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粉红小舌
贡茶2018-01-04 18:173,084

  从罗明秀的角度看过去,只见林媚一身淡红衫子紧贴在身上,软软倚在柱子上。纵是她平日有涵养,不轻易在外人面前生气,也掩不住怒火,咬唇道:“这地方人来人往的,若是别人看到,表哥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明秀,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苏仲星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其它原因,居然心跳加快,忙后退两步,解释道:“我们在谈正经事。”

  谈正经事是这样谈法的?骗鬼呢?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绝对不敢想像表哥居然会这样子。不,一定是这个林媚勾引表哥,也不知道给表哥下了什么药,才让表哥如此失态的。太不要脸了。这个事儿,得告诉外祖母去。

  想着苏仲星居然不堪一击,被人一引诱就引诱住了,罗明秀胸间的怒火全化为委屈,泪水已是盈满双眼,一个转身跑了。

  苏仲星瞪一眼还攀在柱子上的林媚,伸手指点过去,怒喝道:“都怪你!”

  苏仲星,落荒而逃,跳着去追罗明秀。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苏仲星一走,林媚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脊梁骨一挺,身子不再软绵绵的,一时吁了一口气,悄悄抹一把汗,回想刚才的会面过程,除了痛恨自己不争气之外,还是痛恨自己不争气。呜,为什么男人一靠近,就会筋酥骨软呢?啊,这回彻底没脸了!

  之前赶路上京城,也免不了和男人靠近的时候,只觉身子软乎乎,不太有劲而已,并不像今天软的这般严重啊!难道是病情加重了?还是,因为苏仲星身上的味儿特别好闻呢?林媚咬牙寻思着,决定稍后悄悄寻访名医,看看能不能医好她这副软骨头。

  看看四下无人了,林媚挺直背,小碎步,很端庄的走路回房。待她回到房里,苏老夫人房里一个大丫头,名唤贵梅的,却来了,进门道:“林小姐,我们老夫人请你过去品茶呢!”

  因大周朝元宗皇帝喜饮茶,热爱各种紫砂小茶壶,名门贵卿无不仿效之,一时间,各府便以品茶赏壶为雅事。

  易州土质丰富,有出名的矿井,用矿井泥土所制紫砂壶泡茶,茶味最香。林媚是易州人,于赏壶品茶一事上,自是熟练。她随贵梅来到苏老夫人房里,果然苏老夫人新得了一个梨形紫砂壶,正让丫头用好茶叶煮了半个时辰,吐出泥沙,拿来泡茶喝。

  见得林媚来了,苏老夫人笑吟吟道:“来,来,坐我身边罢,看看这只壶,可认得是什么泥料做成的?”

  林媚捧起茶壶瞧了瞧,见壶体颜色呈浅浅的黄色,砂感丰富,骨多肉少,更兼壶身作梨形,壶盖严丝合缝,壶盖钮作梨蒂状,整个壶浑然一体,错眼一看,几乎以为捧的是一只梨子,不由赞了一声。又笑道:“这是原矿团泥做的。因有些人口误,却叫了段泥。这种泥烧制出的紫砂壶表皮像梨皮,又称梨皮泥。梨皮泥烧制不易,多做了小壶,不敢做大壶。我们易州那边的人说,常用这种紫砂壶泡茶喝,对身体好着呢!”

  “瞧瞧,瞧瞧,不愧是易州那边的人,说起壶来,倒是头头是道。”苏老夫人待林媚放下壶,携起她的手瞧了瞧,笑道:“你爹你娘过世了,你要照顾自己,也颇不容易。看看这手,都是做针线做多了,才成这样子的。”

  眼见苏老夫人慈和,语气怜惜,林媚渐渐放下警惕之心,也放松起来,一时笑语频频。

  待喝了几杯茶,又品评了新得的紫砂壶几句,苏老夫人终于言归正传,笑道:“小媚啊,听说你早起在凉亭见着仲星了,仲星当着你的面,又追着明秀跑了。可有这事?”

  苏老夫人提起这个,是什么意思呢?自己才是苏仲星的未婚妻,而苏仲星追着罗明秀跑了,再怎么说,委屈的该是自己吧?苏老夫人是罗明秀的外祖母,她只有偏帮罗明秀的份,却是不可能为自己作主的。那么,提起这事,是要让自己明白,苏仲星只喜欢罗明秀,自己是外来人,该自动提出退婚?

