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混着烟味
山肆2018-03-15 08:551,451

  晚饭时间她的房门也关的紧紧的,尹海林叫她吃饭,却被李长艺拦住了,又噼里啪啦的指桑骂槐一通,最后结论就是她不开门正好,晚饭没她的份。尹海林劝了两句,夫妻俩干脆就吵了起来。

  尹子今恍若未闻,面无表情的坐在桌前看电脑里的一个智商战论坛今天发布的题目,手在纸上飞快的演算着。

  她年龄小肚子饿得很快,可她却意外地经得住饿,因为早已习惯,肚子里叫成一团也能不动如山。

  一直坐在桌前,她从未动过位置,连门外吵架的夫妻俩都偃旗息鼓没个音儿了,她还在垂着头思考问题。

  时针指向了八点半,忽然她放在书包里的手机短暂的响了一声。

  她的手机里没几个人的号码,平时会找她的爸爸妈妈现在都在家里,尹子今楞了楞,没动弹,用了五分钟继续把手里的题做完才把笔放下打开书包拿出了手机。

  【谢靳鑫】:药喷了吗?

  昨天谢靳鑫拿她的手机输入了号码,尹子今看到是他,打开键盘正在想要怎么回答,还没打出字来对面的第二条就已经发了过来。

  【谢靳鑫】:爷爷叫你过来吃他今天煲的猪蹄,带着药过来吧。

  没过几分钟,谢家的大门被人叩响,来人像是不常做这个动作的,把门敲得又轻又慢,隔着厚厚的红木门板都能感觉到她的犹豫,要是屋里嘈杂点哪怕是开了电视都能盖过这点动静。

  谢公恰好正在客厅往自个儿腿上贴膏药,感觉到门外有些动静就侧过了耳朵,“嘿,真有人敲门呢,准是对门家老尹孙女,我给她开门去。”

  打开门,那个矮个子长得像个假人般精致的小姑娘似乎还有些腼腆无措,人模人样的站在那,丝毫瞧不出她身体里装着多少用不完的浑劲儿。

  谢公没见过这么软乎的小丫头,戎马半生的老人连拍她肩膀都怕自个儿力道用大了,“我们尹子的孙女长得多好!快进来快进来。”

  尹子今脚还放在门外没动,先正正经经的打了招呼,“我是尹子今,爷爷好。”她一开口就叫谢公一愣,丫头竟然没有半点羞怯,似乎唯一那点犹豫都用在谢家大门上了,她娇嫩的脸上满是镇定,腔调也是字字落地有声的,那副认真的模样几乎让谢公联想到小ri本鬼子。

  老头儿又是一喜,“这一看就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快点跟爷爷说,吃点啥?猪蹄还是排骨汤?薛侗下午滚的莲藕雪耳也挺好,你靳鑫哥哥刚进门正吃夜宵呢,都是刚热好的,想吃啥跟爷爷说,还是要零食?巧克力果冻海苔?”

  尹子今暗自舔了舔舌头,矜持道:“我不挑食,看爷爷方便吧。”

  “好咧,那就都来点,快进屋找哥哥去吧,他们正在玩呢。”

  谢家跟尹子今坐对门,户型是恰好对称相同的,都是二百八的大户型,整一层里就他们两户,客厅大的没谱,尹子今几乎要跑上两步才能到谢靳鑫的卧室。

  谢公家的装修比尹子今家显得老派些,十分烧钱的中式家装,屋里的家具都是些暗红的名贵木料,红木沙发做的高大气派,下面配着脚凳,屋里摆的都是些字画瓷器,连客厅的地面都是大理石面的整块花纹,跟尹子今家铺着地毯的文艺浪漫式截然不同。

  连谢靳鑫的卧室也不例外,整体是古典名贵的风格,里面摆着一张大得夸张的双人床,可惜却被他不伦不类的在屋里摆了些篮球棒球,甚至还有一块冲浪板。

  连着走廊的宽大卧室隐秘性很好,里面的人却乱得很,俩人对着电脑吵吵嚷嚷的打着游戏,裴巍间或捞起勺子往嘴里塞了一口汤,又急急忙忙的扔下,瓷碗被磕出尖锐的声响。

  谢靳鑫目不转睛的对着屏幕,专注的侧脸被光幕撒上一层冷调的色彩,他低声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

  尹子今鼻端似乎又闻到了混着烟味的青年特有的陌生味道,她微微错后了一点,忽然就意识到了自己与十八岁男人的卧室之间的应有的距离。

继续阅读:015 芍药花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