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操场厕所
山肆2018-03-30 17:303,733

  星期一上午,数学课上。

  左老师正在讲台上讲一道周末的作业题,“好了,这个公式老师写在黑板上了,那你们觉得这道题应该是选哪个呢?B还是C?”

  “C——!”

  左娇娇一只手在桌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手机,手机刚一震动她便立即低了头去看。

  【表哥】:我进你们学校了,你们几点下课,体育课几点开始?

  左娇娇面上坐的笔直,手却悄悄在桌子下面用手机打起字来。

  【娇娇】:十点整上体育课。

  很快,手机又颤了两下,那边的信息回过来。

  【表哥】:我就在洗手间里等着。

  左娇娇硬生生把喉间哽着的一口硬气咽了下去,牙咬紧了嘴唇,把手机关掉塞进了衣兜里,手摆回桌面上死命的攥着一根笔。

  下课铃声响了起来。

  赵科的大手没轻没重的拍拍尹子今的背,“走啦上体育课。”

  尹子今一边摘自己的手表一边缩起自己的肩膀躲开了他,皱着眉道:“别打我。”

  说着站起身随手就把手表放在了文具盒里,转身就跟赵科他们一起出去了。

  很快班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左娇娇留在最后面锁门,她的好朋友程颐陪着她,左娇娇回头跟她说:“程颐,你别等我了,跟他们先走吧,老师找我有事,我还得往办公室跑一趟。”

  程颐便站起来和其他人一道走了,“那我先去操场了,你上课别迟到啊。”

  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了教室,左娇娇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向了尹子今的座位。

  把她的文具盒打开,只把最上面摆着的那块白色的手表看个清楚,然后又原封不动的把文具盒放回了原位。

  她跑着来到了操场,上课铃还没响,体育老师也还没到呢,但体委已经开始整队了,班里的人全歪歪扭扭的站在一起打闹。

  左娇娇钻进了队伍中去,她个子比尹子今高些,在队伍中两人中间隔着两个女生,不过大家都肩并肩的站在一块,这点距离就不算什么了。

  身边的女孩们都在笑嘻嘻的说着什么,你一句我一句的,只有尹子今脸色淡淡的站在中间,安安静静一句话都不说。

  左娇娇趁着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若无其事的转过头来说了一句,“哎尹子今,我刚才在洗手间的水池边看到了一只手表,不会是你落下的吧?”

  左娇娇和尹子今原本就嫌少有什么交流,以前也就收作业的时候能碰面,后来出了试卷那回事之后两人再无交集,这会儿也没想到她会主动跟她说话。

  尹子今皱起了眉,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然而当她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左手腕时,发现上面是空空如也的。

  左娇娇说:“是不是白色的,表盘里有个小珍珠?”

  尹子今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把表给摘了的,难道真的是从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摘了结果就把手表忘在了那里?

  那是她妈刚买了还没一个月的新款,要是就这么丢了被她问起来好不得又是一顿臭骂。

  尹子今什么也没说,当即从队伍里跑了出去,朝着操场边上的厕所过去了。

  操场的厕所就在西北角上,尹子今跑过去看到大门外站着两个大高个儿,也不知是哪来的,明显不是老师。

  俩人没挡着她的路,她就连多看一眼都没有,径直跑进了厕所里。

  当然也就不知道,在她进去之后,那两个人彼此诡异的相视一笑。

  进了门她看见女生厕所的门上挂着一个牌子写着“清扫中”,可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反正她不用厕所,只是去洗手池边,于是便拉开门走了进去。

  尹子今一抬头,正对上三个人邪肆的眼睛。

  进来的时候她确定没有走错,就是女厕所。

  她猛地顿住了,回手就想把门再拉开转身出去,可把手却脱手而出,门砰的一声关紧——有人在门外把门锁住了。

  而与此同时,响彻操场的上课铃声传来。

  空旷的厕所里站着三个男人,他们发出了得逞的狞笑。

  尹子今的牙关咬紧了摩出咯咯的声音,在心里吐钉子一边的吐出一个名字:左娇娇!

  尹子今站在原地没动,先开了口,声音中竟听不出有多少畏惧,“这可是在学校里,你们想干什么?”

  为首那人瘦高干瘪,年纪轻轻佝偻着肩膀,脸皮笑得像张贴上去的假面,正是左晓东。

  左晓东走上前一步,缓缓的走了过来,“原来是因为在学校里就有恃无恐了吗?小妹妹,厕所里又没监控,我怕什么呀?谁能知道我干了什么?”

