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目标是“无痛人流”
山肆2018-04-18 17:343,909

  坐在一辆呜呜呀呀的绿皮火车上,尹子今脸上带着一片口罩,低着头将喧闹的环境相隔在外。

  从她八月三号一个人离开S市到现在,足足一个月又二十天,不告而别,她的前夫说不定为了找她翻遍了整个S市。

  为了确保不被他们找到,她绕遍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来回换着火车、大巴,甚至跟过一个只带了八个人的小旅行社,从S市保姆床头扒出来带走的两千块,现在还剩下最后一百,这个县,就是她最后的行程了。

  她生在繁华的S市,作为尹大医生的独生爱女,她用这过去的二十年完完整整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养尊处优、娇生惯养,从头发丝精致到雪白的带着蝴蝶结和花边的袜子,她的父母好像唯恐她走在路上都能掉沟里似的,只要她出了小区的门,多走一步都得车接车送。

  如今这样狼狈奔波的一个多月,是她从未经历过的,这一个多月的所到之处也是她平生仅有。

  她忽然垂下头,用消瘦的手臂轻轻摸了摸肚子,心想:我们留在这儿挺好的,他们的方言有点好听呀。

  下了火车,这个海边县城的一切都这样陌生,火车站门口人人都大着嗓门操着一口地方普通话,显得她有些格格不入。

  “曲水!曲水!有去曲水的吗?上车马上走!”

  “美女,文苑、曲水走不走?”

  “打车还是住店啊小姑娘?”

  尹子今头压的低低的,没露出一个正脸,摇摇摆摆的从一群拼命招呼她的中年男女之中穿过。

  这样一个矮个子的瘦小女孩,穿着件带着奶味的棉布荷叶边裙子,身上只有一个包,低着脑袋神色惊惶,行色匆匆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手足无措,一头长发遮住了半个人,一眼望去几乎就在脑袋上打了个标签——“外来未成年失足少女”。

  这时,一个做非主流打扮的年轻男子从她身后经过,莽莽撞撞的一不小心撞在了她后背上,尹子今踉跄了几下才站稳。她头发半遮着脸,软软的停了一瞬,可连多看那人一眼的不曾,抬腿便走。

  此刻从旁伸出一只带着粉色套袖的手扶住了她的身子,大妈皱着眉头颇为担心道:“闺女,你可小心着点走路!”接着又凑近过来,自以为将声音压的很低,说,“快看看包里手机、钱包还在不在?刚才那个是惯犯!”

  说着大妈还用下巴点点年轻男人揣着手匆匆远去的背影。

  尹子今长发下面的眼睛半抬半闭,让人意外的是,她露出了一张嫩呼呼的脸时,神情居然沉静如水,纹丝未动。

  是啊,看他第一眼就知道了,小偷嘛。只不过身上连件换洗的内衣都没有,小偷找上她也是白费功夫。

  她摇摇头,抬起眼睛感激的望向中年妇女,声音在火车站的嘈杂中几不可闻:“谢谢大姐,东西没少。”

  大妈被她清澈的大眼睛一望,夸张“哦呦”一声,“小妹外地人撒?成年了吗?要不要住店儿?”说完立刻相当敬业地把另只手举到尹子今面前,一个对折过的纸壳上,鲜红的写着“宾馆”俩字。

  “……”

  尹子今只好咬着牙又摇摇头,“不、不用了,谢谢。”

  火车站门口拉人的小宾馆多半不正规,可是,为了防止留下任何消费信息,她需要找到的是更加不正规的住所,可以不需要身份证就能睡一晚那种。

  大妈遗憾的望着她的背影,尹子今回头跟她摇手道了一句拜拜。

  曾经7-11她下楼不用过马路就能找到三家,现在走到太阳下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童山24便利店”,进去一看货架上手写的价签都驴唇不对马嘴的。挑了一碗关东煮,拿着那个温度都赶不上她手的碗,尹子今沉默了。

  “您好?麻烦帮我加热一下谢谢。”

  男人抱着手机缩在柜台下面。

  “老板?老板?麻烦您加热,谢谢。”

  头发油腻的中年男人微微动弹一下,就再无下文。

  “老板?”

  “您好?”

  尹子今确定,店老板不过是不想理她,并不是没听到她说话。

  腮帮咬紧,她将声音猛地提高,破口而出:“聋了撒?喊你加热一哈嘛!”

  男人被她吓了一跳,不耐烦的“啧”一声,“还没得到冬天儿,加热撒子嘛加热!”

  尹子今面无表情:“女娃每个月都要来亲戚滴。”

  男人:“……”

  他青筋暴了一下,慢吞吞的站起来,接过了她手里凉了的关东煮,烦躁不已的皱着眉头:“要得!”

  细菌含量爆表的老旧微波炉里放了碗关东煮,亮了灯开始转起来,男人昏昏欲睡的抱着手在一旁,跟尹子今一同等这两分钟。

  便利店里又一次安静下来,独留柜台下面摆着的小手机还在播放视频,“…来关注一下盖亚集团盗窃案,距立案至今已过去一个半月,疑犯仍在逃,今天盖亚公司代表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受害方表示不会放弃跟进案件进程……”

  小小的手机屏幕上,新闻把镜头转到现场,一堆话筒挤在一个挺拔的男人胸前,他西装没系扣子,领带也没打,正在说着什么,背到后面的头发有点散下来,不够正式的西装打扮,却给人无比考究的感觉,男人连耳后的发际线都修的整整齐齐,指甲圆润,有一条一毫米的边,英俊逼人,隔着镜头也无法阻挡他带有侵略性的荷尔蒙。