  关于苏仲星和罗明秀那点儿情事,林媚在进苏府第二天就听闻了。当时还和顾奶娘讨论来着。

  顾奶娘摇摇头道:“你一早就和苏少爷定了亲,此事有信物和双方长辈作证,板上钉钉的事,罗小姐若是哭闹,却是逼着苏少爷作那悔婚的不义之人。如今苏夫人也亲口承认当年的事,又亲安排你住进来,这事儿,是更改不了的。罗小姐再要缠着苏少爷,就是想当小三。”

  顾奶娘是一个妙人,嘴里常嘣出新词儿,林媚听她又说出一个新词,自是笑着问道:“奶娘,什么叫小三哪?”

  “夫妻两个好好的,偏有第三个人出现来搅乱,那第三个人就简称‘小三’。”顾奶娘感叹,“你娘当年,就是被小三气死的。”

  提起爹娘,林媚有些难过,嘴里却笑道:“男人三妻四妾,岂止小三,还有小四小五之类呢!”

  顾奶娘嘿嘿一笑,“不管出现多少小三小四,你只管坐稳老大的位子就行了。千万别学你娘想不开,白白气死自己。”

  “嗯!”林媚想一想道:“难道就没有一心一意对妻子,无论如何不会纳妾的男子了?”

  “或者有,但活我这么大一把年纪,愣是没见过。”顾奶娘举例子道:“近的来说,你爷爷,你外公,还有苏老爷等,算是正派人了,他们娶得贤妻之后,也要纳两房美妾的。至于外面喝喝酒应应酬,看看美女什么的,更是正常。就是那起穷汉,多赚了三个铜板,也会嫌家里老妻貌陋,恨不能学人纳个妾。所以捏,苏少爷虽有小三表妹缠着,总的来说,是不错的男人了。你可别为了斗气,答应退婚哪!”

  “可如果他厌恶我,婚后冷淡我,我也难受哪!”林媚少女初长成,常憧憬爱郎对她一心一意,轻怜蜜爱的情景,知道苏仲星和罗明秀的事,心里还是不好过的。垂眼道:“这么样成婚,也怕他看不起我。”

  “傻丫头,这世上的男人都是不靠谱的,你要是把心托给他,最终,就怕落一个你娘的下场啊!信奶娘的话,苏少爷跟别的男人比起来,真的还算不错了,纵是不宠爱于你,至少不会让你饿着渴着,也不会无端羞辱于你。你要争取的,是婆婆的欢心。将来生下儿子,就靠着儿子。这辈子,就圆满了。”顾奶娘搂过林媚,叹口气道:“你爹娘还在的话,退婚就退婚,也没什么了不得。如今哪,却是万万不能退的。退了,就没路走了。现下这府里能帮你的,只剩苏夫人了。至于苏老夫人,自然要给她外孙女罗明秀作主,她说些什么,你倒要小心应对。”

  顾奶娘的话言犹在耳,对苏老夫人的问话,林媚自然要寻思一番,因抬头道:“不敢瞒老夫人,仲星大哥却是寻我说话,说道我纵是嫁与他,也未必幸福。我只是不明白,爷爷帮我定下的婚事,如何就不幸福了。后来表小姐跑了来,仲星大哥追了去,我倒是明白了几分。”

  苏太爷和林太爷既然定下婚事,你们又不敢不承认,那么,我就是苏仲星堂堂正正的未婚妻。苏仲星这般说话,却是逼我一个弱女子退婚了。及至他当着未婚妻的面,去追另一个女子,让外人论起来,自是他不对在先。不知道苏老夫人有何打算呢?

  苏老夫人没想到林媚说话这般爽脆,倒怔了怔,因林媚身边只跟来一个奶娘,又不是正经长辈,她有些话只能对林媚本人说了,半晌笑道:“长辈定下的婚约,自没有悔婚的道理。只是这头婚事是小时候定下的,你们林家又多年未有消息,苏家便以为,你们自己有想法,不想再提起这门婚事。因仲星和明秀一起长大,两家便开始谈及婚事。没料到这个时候,你却来了。仲星和明秀皆是死心眼的,现下这般,却都为难了。”

  不会悔婚,但苏仲星和小三表妹却死心眼,这却该如何是好?林媚代苏老夫人纠结起来。

  见林媚低着头不接话,苏老夫人没法,只得又开口道:“如今却有一个妥善的法子,只不知道小媚意思如何?”

  “老夫人请说!”林媚抬眼看着紫砂壶,代罗明秀婉惜起来,哟,为了爱,你难道愿意作妾?算啦,反正将来总有小三小四小五,你要愿意,我就应承好啦!

  苏老夫人放下茶杯拍拍林媚的手,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小媚如果应承下来,我会让仲星好好待你的。总之,在府里不须给明秀行正妻之礼。”说着停一停,似是做出重大让步,“这样吧,在明面上,你就和明秀平起平坐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