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民政局扯证
山肆2018-04-08 17:513,004

  退学手续是谢靳鑫陪尹子今一起办好的,那天谢靳鑫抽出了一天时间,两人办好了退学从S大里出来便又上车朝民政局去了。

  离开了S大的校门,尹子今心里其实也有些复杂不是滋味,毕竟这里是她从小到大的母校,承载了她许多年的足迹,可也仅仅如此了,胸中更多的是一种开阔,多年前的噩梦被她狠狠的抛开,呼吸都一下子顺畅了起来,从小扣在她身上一道枷锁终于被她痛痛快快的战胜了。

  她从不喜欢学校,在学校里的每一天她都在认真的学习,因为除了学习她找不出任何其他的事可干,今天起,她终于堂堂正正的将那块疤剜了下来。

  她再也不用麻痹自己等着毕业那天的到来,自己主动离开的动作给了她莫大的慰藉,让她一时片刻都觉得别无所求了,好像没什么东西是特别想要的了。

  后来,谢靳鑫把车停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尹子今很少到这里来,四处都是陌生的机构,她一抬头,面前陌生而刻板的大楼上写着:民政局。

  她一时楞了一下,不禁默默嘀咕道:“这么快?”

  谢靳鑫好脾气的看着她,“今今你忘了我们约好的几号了?我只有今天有时间。”

  尹子今一时无言。

  这么快就到了这一天,她就要去领结婚证了。看了她妈的信后,她总有一种难以回头的感觉,她承认她犹豫了,甚至有点后悔,可她不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谢靳鑫说的那样简单可她却没有什么安全感呢?

  不,她不应该怀疑他的,他一直都是最可靠的人不是么。

  尹子今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有一会儿没动,他就那样停下来任何犹豫,也没有丝毫催促,甚至还开口问她:“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要是有人逼着她赶着她,她会毫不犹豫的奋起反抗,可偏偏人家软着来的时候她就很容易心软,此刻看着谢靳鑫的样子,她下意识摇了摇头,拒绝和质疑的话根本说不出口:“没什么,走吧。”

  直到那个红色的小本子拿在了手里,尹子今才真的开始后知后觉的有些别扭。

  两人坐在车上,尹子今在副驾上低着头看着结婚证里面两人的照片,看了好半天,脑海中不禁浮现她妈妈留在信里的话,两弯眉毛渐渐的拧了起来。

  可因为她低着脑袋,谢靳鑫并未察觉到他的神情,他侧头看了她一眼,俊朗的眉眼满是历久弥新的轻松。

  【子今,我帮你约的礼服师到S市了,你们领完证了吗?来试婚纱吧!】尹子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打开微信,陶阮的声音在车厢里公放了出来。

  尹子今原本是打算侧耳偷偷听的,可手机不怎么听话的直接给广播了,让她有点尴尬,不怎么自在的看了正在开车的男人一眼。

  谢靳鑫手握在方向盘上,偏头看了她一眼,说:“问她位置。”

  可副驾的人却不作答,看得出来她并不想去,而是用一种下意识拒绝他的姿态靠在了车门上,手里的手机也被她熄灭了屏幕。

  过了好一会儿,她轻声说:“谢靳鑫,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这话像是一棒将他脸上的温和敲碎了,谢靳鑫脸色冷了下来,不再开口,径直把方向盘打向回家的方向。

  他清楚她会拒绝是应该的,虽然他们俩刚刚已经领了结婚证,结成了合法夫妻。

  结婚证领到了手,后面的日子便飞快了起来。

  谢靳鑫不知在忙着什么,有好一段时间不见人影。

  尹子今的父母亲都搬离了他们的家,那所大房子现在空空荡荡的,只剩雅致的装修和家具像是新的一样摆在那里在等候着主人似的,然而在尹子今眼里,那些东西都是使用者离开后的满目疮痍。

  她从不在客厅和其他房间停留,回到了家里就一股脑钻进自己的房间里,只有这里还是从前的样子,她在里面的时候便能欺骗自己一切都没有变。

  办理退学后的第二天,尹子今在市立图书馆呆了一整天,她终于不用再学习母亲替她选择的不喜欢的专业,而是挑出许多法律的专业书籍,看不完的还装在包里背了回去。

  想要学习法律也不过是上大学之后的事,不是多么浓厚的梦想,只不过原本她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想学的,李长艺便帮她填了高考志愿,如今不用再上学了,那对于法律的兴趣终于可以一点点再捡起来。

