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长大要走远的女孩
山肆2018-04-02 19:003,734

  尹子今这场高烧足足来回折腾了一个礼拜。

  没有明显病因,就是好不了。尹海林对她的状态心知肚明,知道孩子肯定是受了惊吓或是委屈了,李长艺这历史系大教授差点绷不住去找大仙给她回魂了,好歹让尹海林给拦了下来。

  他们夫妻俩只知道这次事件是尹子今在学校里出了状况,被人私自关了起来,可具体怎么回事竟然摸不清楚。

  因为这事是谢家处理的,谢公震怒,老爷子躲出来养老这么久,头一回回去找了以前的关系,那祸害小今的人家据说一家子都离开了S市。

  但凡谢公出了面,他们就知道插不了手了,谢家把这么大的事给摁了下来,就算李长艺就在S大的教学系统,也没听到什么风言风语。

  李长艺跟谢靳鑫追问过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谢靳鑫只叫她别问了,多的什么也没说,还叮嘱她千万别追问尹子今。

  可不是,李长艺心说在小今面前连他谢靳鑫的名字都不敢提了,更别说提起这件事了。

  其实他们只要知道,给小今造成伤害的那些人必然已被谢家严惩,心里便宽慰了大半,对谢家也是感激涕零无以为报。

  因为他们知道孩子总会好的,尹子今是个坚强的孩子。

  她在病中也一直很镇定,李长艺说想帮她换一间学校也被她拒绝了,说是反正左娇娇母女俩已经不在这里了,她也没有换新环境的必要。

  后来就连李长艺小心翼翼的提起了谢靳鑫的时候,尹子今也冷静了很多,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过了一周的时间,尹子今自己就恢复了,体温终于降了下去。

  夫妻俩总算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一切都像是恢复了原样,可尹子今自己知道到底有什么变了。

  她身上的疤痕不会愈合。

  她也不能让自己夜里不做噩梦。

  从那件事以后,她真的变得很听谢靳鑫的话,就如李长艺所欣喜的那样,他说的话她都不大会反驳,而是乖乖听话照做。

  大家都说终于有个人能管住这女魔头了,可只有两个人自己清楚,他们之间那一点亲密和依赖荡然无存。

  尹子今心里其实很明白谢靳鑫是为她好的,她敬重他可也真的畏惧他,在她的心里,谢靳鑫其实已经是类似父母的家人,习惯他的存在,可也只是被迫习惯他在身边,两人之间的距离感已经产生了。

  后来谢靳鑫每天再接她放学,两人几乎就是一幅公事公办的态度。

  那时候在尹子今的心里,毫不夸张的说,她是真的认为惹急了谢靳鑫他是会打人的,他动起手来无论男女。

  如果说天不怕地不怕的尹子今小时候怕过谁,那唯一就是谢靳鑫。

  谢靳鑫对于尹子今这种状态很无奈,他大约能摸出她一丁点的想法,觉得她是过不了那件事的坎,可殊不知自个儿已经摸偏了,其实问题就出在他身上。

  只是他太忙了,他这个岁数正是少年人蓄力勃发的最后一把,每天要处理的事数不胜数,还要分出很大一部分心思来看好尹子今这丫头别再出任何幺蛾子已经是很费心神,就没工夫再去体贴她女孩儿的小心思了。

  总归那个时候他也只是个半大的少年,看着已经能抗事了,然而难免左支右绌。

  他心里认为这件事总能随着时间推移而被遗忘的,时间长了一切都会好。

  说白了,那个时候的他总是觉得只要能把她纳入羽翼之下保护,眼睛看得到,人不出事,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谢靳鑫的大学四年无比忙碌,但尽管如此他每天依然分出一半的心神放在尹子今的身上,早送晚接风雨无阻。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无论学什么、玩什么还是在部队,没人能安排他的生活,可打从他十八岁成年见着尹子今的那年起,他的人生里不再只有自己一个人,平白就出现了一个无比看重的人,就像上辈子欠了债这辈子要还她似的。

  她发生的一切都得在他的眼皮底下,替她过滤掉所有外来的侵扰。

  直到尹子今从初中升入了高中那天,谢靳鑫已经大学毕业离开了S大,也离开了那条每天往返的路。

  两人之间的牵绊终于断了,他们之间的便再没有了客观联系,然而后来尹子今又像是迫不及待地主动放开了手,线的这一头就这么没着没落的掉在了地上。

  那天是9月2号。

  是尹子今以全市中考最高分升入S大附中的高中部后,作为高一新生报道的第一天。

  那时候的她已经是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模样,那个小小的女魔头到了十六岁也有了少女的样子,那些被她折磨过的邻居大妈们眼看着她发生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都能抹出一把辛酸泪来,再感慨一声她也终于是个大姑娘了。

  她终于摸到了一米五五的门槛,身上工工整整的穿着一身整齐的校服,墨绿色的西装外套里也出现了玲珑的曲线,腰的地方总是空空的,以前那个又白又软的圆肚皮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一把细细的腰。

  十六岁这最好的年纪让尹子今的脸上浮现出少女应有的柔美和灵动,于此同时还难能可贵的保留着一层新鲜的绒毛,就像一只落了雨的粉色水蜜桃。

  这时候的尹子今也终于应所有人预感的那样出现了惊人的威慑力——长大的她竟比小时候更精致,几乎每一寸都像是照着漫画手办长的似的,肩瘦削却平直,锁骨开始触目惊心的起伏着,在半残似的身高中尽力长出了一双又直又长的腿,撑在一副动人的胯骨之下。

  不瞒人说,她穿着一身校服踩着白色长袜的样子,站在镜子前面根本不像是个正经要去上学的,分明就像是马上要出门去漫展当coser。

  尹子今随手撸了一把挡脸的黑发,冷冷的看了镜子一眼把地上的书包抄了起来往背上一摔,刚要转身出门的时候忽然门铃响了起来。

  她黑亮的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躲回了房门后面,跟去开门的她妈说:“跟他说我已经走了!”

