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它是黄瓜
贡茶2018-01-04 18:172,291

  时近黄昏,太阳落山了,阳光的余热却还在。白桃一边和林媚说话,一边把手里一顶维帽递给林媚,笑道:“林小姐,此处是苗圃,却没有种植树木遮阴,你且戴上这个遮遮阳光罢!”

  “太阳都落山了,哪儿还有什么阳光?”林媚虽如此说着,见白桃停下脚步,硬要把维帽给她戴上,也不便拒绝,只微低了头,让白桃帮她戴好。

  林媚因自己的衣裳还没干,这会借穿的,却是周敏敏的衣裳。白桃帮她梳的,也是周敏敏惯常梳的发式。况且林媚和周敏敏身量差不多,她又戴了维帽,若不是就近打个照面,而是远远瞧着,任谁都会错眼,以为林媚就是周敏敏。

  见林媚对近在眼前的陷井一无所在,白桃也有些微的内疚。转瞬间,又坚定自己的作法是对的。人家罗小姐和苏少爷青梅竹马,本是一对,你突然冒出来,是你的不是。你明知道自己是多出来那一个,偏不肯退婚,硬要棒打鸳鸯,更是你的不是。人家罗小姐虽使计,但人家也并不给你安排一个下三滥的。看,一安排,就是一位状元郎。要是吴玉依之类的,只怕还求之不得呢!至于到时被人捉个正着,柳状元会让你做妻还是做妾,那便只能看你运气了。不过据我看来,做妻是不大可能了。至于我们小姐,见到这样的事,足以伤心一阵了,没准因为我通风报讯,有功劳在身,还能免我嫁与那个下三滥小厮呢!

  一路上,白桃介绍着各种蔬菜的名称,又说起这些蔬菜做出的菜式何等美味。林媚为的是消磨时间,好待苏夫人告辞了一同回去,见白桃说的起劲,也装作听的津津有味。两人这么一拖延,最后一点阳光的余热便散尽了,天空翻出鱼肚白,半带了灰色,将要转黑。

  “怎么不见你们小姐呢?”林媚这才急着要到茅草屋,好找周敏敏一同回去。待到了茅草屋不远处,却不见周敏敏和丫头们的身影,略略四顾,笑道:“大好的风光,莫不成你小姐半点不贪看,只图进茅草屋歇脚?”

  “这边的田园风光,没看过的人却是觉着新鲜,我们小姐常过来看,自然没觉着如何。想必是在屋内小息呢!”白桃笑吟吟走前几步,半挡住林媚的身影,引领林媚向茅草屋走去。

  柳永站在窗前眺望,远远的,见得一个风姿倬约的红衣少女戴了维帽款款而来,虽瞧不清楚脸容,但瞧着衣裳和发式,确是周敏敏。她身边跟着的丫头,也是惯常见过的白桃,便有些心安。待见白桃蹦跳着走前几步,周敏敏似要追上她,步子略快,腰肢轻摆,裙角微扬,如风拂过,万分惹人,不由轻笑,“莫非知道我在窗前瞧着,故意走的惹人?”

  他浅笑着,倒退几步,坐到椅子上,先倒了一杯酒,慢慢喝了一口,且不忙吞下,只顾品尝着,猜测着这是什么酒。舌尖过处,有一股杏花的味道,便确信,这是出名的杏花酒了。

  一杯酒下去,手脚热起来,心口跳的厉害,隐隐约约的,有些兴奋,且略带着醉意。柳永轻笑,“莫非酒不醉人人自醉?”

  也是,这些年,他克己极严,就是上青楼喝花酒,也只限于喝酒而已,从不留宿,更没有像其它才子那般,拥有一两个红颜知已,引以为傲。就是身在状元府,也不让丫头近身,只让自幼随身的奶娘坐镇在房里。为的是什么呢?为的是将来娶个权贵家的小姐,半点把柄也不落人手,一心和小姐过日子,步青云。但他总是少年人,喝了酒时,也会做做春梦。这回,佳人相约,美酒入肠,脚步虚浮,心神荡漾,犹如身在春梦里。

  熬了这些年,也该娶亲了。周敏敏,就如这碟中的青菜,只要下筷,便能入口。

  柳永举起筷子,缓缓伸向青菜,挟起一条来,正待入口,听得门外一响,忙丢下青菜,放下筷子,笑吟吟站起来,藏到门后。

  作了决定后,他有好心情来和这权贵家的女人耍弄耍弄她们所喜欢的浪漫。将来成亲后,今儿所有举动,将成为一个绮丽的、美好的回忆。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一半,白桃的声音道:“小姐,我肚子略有些不对,还要找个地方……。小姐自己进去。”

  “怎么没人?”木门一推开,林媚已瞧见屋内桌上摆着酒菜等,并不见有人,不由一怔。她话才出口,却被身后的白桃猛的一推,不由自主踉跄跌进门内。只听一声低低的声音喊道:“敏敏!”接着,身子就被扶住了。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她不及捂鼻,双腿一软,哪儿站得稳,只是拼命咬着唇,想要令自己站直好逃跑,越是挣扎,身子越是软下去。微弱光线中,眼前的男子究竟是谁,反不及分辨。

  柳永见得门被推开一半,白桃的声音响起,却是缩着头,准备周敏敏一进来,他就蒙上她的双眼,温柔问她:“猜猜我是谁?”不料周敏敏嘀咕了一句什么话,又突然跌进来,他想也不想,自然一伸手便扶住了。一扶之下,这才发觉怀里的女子软绵绵的,似是不对劲。不待他多想,木门一响,却被人从外关上了。他条件反射去开木门,已是打不开。偏生怀里的女子似是被抽去全身的力气,站也站不稳,使得他无暇去察看门外的情况。只是隐隐的,已是觉得不妙了。

  怀里的女子,如香软的糖,散发出一股致命的香味。

  电光石火间,林媚已经明白过来,这是一个局。至于设局的,究竟是罗明秀还是苏仲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得想法赶紧离开茅草屋。

  “放下我!”

  咬破了嘴唇,借着痛疼,意识稍清醒,柳永这才舍得把怀里的女子推开,全力去开门。被反锁的门,一时之间,哪儿能打开?

  林媚离开柳永的怀抱,脊梁骨稍硬,眼见柳永打不开门,情急智生,喊道:“从窗户跳出去。”

  “窗户太小,跳不出去的。”柳永再次咬唇,看着林媚道:“你身子这会软若无骨,若是头能探出窗外,却是可以从窗子这里出去的。”

  “请帮忙!”林媚也知道,就算柳永跳窗走了,留下自己在茅草屋内,依然有危险,不若自己跳窗走。

  要有多强的心志,才能在中了药的情况下,还把同样中了药的女子抱起,塞出窗户外呢?柳永一边把林媚往窗户塞,一边佩服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