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传闻她敢打老师
山肆2018-03-21 18:413,353

  过了个周末,下一周开始的时候期中考成绩便发了下来。

  “这次考试要着重表扬咱们班班长左娇娇,进步很大,总分考了291分,是咱们班第一名,年级第八。”

  左老师说完,底下响起一片稀稀拉拉的掌声,左娇娇脸上藏不住的骄傲几乎要放光了,昂首阔步的走上讲台去领了自己的试卷。

  “还有第二名任雪总分289,第三名程颐288分••••••”

  尹子今低头捏了一下自己的笔尖,她倒还没什么反应,后排王思文纳闷道:“怎么回事?怎么左娇娇第一名啊,那尹子今呢?平时她不都考298分稳坐年纪第一,就两分扣在作文上么?”

  正说着,前面左老师温和的脸色说变就变了,她板起面孔来把试卷拍在了桌上,“前十名说完了,咱们也有要批评的同学。”

  她顿了顿,忽然声音原地抬高了八度,“尹子今!你直接从第一名退步到全班第四十二名,年纪退步了多少名就不用我说了吧,必然是个很难听的数字。198分,数学给我交的白卷!”

  尹子今猛地扬起了脸。

  赵科一愣,小声说:“什么?怎么可能,她交的白卷那我那天抄的是谁的选择题?”

  左老师:“尹子今,你过来。”

  尹子今皱着眉站起来,慢吞吞的走向了讲台。

  “交白卷——什么都别说了,叫你家长下午过来一趟。我问问你,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连赵科王思文都能懵个十几二十分,你给我交上一张比脸还干净的卷子?什么意思?把自己当革命工作者啊,以此抗议?宁死不屈?我简直没见过比你还蛮横没有规矩的女孩子!”

  这怎么可能?

  尹子今猛地扬起了脸,“我没交白卷,我全写完了的。”

  左老师冷冰冰的哼笑一声:“哦?那你自己看看你的卷子,有哪一个空是填了的吗?你可别告诉我你用了什么隐形墨水啊。”

  她一甩手,那张轻飘飘的卷子砸向了尹子今,轻轻的从她前额滑落下来,可尹子今的脸却像是挨了一个巴掌似的火辣辣的。

  她用手接住了卷子,继而瞪大了眼睛——那卷子果然干干净净、空无一物,除了在姓名处填上的一个名字。

  左老师:“卷子就在大家面前摆着,我看你还怎么抵赖。”

  尹子今看来看去,然而还是必须要“抵赖”的:“这卷子不是我交的那张,这个名字不是我写的。”

  左老师猛地把眼睛瞪成了牛眼,似乎遭到了极大的挑衅:“你当老师都是傻子吗?除了你还有谁叫‘尹子今’?这卷子不是你交的那你交的哪张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啊。你说这名字不是你写的,这分明就是你的字迹,不是你写的还能是谁?”

  尹子今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那天在垃圾箱里面捡到的自己的作业本。

  她的脸上失去了表情。

  她扬起脸来清清楚楚的吐出了三个字:“左娇娇。”

  在左老师面前公然说左娇娇的坏话甚至“污蔑”左娇娇,这简直是对她们母女俩莫大的挑战,全班的人俱是一震,意识到风雨已经来了,每个人都瞪着眼睛惊如寒蝉。

  从来没人敢在她的面前说左娇娇有什么不好,左老师自己都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正待发作——

  后排一个大个子懒洋洋的举起了手,赵科说道:“老师,我作证,尹子今交得不可能是白卷,我考的十二分还是抄的她的卷子呢。”

  班里人纷纷小声嗤笑了出来。

  这时候,坐在第一排的左娇娇似乎因为自己平白受到了诬陷,忽然憋不住响亮的抽泣了一声,趴桌子上哭去了。

  左老师听了更加像是一头烧红了眼睛的公牛。

  “你说这名字不是你写的,啊?你还敢污蔑其他同学,尹子今我看你简直无法无天了!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欠管教?谁叫你这样污蔑别人的,没有证据你这叫诽谤你知道吗?”

  尹子今漂亮的眼睛像个假人似的圆瞪着她,几乎有些让人不敢直视:“那你有什么证据这张卷子就是我交的?没有证据你也是诽谤。”

  赵科打了个哈欠,在寂静的教室里一字一句的说:“尹子今自己把卷子写满了不交还交白卷?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么,怎么可能?倒是收卷子的人很有可能把人家的卷子掉包啊。”

  左老师咆哮出来:“赵科!你给我闭嘴!人家掉包她的卷子能有什么用?!”

