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薄荷妙用
贡茶2018-01-04 18:173,150

  亲生母亲早亡,父亲不管事,使得林媚打小起,便会察颜观色,这会见得罗明秀的神色,心里知道自己穿的衣服定有问题,一个转身,却领了顾奶娘回转,一边悄道:“且不管这套衣裳有何问题,还是不穿了,只穿我自己的衣裳罢!”

  林媚这么一转身走了,罗明秀却斥小丫头道:“正要看她笑话,你这么一笑,她回转去换衣裳,可没笑话看了。”

  小丫头还是笑个不停,“小姐啊,我忍不住嘛!这套衣裳本是夫人生辰时,小姐做了呈上的,袖口还绣了福寿双全字样,一看就知道是敬寿的衣裳,她倒好,就这样套在身上了。从背影看,还以为她是夫人呢!”

  罗明秀却是笑不出来的。苏夫人生辰时,她辛辛苦苦做了衣裳呈上,苏夫人不穿也罢了,居然随意拿了给林媚,由此可知,苏夫人不喜她,不喜到了何种程度。

  林媚这么一耽误,到得厅里时,便到的最迟,众人正等着她,苏夫人嗔怪道:“怎么来的这般迟?”

  “出门时衣裳弄脏了,又转回去换了一套,这便迟了。”不知道是换回自己惯常穿的衣裳较为自在,还是如今手头有银子心态不同,总之,林媚的样子极是落落大方。一时见过众人,又跟莫夫人请了安。

  莫夫人是苏老夫人的侄女,今年三十五岁,她体态丰满,笑容可亲,几句话下来,人人都应酬到了,这会又拉了林媚“啧啧”道:“易州那个地方,水土极是养人,随便出来一个,都是美人。瞧林小姐这模样,不叫人疼都难?”

  今儿在座三位小姐中,罗明秀一身淡黄色衫子,清秀可人。莫夫人的女儿莫双琪一身水红色长裙,俏丽无双。林媚身上的裙子却是淡青色,半新不旧的,衬上她白玉似的肌肤,却也明媚动人。莫夫人这句话一赞,苏夫人却笑道:“你是没见过她娘亲,那才叫美人。她这模样,至多只有她母亲五六成。当年我们几个要好的人中,就数她母亲长的出众,可惜后来……”

  顾可儿当年在易州,却是出了名的才貌双全,偏生嫁与林酹,遇人不淑,认识她的人提起来,都是摇头叹息。

  席间莫夫人提起前届状元郎柳永,笑道:“柳状元与我们莫家,却沾了一点亲戚,如今我们来了,正要使双柏上门去拜访一番,学问也好进益一些。”

  林媚留意到,一提起柳永,莫双琪眼睛却亮晶晶的,整个人似是发出光来,不由多看她几眼。

  不错,柳永确是与莫家有亲戚关系,先时还上莫家借过书,与莫双柏也有交情。一来二往的,便见过莫双琪。那时,柳永家道中落,只中了一个秀才,自然没有令人上莫家提亲。莫双琪却一直暗暗等待着。

  两年前,柳永上京城赶考,中了状元,莫双琪一阵失意,心里猜测柳永定会娶了京中贵女,再不会回乡娶亲了。她与柳永,再没可能了。没料到,两年时间,一直没听到柳永娶亲的消息。

  柳永名为天子门生,在乡人眼中,风光无限。实则上,他在京中无靠山,无根基,跟京城的世家侯门少爷比起来,犹自不如。虽得恩师赏识,在翰林院内谋得一个不轻不重的职位,但要一展所长,在短期内,却是无望了。

  柳永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审视自身所有,却是认为,除了才华,自己还有一副好相貌,那么,凭着这副好相貌,却要着意结一门好姻亲,为自己前途铺路。也因此,他只等待时机,迟迟未婚。

  莫双琪少女心性,一心便以为柳永不成亲,或者是为了她。这回随母亲上京来,却是要寻柳永问个明白。

  莫夫人因为莫双琪年已十六,却未许人,几乎愁白了头。这回带同莫双琪上京来,却是有意在京为她寻一门好婚事的。她未到之时,也隐约想过,苏仲星今年十六岁,和莫双琪同龄,若能对了眼,这婚事自然有指望。

  没料到她一进府,苏夫人就告诉她,苏太爷已为苏仲星定下婚事,未婚妻林媚寄住在苏府,只待择日完婚。莫夫人犹似被泼了一盆冷水,转念一想,苏家清贵,来往的人非富即贵,若能在其中为莫双琪择上一个夫婿,也不比苏仲星差多少。如今苏夫人既是表态,林媚就是苏府未来的少夫人,自然要着意结纳。

  罗明秀见莫夫人表面上对谁都笑眯眯的,实则上跟林媚说的话最多,心里早气炸了。以往这等宴会,谁不是把她当苏府未来女主人看待的,林媚一出现,风头就转换了?

