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遗失的作业本
山肆2018-03-12 08:141,751

  下午放学铃声响起了。

  “尹子今!作业补完了交到办公室去,我在办公室等着你!什么时候补完了什么时候走!”讲台上的女老师说完之后冷冷的翻个白眼,把书本整理好,扶了扶眼镜腿转身趾高气扬的出了教室门。

  尹子今头也不抬,一张白嫩的小脸面无表情,任身边的同学都收拾东西离开,她毫不理会只顾着低着头快速在本上演算数学题。

  教室里的学生们纷纷背起书包朝外走去,很快教室里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松了口气,一屁股瘫坐在了凳子上,暗自活动了一下酸胀的几乎发抖的双腿。

  她被罚站了整一下午,现在终于能坐下了。

  起因是下午左老师收作业的时候尹子今怎么都找不到作业本了,只好坦白直说没带,可她仰着脸吐出“没带”两个字的时候自带一种放荡不羁的理直气壮,那心高气傲的年轻教师当即觉得自己被当众蔑视了,气得差点从耳朵眼喷出气来,把她狠狠批评了一通:什么你考了第一名就了不起啦、没见过你这么不害臊的女孩子云云,来来回回车轱辘似的说个不停,尹子今不耐烦的轻轻“啧”了一声,眉心微微拧了一下。

  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左老师立马跟被捅了马蜂窝似的,对着一个六年级的小学生整个暴跳如雷了起来——尹子今这个成绩优异却桀骜不驯的学生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她心里以征服她来作为自己教师生涯的一个标杆,于是面对尹子今此刻的“挑衅”,便轻而易举的炸了。

  “你给我站起来!今天下午的课就站着听讲,一边罚站一边反省!”

  于是,这一下午两节课,尹子今整个是站过来的,对一个小学生细嫩且娇生惯养的肢体来说,罚站一下午算是个不小的负担,只不过尹子今天生是拧着劲儿的,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哪怕嘴唇发白,面上也不露一点难色。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她便毫不犹豫的坐了下来,捏着笔杆飞速的在本子上算题,数学作业对她来说不难,何况是昨天已经写过一遍的,她手中的笔几乎没有过停顿。

  只是,作业本怎么会不见了的?明明昨晚写完作业之后就收在书包里,今早还检查了一遍来着。也许真的是忘在了家里?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很快把作业又补写完了一遍,左老师应该没法再说什么了。

  她站起身收拾书包,发软的腿微微曲了一下把身后的座椅磕响了一声,空旷的教室便传出了回音。

  余音未落,后门忽然被人推了开来,探出了几个结实俊朗的小子,校服扣子敞开着,领带早飞了,背包也随意的扔在地上,靠近门口的那个大个儿正盘腿坐在地板上,他随意的冲里面招了下手,“喂,尹子今,写完了没?咱回家吧!”

  尹子今手下一顿,回头看见原来这里不是她一个人,赵科他们几个也在,她眨眨眼:“你们在这儿干嘛呢?怎么还不走?”

  大个儿张大了浓黑的眼睛:“这不等你一块走呢嘛!”

  尹子今楞了楞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拍了一下自己脑门,“啪”的一声脆响传开,她雪白如膏脂的额头应声出现了个红红的巴掌印子,“我给忘了,今天有人来接我回去,不能跟你们一道走了。你们快回去吧。”

  “啊?怎么这样啊,白让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都够踢会儿球的了。得了,走吧。”

  那大个子手上提起校服外套,支着腿爬起来,转脸又跟别人打闹起来,几个男孩子就拖拖拉拉的从楼道离开了。

  尹子今安安静静的背上书包,手里拿着作业本朝左老师的办公室去了。

  左老师是他们班的数学老师,也是班主任,她的女儿恰好也在班里,学习非常好,人也骄傲,正是班上的班长,六(5)班的大权就全揽在这对母女手中了。

  作业交给了左老师,那年轻的女人也消了气,又教育了她几句,尹子今就跟个木桩似的戳在那,左耳进右耳出。

  忽然她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笑音,她抬起头来,正对上左娇娇的笑脸。

  左娇娇就是他们班班长,她妈妈加班她就坐在桌子旁边写作业,等着和左老师一起回家,这会儿正在左老师背后无声地冲着尹子今笑。

  尹子今皱眉撇开了眼睛。

  -

  附小里过了下学的高峰期,门口的挤着的家长一股脑领走了自己的孩子,很快这里就门可罗雀了,除了大门里面还在刻苦训练的零星体育生,几乎没什么人了。

  门口停着一辆锃光瓦亮的卡宴,谢靳鑫下午没课来的很早,可等来等去等不到要接的小孩,他关上车窗,烦躁的把安全带拆下来扔开就要开门下车,坐在他旁边副驾的裴巍伸手关了音响,说,“靳鑫你昨天确定告诉她车牌号了?难道小孩儿不会看车牌?”

继续阅读:012 不想上大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