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那块表还在原地
山肆2018-04-01 18:163,353

  尹子今没发现当时她自己的不对劲,身体的反应像是泡在了陈醋缸里,又慢又酸,身上胀的憋痛,而脑袋却像是抽离世外,对周围的人接触不良了,一个劲儿的乱想些不着调的事。

  她的思维陷入了一个怪圈,没注意到自己身上拖着两个大人,横穿了整个操场。

  一心只想着回去看看她的东西,手表是不是在班里。

  课间学校里到处都是人,谢靳鑫和彭娅穿梭在其中便无比的惹眼,尤其是进到了教学楼里的时候。

  也许是谢靳鑫的样子太凶神恶煞,也许是两人太年轻了,一看就不像是什么正经的家长,才刚到一楼,就有一位年龄不小的老师不由分说的把俩人拦了下来。

  “哎!干嘛的?楼上都是教室,你们找谁啊?”

  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尹子今就埋头一股脑上了楼去了。

  教室里已经四仰八叉的坐了一片被体育课折磨的脱了层皮的孩子们,仰着脸往自己的肚子里灌水,女孩们就用湿巾擦汗、擦手。

  虽然她披头散发,身上还套着一件大的几乎包住了膝盖的牛仔外套,班里也没什么人注意到她,因为她平日里的同僚们都还没回来,赵科在厕所里撒气,王思文他们肯定还在操场上打球,能多打一分钟都不提前回来。

  她从后门进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自己掉了一地的东西就如看不见一般,从一块带着挂穗绣着白芍的冰清玉洁的手帕上一踏而过,只打开了文具盒。

  里面那块小巧的白皮表带手表陈列其中,表针上有颗极精细的半壁珍珠在静静的一格一格跳动。

  她口中呼出了一口灼热的气,竟然勾着嘴角笑了。

  眼睛里又凉又淡,瞧着却分明是怒急了,就这样浑身打着颤,脸上还做出个轻蔑的神情。

  尹子今二话不说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穿过半个班,从最后排走到第一排去,直冲着左娇娇的座位。

  坐下就开始在她的书包里一通狂翻。

  那座位旁边的人被吓了一跳,“谁啊?干嘛啊这是,娇娇的书包都翻乱了!”

  尹子今回过头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人是认识的,然后被她一个眼神吓的把一整天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头。

  脸色煞白,梗着的脖颈还在轻微跳动,皮肤白的像是一块不透光的羊脂玉,越发突显着浓墨重彩的眉睫,美的像个鬼。

  她的眼睛直愣愣的注视着你,直把人吓到了灵魂里。

  她不知道的是,尹子今本人也是被吓成了这样的。

  今天经历过了些什么,才成了这幅模样。

  尹子今刚在左娇娇的书包里摸到了一部款式陈旧的小巧手机,身后就传来一阵尖叫:“谁动我的东西了!你干嘛呢!”

  左娇娇一进教室一眼就看到一个人坐在她的座位上,手里握着她的手机,她登时就跟被二踢脚炸了屁股似的脸色骤变,猛地冲了过来。

  尹子今就回头拿一张雪白的脸望着她,左娇娇便如见了鬼一样。

  她原是志得意满的回来,她以为尹子今肯定被表哥收拾服贴了,以后断不敢再生事了,可她志得意满的同时也难掩内心的慌乱,说起来才这么点岁数难免心里素质不行,就这么七上八下的上了一节体育课,而回来就看到这幅模样的尹子今,心里就咯噔一下子。

  结果左娇娇的脸色竟也没比尹子今好到哪去,其余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就见她二人脸色一个比一个的差。

  “你、你怎么回来了••••••”左娇娇回过神来,马上就要去抢自己的手机,她没忘了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可尹子今死命的攥着藏在身后。

  另只手一扬,就要给左娇娇一巴掌。

  可这个巴掌终究没有落在她的身上,而是被人挡住了,谢靳鑫一手带着不容置喙的力量捏住了她的手腕。

  接着他就像被什么厉鬼附了身一样,理都没理她,一把拽着左娇娇的头发,任她怎样挣扎尖叫都不理,提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到了楼道里。

  班里的同学连叫都叫不出来的看着他们。

  上课铃响了,可六(5)班彻底乱了。

  有人趁机窜了出找左老师去了,可没人敢去拦人高马大的谢靳鑫,在他手里,左娇娇就是纸做的一样,被他轻而易举一把扔在了墙上。

  一个巴掌就让她流了满脸的血。

  左老师心慌意乱的飞似的赶了过来,别说保安没到,就连跑去通风报信的学生都没追上她的脚步,可她一上来看见眼前的景象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她冲过去挡在了满面鲜血的女儿面前,“报警报警——!!你把娇娇怎么了?!你把我女儿怎么了?我要报警!杀了你!!”