  李长艺皱了皱眉,听了这话生生不赞同地在原地顿了一步。

  开了门,果然是谢靳鑫。

  他今夏办理了正式毕业,如今早已不是学生了,22岁的青年脸上还有着锐不可当的风发意气,可他的身躯已然长成了一副可以承担一切的成年人模样。

  那总漫不经心的脸上也开始初现沉稳。

  尹子今从门缝里伸出一只眼来看着他,他高的过分,低着头跟她妈说:“阿姨,今今呢,我送她去学校。”

  李长艺脸上的笑有那么点不自然,可她毕竟是根混迹多年的老油条了,勉强能藏得住,“靳鑫啊,你不是不往大学路那边走了吗?小今还以为你不顺路呢就先走了,反正她也这么大了,坐地铁也就两站地,你就别管她了,别耽误了你的事儿。”

  谢靳鑫还真没想到本来已经墨守成规的两人忽然被她就这样打破了,不过他似乎并无意外,只说:“今今走了?行,那我也走了阿姨。”

  李长艺连忙说:“哎,路上慢点啊,开车注意安全。”

  看着大门在谢靳鑫的面前关上,将他英俊的面孔关在了这道门之外,尹子今的心里忽然有点不舒服。

  然而才刚获得自由的她没去在意,拉开房门走了出来,李长艺迎面过来恨恨的用手指头戳她的额头,“你啊你!你怎么对得起哥哥!哥哥对你这么好,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不能开学前提前跟哥哥说好这件事吗?还让他大早上白跑一趟。”

  尹子今无奈道:“我要是提前说我要自己走去上学我哥他能答应吗?”

  “那你就不用说了吗?瞧你办的什么事,人家接你送你这么多年还是欠了你的不成?你今天晚上回来必须去跟哥哥道歉!”

  尹子今背着书包就跑出了门,“知道了知道了!”

  谢靳鑫一个人从电梯里下去了,坐在车里好半天没动,嘴上叼着根烟点燃了。

  直到抽完了一根烟,他才动了起来,抽出手机打给了裴巍:“直接来我家这儿吧,别往大学路上挤了,咱们提前去拍卖场。”

  裴巍:“怎么了?不是在附中门口见么?你不送孩子了?”

  谢靳鑫垂下了眼睛,没忍住又抽出颗烟点燃了:“她今儿早上自己上学去了,怕我不顺路。”

  裴巍:“哎?是吗,其实还真不顺路啊,倒也省的你多跑一趟了。”

  谢靳鑫:“水秀中阁门口集合吧,你几点到?别开车了,坐我车去。”

  裴巍说:“我看行,我的车开到正式场合也不合适。你定的拿下这东西给报价多少啊?我可听说启源环保那块出价儿不低啊。”

  这时候,就在谢靳鑫的眼前,猝不及防地尹子今背着包轻快的从楼道里跳了出来,发丝在阳光里扬出一条金色的弧,头也没回的转身就走了,全然没注意到谢靳鑫的车就停在楼道口。

  那一瞬间,谢靳鑫整个人僵住了。

  裴巍:“喂?喂?说话啊靳鑫,喂••••••老谢,信号不行吗?喂在听吗?”

  谢靳鑫又长又黑的睫毛抖了抖,他说:“裴巍。”

  裴巍:“哎,在呢。你怎么了?”

  谢靳鑫:“••••••我刚去她家的时候,说尹子今已经走了,可我现在看见她刚从楼道里出来了。”

  电话里安静了一秒,下一秒,电话那头的人忽然暴起:“我操!尹子今这个小犊子!她丫是不是神经病啊有这么糟蹋人的吗?我就说丫是个小白眼狼,你瞅瞅她天天那爱答不理的劲儿,你白疼她这么多年!”

  谢靳鑫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绷不住的笑了起来,英俊的侧脸在刹那间涌现一层疲惫,“或许她真的是不想麻烦我吧。也长大了,能自己走了,是我管的太紧。”

  裴巍火大的不得了,“太不像话了尹子今,她知不知道你当年为了她吃了学校一个大过,连老爷子的衣钵都继承不了了,谢公白白把你留在身边培养这么多年,结果你好好的仕途都断送了,要不是这样咱俩现在至于这么累死累活的做点儿成绩你爸看吗?!”

  “行了,我就留在人民群众中间吧,要不然当你的领导班子多不好意思。”

  电话里,他似乎还能若无其事的打趣两句,低沉的笑声很好听,可他的嘴唇早已血色褪尽。

继续阅读:031 想退学就结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