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笔银子
贡茶2018-01-04 18:173,229

  身边没有长辈,林媚只能靠着自己和苏老夫人周旋,周旋的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回到房里,林媚眼眉直跳,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苏老夫人不会轻易就罢休了。

  顾奶娘听完事情的经过,若有所思,只细问贵梅的言行,对于苏老夫人说的话,却有些不屑,“两位太爷定下的婚约,到头来小姐若成了妾侍,传出去,苏家的名声一样会受损的。只要小姐谨言慎行,不出差错,苏家断无让小姐做妾的道理。”

  林媚究竟心中不安,只喃喃道:“我就怕会出个什么意外,措手不及,应付不当,落人口实。”

  主仆两人说着话,另有苏夫人房里一个大丫头来传话,说是苏老夫人娘家侄女带了少爷小姐上京城,刚迎了进来,苏家留她们住下,前头已是摆了席要给她们接风,女眷另在内室治席。苏夫人让林媚出去陪客,顺便先见见亲戚。

  林媚昨儿在苏夫人房里请安,倒是听苏夫人提及,说道苏老夫人娘家在柳州,那地方山明水秀,尽出俊秀人物,前届状元郎柳永,就是柳州人氏,算起来,甚至和苏老夫人娘家沾了一点儿亲戚。

  就是苏老夫人娘家侄女的儿子莫双柏,在当地也颇有文名,已是中了举人,议定先上京城,待要明年参加科举。这回来了,苏家自然要打扫出静室,留他们住下,好专心备考。

  顾奶娘一听让林媚出去陪客,却是喜上眉梢,认为苏夫人这是要在亲戚面前承认林媚的身份地位,一时忙着找衣裳要给林媚换上。

  林媚之前也没什么好衣裳,进了苏府后,苏夫人把自己没穿过的几套衣裳找出来给她,又交代下去,让人赶紧再做几套好的送来。顾奶娘这会找来找去,却是发现苏夫人送来的衣裳无论布质还是刺绣,都是上品,比林媚自己的衣裳高了不少档次,却是能穿了见客的。因挑了一套出来,看着林媚换上了,又道:“穿上这套虽老气了一点,胜在稳重。”

  林媚红了脸,极不好意思,低头道:“还没正式成亲呢,吃穿用度,都是苏府供给,叫我见了他们,如何不低一头?”

  顾奶娘见林媚说着话,连眼眶都红了,一副无脸见人的样子。因瞧瞧无人,关了房门,栓上门栓,拉了林媚坐到床边,语重心长道:“小姐,你爷爷曾在易州这个富庶之地为官,当时和苏太爷深交,这才结为姻亲。若是苏太爷在世,苏府众人断断不敢怠慢小姐。但小姐可曾想过,苏家承认下这头婚事,我们却要拿什么来置办嫁妆?”

  林媚叹了口气,是的,嫁妆也是一个问题。难不成到时就这样空手嫁进苏家?就算苏夫人看在旧时情份上,肯拿了私房钱为她置办嫁妆,那也不可能大办,最多意思意思。苏府如此人家,若是娶媳妇时,嫁妆见不得人,也是笑话一件。

  见林媚垂下头,露出纤细的脖子,楚楚可怜,顾奶娘忍不住搂住她,摸摸头道:“小姐啊,你爹爹虽然败家,但是你爷爷和外公家,当时可是易州一方人物。就是你娘,也是人人称道的才女。他们若在天有灵,如何忍见你沦落的不如一个丫头?”

  顾奶娘说着,松开林媚,从床底下摸出她们上京城时带来的一个旧包裹,打开包裹,抖出一件灰色短袄,取了剪刀一剪,探手往旧袄内夹层中摸索着。

  林媚自伤身世,正起了愁绪,被顾奶娘的举动吓了一跳。这件旧袄是顾奶娘最喜欢的,上京路上,无论天气冷热,顾奶娘都喜欢贴身穿着它。有一次阳光正好,她劝顾奶娘脱下来晒晒太阳,顾奶娘愣是不肯。还说道这件袄子在菩萨跟前祈过福,穿着无病无灾,脱不得什么的。到了苏府,顾奶娘又郑重其事把这件旧袄和其它紧要的物件收拾起来,趁无人时藏在床底阴暗处。这会见顾奶娘一剪子剪破旧袄,林媚失声道:“嬷嬷,你这是?”

