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目标是“无痛人流”
山肆2018-04-18 17:353,220

  “麦啃基”门口有只巨大的人形炸鸡。

  粗短的包子手里面握着一叠传单优惠券,尹子今闷在道具服里面的脸上开始微微冒汗,好在夏天要过去了,现在又是晚上,不然岂不是分分钟晕倒在路边。

  一个半大的小女孩蹦跳着两下扑过来,一把圈住了炸鸡的腿,粗着嗓子咆哮道:“妈妈!买这只炸鸡带回去!”

  给尹子今吓了一跳,孩子的头恰好抵在她柔软的小肚子上,万幸脑袋没有用力。

  身后年轻的妈妈梳着利落的短发过来,不由分说的拉走了小朋友:“不要影响炸鸡先生工作!好了,给你买半斤吃好啦。”尹子今连忙把优惠券递给她,看着母女俩人手拉手进了身后的“麦啃基”店面里。

  这里的快餐店炸鸡都是论斤幺的,真是实惠。

  以后每到周末或是节假日,尹子今得穿着各种快餐道具服在店门口揽客,平时负责在店里打杂,没有公休,哪里需要哪里搬,换来的报酬是老板提供食宿,还有九百块薪水。

  这个薪水几乎低的令人发指,但尹子今相当满意,因为今天她是先找好了小广告才找的工作——寻遍布公交车、传单、电线杆上的贴条,最后尹子今总结出来一家看起来最大最靠谱的医院,上面写着,“无痛人流”588元!

  她当时站在公交站亭子前面,却不是等车,一本正经的看着面前的仁爱医院的海报,心想只要人流技术好使,无痛不无痛这样的附加值,有没有都不重要了。

  仁爱医院占据了一半的广告牌,而另外半边与之呼应的却是《国家青年》杂志新换的主题,画风正经的不得了,两相对比实在耐人寻味。后者上面就一个大帅比,天天忙着到处神出鬼没,昨天还在电视上看到他发新闻稿,也没耽误上国家青年的封面。

  《国家青年》的封面上用醒目的字体介绍着他:谢靳鑫,最年轻的首席执行官,执掌亚洲大区传奇“白银帝国”;S市年度杰出青年;谢奉将军长孙告诉你脱离长辈的蒙阴,如何孤身占下一席之地。

  尹子今看着海报里的男人,他英俊而内敛,眼神沉静,发际线整整齐齐,偏偏荷尔蒙飙出来,惹得路过的姑娘纷纷回头。

  他黑色衬衣开口里面,露出半截银色链子,尹子今心想,提前预约三个月拿到的日本手工银饰,可惜情侣款的女款已经让她扔在火车上垃圾桶里了,这么看来,他脖子上孤零零的这条,显得有点可笑。

  却也没想到,他竟然还带着这个。

  尹子今神色复杂的看他幽深的眼睛,又自嘲的想,大概这封面早就拍好了吧,没准儿那会他俩还没一拍两散、亡命天涯呢。

  后来炸鸡店老板收她的时候,表情带着些难以形容的奇特。

  “真的没问题?每月九百没有休息日你都干?”

  店里没有客人,胖乎乎的老板和一脸精明的老板娘,一人带一条围裙,坐在椅子里居然忍不住看傻子似的鄙夷着她。

  尹子今暗自垂下一颗冷汗,也不知这二位到底是想找个服务员还是不想,但面上笑眯眯的,也不知道生气,“管食宿就好啦,我不怕辛苦的。”

  俩人狐疑的对视了一眼,老板娘说:“别说我们俩坑你,条件都说明白了的。话说回来……你成年了吗?”

  尹子今早料到了这一条,掏出身份证若有似无的捏住了名字那一角,在俩人面前晃了一眼,“早就成年了。”

  胖老板惊诧的瞪圆了眼睛:“嚯~二十二啦!这丫头怎么不长个子!”

  老板娘复议,闲闲的撇她一眼,“还挺萌。”

  显然雇佣关系开始生效,老板和善起来,白胖又和气,“妹妹怎么称呼啊?”

  老板娘立刻暴起给他一巴掌,“撒子妹妹?叫这么猥琐!幺妹多乖。”

  老板有点委屈的把腿缩回去,还是好脾气的笑。

  尹子今大眼睛笑眯起来,她一字一句的说:“我叫陈今。”

  她鬼使神差地随口编出了这个姓氏,让她猝不及防的想起了另一个同样姓陈的人,脑海中徒然如从海面升起隐藏的冰山,陈域,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她眼中的冷芒乍现,那个如兄如父、也似狼似虎的人,让她爱之深恨之切的人。

  尽管她仍然固执相信那时候陈域所赐予的温暖并不完全是假的,可他想要利用她和她的宝宝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尹子今垂下了眼帘,让眼中翻涌的情绪平息下去。