  尹子今抿紧了嘴唇,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她离开S市的时候,连手机都没带在身上,后来就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再也没有看过任何节目和新闻,同样,这个男人也是她时隔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到。

  谢靳鑫。

  曾经是那么熟悉的人,好像这是第一次真正的远离了他。他年少的样子、他还是大学生时的样子都在她脑海中恍如昨日,可现在看着小小的屏幕里的他,终于还是觉得这个人变得陌生了起来。

  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响起一个愤愤的声音,隔着时光蒙着的纱,却依然锥心刺骨:“你有心吗?靳鑫他怎么对你你不清楚吗?亏他打不得骂不得的把你惯到了这么大,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现在你说离婚就离婚?他多喜欢你••••••”

  那是她跟谢靳鑫才刚离婚的那天,他的发小就像是个发怒的火车头一样找了过来,那高大的男人指着她的鼻子训斥:

  谢靳鑫喜欢她吗?她从不知道。可当时她只冷冷的回了他一句:“他喜欢我我就能喜欢他吗?”

  那男人一个巴掌抽了过来,任他那瘦弱的女朋友怎么拦都拦不住。

  现在看着屏幕里的年轻男人,她心中满是说不出的情绪杂糅在一起,如今想来,当时她脱口而出的那句风凉话是多么刺耳,如果是现在的她,一定不会一时冲动说一句气话。

  她将嘴角勾起,满面自嘲毫不掩饰。

  手机里播放下一条新闻勾回了她的思绪,她定睛一看,是一条寻人新闻,失联的是一个年轻女子。

  画面的中俨然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圆鼓鼓的脸颊在下巴处收了一个尖,额头上有一个不大明显的美人尖,她脸上微笑的弧度明明不大,却觉得甜而不腻,长发极有光泽,让人联想到柔软而毛茸茸的手感。

  十分诡谲,屏幕里和屏幕外的两人拥有一张相同的脸,隔着一块屏幕相对,却都漠然而视。

  那就是她尹子今的脸,只是和现在的样子截然不同,谁能想象一个光鲜的少女变成这幅灰扑扑的样子?然而就算看着这个,她脸上却无比漠然,好像毫不意外,双目无神的放在屏幕上,却丝毫没有反应,如同在看一个和她全无关系的陌生人。

  她并不担心。

  一个半月,没有人对她起过疑心,对着面前暗淡无光的干瘪女孩,任是谁也不会把这两人联系到一起。就像刚才那位大哥连正眼都没给过她一个,怎么会发现面前的女孩是被人悬赏的失联人员。

  直到“叮”一声响起,接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纸碗一下戳到她鼻子底下。“好了,一共九块五!

  尹子今双手抱着有点烫手的纸碗,付了钱走回街上,向着刚才经过的一个方向走回去。

  天黑下来,她进了一个破旧的家庭小旅馆,生存在标准线之下,不需要身份证的那种。

  当然,这里的一切都在标准线以下,前台老板娘客厅里的灯爱亮不亮的,保证她绝对看不清尹子今的脸,楼梯也是油腻腻的,墙上爆皮,就算这样子一晚也需要九十九块。

  尹子今爽快的把身上仅有的两张一百拍在桌上一张,便拿了房卡上楼去了。

  意外的是虽然破旧,房间竟然不算小了,带了厕所和一个小露台,尹子今高兴的吹了一声口哨,自娱自乐道:“呦,还有盆多肉呢?”

  她把带了一个半月,最后仅剩下的这个包扔在床上,橙色的爱马仕乱七八糟敞着口,她转身进了小浴室,坐在了马桶上,刚松了一口气,眉头就皱了起来,咬牙痛哼一声,左手抱住了隐隐作痛的肚子。

  尹子今把内裤褪下来,毫无意外,白色纯棉内裤上,赫然染了三两点鲜红的血迹。

  这是第三次了,她已经习以为常。坐了两天的硬座火车,把她这没得换的内裤洗掉才是当务之急!休息一会儿,站起来脱了唯一这条内裤,先在洗手池边水龙头下面一点一点把内裤搓洗干净,晾在了露台窗户外面,才又回到浴室去洗澡。

  而她雪白的身子直到脱光了才看出来,胸脯下面的肚子,竟然以肚脐为中心突兀的挺起着!

  虽然还挺小巧,但这确实是一个孕妇才有的肚子。

  尹子今低下头,把肚子也认真的洗洗干净,嘟囔说:“四个月也没多大嘛……”

  时不时的连续颠簸,以面包为主食,从没吃过什么营养丰富的食物,她的肚子能长个头就怪了,何况还三天两头的出血丝。

  第二天中午,直到老板娘来恶狠狠的敲了两下门,在楼道里叫了一声:“交房啦!”

  尹子今这才慢吞吞的从被子里出来,细声细气的喊:“知道啦,马上就下来。”她懒洋洋的洗脸梳头,把包里最后一张一百拿出来,还有一个黄橙橙的大橘子。直到老板娘又一次来敲门,她才一边剥着橘子,一边走下了楼梯。

  身后的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那个橙色的爱马仕也留在了床上。

  昨天新闻上那个男人买给她的东西,一件一件丢在逃亡途中,这是最后一个了,送给老板娘当个假的玩玩。

  这地方好,有很多海鲜可以吃,但要找到工作才行,不然面包都吃不了两个了。

  况且,她这肚子也得想办法解决掉不是?一个不应该到来的错误,跟着她吃苦受累也四个月了,还是让宝宝早点投个好胎吧。

  结果当天晚上就找到了一份工作。

继续阅读:002 目标是“无痛人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