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四个烟疤
山肆2018-04-01 10:034,034

  裴巍今天本来就不打算上课,他只是开车送陶阮来学校,可到了学校里又扣着人不让人去上课,俩人就在停车场里腻歪。

  停车场白天也不怎么亮堂,他解了安全带把高大的身躯歪向了副驾驶,死命的拽着陶阮细瘦的手腕,把她压在座位里堵着嘴亲。

  陶阮被这个湿漉漉的吻逼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她怎么用力都推不开身上的人,那人火热的手掌就在她身上用力游走着。

  “嗯——裴、裴••••••你走开••••••”

  裴巍毫不退让,舌尖顶在她的口中作乱,把她的话全吞进肚子里。

  忽然,裴巍的手机响了起来,终于拯救了陶阮,他从她唇上挪开,转而将头压在她的脖颈处咬着玩,陶阮已经顾不上会被他弄出什么痕迹来,只能大口的喘着气。

  裴巍一边在她纤细的颈侧流连忘返,一边掏出手机举在了耳边上,“彭大部长,怎么了?”

  -

  尹子今面对着三个近乎一米八的男人,被陌生的气息包围着,进到几乎要接触到她的皮肤,她感到肮脏而厌恶,她害怕可能要发生的,也极厌恶被他们碰触。

  可她的眼睛没有一刻屈服,依然用恶心而嫌恶的眼神看着他们。

  她忽然想到了谢靳鑫。

  他要是知道她又出了乱子,该怎样生气?他这次还会像以前那样什么都知道似的,还能及时赶来找她吗?可他又不是神,怎么会知道呢?

  左晓东用手拉起了她的衣领,把墨绿色格子的领带抽了出来,用手潮湿黏腻的摸着上面的一个施华洛世奇的领带夹,“好诱人,领带夹是小兔子的。”

  说着用力把领带从她的脖子上拽了下来。

  “我看看,衬衣上好像也绣了什么花样?”说着他将手指从她西装的领口处摸了进去。

  尹子今猛地把他的手打开了。

  左晓东一愣,又笑了,缓缓俯身过来,用捏着嗓子的腔调在她耳边说:“你就算生气了也还是这么漂亮,是洋娃娃吗?我想看看你害怕的样子••••••是不是还一样好看?”

  他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尹子今后背的汗毛竖了起来,忍不住嫌恶的将脸转开了。

  左晓东伸手插进了她的后衣领,轻而易举地将她的挣扎化去,把西装从她身上扒了下来。

  两人的鼻息近在咫尺,她明白敌我双方力量悬殊,更加不肯让他们看到她害怕的样子,便倔强地僵硬着一动不动,任由黑色的西装外套从双手滑落到了地上。

  左晓东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白衬衣,黑色的小裙子,你看起来像块棉花糖,吃着一定很甜。”

  嘶啦——他一把把她的衬衣扣子撕裂,尹子今用力闭了闭眼,强忍着脑袋里强烈的眩晕感。

  缓慢的手伸来将她的衬衣领口打开、拉下去,左侧胸口和肩膀白嫩的皮肤、还有那件白色带着花边的小胸衣都完完全全暴露在了空气当中,接着是她柔软而平坦的小腹,和圆润的肚脐。

  尹子今触电一样的伸手把衬衣拉了上来。

  左晓东笑了一声,也不生气,他从烟盒里磕出一支烟来,一侧头,他身边的人就帮他用打火机点燃。

  那个烟头飘出白色的烟雾,带着红色的火点。

  他一口白烟喷在她的脸上,然后用手指夹着烟,一寸一寸靠近了她的腰侧,终于在尹子今的目光之下,将那个烟头摁在她的身上,薄薄的衬衣被轻易穿透了,那火热的烟头就烫到了她腰侧的皮肤。

  一股焦味伴随着猛地增多起来的烟雾活跃的飘上来。

  尹子今浑身颤抖起来,她一口咬在了嘴唇上,立刻就尝到了血腥味。

  她几乎立刻要从嗓子中逼出一声嘶哑的尖叫来。

  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倔强的忍住了没叫出来。

  那两个人过来一左一右扣住了她的手臂,让她挣不开。

  在这样激烈的疼痛之下,尹子今的目光终于颤抖了起来。

  那双明亮而炙热的眼睛里坚定的光彩熄灭了,她紧紧的闭上了眼帘把其中的恐惧藏了起来。

  左晓东再一次拉开了她的衬衣,用手指尖点点她的额头,“这次别乱动了哦,你也不喜欢被烟头烫着吧?”

