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棒棒糖发圈
山肆2018-03-29 17:433,382

  周日那天家里两个大人都一早就不见了人影,尹海林是飞去参加国际医共会的峰会,李长艺又赶着去准备学校里四校连展的事去了。

  尹子今慢吞吞的磨蹭到了快吃饭的时间,才起身往对门家去了。

  虽然她十分不想看见谢靳鑫,可谢公的面子她不能不给,老人家兴致勃勃的帮她准备午饭,她怎能让他失望。

  两家从出门到进门不过就是楼道里走十来步的事,在她心里其实也已经把谢家当成了自己的一个仅次于自己家的熟悉的地方,于是连衣服都没换,就穿着一身睡衣去了。

  李长艺是个很爱打扮很爱美的女人,生了尹子今这个漂亮丫头也许对她来说最痛快的事就是能拿她任意打扮,于是尹子今从头到脚、从书桌到窗帘清一色的粉红小公主风格。

  她就穿着一身软白软白的家居服,身后背着的帽子上长着一对兔耳朵,袖口滚着飞边,还武装到了脚,白袜子都是带着蝴蝶结的。

  她敲开了谢公家的门,非常礼貌的跟前来给她开门的老爷子鞠躬,“谢爷爷好,我来打扰了。”

  谢公战功赫赫的一生什么都见识过了,年少时候便身披枪林弹雨,身居高位又见遍了世事,老爷子退下来后没要国家任何特殊待遇,就躲出了大院一个人到这养老来了。

  他这一辈子唯一缺的就是这样一个小棉袄,可无论是女儿还是孙女通通都没能盼到。

  可巧尹子家生了个水晶似的小孙女,到了晚年总算是填上了他心头的空缺。

  老爷子迎了迎她,“哎呦太乖了,我的小孙女呦,爷爷现在谁都不乐意见,那些狗屁倒灶的事都别来找我,爷爷就想看着我孙女,老尹家的小孙女啊。”

  谢公相比起普通的退休老人身子骨要硬朗的多,他虽然头发花白高大的身形也开始萎缩,可老头腿脚灵便耳聪目明,连眼仁都不浑浊,多年锤炼出的目光依旧坚定如炬。

  这会儿正举着一盆子红彤彤的草莓给尹子今去蒂呢。

  尹子今性子慢热,矜持地点了点头,脚下还不怎么热络的后撤了半步。

  这时谢靳鑫端着菜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怕热的穿了一件白色T-shirt和一条黑色长裤,露出的手臂颜色极浅极干净,身高腿长的别提多好看了。

  可惜尹子今一见他就别过了眼。

  谢靳鑫帮着薛侗把菜放在了餐桌上,转身又回了厨房,一边走一边说:“进来啊,你们俩在门口干什么呢。今今从柜子里找拖鞋,你爷爷专门给你挑了一双新的。”

  尹子今也没答话,默默的打开鞋柜,在一堆灰色的拖鞋最上面赫然摆着一双小小的天蓝色的拖鞋,上面甚至有一个立体的小美人鱼。

  谢公说:“快试试,大小也不知合适不合适。”

  尹子今踩进了那双软软的拖鞋里,前后恰好多出一个指节来,她偏偏头,“有些大,应该可以穿很久,谢谢爷爷。”

  “小今喜欢就好。”

  谢公带她入了席,一条宽敞的梨木雕花桌面上已经快要摆满了各式菜品。

  人还没到齐,谢公先夹了一只小鸭腿在她的碟子里,“饿了吧?先垫垫肚子。”

  鸭腿切的很细致,小小的一块连着根细骨,烤的酥脆的皮上沾了一点白糖,衬的焦香脂嫩,尹子今点点头就要下手,马上就摸到了的时候被谢靳鑫从后面一筷子挡在了腋下。

  他不容拒绝的说道:“先去洗手。”

  尹子今无奈的站起来往洗手间去了。

  谢靳鑫看着她的背影笑了,这丫头的辫子都梳歪了。

  “今今,头发重梳一下,辫子是歪的。”

  尹子今的背影一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马尾辫,也不嫌丢人,没啥反应继续慢吞吞的走。

  结果洗完了手回来坐在餐桌边,谢靳鑫一看她的辫子还是歪的,换了一种歪法。

  尹子今自己梳辫子确实发挥不稳定,平时都是李长艺给她扎好辫子去上学,可今天李长艺走的时候她还没起床呢,只好自己随便扎了起来。

  谢靳鑫叹了口气,“还是歪的。”

  谢公毫不在意,“在家里怕什么,没人看,孩子怎么舒服就怎么来。”

  尹子今长了幅精致的面孔,其实也是这糙了吧唧的态度,就装没听见,低着头用勺子喝汤。

  谢靳鑫见天的管着她,就跟她又多出一个爸来似的,尹子今最烦被人管束着,对他本来就没什么好脸色,况且现在李长艺又死活站在了谢靳鑫的那一头,他说什么是什么。

  谢靳鑫怎么都好,她哪儿都不如他。

  这便足够让尹子今迁怒在他的身上。

  谢靳鑫说:“就这么歪着像什么样子,好好的姑娘家。”

