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骑着老大的脖子进夜店
山肆2018-03-19 20:484,143

  今天来接尹子今放学的又是个大部队,谢靳鑫和裴巍站在车旁边,身高腿长的别提多招人眼了。

  谢靳鑫身上就一件干干净净的浅色牛仔外套,脚上踩着一双雪白的空军一号,朴素的连块腕表都没带着。

  可怎么能这么好看。

  连尹子今都错不开眼。

  到了车边上才发现后面还坐着一个人呢,是个漂亮的少女,细高抽了条,跟谢靳鑫他们差不多大,比起尹子今那黄毛丫头她分明已然发育成了一个窈窕的女人。

  她是学生会文艺部的部长,叫彭娅。

  “呀,好可爱好可爱!小美女你叫什么呀?”尹子今刚走过来猝不及防彭娅从车窗里伸出个脸来对着她叫嚷起来。

  尹子今吓了一跳,对于这种莫名的热络一向反感,她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一步脚下拐了个弯朝向了前座。

  谢靳鑫就顺势用手托了一下她的后背让她上了副驾。裴巍瞧这样子只好翻个白眼,熟练的换到后排去坐。

  彭娅不乐意道:“会长要不要这么夸张啊,还真把人家当宝贝闺女养啦,碰都不让碰一下啊。”

  裴巍凉凉的说:“可不是?我就说靳鑫喜当爹吧,咱们有多大的事都不能耽误他跑过来接人一趟,好像我妹没长着腿似的。”

  谢靳鑫:“晚上七点学生会聚餐——现在四点半,裴巍,你倒是说说你这仨小时还能有什么大事?要不写写你的经济实验报告?”

  “别别!您是我大哥!咱不是说好了你替我写的吗好哥哥你可不能抛弃你的巍巍啊。”

  谢靳鑫:“那你就闭上狗嘴。”

  裴巍:“小今你瞅瞅他们学生会都招了些什么玩意,贱出花来了还天天在那帮老师面前装大尾巴狼。”

  学生会著名大尾巴狼谢靳鑫和彭娅都笑而不语。

  彭娅笑嘻嘻的把身子往前座凑过来,“小今小美女是吗?说起来咱俩也早有前缘——听说我的芦荟酸奶你也喜欢?”

  裴巍懒洋洋在一边插嘴:“靳鑫车里除了矿泉水不全都是你买的,我妹喝你瓶奶还来讨人情啊,你寒颤不寒颤。”

  原来那天喝的酸奶是她的,尹子今无意间吃人嘴短,倒不好意思不理人了,从后视镜里有些心虚的看了她一眼。

  彭娅抓紧机会逗她:“小今,叫姐姐!”

  谢靳鑫呵斥了一声:“彭娅,你坐下,或者下车!”

  彭娅撅起了嘴嘟囔一声:“会长大人好凶啊。”

  这天他们几个又是把尹子今送到家就走了。

  -

  晚上过了八点,尹子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客厅没人,尹海林在书房关着门看病历,李长艺还没回家。

  尹子今无声的抱着书本从地毯上踩着过去,出了门又回身轻轻的把门带上了。谁都不知道她从家里偷偷跑了出去。

  王思文和赵科俩人换下了校服穿着日常的衣服在小喷泉池旁边等着她。

  尹子今把手里的书本递了过去,“数学和英语,保护好了,明天别忘了给我带到学校去。”

  赵科:“咋没有语文?”

  尹子今面无表情的看向他:“今天语文老师留的作业是第三单元的课后作文——你们要全交跟我一样的作文?”

  赵科翻了个白眼:“最烦写作文。”

  王思文说:“路上买本作文书,找篇题目差不多的抄抄得了,行了赶紧走吧,待会儿他们几个都该等急了,你不在他们又进不去。”

  进不去?

  尹子今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们要去哪儿写?”

