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小区著名女魔头
山肆2018-03-11 15:582,893

  “哎,孙老师,您这急急忙忙的是要干嘛去?怎么都骑上自行车啦?”

  那位孙老师没好气的说:“我这不是着急么,等不到我们家老头下班回来开车去了,我得赶紧带我大孙子上医院去,我孙子让尹子今那丫头给挠了,那么点个儿头的姑娘愣是把大小伙子的脸挖出了三条沟,我啊得赶紧带他打‘狂犬育苗’去。”

  孙老师自行车后座上带着的半大的小子臊着一张花脸不耐烦的嘟囔:“打什么狂犬育苗,奶奶你说话也太难听了,小今也不是狗啊。”

  “又是小今那丫头?咱院里但凡出点血腥暴力事件全是那丫头一手造成的,得了得了,快去吧。”

  说话间,孙老师自行车后座上驮着个结实的小孙子就要骑走了。

  谢靳鑫的车刚开进小区大门,隔着一个喷泉池,车窗开着,恰好把这一段一字不落的听见了耳朵里,少年初长成的俊朗眉目便轻轻捏了起来,不动声色的把车滑了出去。

  打从老谢家搬到这个小区他还是第一次从学校回家来,爷爷刚嘱咐了要他以后开车上下学的时候顺道稍上战友家的小孙女,把她送到S大旁边附属小学里去,没记错的话,不就叫尹子今?

  他不耐烦的敲了一下方向盘,心上一阵不郁。以后每天要接送一个小学生,听起来还是个彻头彻尾远近闻名的熊孩子。

  他猜得不错,在S大教职工小区里,尹子今绝对是不分男女的头一号小魔头,专职与父母唱反调,天生的谁也不服,小区里的男孩子小到五岁大到十五,全都跟她打过架,女孩子也有差不多一半让她打过。

  可当谢靳鑫进了家门吃了晚饭,听老爷子的吩咐上对门家去拜访,可这一见到尹子今,他心里的愤愤不平的那点不乐意就瞬间烟消云散,跟被顺着毛摸了的驴似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那一年,谢靳鑫十八岁刚成年就读于S大一年级,尹子今十二岁,在S大附小上小学六年级。

  小区大妈们嘴里的暴力女尹子今,这会儿正扎着两条软绵绵的辫子,低着头趴在客厅的茶几上写写画画,谢靳鑫一眼看过去只见她安安静静垂着两排齐刷刷跟头发一样卷曲的睫毛。哪怕屋里的一对年轻夫妇都起身招呼他,可那小女孩依旧头也不抬的听着电视里的科教节目,在纸上演算着什么。

  电视里那个题明显是针对成人的,她这样大的小学生,本该连题目都听不明白的,这小姑娘竟然有鼻子有眼的换了三种方法互证。

  谢靳鑫便头一次对一个小孩子没有做出“无视”的反应,反而对她有些好感,不知是见了她以后和预想的反差太大,还是单纯的因为她长得聪明漂亮。那一刻起,谢靳鑫原本不乐意承担的对一个小孩接送上下学而附带的一系列责任感,在见了尹子今起就都自觉的抗在了自个儿的肩上。

  “这是个伪命题,这两个公式可以用来套用同一问题,可它们的必要条件不同,所以不能用作对等互证。”

  一道清冽好听的声音灌耳,尹子今猛地抬起了头,小小年纪眼里竟然天生带着疏离淡漠,可她望向谢靳鑫的眼睛还带着些好奇。

  他这一句话她便被打通了关节,丢下笔对电视里故弄玄虚的命题失去了兴趣,再看向陌生的高挑来人,他个子高的不像话,比尹子今的爸爸还高了半个头,面目轮廓已经开始走向清晰,有着介于大人和孩子之间特有的那种英俊,最重要的是,他眼睛里也有着常人很难分辨出的冷淡自持的高傲。

  有尹子今喜欢的,与她类似的聪明人的样子。

  她看着他的眼睛里便忽然出现了一丝丝含蓄的崇拜。

  后来孙老师家被挠花脸的小子曾经在谢靳鑫少数在家的时间里来问过作业问题,那时候谢靳鑫便不动声色的试探过他,那傻小子梗着脖子直愣愣的说:“我的脸早就好啦!我才不怪小今,那天是我先往她的裙子里扔鞭炮她才挠了我的脸,要不然她平时根本都不爱和我们说话,嘿嘿••••••嗨,没啥,我是男人,皮厚不疼的,都是奶奶他们小题大做••••••”

