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温柔都给得强横
山肆2018-03-14 08:512,467

  谢靳鑫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叹了口气,松开一只握着方向盘的手去打开了车载冰箱从里面抽出一支冰镇苏打水,看也不看地递到了副驾:“拿着,冰敷一下膝盖。”

  尹子今张开手接了过去,是个没见过的瓶子很漂亮的外国牌子,看着有让人想尝尝味道的冲动,于是她拧开了盖子,可还没把瓶口塞进嘴里呢又被谢靳鑫拦了下来:“别喝这这个,太凉了。巍,从后面拿一瓶果汁打开给她。”

  裴巍看了一眼椅背上的存货,“小今喝什么?蓝莓汁,奇异果?还有一盒芦荟酸奶。”

  尹子今矜持的答道:“我想喝奶。”

  裴巍拆开包装还扎好了吸管才递到了尹子今嘴前面,她对于这种照顾幼稚园儿童式的行为敬谢不敏,但裴巍的好意她还是接下了,用手捧着那个超mini的奶盒,乖乖的道了谢:“谢谢。”

  没多久就到家了,可车还没进小区的大门却停住了,谢靳鑫什么也没说,忽然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钻了出去。

  留下车里一前一后两个人在后视镜里面面相觑,裴巍说:“你哥这是又干嘛去了?”说着他压着尹子今的椅背从后面探出了身子,伸着脖子从挡风玻璃往外看,恰好看到那人高挑的背影一只手插在裤袋里玉树临风地进了社区的医疗所。

  只要他愿意,他竟然可以这般心细如尘。

  对此裴巍的评价是:“啧,会长大人又龟毛发作了。”

  买了药回来,他们开车直接进了地下停车场,尹子今下了车刚要去按电梯,忽然被谢靳鑫叫住。

  他手里握着一支药装喷雾,在尹子今面前蹲下了身子,也不多说一句,直接打开了瓶盖,一手挡在她的裙边上另一手在她两腿膝盖前后喷了一层药膜。

  凉凉的,尹子今有点不自在的往后错了半步,却什么也没说。

  如果他买的是药膏、还让她带回家去涂的话,那小孩子对药物本能的排斥足够让她扔到一边去置之不理,可他偏偏不由分说地直接给她上一层喷雾。

  谢靳鑫这个人,他懂得彬彬有礼进退有度,他的学业可以交出一张满红的非常好看的成绩单,可他的人却并不谦逊温和,他的冷漠和霸道昭然若是,就连他少见的温柔都给得强横。

  不过,不得不说对于尹子今这样油盐不进的孩子,不强横她根本不理你。

  “拿回家,晚上睡觉前再喷一次,消了肿明天就好了。”他把喷雾放在了她手里,然后帮她叫了电梯,“上去吧。”

  电梯到了,尹子今上去却不见有人跟进来,回头看那两人已经又回到了车上,她一愣,用手挡住电梯门问道:“你们不回家?”

  裴巍从车窗看过来,“这才几点!只有你们小学生才回家看动画片,我跟你哥还有事要忙呢,乖,自己好好写作业啊。”

  尹子今面无表情的放开门让电梯合上,谢靳鑫也十分默契地不给裴巍继续臭贫的机会直接掉头将车开走了。

  -

  李长艺女士今天为了观察女儿的动向如何特意早早回家了一天,比磨磨蹭蹭地被老师留堂的尹子今还要早了些,于是看到开门进来的尹子今手里捏着个崭新陌生的药瓶的时候把她吓了一跳。

  “小今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靳鑫哥哥没去接你?你手里拿的什么?”

  尹子今脱了书包进去,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接了,他们把我送回来才又出去了的。”

  李长艺在原地感叹了一声:“真是好孩子,麻烦人家了。小今,你得好好谢谢哥哥啊知道吗?爸爸妈妈不能接你放学只好麻烦哥哥,你千万要听他的话不许闹明白吗?”

  尹子今在屋里不知翻什么东西呢,听了这话不知怎么又来了脾气,也不答话只是噼里啪啦的把东西弄得山响。

  李长艺恼火:“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妈妈说话听不懂吗?为了你一个人要这么多人围着你转,你还这么不懂事。”

  尹子今从记事起一天被嫌不懂事十回,根本早就被说皮了,这会儿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心想,连刚认识的一天的陌生人都能耐心的等在学校门口把她送回家再出去忙,也能一眼发现她不舒服的腿,可她的父母怎么就不行呢?他们只要把“工作”当成理由就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心安理得的忙自己的,把她这个“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倒头来只要埋怨她不懂事就够了。

  “没有。”尹子今嘟囔了一声,家里也没有她的作业本,她走出了房间。

  李长艺一愣,“你说什么?”

  尹子今回头看着她,眼睛又大又黑,“我的作业本丢了,我以为是忘在了家里,现在找过了家里也没有,看来真的是丢了。”

  李长艺:“你今天回来晚了也是因为这个?”

  尹子今点点头:“老师罚我留堂,让我补完作业才能走。”

  李长艺听了闭了闭眼睛——这是她生气的标志,她才十二岁的女儿为何会被老师罚站一下午,对于尹子今有多拧巴多叛逆她再清楚不过了,那个场面她可以想象的出来。

  李长艺作为历史学院副院长,在学校里十分雷厉风行,管着数不清学生和手下的老师,总是冷面待人,三不五时就将人骂的狗血喷头,可她也是个细心的女人,只是对待自己的孩子她却总是不肯消耗许多耐心。

  “尹子今,今早妈妈还叫你检查书包,你没有检查吗?你作为一个学生怎么能连自己的书本、作业本都保护不好?你的心思到底都放在哪儿?”

  尹子今试着跟她辩解,“我昨天和今天都检查过书包的,而且也确实不是忘在家里,应该是在学校的时候丢了。”

  李长艺回过头,这才想起那瓶喷雾:“那这个药瓶呢,是怎么回事?”

  尹子今直楞楞的站在原地坦白:“我丢了作业,老师今天罚我站着听课了,谢靳鑫给我买了药说要给膝盖消肿。”

  李长艺脸上的表情便消失了,她点了点头说:“你的心思就放在跟家长和老师作对上。尹子今,你们学校里有像你一样的女孩吗?才几岁?不交作业、被老师留堂、被老师罚站,我管了好了无数学生,可自己却生了个刺头。”

  尹子今黑珍珠一样的眼睛微微闪了闪,睫毛覆下来,她眼里的生机便随着那一丝微弱而不易察觉的无辜一起消逝了。

  李长艺还没完,她冷笑了一声:“靳鑫在心里不知道怎么笑话你呢。你知道靳鑫哥哥在学校有多优秀吗?他今年拿到了国家最高奖学金,整个S大只有这一个名额,他还管理着整个学生会,全校没有老师说起他不竖大拇指的,只要他愿意他今年就能去做交换生,尹子今你看看你,你能跟人家比吗?你简直不值得人家浪费时间去接你。”

  尹子今面无表情,拖起自个儿的书包转身就往房间里走去。

继续阅读:014 混着烟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萌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