  -

  裴巍接了电话就一脚油门把车开出了停车场,比谢靳鑫的车还要早到了校门口。

  但很快,他就看到谢靳鑫那辆卡宴笔直的朝着校门口急速开了过来。

  他会在学校里开到这个速度,裴巍就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绝不是开玩笑的。

  谢靳鑫连停都没停,一溜烟从门口开了出去,裴巍紧跟着发动了他的法拉利,就跟在他车后面。

  陶阮被他的一个大转弯带的有点晕,但没就此说什么,只是靠在了座椅里,她秀丽的眉心微皱,含水的眼眸中满是忧虑:“谁敢在小学里这么闹事?多长时间了知道吗?”

  裴巍恶狠狠的淬出一口:“敢在他妈太岁头上动土,我倒要看看这S市里有谁这么不开眼!!”

  从S大的大门出去,车子一脚油门踩不到底就到了附小门口,谢靳鑫直把车擦着附小的滑动门停了下来,卡宴还在嚣张的喷吐着鼻息。

  门卫吓的一骨碌从保卫室里掉了出来,“干嘛的!干嘛的!把车开走!这儿可是学校!”

  谢靳鑫的车窗滑了下来,彭娅从车里探出脑袋来,她把学生会的工作证给门卫看,满脸的焦急:“大叔快让我们进去,S大学生会的,刚才听说我们学校有人翻墙头进小学了!”

  门卫在小学这儿看门还真没见过什么风浪,一听瞪大了眼睛,“进小学里能干嘛呀?”

  彭娅急道:“快让我们进去,晚了谁知道出什么事呢!”

  门卫连忙跑进保卫室里,把滑门打开了来,正在墙上找着保卫科的电话,那辆卡宴和法拉利已经冲了进去,差点晃花了他的眼。

  尹子今的衬衣被脱了下来,在她的身后把两只手腕缠住了。

  她的眼睛带着绝望的意味闭了起来,似乎这样就可以不看、不听。

  上身赤裸着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胸衣,露出刚刚崭露头角的锁骨,穿比不穿更加摄人心魄,带着一种纯绝干净的性感。

  让人想在她柔软的皮肤上写些污/秽的字。

  而她的腰侧,赫然已经竖着连烫出了一串三个圆点,有一个甚至渗出了血。

  左晓东举着手机弯腰在她的面前,相机咔擦咔擦的声音不绝于耳。

  他一边变换着角度拍照,一边赞不绝口:“太美了,这样发育中的样子才是最短暂最美好的••••••睫毛非常漂亮,”

  忽然,他停了下来,“睁开眼睛,你的眼睛那么好看,为什么不露出来?”

  可她拒绝把眼张开,还将头偏了开去。

  下一秒,他手里的烟头就又一次摁在她腰侧,留下第四个圆圆的伤疤。

  尹子今连颤抖的力气都没了,散开的头发已经被汗湿透了,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浸润了的皮肤像块柔软的奶糖,下唇咬的从齿痕边渗出一丝丝血迹。

  她已经不想让谢靳鑫来救她了。

  空气肮脏的自己都想吐。

  可谢靳鑫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脚把门踹开的。

  “啊——苟日的!!!”尹子今眼睛都没来得及张开,耳边就是彭娅愤怒的尖叫声。

  一瞬间,尹子今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慌忙挣开双手,希望用皱巴巴的衬衣遮盖自己的身躯——他们的折磨她都能抗下来,可在谢靳鑫真的到来的一瞬间她却不无法忍受被他们看到这幅恶心的样子。