  就这样,和自己的书在一起待了这么久,她丝毫不觉得寂寞无聊,反而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闲适自由。

  她像个不问世事的孩子一样缩在温暖的壳里,可外面的一切风云变幻从未停止过,在她不闻不问的默许下,李长艺早就替她订好的婚期很快就到了。

  直到婚礼当天,尹子今都还连见都没见过自己的婚纱,她就盖着一张小毯子蜷缩在卧室里的小沙发上,头天夜里看案件实例的时候看到晦涩难懂的地方便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被李长艺叫醒的时候她的手还搭在那本书上头。

  早上的阳光还没洒进她的屋子里,门便被人死命的敲响了。

  尹子今翻了个身,用抱枕把自个儿的脑袋藏在下面,可来人敲门依旧敲的山响,带着哪怕里面没人也要变出个人来似的气势。

  再也睡不着了, 尹子今只好苦恼的爬了起来,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她咕哝一声:“才刚六点••••••”

  一边站起身出卧室,一边大声的问道:“谁啊?”

  隔着厚厚的门板,尹子今听到外面的来人的声音:“是妈妈,小今快开门,今天结婚啦!”

  是的,在她不合作不反对的逃避态度之下,这一天终于如期而至。

  尹子今其实没忘记,她只是不想提起,到了这时候她的关注点也依然是歪的:她妈连样子都做的这样足!离婚了连他们家的钥匙都是丢了的吗,只能敲了门才能进他们曾经的家。

  她打开了门,时隔这么久终于再一次见到了李长艺。

  “快点小今,怎么还在睡呢,澡也没洗?算了,待会儿到酒店洗个头得了,带上你的洗面奶,走走走,你陶阮姐姐他们已经等在下面了。”

  她就像是从没离开过这个家一样,一天也不曾离开过尹子今一样。

  没有一丝一毫的陌生感,她说的对,她一直都是尹子今的妈妈,从未变过。

  于是尹子今就心甘情愿的跟着她蓬头垢面的出了门。

  脸没洗牙没刷,她被李长艺拉着下了楼,楼下停着一辆陌生的宽大保姆车,尹子今跟着爬上去,差点被里面满眼的雪白蕾丝晃花了眼。

  车里就两个人,开车的是个司机,陶阮坐在后排座位里,拆了两套婚纱,胸垫、衬裙、头纱和手套扔的漫天都是。

  她看起来活活有种满头包的感觉,还在咕哝着:“短手套配这件婚纱好看些,希望待会儿穿上不会太肥,如果肥了就用这个加厚的胸贴••••••”

  陶阮是个兔子一样的性格,软的要命,最会照顾人,尹子今不为自己的婚礼出力,便全都被她揽了过去,婚纱选了好久订了两件,连尹子今的三围都没有,硬生生估摸出来的。

  尹子今光是现在看着,就知道她花了多少力气。

  哪怕她毫不在意自己的婚礼,可也有人帮她办理的像模像样。

  她心里一下子愧疚起来。

  陶阮看到她们拉开了车门,忙用瘦弱的手臂在婚纱裙摆堆里扒拉出两个位置来,“阿姨,小今,你们快上来,咱们到酒店去。”

  她们爬上去坐好,车子开了起来,陶阮又掏出手机来不停的划照片给她看:“这个是主纱,这个是敬酒服,龙凤褂是这件,鞋子我帮你配好了,只不过可能有点大,你的码数不太好买,而且我担心万一买小了你穿不合适,大一些总比挤脚要舒服的,还有••••••”

  尹子今忽然打断了她,“谢谢,陶阮谢谢你。”

  陶阮愣了愣,脸上的表情却忽然有些复杂起来,那幅柔美的面孔有那么一刻显得有些冷,可再看又似乎是错觉,“我有点经验,我帮你这些算不了什么,不过他••••••他的心意你别辜负了才好。”

  尹子今眨眨眼:“谁?”

  陶阮有心说些什么,可分明是她不能说,也插不了手的,最后只摇了摇头:“没什么,你慢慢会懂的。”

继续阅读:037 除了新娘都认真的婚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