  苏老夫人早上跟林媚说的话,苏夫人却是知晓了,这会见莫夫人带了女儿进府,心里又明白几分,自然要在席间表明林媚的身份,以示这头婚事不会变动。这当下又提起当初苏太爷和林太爷的交情,顾可儿的才情,最后,又提及顾可儿年轻时另一个闺密史雪晴、如今的永平侯夫人。笑道:“再过五天,却是永平侯夫人生辰,小媚到时和我上永平侯府去,趁机见见永平侯夫人。”

  林媚本来忧虑顾奶娘和她人微言轻,想求见永平侯夫人,怕是不容易。如今一听苏夫人的话,不由喜从中来,忙忙道了谢。

  苏老夫人一听苏夫人的话,笑道:“以往永平侯夫人生辰,都是明秀随你过去的,这次忽然换人,还不得解释一番呀?照我看,你把明秀和双琪也一同带去,让她们互相照应着,也是好的。”

  “差点忘记了,永平侯夫人可是喜欢明秀,喜欢的紧呢!明秀正该随我一道过去。双琪初来京城,也该见识见识,多认一些人。”苏夫人要在苏老夫人和莫夫人面前表明,林媚,才是她未来的媳妇,是该正经带在身边出席永平侯夫人寿宴的,至于罗明秀和莫双琪,却是沾了林媚的光,这才能一道去的。

  给永平侯夫人祝寿,居然还要沾林媚的光?罗明秀脸色一沉,抬头正待说话,却见苏老夫人朝她使了一个眼色,一时止了话,跟莫双琪一起道了谢。

  说话间,苏夫人让丫头上菜,宴席正式开始。

  饭后,林媚等人自是告退,以便让苏老夫人和莫夫人叙旧。

  罗明秀因为更熟悉苏府,也一向以苏府正经小姐自处,却是领了莫双琪去看打扫下的院落和安置行李。

  林媚见罗明秀拉住莫双琪,分明就是要孤立她,也不以为意,淡淡一笑,自行领了顾奶娘回去。

  顾奶娘适才听得苏夫人五天后要带林媚去永平侯府,只着急林媚没有好行头和好衣裳,走到半路,却折从另一边去了,只要去和苏府绣娘研究一番,京城里最近时兴什么绣法和绣样,好赶着给林媚做出两套衣裳来。

  林媚却是想起苏府园子角落种有薄荷草,想采摘一些晒干了,到时放在房内防蚊虫。看看无人,便抬步往园子里去了。

  另一边,苏仲星陪同莫双柏往园子里赏花。

  待过了石子路,进了月洞门,绕过荷花池,来到凉亭内,两人寻石凳各各坐下。

  苏老爷只有苏仲星这一位嫡子,另有两房妾侍,一个生了一子,一个生了一女,皆不足八岁,兼又体弱,却是极少出来见客。苏仲星虽只有十六岁,却有及父之风,行为举止皆稳重,又兼年前也考中了举人,正待明年也参加科举,此回和莫双柏自是话语投机,说起京城最新见闻,却是抚掌笑了。

  莫双柏见苏仲星风神俊郎,言语有礼,自也有心交结,却是把上京沿途一些趣事说了。说着说着,却指着前头道:“呐,那回晚上在客栈见着一位小姐,就像你们府丫头那么漂亮,几疑她是狐狸精呢!……”

  苏仲星顺着莫双柏的手一看,却见林媚穿着半新不旧的裙子,拿里攥了什么东西,低着头从那一侧过来,似是要绕过这边从月洞门过去,一时脸色一变,跟莫双柏道:“你且坐一坐,我去去就来。”

  林媚手里攥了一把薄荷草,一抬头见苏仲星气势汹汹走过来,不由一怔,后退两步,待要绕路走,却听苏仲星道:“今儿有外客来,你不知道么?还乱跑个什么劲?”就是要出来乱跑,也该叫个丫头跟着。现下被人误认是丫头,要是随手点你过去服侍,看你怎么收场?真的丢脸!

  “如果讨厌一个人,她做什么也是错的,是吧?”林媚拿薄荷草在鼻边一嗅,浅浅一笑,“最好眼不见为净,是吧?”说着款款挪步,和苏仲星擦身而过,绕过荷花池,自行去了。

  咦,苏仲星刚才靠的那么近,我身子为何没有发软呢?林媚一路走,一路诧异着。

  是薄荷草的味道,不,还有另一种味道,不是花香,不是……。苏仲星明明闻见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寻来寻去,却不知道是从哪儿飘来的。过了半晌,味道渐渐散了。风拂过,只余荷花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