  “就科子家的夜总会,正好可以看看夜店去。行了你快上去吧,谢了啊。”

  几个小学生结伴上夜总会写作业啊,真够非同凡响的。

  尹子今:“我跟你们一块去。”

  “啥??你、你别闹了,一个小姑娘跟我们一群大老爷们去那地方干嘛。”

  尹子今伸出了手:“不带我就把我作业还给我,你们自己写吧。”

  王思文还要说什么,可赵科知道尹子今说一不二,弹了弹烟灰拦住了他,“行了她想去就一块去呗,反正是自己家的地方,没事儿。”

  王思文一愣:“可是你忘了你姐说了不让你带女孩进去吗?”

  赵科一摆手率先转身走了:“怕什么,我姐不在谁敢拦我。”

  直到最后,尹子今是骑在赵科的肩膀上进去的。

  那个独立坐落在S市主干道旁的“金夜”原来是赵科家开的,他们几个到这里“哇”成一片,金夜这个名字就算没来过也是几乎人人都听过的,独门独栋一个金碧辉煌的四层楼——真的能进得去吗?要进这里面写作业不是开玩笑吧?

  “科子,科、赵科,人家能让进吗?你真是这家少爷啊?你怎么不跟我们说是要来金夜啊?”

  “这不是直接领你们过来了么,怎么不让进,我就在这里面长大的啊,谁敢不让我进。”

  结果上了台阶就被门童截住了。

  “科子,赵总吩咐过不能让你带女孩进去,科少爷,您看要不派个人帮您送同学回家?”

  他们俱是一愣,看向了被拦住的尹子今,她倒是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面无表情的戳在门口一动不动。

  赵科老脸一红:“你可得了吧让你给我立起规矩来了,起开起开是不是不想干了?!”

  “您别难为我们了,赵总怪罪下来可怎么是好!”

  “你们不说我姐怎么会知道?!”

  一来二去,反正就是不让尹子今进,怎么威逼利诱都没用。

  赵科的姐姐坚守这个阵地也是为了防止自己家弟弟犯起浑来祸害了哪家小姑娘,那他可就真的万劫不复没救了。

  最后说着说着赵科拉着尹子今跑到门边的一个垃圾桶旁边,让尹子今爬上垃圾桶,然后直接坐到了赵科的肩膀上。

  赵科:“我看谁敢动我。”

  “••••••”

  “••••••”

  “••••••”

  真是没辙了,只好把他们放了进去。

  于是尹子今就坐在班里老大的肩膀上,大摇大摆的进一家正儿八经的夜总会里团伙写作业去了。

  她倒好,脸不红心不跳,就四平八稳的坐在少年的肩上,看这些灯红酒绿的人无聊的头顶。

  里面脸熟的没有不认识赵科的,看见这小少爷扛着个姑娘就全跑来瞧稀罕了,“呦,科子这小美女是谁啊?”

  “你们还挺会玩的哈。”

  “我们科少爷这又是唱得哪出啊?”

  赵科不耐烦道:“这是我老大,你们都别管。”

  王思文听了差点自己绊倒了自己。

  赵科业务十分熟练,直接让前台给开了包间上楼去了。

  别的包厢全调得昏昏暗暗、靡靡之音,就他们这屋正大光明,亮堂堂的无比“祖国的花朵像太阳”——全趴在桌边写作业。

  尹子今也趴在桌边上。

  她发现夜总会也就这么回事,便失去了兴趣,干脆拿起赵科的语文课本帮他写作文,赵科激动的差点叫她奶奶。

  她穿着一件宽宽松松的白棉布带小花的短裙子,下面配着一条白绒绒的打底袜,柔顺乌黑的头发也散下来遮住了一半脸颊,只露出侧脸认真看着书的眼睛。

  整个人软得像块棉花糖似的。

  赵科看着看着就移不开眼睛了。

  忽然回过神,他猛地一激灵站了起来——要是真把这位当成棉花糖似的吃了,里面隐藏的钢板怕是能把他的门牙崩断。

  “王思文渴不渴?走走走!干巴巴的有什么意思,跟我去酒柜拿两瓶饮料去。”

  “行啊,走吧。”

  王思文和赵科俩人跨过众人打开包厢门走了出去。

  刚一到走廊上,赵科一边走一边丧着脸懊恼着说:“你说怪不怪,我刚才看尹子今差点看呆了••••••她怎么长这么好看?”