  谢靳鑫染了血的拳头顿在了原地,他诡异的笑了一声,“呵,报警?好啊,正好看看你女儿做了些什么事。”

  说完他虚握的拳便再一次迅猛出击,左老师也显现了超常的反应速度,一把抱住了谢靳鑫的后腰,可即便如此,她全力挂在谢靳鑫的身上,仍是没挡住他,他用非人的力量跃起一记膝踢砸在了左娇娇的鼻梁上。

  柴火棒似的小姑娘满面鲜血应声倒地。

  今天让尹子今见到了最多血的竟然是谢靳鑫,尹子今怔怔地站在原地,从窗户里清清楚楚的看到他身上那件宽松干净的雪白T恤让被溅了一串鲜红的血珠。

  外面整个都乱了,尖叫声不绝于耳。

  从前在尹子今的心里,他那些不以为意的威严都是装出来吓唬小孩的,然而就连赵科都不打女孩,左娇娇的身高不过才到他腰,他竟然真的打了她。

  左娇娇在他手里就像块抹布一样。

  她第一次看清了那个认她予取予求的人的真面目,原来在他的宽容和体贴下面包藏的是这样的残暴的一面。

  最先发现尹子今不对的是赶过来的陶阮,她一拉尹子今的手,平时总是温热而有力的小手此刻凉透了,手也软的像没知觉一样,怎么动都没反应。

  下一刻,她忽然闭上了眼睛整个软倒在了陶阮的怀里。

  那天警察来了,所有人都被带离小学,可谢靳鑫抱着尹子今回去了,被带走的是姓左的。

  这本来是一起非常严重的恶性伤人事件,可最后矛头却指向了左娇娇和左晓东。

  左晓东从S大翻墙跳进了附小里,在小学校园里对未成年人使用非法拘禁,而左娇娇手机里的信息足够证明她协助犯罪(请不要听法盲阿山瞎掰)。

  可谢靳鑫一行人是正大光明从正门进的,是为了阻止犯罪,他们的性质就简单多了,防卫过当,撑死算是个打架斗殴。

  可这件事没有立案,私了的,连左晓东也没进监狱。

  因为谢靳鑫不允许再多任何一个人知道在尹子今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希望把这件事彻底抹去,这世上不留下任何痕迹。

  姓左的一家没留下案底,可他们彻底完了,从S市销声匿迹。谢家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把这件事捂了下去,没在水面上激起一点水花来。

  左娇娇这样的一个小孩被谢靳鑫打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可他其实始终都没有失去理智,下手是留了余地的,她只断了鼻梁,掉了四颗牙,算不得什么重伤。

  尹子今当天被谢靳鑫抱到车上的时候就醒了,看上去冷静了很多,虽然没怎么说话,可她平时也不爱说话,有人问她话的时候她神志很清晰,回答都没有问题。

  -

  只是回家当晚她就发烧了。

  夜里她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半夜被噩梦惊醒,梦里竟然是满身是血如修罗一般的谢靳鑫。

  被发现的时候尹子今已经烧到了三十九度还出头,脸又红又烫,按说这种情况下小孩早该烧迷糊了,可她无比的清醒,似乎连困都不怎么困,配合着他爸爸给她打针吃药,不哭也不闹。

  可就是无论怎样都不肯去医院。

  尽管谢靳鑫极力想把这件事从世界上擦干抹净,可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就算所有痕迹都清理到了粉碎机里,这件事的火种依然埋在尹子今的心里,就在她的腰侧,那四个圆形的伤疤上面。

  排成一列的四个烟疤,就算尹子今长大成人,也从未让任何人看到过。

  屋里开着一盏落地灯,昏黄昏黄的,一点也不刺眼。

  李长艺来给尹子今的额头换上第三块冰毛巾,可摸了一下她根本降不下温的脑门,还是忍不住了:“不行,送医院吧。”

  尹子今摇了摇头,不疾不徐的说:“不去。”

  李长艺愁的几乎要掉一把头发,“小今你别任性啊,去医院里看看就能快点好了,你就不难受了啊。不行,我还是去把靳鑫叫起来,让他来跟你说••••••”

  尹子今一听这个名字却忽然剧烈的抖了一下,她破口而出:“不要!别告诉他,不要他来!”

  李长艺和尹海林都没料到她听到靳鑫的名字反应竟然这么大,一时都愣住了。

  两人面面相觑,尹海林脑海中浮现出了靳鑫下午回来的时候沾了一背心的血迹,他给李长艺使了个眼色,然后坐在了尹子今的床边,安慰地轻拍着她,“不来不来,放心啊小今,爸爸在呢,不怕,睡一觉就好了。”

  老实配合了一晚上的尹子今这时却翻身用背朝着他们,拒不合作地闭上了眼睛。

继续阅读:030 长大要走远的女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