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紫色香丸
贡茶2018-01-04 18:173,254

  事情变化出乎意料,吴玉依羞愧难当,悄拉了乔佳如道:“表姐,我还是先回家去罢!待会有人问起,你代我说一声。”

  “永平侯夫人还在外间厅里呢,你好歹也自己上去说一声才走。”乔佳如想着吴玉依毕竟是跟她一同坐轿过来的,又是她表妹,这会落了水,虽没有大碍,但要提前走的话,于情于理,自己这个作为表姐的,总要陪着她回去才是。只是今儿此等盛事,怎舍得先走?

  吴玉依听得乔佳如的话,也明白了过来。她向永平侯夫人说一声,永平侯夫人少不得派人送她回家。既有侯府的人相送,乔佳如自然能继续留在侯府,无需陪自己先回去了。因道:“表姐放心,自然要跟永平侯夫人说一声的。”

  她们说着,帘子一揭,有一个大丫头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姜水进来,笑道:“吴小姐,这是刚煮上来的姜水,王大夫嘱了,先喝一碗出出汗,省的寒气积在体内。”

  “有劳姐姐了!”吴玉依见大丫头有点脸熟,似是在永平侯夫人身边服侍的,哪敢怠慢?却是站起来接过姜水,抿了一口,略略烫些,只得吹了一吹,慢慢喝完了。

  待丫头退下了,乔佳如帮吴玉依检查一遍身上的物件,见色色齐全,并没有少什么,这才放心些。因见她挂的香包颜色有些深,摸了摸,却是湿淋淋的,抬头道:“里头没有放香丸罢,只怕全化掉了。”

  “哟,差点忘记了,这里头可是放了两丸极难得的香丸,要是糊化了,却是可惜。”吴玉依忙解下香包,松开带子,探手在香包内摸了摸,摸出一颗紫色的丸子来。她拿了丸子放到鼻端闻了闻,丸子倒也散发出香味,却同自己放在香包内的丸子香味不同,不由大感奇怪,“这可不是我放的香丸,怎么回事?”

  “这是……”乔佳如闻着那丸子的香味,胸口一闷,退后一步道:“你这香包有离过身吗?怕是拿错了别人的罢!”

  吴玉依想了想,“适才换湿衣裳时,林小姐说我拿错了香包,却是跟我调换了一下。我也没细看,就系上了。莫不成她看错了,却是换了我的香包去?”

  “既这样,待会跟她换回来就是。”乔佳如闻着那香味,总觉得古怪,只让吴玉依先收起来。

  吴玉依摸摸香包,还湿着,不忙把香丸放进去,只忍不住又拿香丸在鼻端处深深一嗅,一边笑道:“喝了姜水,这会倒真觉全身热乎乎的。表姐借个帕子给我擦擦汗。”

  “你换下的湿衣裳和湿帕子,可得着小丫头好生拿回去,不要胡乱丢下。”乔佳如嘀咕了几句,一边摸出帕子递给吴玉依。

  “表姐,我怎么觉得你这手帕子散着热气呢?”吴玉依一边擦一边说。

  “玉依,你怎么啦?”乔佳如一抬头,却见吴玉依脸上起了红云,眼神有些迷乱,不由大吃一惊,“我去喊王大夫再来瞧瞧。”

  “表姐,我热!”吴玉依忽然跳下地,扯着衣裳领子道:“热死了,热死了!”

  “玉依,快好生坐着。”乔佳如一扶吴玉依,探手在她额角一摸,却是烫的吓人,这下慌了,硬按下她坐在椅子上,自己一个箭步揭了帘子出去,招手叫过一个丫头,让她赶紧去把王大夫再请来。

  她这里才吩咐完,一回头,却见吴玉依红头涨脸的,脱了鞋子提在手上,猛的冲出房里,一时不由目瞪口呆,忘了去阻止。

  林媚正在房里咀嚼王大夫的话,却听见外头一片喧哗声,待要出去,却怕碰着苏仲星等人再惹出事来,只在房内团团转,想等丫头进来再问问。

  等了好一会儿,莫双琪气喘乎乎进来道:“小媚,不好了,吴小姐发疯了!她还,她还……”

  “怎么啦?”林媚有了不妙的感觉,这个吴玉依,真是多事啊!

  “吴小姐衣裳不整,脱了鞋子提在手上,从房里冲出去。永平侯夫人和苏夫人也瞧见了,都被她吓着了,忙着人去拦住。谁料她力气突然变大,把拦住的人都推开了,一路跑到香花林那边去。我们也忙跟去了,恰好瞧见她直朝柳状元和仲星大哥扑过去。柳状元本来扭了脚的,不知为何,身手突然敏捷起来,只一闪,就闪到仲星大哥身后。我可是看的清楚,他还推了仲星大哥一把。就这样,吴小姐扑在仲星大哥身上,然后软软的晕过去了。”莫双琪本来对柳永抱着很大的期望,今儿的事一圈下来,她隐隐明白过来,柳永,不再是从前的柳永。也不再喊柳大哥了,直接喊了柳状元,一边只想着他适才推苏仲星的事。

  “无缘无故的,吴小姐怎么会突然发疯?”林媚警惕起来,咬牙道:“她当众晕倒在仲星大哥怀里,这……”

  “她这样子,名声尽毁,还能有好姻缘吗?”