  王思文紧接着嘟囔一声:“这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么,要不然怎么可能轮得到某人当第一名。”

  这声音套上了说悄悄话的名头,实际上也不大不小足够让班里的每个人都听见了,左娇娇即刻哭的喘不上气来,马上要晕厥了似的。

  看到自个儿的女儿受这么大的委屈,左老师气得红了眼,不管不顾用手指头狠狠地戳着尹子今的太阳穴:“尹子今,你行啊,你们几个成一伙的了,干嘛啊是想造反呐?我说你这么好的学生交起白卷来了,原来都是跟赵科他们几个学的!!”

  她每说一句话,就在尹子今的额头上戳一下,尹子今几乎被戳的站都站不稳了,忽然,左老师的指甲尖针扎一样刺痛了她的神经!

  尹子今猛地一伸手,把站在她面前的左老师推向了后方。

  哐啷一声巨响,那女老师的后背撞在了黑板上。

  班里所有人跟被按下了暂停似的,连呼吸都停顿了一秒。

  左娇娇猛地哭喊一声:“妈!”

  紧接着是被打到黑板上的女人愤怒的吼声:“尹子今!你还敢跟老师动手了?!”

  -

  这天谢靳鑫没能接她回家。

  因为尹子今已经被自己的爸爸接走了。

  哪怕李长艺怕丢人没敢去见尹子今的老师,而是派尹海林去了,可打老师的事还是很快从附小传到了S大,到了下午下班的点儿,便长了翅膀似的又飞速的在水秀中阁各位大妈口中传开了,而且据听说起因还是尹子今这丫头考试竟敢交白卷。

  尹子今就又因为打老师的威名在小区里出了回名。

  李长艺作为一个老师的尊严似乎也就这样被自己的女儿狠狠的拨动了,她那天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尹子今你让妈妈觉得好陌生。你还是一个单纯的小学生吗?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东西?同学会撕掉你的作业本、拿空白试卷掉包你的试卷?你以为学校是什么地方?我看你就是考试睡着了交的白卷,最后还在这死鸭子嘴硬!”

  尹子今小小一个人,却似乎悄悄长了一个天大的胆子,哪怕是跟她动手的左老师、或是原本美丽现在却像打雷一般的母亲,每一个大人都不曾让她害怕过,她平静的外表下已经燃起了胸腔中的怒火。

  她没什么好怕的,最多被退学好了。

  她的眼睛看着李长艺,满脸倔强的认真:“我考试的时候从来不睡觉。”

  尹子今总是有本事在李长艺的气头上再浇上一捧汽油,李长艺霎时如同原地吞了一刻导弹,在肚子里炸开了,她点点头:“好,那就算你考试的时候没有睡觉,就算你交上的卷子不是空白的,那就代表你可以打老师吗?!!尹子今,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么恶劣的事件!!”

  “谁让她先动••••••”尹子今还没说完,就让一个巴掌迎头给打断了。

  尹子今想说:她能打我我就不能打她吗?谁让她先动手的?连你都没有动过我一手指头。

  可她妈也终于忍不住了,这一巴掌她忍了好多年吧。

  “尹子今,你简直让妈妈丢尽了脸!”

  这句话像是抽干了所有的空气,母女俩的眼睛严丝合缝的对上了,只是那两双眼睛此刻竟如见血方休的敌人一般。

  在一个家里,如果有两个同样桀骜的人是很可怕的事。

  尹子今转身一股脑跑到了门口,啪啪两下踩进自己的白球鞋里径直打开门跑了出去。

  “你去哪儿?!你走了有种就别回来!!”

  -

  尹子今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对门家里几乎如世界大战一样,谢靳鑫不可能不知道。

  这天晚上他没有出去,一直在注意对面的动静。

  到了晚上十点,尹家已经安静了好一会儿了,谢靳鑫知道他们家的战争结束了,应该也都平静了一些,于是就拿了一盒榴莲准备出门。

  谢公早就催他去对门看看了,也跟着睡不着觉这会儿了还在客厅里团团转,一见他出门就点头,“对对,靳鑫快去看看小今去,得劝劝你阿姨啊,女孩子不是这么教的啊,小女孩得宠着打不得骂不得的••••••”

  谢靳鑫拉开了家门:“知道了爷爷,等我回来吧。”

  谢靳鑫知道对门家里现在肯定气氛不太好,所以他敲开了门根本没有给他们拒绝他的机会,直接踏进了门里换了拖鞋就要往她房间的方向去,“今今爱吃榴莲,正好我这有新鲜的,给她拿来点。”

  他今天必须要看见她才能放心。

  可尹海林的脸色灰败,靳鑫才发现他身上是穿着外衣的,他脚上的皮鞋的在客厅里留下了脏脚印,“小今她到现在还没回来。”

  李长艺撑着头坐在沙发上,谢靳鑫看见她满脸泪痕。

  他明白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脸色忽地一下就变了。

继续阅读:020 离家出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