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开玩笑的吧
山肆2018-04-04 18:193,375

  下午三点半,尹子今出了材料学的教学楼一路朝S大的校门口跑去,拦了辆车租车就直奔南百集团去了。

  南百独立起的四栋大楼就坐落在S市这寸土寸金的商圈中心地带,在堵的要命的城市里这块地却独树一帜的留出了条条宽松而冰凉的大道,用金钱、地位和头脑隔出了一块绝对领域。

  谢靳鑫二十六岁已经在这个南部领头的国有企业攀上了高层其中的一席。

  南百的大楼是此处最醒目的庞然大物,带着冷冰冰的距离感站在这里,每个从它极高的正门进去的人都像是无从撼动这里的蝼蚁。

  尹子今下了车,径直跑了进去。

  大如球场的大厅中来来往往的全是些踩着和金丝边眼镜一样尖细的高跟鞋的女人,越是细瘦却越是尖锐,越是来去如风,男人们的西装恨不得笔挺得在肩缝打出一个利落的折痕来。

  整个大厅里的人加在一起恐怕都拧不出一把脂肪来。

  这样的地方,却忽然被一个穿着短裙背着帆布包的女孩闯了进来,冷库似的地方忽然涌进了一丝阳光,让所有人在一瞬间都不自在了起来。

  大厅一侧跟虫卵似的罗列了两排电梯,似乎还每个都有不同的终点,尹子今跑到前台去问:“请问哪台电梯直达28层?”

  前台后面坐着两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做她们这一行的亲和力是必要条件,她们盘着一丝不苟的温婉的头发坐在哪里,温和的笑常年挂在脸上,柔软可亲惯了,再见尹子今脸上带着攻击性的年轻美貌不禁艳羡起来。

  “不好意思小姐,25层以上是高层人员,从一楼上电梯没有直达的权限,需要致电楼上许可,您有预约吗?”

  尹子今:“没有。”

  面对她这样的理直气壮不禁让前台暗自伤脑筋,可还是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原则上是需要预约的,您看需要帮您联系一下楼上吗?”

  尹子今想了想,“唔,等一下。”

  她从包里摸出了一支手机,在屏幕上熟练的输入了一串记在脑子里却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的号码。

  电话那边接了起来,低沉的声音问道:“今今?”

  好像这数年的距离在他口中这两个字之间化为乌有,这两个号码之间接通了就如他下一句就要说出下午去接她放学似的。

  尹子今简短的说:“等一下,你跟她说。”然后就把手机递到了前台小姐的耳边。

  前台接了电话,原本就客气的态度立马又翻转了180°,恭敬的恨不得对手机点头哈腰起来,几句说完了,她将手机还给尹子今,说:“小姐,谢总请您上去,麻烦您稍等片刻,楼上会有助理来引您上楼。”

  说完还领她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倒了杯茶。

  不过两三分钟,电梯里一个白白净净个子不怎么高的青年跑了下来,直奔着休息区的尹子今而来,“尹小姐,您好,我是谢总的秘书许冉,我来带您到谢总的办公室。”

  尹子今点点头,“唔,谢谢。”然后捏着自己的背包跟着许冉上了电梯。

  28层似乎还没出现过她这个年龄段的客人,原本谢总叫许冉下去接人其他同事便在心里嘀咕不知又来了哪位大人物,可当这电梯停了下来,却见一个明显还带着学生气的女孩跟着许冉走了下来。、

  没听说过谢总家里还有妹妹啊,这位是咱们谢总的什么人?犯得着还叫谢总最得力的秘书许冉专门去接?

  28层一时间所有人都竖起了脑袋上的天线,纷纷练就了一把虽然目光不看过去,可余光时时在观察的绝学。

  可这么一看,又觉得两人之间并无不同寻常之处,谢总对这姑娘也没什么特殊的对待。

  无非就是扔在办公室里等着。

  南百公司隶属于国家,所以整体基调还是以稳重正统为主,不过不代表不豪华,谢靳鑫的办公室足足在这28层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地盘,一扇双开门的红杉雕花木门高高顶到了天花板上,门板又厚又重,尹子今看许冉帮她推门的时候也费了点力气。

  屋里从门口到谢靳鑫办公桌前的距离都足够跳一段满场乱窜的拉丁舞的,地上铺着一层深蓝色的短毛地毯,再尖的高跟鞋也走不出一点声音来。

  许冉放尹子今进了门就走了,就剩下尹子今在这充满着谢靳鑫味道的陌生领域中待着。

  她动了动鼻尖,敏感的分辨出谢靳鑫所附带的气息似乎和多年前相比有了些变化。

  这也是应该的,毕竟他们两个也足有六年没有独处过了,男人在这段时间里已经飞快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光华愈发内敛,可侵略性却逐渐增强,这个屋子里,满满的都是被雄性占领的味道。