  他说着竟然站起身来两步绕过餐桌走到了尹子今的身边,把她凳子往后拉开,确保不会碰到饭菜了,“重扎一个吧。”

  说着他已经动手,一手轻轻的扶着她的头发,一手把那个棒棒糖发圈撸了下来,十分小心,没有弄疼她哪怕一丁点。

  他要给她梳头发!意识到这个,尹子今瞪大了眼睛,背后的汗毛刷的立起了一排,她对于肢体接触本能的排斥让她扭着身子躲闪了一下,皱着眉说:“就这样吧,别梳了••••••”

  谢靳鑫不由分说的捏住了她那一把长发防止她乱动,低呵了一声:“别动。”

  尹子今一听就僵在原地不动了,虽不情愿,可还是任他一个大老爷们在她圆润的后脑勺上扎上了那个棒棒糖发圈。

  他肯定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动作非常缓慢,尹子今已经做好被他扽到头发的准备,可他竟然始终都没有弄疼她。

  他绑好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只手肘撑在餐桌上,低着头安静的吃饭。

  就连尹子今僵直的后背都还没有恢复。

  吃饭的时候,尹子今抬头就能看到他坐在她的对面,他筷子用的很巧,再怎么滑腻的东西都夹得很稳,他的手背很白皙干净,纤长的指骨轻巧的捏着筷子顶端,吃东西时非常优雅没有丝毫多余的小动作和声音。

  尹子今看完就罢,低下头,毫无心理压力的大咧咧用勺子把花生米塞进了嘴里。

  谢公位高权重这么多年,执掌着一个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可他生平最烦的就是那些拉拉杂杂的老辈规矩,长幼秩序在他看来不值一提,谢靳鑫得他真传,对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嗤之以鼻。

  爷孙俩单独吃饭的时候便十分放松,坐在桌前就是吃饭,偶尔还提着酒盅碰上一杯。

  别说谢靳鑫只顾着埋头吃饭不给长辈夹菜敬酒,那坐在主位上的谢公还反过来时不时给自个儿的孙子夹菜呢,谢靳鑫头也不抬就塞进嘴里。

  这是因为谢公现在年龄大了消耗的慢,吃饭便控制着量来,以免吃多了不好消化,老头儿闲了就给孙子夹菜,看着他吃也香。

  直到后来就成了他们两个都给尹子今夹菜,她正是饭量大的时候,谢公给她剥好的虾拆好的蚌肉她都吃了,这便大大的鼓舞了他们,爷孙儿俩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往尹子今的碟子里塞东西。

  尹子今虽然感到压力有点大,但好像也不是解决不了,便懒得多说什么,除了不爱吃的留在碗底其他都慢慢吃了下去。

  最后还是谢靳鑫叫了停,他注意看着尹子今把碗里的米饭扒完了,就拦住了谢公:“爷爷别给她剥虾了,一碗饭吃光了应该差不多了,再吃虾会咸。那还放着榴莲,待会儿让她吃点水果吧。”

  谢公停了一下,“小今吃饱了吗?要是不够咱们再添一点饭。”

  尹子今其实已经撑了,她摇摇头放下了筷子,仰着脸直白的说:“不用了爷爷,我有点撑。”

  这孙女能吃还不娇气不矫情,谢公看着心里就舒畅,“好孩子。”

  恰好薛侗端着一个餐盘出来了,上面搁着三小碗刚出锅的冬瓜汤,一人一碗,谢公说:“吃饱了就行,再喝点汤吧。”

  尹子今不负期望接过了汤碗就开喝。

  谢靳鑫一手捏着碗口喝光了就走了,留下谢公看着尹子今拿着勺子慢吞吞的喝着发烫的汤水。

  她的汤还未喝完,忽然听到了客厅里的手机短暂的响了一声。

  她的耳朵蹭的竖起来,转头看见谢靳鑫正坐在沙发上看篮球赛,而她的手机就在他面前的桌面上,他只要一伸手就能拿到。

  尹子今猛地站起身来,跟谢公说:“我吃饱了。”

  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去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果然是赵科的短信。

  【赵科】:作业写完了吗?答案发过来。

  谢靳鑫扬了扬眉,“谁的信息?”

  尹子今连忙把手机塞进了兜里,“没什么。”

  谢靳鑫就在她旁边,她坐不住了,想了想起身去跟谢公道了别:“爷爷,我还有作业没写完呢,我先回家了。”

  谢公说:“这么快就要走?不再吃点水果?”

  尹子今刻意让自己忽视掉背后投过来的视线,“不用了,爷爷再见。”

  说完连头也不回,慌里慌张的跑了。

  谢公纳闷的看着她的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跟谢靳鑫说:“丫头怎么看着有点躲着你?你怎么她了?”

  谢靳鑫嘴角绷不住的勾了一下,靠在沙发背上伸了个懒腰,“大概被我管怕了吧。”

  ++++

  丰满的双更君来惹~小天使们给个收藏评论好咩(~ ̄▽ ̄)~

继续阅读:027 操场厕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