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奴隶
白鸿宇2018-01-24 17:114,536

  西域三十六国极西,纳兰海大草原,浩瀚的碧海绵延数千里,与蓝天白云相接,无数的毡房零星散落在碧绿之间,那是游牧人的家。

  西域第一大部落纳兰部落就坐落在此间,除了草原的原住民,普通人极难走到这里。

  而今天,草原却来了一群外来者。

  草原边境,三个穿着白绒兽皮衣的汉子正坐在马车上杯筹交错,啃着兽腿,兴高采烈的交谈着,这三个人全都皮肤黝黑,头发扎辫,虎背熊腰,造型粗犷,一副西域人的装扮,从他们的话中可以听出,他们是一群奴隶贩子,而这次来到纳兰海,就是为了贩卖奴隶,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这让他们很是兴奋。

  与车内截然不同,车外寒风肆虐,马匹嘶叫,装满人的囚车嘎吱作响,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都穿着破旧的单衣,面露恐惧,浑身瑟瑟发抖的聚拢在一起,从这些人的面容可以看出,这些人不是西域人,而是九州人。

  在这些人之中,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正静静地盘坐在囚车的另一端,年轻人黑发垂落遮面,看不清楚面容,和那些瑟瑟发抖的人相比,年轻人倒是显得十分的格格不入,寒风吹动发梢,露出了一张俊秀的脸,年轻人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脸上浮现的不是恐惧,而像是在看风景。

  日落西垂,光芒消隐,夜幕笼罩大地,今天的夜,格外的寒冷。

  车队停下,三个汉子点起篝火,浓郁的烤肉香气渐渐弥漫,奴隶们被从囚车上赶了下来,手脚之间缠着的锁链,铿锵作响,三个西域汉子把所有奴隶都聚拢在篝火四周,避免奴隶被冻死,要是奴隶被冻死,那他们可就亏大了。

  “吃东西了!”其中一个大汉面无表情的拿着木桶来到了众人面前,就像呼喊牲口一样

  话音刚落,奴隶们几乎全都冲到了木桶前,开始疯狂的争抢,这些人争得头皮血流,面红耳赤,眼睛里都在泛着红光,刚刚还在相互取暖的情谊早已经不知道被抛弃到了哪里,坐在远处白夜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淡淡一笑。

  没办法,这就是所谓的人性!

  和白夜一起笑的,还有那三个坐在篝火旁的西域人,他们吃着兽腿,满嘴流油,还不忘评头论足,疯狂的笑着,好像奴隶们的争抢,是一出十分好笑的滑稽大戏。

  这也没办法,这就是所谓的世界!

  西域人的嘲笑声,奴隶的争抢声,妇女儿童的嘶喊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在草原上回荡。

  过了一会儿,三个西域人终于吃饱喝足了,才开始阻止奴隶之间的争斗,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仁慈,而是因为这些奴隶可都是值钱的东西,如果死人了,他们可就亏钱了。

  西域人抄起马鞭,不停地抽打,奴隶们耐不住疼痛,这才慢慢散开,手里拿着辛苦抢来的半生不熟的番薯,就像怀揣着宝贝一样躲在篝火旁,狼吞虎咽着,一边吃着还一边扫视着周围,生怕被其他人抢去。

  草原的风更大了,吹动着篝火变幻着张牙舞爪的形状,人类的影子在跳动,映在四周,显得有些诡异。

  吃完的奴隶再一次聚集到了一起,相互依偎着,虽然身上淌着血,但是,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他们这样只不过是为了活着而已。

  活着,原本只是世间最基本的信念,但是现在,却变得无比的奢侈和没有尊严。

  白夜还和以前一样闭目盘坐着,远离众人,虽然寒风凛凛,但他依旧泰然自若。

  轻微的响声在他耳边响起,白夜的袖口被缓缓拽动,他睁开眼睛,一张稚嫩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一个小女孩,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头发很杂乱,甚至有些营养不良的枯黄,嘴唇干裂发白,脸上沾满了黑漆漆的尘土,眼角处还有些淤青,唯一与众不同的是女孩有一双宛如黑宝石一般纯净的眼睛,这让年轻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大哥哥,你还没吃饭吧,这个给你吃!”女孩坐到他身边,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来半块脏兮兮的红薯,放到白夜面前。