  然而尹子今,六年的时间只来得及让她从一个圆滚滚的女孩抽条成一个窈窕的少女,可她身上的气质依旧是清凉的单纯。

  然而让尹子今不习惯的是,工作中的他分外陌生。

  从她进门开始,谢靳鑫并未给她一个正眼,他接着电话的时候分明是看到了她的,可电话挂断以后就低了头去,对着电脑和桌上摊开的工作,心无旁骛仿佛身边根本没有这个人。

  尹子今抱着手臂站在他面前,心里有点新鲜,然而却觉得不习惯——她没见过他工作的样子,他也从不曾冷待过她。

  好在她还有些耐心,不急。

  可这么等着等着,也觉得自己有些傻兮兮起来。

  跟她想的不一样,她的脸上出现了一点极少见的无措。

  接着决定不能就这么等下去,她紧盯着工作中的男人,好不容易寻了个微妙的空插了一句:“谢靳鑫,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谈••••••”

  男人终于抬起头那正眼看向了她,只是那神情竟也不是她熟悉的,他说:“你先坐会儿,我忙完再说。”

  她又不是他的下属,尹子今脸上几乎要露出错愕来。

  愣愣的朝着他示意的方向过去,坐在了会客区的沙发上。这地方距离他办公桌的距离,远到她觉得他下一刻就能把她全然给忙忘了。

  可尹子今在面对着严肃的谢靳鑫的时候,从来都是不敢忤逆他的。

  于是只好坐下来等着他,总之今天不能白来。

  过了这么些年,尹子今还像个奶味脱不掉的孩子,可谢靳鑫已经能比当年更有震慑之威,他就这么坐在桌前,衬衣笔挺却不淡薄,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大人,依旧好看的让尹子今移不开眼。

  她长了一副缺心少肺的心眼,坐下一会儿就赖叽叽的开始玩,也不着急了,全然一副爱谁谁的淡然。

  好一段时间两人全无交流,忽然,谢靳鑫忙完了就从桌前站起身来,然后拿起了自己挂在衣架上的西装外套,“走吧,带你吃东西。”

  尹子今手里的游戏被打断了,她抬起手腕追着自己打转的表盘看了看——谢靳鑫足足晾了她一个小时。

  尹子今皱了皱眉,情不自禁的想到今天日程上订好了下午六点的记录影片,没有多少时间了,她说:“不用了,我就在这儿跟你说吧,我不饿。”

  可谢靳鑫两眼盯着她,扬眉道:“我办公室里从来不谈工作以外的事。”

  尹子今:“••••••”

  她转身走了出去,“那去吃竹竖的寿司吧。”

  谢靳鑫看着她在原地一旋的时候脑后柔顺的黑发被扬起一个倔强又高傲的弧,忽然,高大威严的谢总就轻轻的抿嘴笑了。

  那一刻,他心里积压了许久的无处发泄的怒气就原地泄露一空。

  对着她生的那点无缘无故的气再也捏不出原型来,他大步跨向尹子今前面,从她身边超过去的时候手顺势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你什么时候能别这么刁钻,竹竖没有预约这个点儿能有位子吗?”

  这一句话出口,分明还是从前的他,对她丝毫未变。

  尹子今脚下一顿,她心想,这不就是我哥哥吗?妈妈是哪根弦搭错了竟然要我们两个结婚?

  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和他结婚的样子的。

  然而说归说,谢靳鑫上了车还是朝着竹竖的方向开去了,上了车就开始跟人打电话,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有人给他找出一个预约来,腾给了他。

  也到了竹竖门口,谢靳鑫停好车进去,尹子今已经捧着菜单点了十份寿司。

  最后这小崽子还知道乖乖把菜单递给了他,他让服务员报了一通菜名,果然她就只点些凉性大的寿司和搁在冰上的刺身,于是他补上一份热腾腾的豚骨面,无论如何也要逼她喝碗热汤下去的。

  谢靳鑫西装就搁在车上没拿,这会儿懒懒散散的靠在低矮松软的日式座位里,年轻的男人终于透出了些疲惫的味道,他抬手拨开了领口的扣子,似乎脖颈的呼吸才通畅了起来。

  他领口里的锁骨很明显,是属于男性的精致,皮肤很白,却让人觉得一定是冷冷的,因他皮肤像一块细白的冷玉,很不容易泛红。

  尹子今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从对面包过来,她似乎难以承受谢靳鑫已经成熟的荷尔蒙。

  她有些束手束脚的把自己摆在桌上的胳膊缩了起来,可这似乎不足以令她退缩,她动了动嘴,有那么点不大自在,但她不肯轻易露出自己的别扭,还是坚持说道:“我妈妈说要我跟你结婚——这不是真的吧?是开玩笑的吧?”

继续阅读:033 劝说成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