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想退学就结婚
山肆2018-04-03 17:523,431

  “子今,我帮你约的礼服师到S市了,你们领完证了吗?来试婚纱吧!”尹子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打开微信,陶阮的声音在车厢里公放了出来。

  尹子今原本是打算侧耳偷偷听的,可手机不怎么听话的直接给广播了,让她有点尴尬,不怎么自在的看了正在开车的男人一眼。

  谢靳鑫手握在方向盘上,偏头看了她一眼,说:“问她位置。”

  可副驾的人却不作答,看得出来她并不想去,而是用一种下意识拒绝他的姿态靠在了车门上,手里的手机也被她熄灭了屏幕。

  过了好一会儿,她轻声说:“谢靳鑫,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这话像是一棒将他脸上的温和敲碎了,谢靳鑫脸色冷了下来,不再开口,径直把方向盘打向回家的方向。

  他清楚她会拒绝是应该的,虽然他们俩刚刚已经领了结婚证,结成了合法夫妻。

  -

  六年过去,尹子今从高一升到了大二,她二十岁了。

  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有父母和哥哥保护在身边,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可生活要给她一场颠簸,从来不会提前敲响警钟,二十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忽然义无反顾的要去离婚。

  没有人想到她们家李长艺教授和尹海林医生会到了这个年龄选择离婚。

  也没人想到紧接着尹子今就和谢靳鑫扯了证。

  不过关于父母亲分手尹子今是有感觉到的,他们两个人的生活虽然没什么鸡飞狗跳,也没有多少偏激的争执,可两个人都太优秀了,各自生活都很丰富,他们的家庭便没有那么牢固,也没有那么多的向心力。

  李长艺爱上了别的人之后,尹海林很快就同意放手,这场二十多年的婚姻收尾都收的漂亮,各自潇潇洒洒。

  他们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尹子今。

  那个把惹事当家常便饭的女儿,怎么能让人放一丁点心呢?

  可即便如此,李长艺依然不肯为了女儿继续维持婚姻,因为她认为这是对于感情和家庭的双重亵渎。

  果然,对此尹子今的回答是选择不跟随任何一个家长,自己过。而且她还要从S大辍学。

  李长艺和尹海林毫无办法。

  她已经成年了,她不再需要监护人,哪怕退学也不需要得到监护人的同意。毕竟李长艺无法向法律出示尹子今这个二世祖生活不能自理的证据。

  她想做什么只有她自己能决定,父母都选择抛家弃子了,还怎么理直气壮的指责她要退学这是种任性的想法。

  无论所有人怎么轮番的劝尹子今,她都一副爱答不理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别无二话,一心一意要离开S大这个名校。

  其实在她心里早就埋下了这颗种子,从小学时起她就对于学校不曾有过丝毫好感,只有厌恶,那件事之后她的心里也根本没有痊愈,只是习惯了自己捂住伤口不与人说。

  从前对于上学尹子今无可无不可,不过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她出格到离开学校的理由,而直到现在,她的父母都联手出了这么大一个格,她还有什么理由待在学校,没人还会管她上不上学。

  平心而论,她死气白咧要辍学,其中多多少少也包含些了想报复她妈的念头。

  他们连她的家都撒手不管了,还能管得着她退不退学?

  李长艺管不了她,又放不下心,思来想去怎么也得找个能管的住她的人来。这人选明显只有一个——谢靳鑫。

  后来,就连李长艺自己也没想到,当李长艺提出只有和谢靳鑫结婚才同意她离开学校的时候,尹子今竟然答应了。

  法律都判定李长艺已经无权替她做任何决定,可尹子今还是选择了最后再听一次她的话。

  当然,最初听到她妈这么说的时候她觉得十分荒谬,直接拒绝了。

  这件事能敲定还是因为谢靳鑫。

  打从尹子今第一次一个人上学之后,这些年里,她和谢靳鑫两人似乎再没有过正面交集,哪怕是逢年过节凑到一块去了,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交流。

  在尹子今的生活里,似乎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她惹不起的人划为了过去式。

  可实际上就在尹子今忙于学业的时候,谢靳鑫和尹家的来往并不少,李长艺很清楚,他心里是放不下的,一直都在关怀着她。

  她知道在他的心里,他们夫妻俩都比不上一个尹子今重要,他虽然不曾直接参与她的生活,可尹子今的大事小事他其实如数家珍。

  就在李长艺拿死活要辍学一个人净身出户的尹子今毫无办法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有那么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刚怀念起这个唯一能让尹子今听话的人,谢靳鑫就出现了。