  小伙子一提尹子今还止不住的脸红呢,谢靳鑫当天便阴险的从他的习题册上随手划了一大堆“重点必考习题”给他,让他带着许多作业回家去了。

  -

  水秀中阁在S市算得上高端小区,不是那几个鼎鼎大名的富家宅,但里面也是非富即贵,房价离谱的让许多外乡人想都不敢,S大距离这里很近,教职工待遇也好,有些工龄高的教授们就优惠购买了这里的房子,所以这个高端住宅区也被他们戏称为“S大教职工家属院”,添了不少书香门第的气氛,但依照总比例来说,普通住户比S大的教授们要多的多。

  谢靳鑫家就是刚搬进来的,跟尹子今家对门。

  谢家没有人在S大工作,买到这里纯属是奔着尹子今家来的,当年尹子今的爷爷给谢家老爷子当了半辈子警卫员,是真正过命的战友,一直以来关系都很好,后来尹家爷爷过世了,而谢公的独子常年工作在国外,身边就谢靳鑫一个孙子,尹家怕谢公家里只有老两口出什么事没人照顾,这就游说谢公搬到他家对门来养老了。

  而尹子今则是这里的原住民,她妈妈是S大的历史系教授,兼任历史系副院长,而爸爸则是市医院外科大夫,全国知名的台柱子院专家。可以说是双高知家庭,因此陪伴孩子的时间是少之又少,都是一心扑在工作一线上的工作狂。

  于是,李长艺女士只能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顺路把尹子今送到S大旁边的附小去,下班的时候系里规定的下班时间却比尹子今晚了一个多小时,何况她带的学生里有本科生有研究生,整天一群学生带着论文课题在她办公室里围着她团团转,经常晚饭前都赶不及回家,何谈接尹子今放学。

  以前用过一段时间保姆,后来保姆退休回乡了,尹子今也大了,便没再找过,而是让她自己和同学结伴一起走回家去。

  结果尹子今的爸爸有天赶完了手术回家休息,恰好遇见和同学一起往家走的她,老远开着车看见她就血压升到了后脖子跟——人家都是几个女孩一起蹦蹦跳跳的往家走,尹子今可好,跟着四五个比她高了一头的大小伙子一道走!

  尹海林撑住了没当面给孩子难看,而是回家找李长艺商量去了,结果一来二去被对门家刚搬来的谢老爷子听见了,当即表示让他孙子去接送孩子去,那小子没别的,就专治各种野小子!

  这一听,尹家夫妻俩便心里暗想:这感情好,要是那些男孩再缠着小今,他们大人不方便出面,有个大孩子反倒能帮上忙。

  一早,李长艺慌慌张张的在衣帽间镜子前面往自己的脖子里缠一根薄如蝉翼的雪色丝巾,打旁边看跟幅画似的,人长的年轻身段好,气质更是绝佳,衣着打扮也非常考究,一边喊着:“小今,书包再检查一遍,今天课表要用的东西都带齐了没?”

  尹子今一声不吭地拖着个粉红色的书包从卧室里光着脚走出来,穿着一身整整齐齐的深蓝色校服,爸爸给打的墨绿色领带工工整整的塞在衣领中,人长得不高,从头到脚都透着娇生惯养,长得白净精致却扬着一脸淡漠,活像是个放大了的陶瓷娃娃。

  李长艺飞出衣帽间,又急急忙忙地进书房去拿她的背包,嘴里不停地吩咐:“今天下了学就不要走着回家了,靳鑫哥哥去接你,听到了吗?昨天晚上刚见到过的,今天下了学直接找他就好,他在你们学校门口等着你。”

  尹子今不耐烦的噘了一下嘴,虽说她心里有些喜欢谢靳鑫,可她整日别扭惯了,一时不好表现出来,“接我干嘛?我跟同学说好一块回家的。”

  李长艺一听她那些一块回家的同学,头都大了,耐心说:“小今乖啊,走路太浪费时间了,你时间那么紧,下午得早点回家写作业啊。”

  尹子今幼嫩的眉心拧了起来。

继续阅读:011 遗失的作业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