相的。

  她环抱着胳膊双眉飞扬地走了过来,“收作业了,快点交作业。”

  尹子今直接把作业本扔在了她怀里,接着整理自己的文具。后排的一串男生却相视而笑。

  左娇娇皱了下眉,却又抿着嘴笑了,“是不是没有啊,要是都不交那我可走了,”还没转过身呢,又扭回来,恩赐似的说:“赵科,你要是跟我道歉,我就当做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也许会让你看看我的作业本。”

  赵科轻蔑的嗤笑一声,听不见似的翘着腿慢悠悠的系自己的鞋带,王思文笑了出来,从抽屉里掏出了数学作业本,“那就不必了,大班长,您自个儿留着吧。”

  紧接着几个男生全笑着把自己的作业本交了上去。

  左娇娇的脸色一下僵硬了下来。

  赵科用下巴点了点自己的桌面,“这儿呢,拿走吧。”

  左娇娇一手从他桌面上抄起那个作业本,不信邪的翻了翻,可竟然是写好了作业的。

  她咬紧了嘴唇抬起头来,后排几个人全抱着手笑呵呵的看着她,连前面的尹子今都跟着扬着眉看好戏。

  对着这么多张嘲讽的脸,其中还有赵科——左娇娇把脸都气红了,她转过头去狠狠的瞪了尹子今一眼。

  这些人的作业八成都是抄尹子今的,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抄的什么时候抄的,但以他们的几个人自己肯定是不会写作业的,除了抄尹子今的还有谁。

  左娇娇抱着一摞乱七八糟的作业本,再次铩羽而归。

  后排几人看着她几乎要被气出一朵蘑菇云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这天是学校安排的期中考试,上午就考一科数学,考完了哥几个把白卷一交,勾肩搭背再叫上尹子今,就早早的出了校门下馆子去了。

  副班长留下帮着左娇娇整理收上来的试卷,“娇娇,这一组的整理好了。”

  左娇娇接过来,“行,你先回去吧,我自己送到办公室就行了,不沉。”

  “那我先走了。”

  副班长背上书包走了出去,左娇娇四下里看看,教室里空空荡荡就剩下她一人了,她转身朝门口跑去,匆忙而跌跌撞撞的过去把前后门都锁死,然后回到座位上,从自己的书桌里拿出了一张空白的试卷。

  考试的时候为防出错,每个班都会多备几张试卷,左娇娇发卷子的时候自己就多留了一张。

  她从收上来的卷子里翻出了被尹子今工工整整写满了的那张。

  手一直在不受控制的细抖着,她喉咙空咽了一下,拿起笔一笔一划地模仿着尹子今的字迹,在空白试卷上的姓名处写下了“尹子今”三个字。

  然后把尹子今交的那张整洁的试卷几下对折,她咬了咬牙,手里近乎痉挛的把卷子撕成了粉碎,然后一片碎纸都没留下,全用一个塑料袋包装好,揣进了书包里。

  最后将那张写下尹子今姓名的空白试卷被插进了全班的卷子中间。

继续阅读:019 传闻她敢打老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