  “找到了!”顾奶娘从旧袄中摸出五张折得小小,方方正正的纸片,递在林媚手里,吁一口气道:“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小姐配苏家少爷,都是绰绰有余的。”

  林媚展了纸片一看,却是五张银票,每张银票三千两,足足一万五千两。一时攥紧了,手却发着抖,说不出话来,只看着顾奶娘。

  原来林酹当时不成器,顾可儿深怕他把家败尽了,却把自己的嫁妆折了一万五千两银子,交在顾奶娘手里,嘱她保管着,将来给林媚当嫁妆。林酹在时,顾奶娘不敢透出银子的下落,怕林酹会拿去赌光。林酹死后,林家没了男丁,顾奶娘又怕林家族内那些人会来争家产,更是半丝没透出口风来。更至林媚卖了房产安置姨娘和两个老仆,她也没阻止。林家族内之人见林媚身上也没油水可捞,自然由得她们上京,也不多话虚留。

  上京路上,顾奶娘小心翼翼,担足了心,只怕有个意外,待苏家接了她们进府,她还不敢把银子给林媚,只观察苏家诸人的态度。待见苏夫人顾念旧时情份,待林媚确是不错,这才放下心来。这会把银子交在林媚手里,笑道:“咱们进苏府时那副样子,最能考验人心。以我的眼光来看,苏家却是通过考验了。小姐明儿自应当出去打几件像样的首饰,做几套时新衣裳。”

  林媚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傻傻看着银票,好一会才道:“当时嬷嬷领着我做针线发卖,为了几串钱跟人磨半天,我还以为林家穷的一清二白了,却原来还有银子。”

  “我的傻小姐啊,当时拿了这银子出来,你爹指不定十天半个月的,就赌光了呢!就是你爹不赌光,林家那些亲戚,也会哄光的。到头来,你半分也摸不着。你娘和你爷爷没了,你爹又是一个不管事的,若家里有银子,反而要坏。”亏的小姐当时穿的灰扑扑,镇日低头做针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才幸免了祸事。那起小门小户的,自然不敢上门求娶小姐,那起高门大户的,嫌小姐没有嫁妆,也不会上门。若不然,凭小姐这相貌,又有嫁妆傍身,还不知道会生出多少事来呢!

  穷了许久,进苏府之后,老怕被人瞧不起,又自卑了许久,这会手握一万五千两银票,林媚浑身的毛孔都透出舒爽来,一张口就道:“嬷嬷,我和苏仲星退婚好了。咱们回易州。”有了银子,自能买几个壮健的丫头护在身边,便不怕不小心近着男子,露出软绵绵的丑态来。

  “回易州干什么?”顾奶娘苦笑了,“小姐啊,你一个弱女子,若被人知道手边有银子,是祸不是福。如今在苏府,却最是安全。我知道,苏少爷喜欢那个表小姐,但婚姻之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如此,本已是越礼了。该退出的是那位表小姐,而不是小姐。况且苏夫人待小姐真心,这一条,顶过其它千万条理由。”

  “有一个好婆婆,有时候比一个好夫君更重要。”顾奶娘帮林媚收起银票,给她重新梳了头,插上苏夫人送的两支钗子,举了几个例子,意思无外是男人本质都差不多,苏仲星除了和罗明秀有点暧昧之外,相较来说,实在是一个好男人云云。又说道不得婆婆欢心的媳妇,夫君再好,也要苦巴巴过日子,告状无门。得了婆婆欢心的,纵是夫君差点,最多以后靠儿子,日子还是可以过的很舒畅云云。

  说来说去,顾奶娘就是不同意林媚退婚。认为退了婚,一定会落入很可怕的境地。苏家至少是诗礼人家,再不喜林媚也好,都会护的她周全,不会让外人欺负了她去。再说了,林媚之前那般形状上门,苏家上至苏老夫人,下至小丫头,可没当面露出瞧不起的样子。这般的人家,自然是可托付终身的。

  顾可儿死后,林家内宅,就靠着顾奶娘在操持,及至林酹过世,一切丧礼往还等等,也还是顾奶娘操持。这回上京城,更是顾奶娘护着她,这才周周全全到达苏家。林媚内心里,已是把顾奶娘当了最亲的人,顾奶娘这番话,又自有道理在,她终是止了退婚的心思,转而道:“若如此,我们也该先搬出苏家,找个地方住下,待苏家三媒六聘迎我过门才是。”

  “这个不急。”顾奶娘给林媚打扮好了,拉她起来,细端详一番,满意的点点头,这才俯耳道:“你娘年轻的时候,可不止苏夫人这个闺密。另有一个极要好的,也嫁在京城里。你猜是谁?没错儿,就是如今的永平侯夫人哪!待你气色再养的好些,才去求见她。她若顾着旧时情份,愿意为你出头,你手头又有一万五千两银子,自然能风风光光出嫁。”

  有一个潜在的靠山,还有一笔银子在手,林媚的小腰板,一下硬了起来,步履生风,领着顾奶娘出了房门。

  堪堪到了苏夫人所在的院子,迎面而来的,却是罗明秀。

  罗明秀一见林媚,瞧着她身上穿的衣裳,却止了步,神色极是怪异。跟在她身后的小丫头,甚至“噗”一声就笑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