  他主动找来。

  李长艺正被美好的未来和无法摆脱的现状折磨的欲仙欲死,谢靳鑫的出现就像将她的不安和憋屈一下子释放了一半,让她亟不可待的就转嫁了过去。

  李长艺珠圆玉润的脸上布着完美的妆容,只是在面对谢靳鑫这个晚辈的时候她竟然丝毫不隐藏自己的满面愁容:“靳鑫,阿姨真是快要让尹子今这孩子逼疯了,好好的非要辍什么学,你说她不肯跟着我和她爸爸,还要离开学校,那她就没人管了得疯成什么样,我真怕她明天就报名去非洲当志愿者。”

  可谢靳鑫的脸上头一次不带那层对于长辈的礼貌和尊敬,他有些尖锐的说:“阿姨,我觉得换位思考一下,您未尝不是在逼她。今今天性聪慧,她对于自由和本性的渴望超过我们任何一个人,但不代表她不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家••••••可她尊重了您的选择,您却不能尊重她的选择。”

  幼年的狮子终于长出了獠牙。

  李长艺愣了,面对这样隐晦的指责,她无法再自欺欺人地为自己开脱,“是,如果不是我的自私她就不会被逼做这样的选择。可我也有权追求自己的生活,我也想借此告诉她,无论到什么时候,她都有为了自己而重做选择的权利。”

  谢靳鑫点了点头,“是,您说的没错,选择也没错。”

  李长艺:“只是小今,我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她,她就这么退了学,她本来就是棵见风就长的树,以后再没有一个框架可以约束她,我真怕她走偏了。她还这么年轻,不能毁了这一辈子。”

  谢靳鑫没有说话,他似乎沉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他墨蓝的衬衫袖口卷在手肘处,露出的结实小臂不动声色的绷了绷,他说:“阿姨,如果您放心我,请把她交给我来照顾。”

  李长艺今天其实就是在等他开这个口,可没想到等来了这一句话,她直觉哪里不对,“靳鑫、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肯定是对你再放心不过了。”

  谢靳鑫摇了摇头,他认真的说:“阿姨,我想跟她结婚。只有这样她才能留在我这儿,要不然肯定是待不住的,整天想着怎么才能一个人撒欢。”

  李长艺结结实实的楞了,这句话简直就像从天而降一下子砸醒了她,她一直都没往这方面想过——没想到毫无预兆的听到他当场就下聘了,虽说小今二十出头了也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可她晚熟,这方面的事李长艺总以为还要等几年。

  很久以前她也想过要是小今能跟靳鑫在一起最好不过了,可俩人之间并无情愫,况且她总觉得要是真有那么一天自己家姑娘得把人家给耽误了。

  可她的预感竟成真了,靳鑫果然早就存了这份心,他喜欢的人偏偏是尹子今那个缺心眼。

  李长艺再开口竟有几分心虚,“靳鑫你说想跟她••••••你喜欢小今?”

  谢靳鑫很慎重的点头,“是,阿姨,我不敢再隐瞒您,我喜欢她。”

  李长艺五味杂陈,淡淡的愧疚涌上来,她总觉得谢靳鑫这样的孩子定然能找个更加优秀的女孩,可没想到他早就认准了小今。

  她心里竟有种一时不察捅了马蜂窝的感觉,满头包的说:“可是这种事是你们两个人的事,阿姨愿成人之美,可真正能点头的人只有小今啊。”

  谢靳鑫早想得一清二楚,他不容逃避的看着李长艺的眼睛,“您该清楚今今是个多与众不同的孩子,她逆鳞长了一身,可有时候偏偏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如果没人推她一把,她能自己一个人没心没肺的走下去。”

  他顿了顿,嘴角冷冷的翘起了几不可辨的两毫米,散出毫不掩饰的自嘲:“您肯定早就看得出,我惦记她不是这一两天的事了,但我从来舍不得逼她,不过到了这时候,我想最后试一次。”

  李长艺看着这个也算是自个儿看着长大的孩子,他成熟了,比少年时更英俊逼人,他如此优秀,早已经独当一面。

  也是当半个儿子看大的,怎会会不心疼他。

  “靳鑫,你告诉阿姨,你是真的喜欢她、把她当做心上人的吗?”

  谢靳鑫似乎想到了什么,用修长的指尖挑了一下鼻梁,眼神缓慢的露出笑来,看不出什么势在必得,却有实实在在的柔软,“是,我喜欢她,我想照顾她,保护她,也给她自由。你就当帮我一次,也算是帮帮她。”

  “——那好,虽说她择偶这方面是我不应该插手的,但也要分情况来适做改变,她到了这年龄还没有定性,我不放心把她交给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何况她这孩子到现在也没开过这方面的窍,我不希望最后你们的缘分被她耽搁了。再说,你也是我心头的肉,我也总是希望你能得偿所愿的。”

  她妈妈同意了,接下来便只剩下今今本人了。

继续阅读:032 开玩笑的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