  女孩的眼睛里闪亮,有些许期待,这半块红薯对于她来说,可是最宝贵的东西。

  看着红薯,白夜并没有去接,只是愣了楞,此时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

  “臭丫头,把东西给我!”从奴隶人群的中心处站出来一个瘦高的中年人打破了平静,中年人是个光头,长着一对三角眼,宛如毒蛇一般盯着女孩,看的人头皮发麻。

  中年人站出来后,他身边的奴隶们很是敬畏,全都不自觉的散开给他让出道路,中年人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仿佛此时此刻他就是王者。

  呵!奴隶的王者。

  “不要,这是我的东西!”女孩紧紧的靠在白夜身后,手掌死死的拽住他的衣角,浑身瑟瑟发抖,脸色惨白很是恐惧。

  “哼!你敢反抗我?”中年人的语气很是阴冷,朝着女孩缓缓的走了过来,周围一片安静,只剩下咔咔拖动的锁链声。

  中年人走到女孩身边,一把抓住了女孩的脖子,手掌一扭,扬起了女孩的脸,女孩咬着牙,眼睛通红,满眼泪水,手里拼命的抓住年轻人的衣服,好像那是她心里最后的救命稻草。

  但是,白夜却没有动弹分毫,好像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以前怎么没发现,小丫头长得还挺漂亮的!”中年人看着女孩的脸蛋,三角眼突然一亮,月光照在女孩的脸上,十分的柔和,再配合着脸上滑下的泪珠,显得更加的楚楚可怜。

  “嘿嘿!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放心,老子会好好的疼惜你的!”中年人摸着女孩的脸,嘴角抽动 ,一脸的淫笑。

  然而,就在中年人得意的时候,他突然捂着手痛叫了一声,中年人的虎口滴着血,一排整齐的牙印,清晰可见。

  “臭丫头!”中年人怒吼一声,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女孩的脸上。

  女孩捂着脸倒在地上,嘴角渗着血,扭头看着中年人,没有丝毫的屈服,只是死死的咬着嘴唇,一脸的倔强。

  “就凭你也想反抗?真是不自量力!”中年人不屑一笑,抓起女孩扛在了肩膀上,任凭女孩如何反抗,都无能为力。

  “救救我!”女孩拼命的喊叫,一脸的绝望,但是,周围的奴隶全都低着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远处的三个西域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只要不闹出人命他们才懒得管。

  “咻!”

  一枚石子划过一道白光,击中了中年人的后脑勺。

  “谁?”

  中年人捂着渗血的后脑勺,痛哼了一声,转身怒叫。

  白夜缓缓站起身,静静地看着他,还是一言不发,黑发遮住年轻人的面容,看不见任何的表情。

  “臭小子,你想找死吗?”中年人把女孩丢到了地上,女孩蜷缩着身子,扑闪着大眼睛震惊的看着年轻人,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出手。

  “我饿了,想吃红薯!”白夜的喉咙里发出有些嘶哑的声音,这是因为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说过话了。

  “你能……把那半块红薯给我吗?”白夜再一次缓缓开口,这一次的声音响起倒是好听了许多。

  “可……可以!”女孩愣了许久,才缓缓点头。

  “谢谢!”

  “我看你真是活腻了!”中年人的三角眼里闪烁着阴毒的光芒,白夜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姿态,彻底的激怒了他,“谁去把这小子给我废了,我保证他下一顿有饭吃!”中年人阴冷的说道。

  此话一出,奴隶群里瞬间有好几个人抬头,这些人互相望了一眼,同时站起身,虽然他们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现在为了吃的,他们可是什么都能做。

  八个壮汉同时把年轻人围住,“对不住了!”正面前的一个人还算是有良心的,道了声抱歉,而其他几个人可没有那种心情,直接朝着年轻人冲了过来,几个人的拳头同时挥出,从四面八方打来,这些人在当奴隶之前可都是当过兵的,战败被俘这才成了奴隶,身手自然比那些普通人强一些。

  “不要!”女孩看着白夜被拳影淹没惊呼一声,闭上了眼睛。

  “砰!”