  却说乔佳如见得吴玉依晕倒在苏仲星怀里,不由喃喃道:“晕在柳状元怀里,好歹人家还没定亲,或许有机会当正妻。你晕倒在苏少爷怀里,难不成真的想当妾?以这种方式成事,进了苏家门,谁会尊重于你?玉依,你今儿做的事,真的太没脑子了。”

  吴玉依醒来时,已在房里了。她见得王大夫一脸郑重的看着她,不由怔怔道:“我这是怎么啦?”

  “吴小姐,你从何处得的紫蔓丸?”王大夫手里托着一颗紫色香丸,皱眉道:“你可知道,此物虽有安神之用,但若是和香花同闻,却易出现幻觉?你先在香花林那边过来,身上沾了花香,再服下姜水,身上出汗,毛孔张开,一闻这紫蔓丸,气味一下侵入,一下便失了神智,做出平素敢想不敢做的事。”

  “我做了什么事?”大家七嘴八舌把她刚才的行径告知了,吴玉依脸色渐渐苍白起来。

  她落水时,若是柳永或是苏仲星救起她,以她清白的身世,柳永也好,苏仲星也好,一定要给个说法,不能为正妻的话,至少会成为平妻。以后再生下孩子来,那也是嫡子。如今她自己扑倒苏仲星,当众出丑,想进苏家门的话,平妻却是想也不用想了。但若她不肯当苏仲星的贵妾,以她今日的行径,却休想当好人家的正妻了。

  “这药丸不是我的。”吴玉依坐了起来,转头找到林媚的身影,指着林媚颤声道:“林小姐,你为什么要害我?”

  怪不得我落水时,苏仲星和柳永没有出现,却是这林媚趟下水拉我起来,原来她猜着我的意图了。为着这个,她不惜换了我的香包,把紫蔓丸放在我身上。为的是让我失去神智,跑去缠住柳永,当众出丑。她没料到的是,柳永却避的快,我缠上的,却是苏仲星。好你个林媚,这般害我,若我真个进了苏府,与你不干休。

  “吴小姐何出此言?”

  “难道不是你故意调换我的香包害我?”

  林媚本来冰雪聪明,待吴玉依一质问,她解下香包一瞧,却不是自己的,再一看吴玉依手里的香包,马上明白了过来。她的香包,一早被调换了,调换她香包的人,目的自是要使她出丑,好毁了她和苏仲星的婚约。

  吴玉依却不信林媚的解释,一口认定是林媚在害她,一边呜呜哭着道:“我没脸活了。”说着站起来要撞墙。

  众人自然拦下。苏夫人一看没法子,只得道:“事情既已经这样了,仲星自然会给你一个说法。现下是永平侯夫人寿宴,你这样寻死寻活的,致大家于何地?”

  “我们吴家虽不是大户,但我爹爹也不会答应我做妾的。”现下是永平侯夫人寿宴,你们怕闹开,自然要息事宁人,我没脸也罢了,还得趁着现下求个实在话才是。吴玉依知道林媚远道上京,身边没人依仗,只怕连嫁妆也没有的。心里想着:就林媚这样的,也能当苏仲星的正妻。那自己当个平妻,又哪儿过份了?

  林媚看笑话似的看着吴玉依,心下惊叹:哇,自己发疯似的冲出去扑倒苏仲星,这当下说起来,口吻却好像是苏仲星欺负了她一样。还当众要说法?像这样的进了苏家,得,以后日子热闹了。

  苏夫人一听吴玉依的话,也几乎气笑了。不想当妾,难道还想当正妻?若是京城里的好姻缘都是凭这样就能得的,还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作什么?

  “吴小姐,今儿的事,大家有目共睹,出错的,并不是仲星。况且男人就是风流一些,传出去是雅事。女人么,一旦行差踏错,就再也难以挽回了。吴小姐三思。”

  吴玉依滴下泪来,“夫人,若不是林小姐换了我的香包,我何至于出丑。”她说着,又要撞墙。众人只得又拦下来。

  站在角落的罗明秀,听到此话,趁着人不觉,悄悄出了房门,气的咬牙。她调换了林媚的香包,又使银子让侯府一个丫头看牢林媚,务必使林媚失神智之时,缠上柳永。柳永是状元郎,就算是自己使计,林媚配了他,一样不算委屈。没想到的是,丫头和她都瞪着林媚之时,却是吴玉依失了神智。这当下偷鸡不着反蚀了一把米。林媚,没有打发掉,又多了一位吴玉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