  他身边一左一右两人跟按下了键似的到点儿就一同笑了起来。

  尹子今心道来者不善,眉心皱了起来。

  操场太大,她在这里叫声根本传不出去。

  现在只能期盼有人发现她没回去上课,或者是有打扫卫生的人员发现了他们。

  左晓东走到了她的面前,三个高个儿呈包围状在她的身边,尹子今倔强的瞪圆着眼睛看着他们。

  左晓东抬起手来,伸手到她的后脑勺处,一把将她的辫子拆开了。

  嗑哒——那个樱桃的发圈掉在了地上。

  她的浓密的长发倾泻下来,黑压压的盖了半张侧脸,明亮的眼睛若隐若现。

  左晓东几乎是立刻深吸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着迷的叹息。

  尹子今这时才见识到有人把这个动作能做的如此掏心挖肺的恶心,与之相比谢靳鑫给她梳头的动作几乎称得上纯洁。

  她咬紧了嘴唇,不禁在心里默念了一声那个人的名字,可惜她现在手机都不在身边,就算想要找他也找不到了。

  左晓东的手指轻轻的擦过她的耳廓,碰到了耳垂和颈侧,再落下到了锁骨。

  尹子今一动不动,就如在她身侧攀爬过一条细瘦黏腻的蛇一般带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轻笑说:“我们有一整节课的时间,你可以开始倒计时了,最好祈祷下课铃快点响起来。”

  她从始至终站在原地未动,也不说一句话,只用一双明亮的眼睛倔强地瞪着他,像是要将他们丑恶的面孔完全记在脑中。

  -

  上课铃一响起,体育老师就出来整了个队,然后让体委带队跑三圈,吩咐完人就又回到办公室里躲太阳了。

  男女生总共列了四队,并排在跑道上奔跑着,王思文往女生那队里看看,尹子今的位置已经被她身后的人给占了,他一边找一边说:“尹子今干啥去了?去个厕所这么长时间不回来,在里面养蘑菇啊?”

  赵科也纳闷了,“嘶,她这人什么时候上课迟到过,明明都快上课了还往厕所跑。”

  王思文贱不拉几的说:“该不会拉肚子吧,可这时间也够长的了,难道没带纸?”

  赵科说:“我看看去吧。”

  “我跟你一块去呗。”

  赵科摆了摆手,“这么多人都跑了体委不得炸毛啊,还想挨训啊你,我自己去吧。”

  说完就趁着体委不注意的时候从队里脱身,一路横越操场,朝着西北角的厕所跑了过去。

  他大步跑到了厕所,却看到这里本该空无一人的门口处站着两个半大的男人,赵科这小霸王混了这么大,一眼就能看出这俩人在这儿怀的是什么心思。

  那俩人看见他就走过来挡住了他的路,“干啥的?”

  赵科心知不对,陪着笑脸道:“上厕所,呵呵肚子疼忍不住了,上个厕所。”

  那人摆了摆手,“哎去去去,这厕所不能用了,上别的地儿找厕所吧。”

  就在这时,女厕所闭紧的门内隐约传来了男人的说话声,听不清楚说了什么,里面的人又笑了起来,明显不止一个男的。

  “还不走啊?跟你说了这儿不能用,听不懂是吧?!”

  赵科忙笑说:“知道了这就走,这就走。”

  如果里面有两个男人,加上外面的两个,那就至少四个人。

  赵科转身脸就拉了下来,看了一眼远在操场那头的班级队伍,又想想那个怕死了太阳晒的不中用的女体育老师,他狠狠地从口中淬出一声:“妈的!”

  然后当机立断转身飞速地往教学楼里跑了过去。

  他一路回到了教室里,一脚踹开后门跑进去,带倒了两张课桌也不管。

  赵科也想过先去找老师,可办公楼还在教学楼的后面一截,他本能选择了近一点的地方,而且尹子今最近事故频发,不得不让他怀疑那对总跟他们作对的母子俩,尤其是和尹子今正面冲突的左老师。

  赵科这个人还是本能的不相信老师,也不知尹子今发生了什么,这种事还是得找自己人处理,看到的人越少越好。

  他手臂结实的肌肉猛地暴起青筋来,一把将尹子今的书包从抽屉里拽了出来,整个倒过来把书包里的东西倒了一地,直到她的手机掉了在了地上。

  他把尹子今的手机打开,通讯录里就零星的几个人,他第一时间拨通了谢靳鑫的电话。

  谢靳鑫此人大名他早就听过了,可头一回见还是上回还在他家夜总会里眼睁睁看着他把尹子今抓回去了。

  他知道找谢靳鑫准没错。

  -

  谢靳鑫才进校门没多久,正开车带着彭娅往校礼堂去,准备看看现场布置的怎么样,手机冷不妨响了起来,他一偏头看见了来电人的名字:今今。

  这个时间?他本能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便快速把手机接了起来。

  可他的脸色越发阴沉下来,什么都没说就猛地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彭娅转头看见他凝重的脸色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哎哎!!”

  他招呼都不打一个转身就把方向盘打到了底,车子一个急转掉头往回开。

  彭娅连忙稳住身子,“怎么了会长?出什么事了?!”

  谢靳鑫冷硬的吐出一句话,声音像是冰锥一般砸下来,那语气活像是要去攻打恐怖组织:“给裴巍打电话!”

  彭娅吓得连忙掏出手机播了裴巍的号码。

  谢靳鑫说:“让他现在立刻开车,校门口集合。”

  彭娅把电话播了过去,问谢靳鑫说:“到底出什么事了会长,还叫人不?”

  谢靳鑫感觉到从自己胸腔深处喷出一股火热的气息,他说:“——尹子今在学校里被人扣在厕所了。”

  彭娅脸猛地拉了下来,漂亮的眼仁瞪圆着,失声道:“什么?!!”

继续阅读:028 四个烟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