  下一刻,谢靳鑫把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砰通——砰通——耳边满是自己的心跳声,和经过鼻腔的风声。

  尹子今发现自己满身颤抖,可在这个时候竟然能冷静的环顾四周,看清楚周围每个人的脸。

  门外守着的两个人被打得滚到在地,裴巍和赵科凶狠的拳头就跟捣蒜似的砸在他们的身上。

  谢靳鑫站在她的身前,用高大的身躯把她完完整整的挡在了后面,还有陶阮,她蹲在她的身边,眼睛里伤心的快要哭出来了,接着用细瘦的手臂把她抱在了怀里。

  尹子今听见刚才用黏腻的声音对她说话的那个人嗓音忽然变了,他显然受了惊:“谢靳鑫?!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这丫头是你的什么人!!”

  谢靳鑫冷冷的说:“左晓东,你敢干出这样的谁来,足够你进监狱了——不过你敢动她,”他的声音寒透了,像从地狱传来的,“我让你连监狱都进不去!”

  尹子今从没听过他这样说话,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谢靳鑫从地上捡起了左晓东的手机,一眼就看见亮着的屏幕上是尹子今的脸。

  他两手一拧,那个翻盖手机就一分为二彻底偃旗息鼓了。

  左晓东身边的两人怎想到谢靳鑫竟会从天而降,见这阵仗全躲在了老大后边,连左晓东都连连摆手:“别、别别啊••••••”

  “我去你妈的肾虚老丝瓜!”彭娅根本不听他说完,过去一抬腿两条长腿几乎拉成一条直线,一脚把左晓东的下巴踹脱臼了,牙齿咬破了舌头的血登时流了出来。

  谢靳鑫向前一步,他的球鞋在地板上咯吱摩擦出一声响,他用擦的极干净的限量版篮球鞋的雪白的鞋尖踢了踢左晓东的脖子,“是谁帮你进来的?”

  左晓东下巴掉了根本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喷出了一阵血沫。

  裴巍几大步从门外冲了进来,一把把左晓东从地上拎了起来,“问你话呢!说不说!”

  尹子今眼睛看着地上的血点,可已经失去了焦距。

  她身上的颤抖不曾停止过,不知怎么就抖的停不下来了,浑身上下全都失去了感觉,只有腰侧灼烧的疼痛在不断的放大,越来越热,蔓延到她满身的皮肤。

  她总想来回扭头,可又不知道自己想看什么,就是停不住的想动弹,停下就难受,只能拼命把自己往陶阮怀里挤,抱着她就觉得好一点,陶阮对被她挤得背靠到了墙根。

  左晓东嘶哑而非人的低嚎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忽然再也忍不住了,空气拥堵的无法呼吸,她站了起来,披着谢靳鑫的外套快步从厕所里走了出去。

  下课铃声响起了,原本安静的操场上人四处走动了起来,有老师和学生向着厕所这边来了。

  尹子今跑了,陶阮蹲在地上手臂空空着急的看着他们:“裴巍、裴巍!”

  他们都转过头来,谢靳鑫一看就转身追了出去,把这左晓东几人留给裴巍和彭娅,陶阮见状也连忙追着他们走了。

  尹子今散着头发,对身边投来的诸多眼神毫不理会,径直穿过人群朝教学楼而去,忽然又被人追上来,一只柔弱无骨手拉住了她沁出冷汗的手心,她抬头看到了陶阮,又看到跟在身后的谢靳鑫。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看着陶阮从嘴里艰难的吐出了三个字:“他、们呢?”

  陶阮忙轻声安慰她道:“别担心他们,有裴巍在呢。对了,彭娅的空手道练得比舞蹈还好。”

  尹子今胡乱点了点头。这时候还出神的想了想:裴巍那家伙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写的不靠谱,可为何陶阮说起他却满是信任呢?

继续阅读:029 那块表还在原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