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经年的一顿酒
山肆2018-04-06 19:283,255

  从那之后,六年没怎么联系过的两人忽然像是又回到了从前。

  接她送她,到谢家用饭,对尹子今来说还是那个护着她的大哥。

  其实这六年里,尹子今心里也是想他的,虽然她最怕他,可心里也有亲近,只是她实在是被他管怕了,遇上他便本能的束手束脚,也唯恐稍有亲近了她妈就会像以前那样事事都找谢靳鑫来解决。

  这件事之后,他们之间经年的距离像是被消解了,久别之后的尹子今便又对他生出了些黏黏糊糊的撒娇似的亲近。

  这天她的父母终于办理了离婚手续。

  尹子今在课堂上难得的走起神来,她瞪着眼睛楞了好一会儿,忽然拿出了手机给谢靳鑫发了条微信消息。

  【子衿】:他们去民政局离婚了,今晚我妈会收拾东西离开。不想回家了。

  可是微信石沉大海,没人理她,她像是又泄了一股气,赖赖唧唧的趴在了桌子上。

  直到她马上下课的时候,微信里才震了一下,【谢靳鑫】:放学后在校门口等我,我去接你。

  她的心情便又有了一点寄托似的,微妙的好了一点。

  说也奇怪,谢靳鑫总能掌握她的大致动向,让尹子今怀疑他似乎是有她的课表的,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拿到的?

  不过本来如此,虽然她很不喜欢,可在他面前她的自由就是假象。

  下了课,她抽出包来便朝楼下跑去。

  谢靳鑫那辆奔驰果然已经停在了门外等着她了,她拉开门钻进去,“什么时候来的?”

  她额上还有跑下来时沁出的汗,谢靳鑫便把车里空调挡了起来,接着又弹出一只矿泉水给她。

  “许冉给你回微信的时候。”

  尹子今眼睛微微瞪大,“你让许冉看到我发的微信了?”

  谢靳鑫眼角斜来看了她一眼,“我哪儿有时间看微信,都在许冉那。他要不看等我看见估计下礼拜了。”

  她放空着摊在了座位上,好像有些话除了跟谢靳鑫,她从来没跟外人说过,实在是因为太独了,她很少有朋友,更不会同他们说起什么私密的事,所以以后还是不跟许冉碰面好了。

  尹子今决定今后有事就给他发短信。

  谢靳鑫点燃了车子,“系好安全带。”

  尹子今一边动手一边问:“去哪儿啊?”

  “带你吃个饭。”

  她说了一句不想回家,他便提早离开单位攒了个局,叫上了裴巍和陶阮俩人。

  开了很远,甚至到了跨海桥附近,这里车迹稀疏起来,只有阳光无差别的撒在地面上,车子快速吹起来的风带走了阳光的热辣,让人十分舒适。

  尹子今的车窗开了条缝,任由风进来掀起她的头发。

  她知道他是故意带她来这么远的地方兜风的,好让她散散心。谢靳鑫这个人虽然很霸道,处处管制着她,可他却能细心到无微不至,让她又不得不感激他的照顾。

  只不过,他越是这样才越像个家长,她心里知道他总是会在的,安全感太足了,人便会肆意妄为。

  她靠在车的窗户上,忽然偏过头来看了那开车的男人一眼,他侧脸十分立体,手腕上的表摘在了办公室里,干干净净的握着方向盘,他一向是很干净的,从上学的时候到现在,为英俊的相貌平添了浓重的距离感。

  尹子今忽然无声笑了,他是她在这世界上排在父母之后第三重要的人,不,也许从今天起便只剩下他一个了。

  谢靳鑫带着她一路驶过大桥,停在一家不怎好找的私房菜门口,那地方实在是偏出花来了,门洞也是灰突突的一片,可看门外的停车场却几乎找不出个位置来,清一色全是好车。

  进了里面便发现别有洞天,小小的一面匾额进去,店里似乎就像是个弄堂,水榭楼阁,三五步就见一个长的像画一样的姑娘摇着团扇,去每个厢房都有不同的小道,他们二人被一个姑娘带上了一个小拱桥,桥下是墨色的池塘,里面摇曳着金红的锦鲤。

  哪怕是尹子今从小这么娇惯过来,到了这里竟也难得觉得有些稀奇了。

  迎宾姑娘将他们引进了厢房里,进了门就是一小池活泉,淼淼的冒着热气,尹子今走着走着说蹲下就蹲下了,下了那姑娘一跳。

  她好奇的把手伸进去撩起了水,谢靳鑫也不在意,脚下不停直接进了屏风之后。

  水声之下,忽然从里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尹子今侧耳听过,确定他不是在跟服务员说话,那难道是他还叫了别的什么人一起来的?