  当天晚上,尹子今来到了员工宿舍,当然,员工只有她一个,而宿舍就是老板家的阁楼。阁楼小的转不开身,三步到头,里面竟然有张大床,被子也铺的很暖和。

  虽然小,却被收拾的很干净舒适。

  夜里老板两口子都睡了,尹子今抱着肚子爬下阁楼,悄悄去了卫生间。她手里握着把剪刀,站在镜子前,二话不说抓起一把长发利落的剪下去,“咔嚓”的声音响了很久才停下,她先是几下帅气的把长发全剪去,后来看着狗啃一样的脑袋沉默了片刻。

  之后又操着剪刀,凑到镜子跟前,一点一点把长及耳下的发尾修齐。镜子里一个学生头的少女。有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头发有些柔软蓬松,现在更加毛茸茸的。

  只是,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子半晌,最终叹了一口气。

  忽然她又拿起剪刀,单手持着,毫不犹豫举到了面前,开了刀刃的那一面,对着自己的脸划了下去。动作利落的不可思议,就好似那不是她自个儿的脸一样,剪刀戳下去那一刻,她痛的手臂肌肉不断抽搐,可还是没有丝毫停顿,直到划开一道明显的伤口。血立刻淌上来,剪刀上粘了血,她低下头来把剪刀扔进了水池里。

  在水龙头下把自己的手冲洗干净,如果不是血已经慢慢流了下来,她面色如常好像只是饭前洗个手一样。

  那道伤口横跨鼻梁,就像是把她整张比例漂亮的脸从中隔开,完全破坏掉。

  没关系,就像她跟从前划开的界线,那些原本的缘浅,现在彻底隔断。

  从今以后任是谁也不会认为这样的她会是电视里寻找的失联女孩,连一丝丝怀疑都不会有了。

  后来尹子今顶着一头毛茸茸的短发,还有脸上两张拼起来的创可贴,开始从早到晚穿梭在“麦啃基”店里。老板二人第二天好一番痛呼,说她果然还是个小孩子,一晚上就能把自己照顾成这副德行。

  她摸摸头发,毫不在意:“头发太长喽,在店里要是掉在客人的炸鸡盘里面岂不是麻烦啦?”

  老板娘痛心疾首的走过来,用手指恨恨的戳了下她鼻子上的OK绷,“那介过又是辣个回事?女娃的脸蛋还要不要啦?”

  她绝想不到这伤口昨晚流了半洗手池的血,大概还以为随便刮了点皮呢,现在一指头下去,尹子今差点当场哭给她看。

  好半天忍住眼泪,尹子今温吞的笑:“……很快会好的啦。”

  说是很快会好,其实裂开的血口没有经过医院缝合,好起来实在慢的不得了。好在她逃亡途中修炼出一副铁一样的体魄,现在在店里忙的飞起身体状况却越来越好了。

  毕竟吃的饱睡得足不是?胃口好的不得了,每天炸鸡三两只,晚上躺在被窝里,尹子今郁闷的拉开被子对着自己的圆肚子默默发愁,心想:才三天功夫怎么就大成这副模样?不许膨胀听见没有?

  这可如何是好,她是个孕妇的事如果暴露出来了,老板夫妇怎么还敢用她?尹子今决定从明天开始少吃两口炸鸡,毕竟这玩意全是激素,虽然宝宝注定不会出生。

  翌日,厨房里的老板娘叫道:“哎,幺妹来吃过翅膀!这个被你哥哥切断了,难看的要死!你吃了吧。”说着从窗户里探出脑袋来。

  尹子今放下扫把抬起头来,替这夫妻俩发愁,一天到头不知道自己人就要浪费掉多少鸡翅才好。她摇摇头,说:“嫂子你吃吧。我不饿。”

  老板娘像是吓了一跳:“撒?你不饿?变了过人撒。好吧,还是打包卖掉起。”

  店里通常当个摆设的红色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尖锐的声音给她吓了一跳,老板娘从厨房跑出来接了电话,勉强自己用别扭的普通话跟那边的人交流起来。

  过会儿放了电话,她说:“有单子喽,咱们店里第一单外卖!幺妹还是挺旺的命撒。”

  老板乐呵呵的摸下肚子:“就说那个订餐电话不是白写在墙上滴嘛。”

  老板娘笑咪咪的回头看尹子今:“幺妹,上岗,送外卖走起。”

  尹子今:“……”

  尹子今:“认真滴吗?我才来这第四天,找到路的时候客人可棱已经饿死。”

  老板娘点点头:“不开玩笑。客人就住咱家对门。”

  住了三天的对门邻居尹子今还不至于找不着,最后笨手笨脚的把外卖箱子放在电瓶车上,因为完全不熟悉这种交通工具,只好用超级缓慢的龟速爬动。

继续阅读:003 目标是“无痛人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