  王思文见怪不怪了:“你才发现啊?我觉得她比2班那个什么出了名的美女好看多了。”

  赵科想了想,点头道:“还真是,2班赵林玉比起她那娇生惯养的劲儿可差远了,也粗糙多了。”

  兄弟俩一边说着一边拐弯等电梯去了。

  在他俩身后,有一群人刚进了隔壁包厢,正是S大的学生会群体。

  谢靳鑫敏锐得捕捉到了“尹子今”三个字,脚步一顿,他松开了拉着门的手,侧身让开,跟一个姑娘说:“你们先进去。”

  “会长不进去?”

  “我有点事儿,你们先玩。”

  他靠在墙上,等学生会所有人都进了包厢,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起身径直去拉开了刚才那两个小孩儿的包厢门。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王浩然一抬头,哑然当场。

  谢靳鑫高挑的身躯靠在门框上,挑着眉目光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笔直看向低着头的尹子今。

  几个刺头小鬼在他面前竟然自动萎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出话来。

  谁捅了捅尹子今的背,尹子今忙着飞快的在纸上写字,头也不抬得皱了眉:“干嘛?”

  又被捅了一下,尹子今皱起了眉,“起开。”

  她烦躁的一抬头,正对上谢靳鑫面无表情的脸。

  谢靳鑫对着她的时候从来都很松弛,一向以宠她为宗旨,这会儿终于把脸拉下来了。

  他五官深刻,英俊也是带着锋芒的,靠在门上的身躯高得几乎要微微低头,再加上早熟、常年驱使身边各类学生会使得他积威已久,几个小子见了他都不由自主的缩成了鹌鹑。

  只有尹子今。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也在这儿。”说完又若无其事的低了头继续写作文。

  被家长抓了现行居然还这么嚣张?!王浩然几人对这位小母夜叉又有了新的认识,纷纷在心里干着急,恨不得捏着她的脖子让她赶紧低头认错。

  谢靳鑫无声笑了,“今今,起来吧,我送你回去。”

  尹子今抬起头,“我还没写完呢,先不跟你回去了。”

  谢靳鑫的表情消失了:“尹子今,我没问你。”

  连名带姓的叫她,这是典型的警告句式,尹子今叹了口气,耐下性子跟他解释道:“我们一起写完作业就会回去了,不会太晚的。”

  谢靳鑫寒着脸,目光几乎是带着刺的,“我说起来,现、在。”

  王浩然小声说:“要不你就跟你哥回去吧,别让他生气。”

  尹子今把笔摔的山响,不耐烦的站了起来。

  在她的心里,她以为就算被谢靳鑫看到了也没什么,他从不拒绝她,他一点都不迂腐。不过是在这里写作业而已,又没做什么坏事,有什么关系?

  他又不是她的家长。

  可他现在的样子真像一个家长。

  尹子今也明白自己今天偷跑出来是不对的,可她还是想说你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这么管我?幸亏她还有点良心最终忍住了。

  谢靳鑫回头说:“你们也一起走吧,我把你们送回去。”

  几人面面相觑,王浩然结巴道:“不、不用了,我们还有两个人,坐不下的。”

  谢靳鑫点点头,“那就打车走吧。我看着你们,要不就给家里打电话叫人来接。”

  尹子今觉得他今天实在太能多管闲事,一点都不酷,简直丢脸极了。

  赵科的姐姐还没杀过来,他们却被谢靳鑫一锅端了。

  他怎么就像个仗着高大就说一不二、霸道不讲理的大人一样,可他明明才大了她六岁而已。

  尹子今想不通。

  最后赵科赶回来说明了这是他自己家里,谢靳鑫才肯放手只带她一个人回去了。

继续阅读:018 空白试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