  她站起身走了进去。

  过了屏风,里面好大一间屋子就在正中间摆了一张小小的四人方桌,菜都已经上了,桌边除了给她空出的位子,对面竟然是裴巍和陶阮。

  这下她那些短暂的不乐意又烟消云散了,还有了些久别重逢的味道来。

  裴巍现在的样子她几乎都要认不出了,要不是陶阮在他身边尹子今肯定猜不出是他,他和谢靳鑫的沉稳相比要轻佻许多,桃花眼笑意盎然,嘴角也总是带着邪气的笑,尤其是看着陶阮的时候,轻薄之意呼之欲出。

  “小今可真是多年不见了,小活祖宗,你怎么还是不长个子?”这一开口,就知道还是那个裴巍没错。

  尹子今也不恼,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我长了个儿的。”

  陶阮冲她弯起了眼睛,“小今别听他的。”

  当年初见陶阮的时候,她已经像个女人了,而尹子今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如今尹子今都已经长大了,她还是当年那副样子,柔弱的美,头发稍微长了些,脸色到是比当年那副苍白的样子好了许多,但整个人还是软得像是水一样。

  陶阮拿起了一只小小的陶制酒壶,给尹子今的小酒杯里满上了一盏清酒,“来,你也长大了,喝一点吧。”

  谢靳鑫偏头过来,:“能喝酒吗?”

  他贴的虽然不怎么近,可在这样密封的环境中,他的气息带着磁性的声音喷在她的皮肤上,不过任是如此她都没觉察出有什么不对来,毕竟她以为自己已经跟谢靳鑫达成了协议,他就是她哥啊。

  实在是他正人君子的形象深入人心。

  她巍然不动的摇摇头:“没关系。”

  谢靳鑫却自己往后退了一下。

  裴巍看着他们居然欣慰的笑了,说:“你们俩可算是修成正果了,这么多年宝贝到大,我们看着都替你们着急啊。怎么样,什么时候办事啊?”

  尹子今偏了偏头,不知谢靳鑫是怎么跟他说的,但这家伙明显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裴巍作为谢靳鑫身边这么多年的一个旁观者,这话说到谢靳鑫的心坎了去了,可饶是如此他依然能不动如山的忍住了,不显山不露水的说:“这你就别操心了,你着急也不管用。”

  裴巍说:“你们这还没订好日••••••”

  谢靳鑫若无其事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却抬起眼睛看了对面的裴巍一眼。

  裴巍接了他一个眼色,俩人之间的默契十分训练有素,立刻就住了嘴,端起了酒杯说:“来来来,庆祝久别重逢,大家干了!”

  陶阮毫不留情的下他的面子,柔柔的跟尹子今说:“小今抿一点就行,别听他的,不吃东西喝酒伤胃。”

  裴巍的端着酒杯的手僵在了原地,老大一个男人委屈的对着陶阮靠了过去,“媳妇••••••”

  陶阮任由他靠着,单薄的肩膀笔直不动地扛着那高大男人的脑袋,举杯说:“干杯。”

  尹子今便也举起酒杯和他们碰在一起。

  这顿饭吃的很高兴,说说笑笑大家都没喝多少酒,反而是老板家的菜做的很有水平,几个人吃的都不少,酒仅助兴,只有尹子今喝的微醺。

  她靠在座位上,眼睛湿漉漉的,低头不知看到了什么搞笑的东西,对着手机傻笑起来。

  谢靳鑫便也跟着弯起了嘴角,眼里只盛下了一个她。

  四个人直玩到十点多才散场,两两离开。

  谢靳鑫几经犹豫,想把她带到他家去,可又怕太明显,怕自己掌握不好那个度,被尹子今看出什么心思来会把她吓跑。

  况且有些事也必须要她自己去面对,伤也得伤一次,不破不立,必须断了她的后路。

  于是还是把她送回了家里。

  车停在停车场里,谢靳鑫开了灯,“上去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尹子今点点头,解开安全带打开了门,正要下去的时候忽然又回过了头来,“那你呢?你还不上去?”

  谢靳鑫:“我抽根烟,等会儿你家里没事了给我发条消息。”

  尹子今明白了他这是怕她回家出什么状况,干脆就等在这里,尹子今哪敢这么劳烦谢总,忙道:“你明天不还要上班?快回去吧,我没事。”

  谢靳鑫不由分说的把她推下去再关上车门:“小屁孩儿管那么多,走吧。”

  尹子今便不再多说什么,按了电梯上楼去了。

  ++++

  晚上跟盆友吃火锅,吃完赶回家来发文,还是晚了些·······

继续阅读:035 保护玉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