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幻境
探险家东皇2019-05-04 11:341,615

  “准备好了吗?”刘显笑着问我们。

  “怎么了?”我们一脸疑惑。

  “我们已经中招了,从现在开始不管周围出现什么,发生什么,都不要移动。听明白的喊‘1’。”刘显面色凝重了起来。

  “1……1……1……1……”随着四声“1”喊出来之后,我们都惊了一身冷汗,为什么我们三个人喊出了四声。

  “别管,肥皂都带着没,都拿出来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搭在旁边人的肩膀上,再说一次,不要移动。”刘显冷静了下来,指挥着我们。

  “刘显,你说明一下情况。”东哥开口了。

  “你们看到周边除了这口井和我们四个人,还有什么嘛?”刘显问我们道。

  “老子有点晕,想吐。”胡老师先说话,“除了这口井,我还看到四个人,没什么特别的。”

  “四个人?我们一共才四个人,除了你自己你应该只看得到三个人啊!”东哥好像有些丧失了理智。

  这么一说我的眼前好像也是除了其他三个人,还能看到我自己,和我一样,一只手握着,一只手搭在东哥的肩膀上,而搭在“我”肩膀上的是刘显,胡老师搭在刘显的肩膀上,我搭在胡老师的肩膀上,东哥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能看到另一个我。”东哥说道。

  “日哟,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对面那个黑汉子就是我自己,太黑了没注意。”胡老师好像还不明白我们的处境。

  “刘显!什么情况?”我对着刘显喊道。

  “这就是幻境啊,我们这一次一起进了同一个幻境。以这口井为中心,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可能会颠覆我们的固有认知。”刘显仿佛带着成功的自豪感在阐述着,“所以才问你们有没有准备好嘛。”

  “大家都放松一下吧,手拿开,把手里握着的肥皂放在自己的面前。”刘显说道。

  当我们都松开手时,另一个“我”手里是没肥皂的,只听到刘显大喊一声“散”,并配合着挥了一下手,另一个“我”就如同水中的倒影一样,伴随着波纹消失了。

  “所以肥皂就是这么用的嘛?”东哥反应过来了。

  “哈哈,不然呢?”刘显略得意起来,“在这个幻境里,肥皂是我们四个人的身份标识,大家再重新捡起来,装在口袋里。”

  “刘显,你能告诉我,我们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嘛?”我问刘显。

  “三哥,你不是一直都会有奇奇怪怪的梦嘛?在这里或许能找到答案哦。”刘显这小碧池又开始故弄玄虚了,奈何这是他的地盘,我还是乖乖地怂了吧。

  “走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在那里你们会见到记忆最深处的人和……回忆吧。”刘显说完就开始在前面引路,很快我们顺着井边的小路,来到了湄公河边,说是湄公河,但是感觉有点奇怪,因为以前我站在河边的大陆上看河流都是从我的右边流向左边,但是现在,流向却是相反的。而且湄公河酒店原本也是在我们项目地的东边,现在也在西边,简而言之所有的景物都像是调换了方向。

  “看出来了啊?”刘显仿佛看破了我的心思,“这里是幻境,也是镜世界,这里是另一个世界,通过刚才那样的井相连着。”

  这句话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刚才那个“我”有点奇怪,因为他就像是镜子里的我一样,是相反的。既然井的周围存在幻境,那么镜子呢?

  “那些井不都一个样,有什么特别的嘛?”胡老师的发问打断了我的想象,“小时候我们在老家蹲井边玩的次数多了,也没见着这样的情况啊。”

  “这些井可是很有讲究的,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只是用来取水喝的而已。”刘显欲言又止。

  “走吧,”刘显带着我们向江边走去,“现!”随着刘显的一摆手,凭空出现了一座廊桥,而廊桥通往湄公河的中心处有座城楼,看起来很古朴。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黄泉路,奈何桥,忘川河,以及望乡台。

  “你这是带我们下地狱来了啊?”我看着刘显说,“是不是过了那座城楼,我们就要嗝屁了啊?”

  “曰业,你这孙子,有什么企图!”胡老师也冲了上来。

  “刘显,解释一下吧,这是什么意思?”东哥也按捺不住了,毕竟生死攸关啊。

  “你们想啥呢?这不是奈何桥也没有孟婆在等你们,三哥,你先进去,有人在等你,或者说你在等着他。”刘显淡定的说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哥的普通旅行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