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替她写作业
山肆2018-03-23 18:212,567

  可后来气消的差不多了,谢靳鑫越想这件事越觉得蹊跷。

  第二天谢靳鑫和李长艺偶然在地下停车场里遇到了,当时谢靳鑫嘴里正叼着烟,抽烟时的脑子也许转的太快了,他脱口问了出来:“阿姨,今今到底为什么离家出走?您和她昨天是怎么就说急了的?”

  李长艺听后明显楞住了,她没想到谢靳鑫真的对尹子今这样上心,说实话,连尹子今的爸爸尹海林后来都没有再问起过这件事,谢靳鑫这话问的说不好听的有点不长眼力见的多管闲事,可李长艺听了只有欣慰。

  她想她也许明白了为什么尹子今偏偏能听进去他的话,也许是因为一个人真的用心去对待她,小今自己也能感受到的吧。

  李长艺有些躲避的垂了一下眼睫,“当时我确实发火了,实在是因为这孩子太不服从管教,在家也就算了,在学校里也能闹出这么大的事来,平白给老师的工作造成困扰。”

  谢靳鑫若有所思的靠在车门上,他眼睛漫无目的看着地面,“可是,就算她真的敢打老师,那这件事也该有个起因吧?为什么打老师,那个老师怎么惹着她了?阿姨,我觉得今今虽然性格内向脾气也不好,可她不是个爱挑事的孩子啊。”

  李长艺脑子里嗡的一声响。

  旁观者清,她整日里待在女儿的身边被许多声音影响着,自己就越发担心她会学坏,发生了这样的事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怀疑起自己的闺女,可谢靳鑫此时一言点醒了她。

  也许事情的起因不全是错在小今呢?也许她没有说谎呢?

  李长艺很久没说话,一直在思索着什么,谢靳鑫就耐心的等着,终于,她蹙着眉心开口说道:“因为那天她考试交了白卷,老师说她她不服管教还跟老师动了手。回来我问小今的时候,她跟我说是老师瞎断案的,那张白卷不是她交的,名字都不是她写的,她答好了的卷子被人掉包了。这怎么可能啊在小学里,而且这还不是什么要紧的大考试。”

  谢靳鑫猛地插了一句:“在小学里,也不是不可能。”

  李长艺怔怔的说:“可小今爸爸也说她根本拿不出证据来证明那张白卷是被掉包过的。”

  谢靳鑫深深一口将最后一截烟屁股吸进喉咙里,淼白的烟雾从他口中泄露出来,一路攀爬过他俊秀高挺的鼻骨和隆起的眉弓,“今今她会说谎吗?我倒觉得她根本不屑说谎的,她不怕老师的批评,甚至不怕你的批评,那说这个谎有意义吗?她要是真的交了白卷,没准儿还得拿回家得意一番呢。”

  李长艺眉心拧成个结实的疙瘩,她觉得谢靳鑫说很有道理,可若真的是那样未免太惊世骇俗了,到底孰是孰非她竟无从辨别。

  谢靳鑫心头却盘绕着这件事,刚扔了烟屁股的手又勾动了一下想点燃一支新的。

  尹子今说卷子被人掉包了。

  谢靳鑫想起第一次接她的时候,她一个六年级的小姑娘还被老师罚站一整个下午,原还想这不过就是个偶然事件,可现在看来绝不是了。

  他单单是听凭这一点东西便察觉出了尹子今和这位老师之间必有什么矛盾,他心想:也许该去会会这个老师了?

  可已经有人掉包了试卷,这事态牵连就大了,也许不光是老师看她不顺眼呢,还有别的什么人从中使坏呢?

  谢靳鑫直觉她肯定是被人惦记上了。

  那天起,谢靳鑫就跟没别的事了似的,早送晚接,没一天落下过。

  把尹子今烦的够呛。

  哪怕平时她也很少出幺蛾子,放了学就是回家,可每天被人捉贼似的防着也让她心里很是不郁。

  回家还看着她写作业。

  晚饭过后,谢靳鑫又敲响了门:“阿姨,今今的作业我帮她过一遍就行了,顺便和她练习英语口语。”

  李长艺简直乐意的不得了,在他们心中,现在谢靳鑫已经牢牢的把尹子今拿住了,她这个要人命的女儿终于也有听话的时候了。

  “麻烦你了靳鑫啊,可别耽误你的功课才好。”

  谢靳鑫轻轻摇一下头,“不会,我也有我的‘作业’要完成。”他举了举夹在臂弯中的那台薄薄的笔记本电脑。

  李长艺笑着把他迎进来,“行,那快去吧,小今就在屋里,有什么需要的就喊阿姨。”

  尹子今哪里是听他的话,只不过是不得不听。

  她怎么闹腾他都不骂她,就跟一拳打进棉花里似的,想吵一架都吵不起来,结果她该做的事也还是得做。

  今天吃过了晚饭尹子今就回到了房间里,可耳朵一直是竖着的,一听门响了就火速关掉了电脑里的高智商论坛的今日习题,然后把界面切换到了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弱智游戏的界面。

  很快谢靳鑫就推门走了进来。

  尹子今背对着他,一个劲儿专注在自己的游戏里。

  可谢靳鑫竟然就这么在她身旁坐下了,没说她一句。

  尹子今耐着性子打了一会儿,这游戏简单的起初简单的要命,前面飞速而无趣的连过了几关,让她毫无兴致憋不住的想打哈切,她的全副身心几乎都已经要化为实体挂在背后去看谢靳鑫了,可身子还能纹丝不动的稳在电脑前面抓着鼠标玩游戏。

  过了好一会儿,身后那个男人终于抬起了头,开口道:“你的作业都写完了?”

  尹子今终于等到了这一句,身心通畅了起来,面色淡然的挑起事来:“没写呢,不想写。”

  谢靳鑫:“••••••”

  然而下一秒,他却把自己的电脑合上了,转而去拿起了她那个小小的粉色记作业本。

  然后打开了她的习题册。

  尹子今原本是想等他说一句说什么,然后她就可以回一句:你走了我就写。

  然而那人根本不给她机会,等她意识到哪里不对转过头去的时候,正看到那人坐在桌前替她写作业。

  尹子今:“••••••”

  他身上套着一件敞着口的牛仔外套,穿着条普普通通的灰色三叶草运动裤的长腿交叠起来,竟连二郎腿都翘的优雅。

  他带着一只价值不菲的钻表的手正压着她的书,另一手飞快的在她的习题册上填下一个又一个空。

  尹子今:“谢靳鑫谁让你替我写作业的?你来就是干这个的?”

  啪嗒。

  他把手指间夹着的笔扔在了书本上,交叠起双手靠在了椅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你不是不想写作业?”

  尹子今皱起眉:“我不想写也不代表你能替我写作业,待会儿我想写了自己就会写的。”

  谢靳鑫却懒得理会她幼稚的挑事似的,手下不停笔,继续低下头去对付她的小学作业,然后伸手扔给她一本书,“你们快考试了,给你划好了重点,先记这个去吧。”

  尹子今烦躁着大力翻动着书本,几眼下来却发现那人用铅笔画出来的几道题目确实是些容易混淆视听的带着陷阱的习题,她很快就被勾起了心神,不自觉的在心里列出了结题思路。

  然后终于还是坐回了桌前,任由屏幕里的游戏界面五彩斑斓,她已经低着头钻入结题公式中去了。

继续阅读:022 阮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