  一道沉闷的肉体撞击声传出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声响,四周一片寂静,女孩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她瞪大了眼睛。

  白夜依然站在那里,连动都没动,在他的四周,那八个人毫无生机的躺在地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四肢血肉分离,好像被什么利器切开了一样,鲜血从年轻人的脚底下慢慢散开,宛如黑夜中盛开的花。

  中年人被吓得倒退了好几步,浑身颤抖,中年人在成为奴隶之前是一个镖师,武功虽然称不上是高强,但是,最起码在江湖上也是入了品级的高手,可是现在他却完全看不出来这几个人是怎么死的。

  中年人完全被吓破了胆,体内的炁门打开,浑身喷涌出淡白色的炁光,汗水滑落,严阵以待的看着白夜。

  “哦!原来是炼气士!”白夜看着白光,淡淡的说道。

  这个世界的人类认为,天地万物是由炁组成的,看似静止,实则是炁在运动。

  人体内有无数的生命门户,可沟通天地万物,有些人能感悟万物中的炁,体会世间百态,开启炁门,吸纳并且锤炼炁,从而达到更高的生命境界,甚至于追求永生,这就是所谓的炼气士。

  天地一炁,则是炼气士们追求的永恒境界。

  “轰!”中年人率先出手了,年轻人身上虽然没有任何的气息,但是那种冥冥之中的压迫感,让他感到有些窒息,所以,他打算先下手为强。

  打开炁门的炼气士,体内炁息贯通,身体的各个方面能力全面增强,中年人体内的炁虽然很弱,但是在普通人的眼里,他现在就是神灵。

  中年人猛烈一跳,在空气中留下幻影,地面震裂,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白色的炁宛如太阳一般照耀漆黑的夜,其中蕴含十分恐怖的能量,周围的草地被震成齑粉,漫天的黄色尘土飞扬。

  只是一瞬,中年人就来到了白夜的身边。

  中年人聚力,出拳,一气呵成,带起一道巨风,拂面生寒。

  那风落到白夜的脸上,吹动黑发,忽然拳风散出四道清光笼罩四方,这四道光皆不是虚幻,而是真是的存在,带着猛烈的气息,仿佛要把白夜撕裂,这便是炁,衍生出来的罡炁。

  中年人得意的一笑,他已经能够想象出白夜被大卸八块的场景了。

  刀片一般的罡炁瞬间包裹白夜全身,但是,就在靠近白夜三指的地方,突然就停了下来,仿佛被一堵看不见的墙给阻挡了一样,无法再动弹分毫。

  中年人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仿佛陷身泥沼无法自拔。

  白夜动了,但只是缓慢抬起右手,化掌为刀,朝着面前轻轻一划,很是从容,就好像拂柳一样。

  就在手掌落下的一瞬间,中年人突然感觉到头皮发麻,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中年人急忙后退,但是已经晚了,一道轻微的切割声,伴随着中年人的一声惨叫,在草原上回荡。

  鲜血染红了黑夜,中年人的一只断手静静地躺在地上,断手手指还在轻微颤抖,看起来有些恐怖。

  死一般安静。

  无数道震惊的视线落在年轻人的身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远处的三个西域人,也早已经没有了之前从容的表情,十分惊恐的看着年轻人,根本就没有上来阻止的欲望。

  周围很安静,草原的风依旧吹着。

  中年人的脸色苍白,最开始,他有些不确定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他看到篝火旁那个很眼熟的手,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夜静静地站在夜幕之下,仿佛死神一般,让他感觉到绝望。

  但是,像中年人这样的亡命之徒来说,肯定不会轻易的放弃生存的希望,中年人闪身来到女孩身边,一把抓住女孩的脖子,和年轻人对视着。

  “你……你不准动!”中年人害怕的说道。

  “闭上眼睛!”白夜说道。

  女孩看着年轻人,毫不犹豫的的闭上了眼睛,在她心里年轻人已经是她唯一能相信的人。

  “你……你要干什么?”中年人很是惊恐。

  年轻人再一次抬起了手,无声无息,一颗头就掉了下来,在草原上滚动着,鲜血并没有喷出,只是静静地流淌,头的主人倒下,一切都归于平寂。

  “切个东西而已!”白夜看着头顶的残月喃喃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吾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吾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