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心神一荡
贡茶2018-01-04 18:173,139

  周明扬一抬眼,碰上二公主状似含情脉脉的眼神,他脊背一麻,脸上表情却一变,状如含羞答答的扭开头,心里疾呼:今晚的美男们,请问,你们谁有本事接住这烫手的山芋?

  周斯游目四顾,把园内美女看个遍,眼睛恋恋不舍从林媚身上收回来,瞥见周明扬装害羞,打个寒噤道:“大哥,你……”

  “二公主在宫内,整天见的,都是宫女内侍,宫女还罢了,那起内侍尖声尖气,似足了女子。听闻,二公主最厌烦那些学女子模样的内侍,曾放言出来,要找一个最阳刚气的驸马。她多瞧瞧我这般,慢慢的,就会不喜了。”

  “二公主看来好相处,又这般娇俏,大哥你真的不要?”周斯疑惑。

  “小斯,你要不要?要的话,大哥帮你。”

  周斯被周明扬的样子恶心着了,推开他道:“不要不要!”开玩笑,要是好的,你怎么肯给我?肯定是哪儿不好了,这才忙忙要找替罪羊。

  周明扬见二公主瞟了过来,一时嘟嘴,样子很委屈,“小斯,大哥可是为你好!”

  “大哥,别装了,我全身起鸡皮!”周斯抹抹手臂,真个摸到一粒粒鸡皮凸出来,不由冷个脸道:“装的太过,小心人家不相信。”

  “有道理有道理!”周明扬赶紧收敛一些,含羞带怯的斜看二公主一眼,这才转开头,朝周斯道:“小斯啊,二公主你真不要?真不要就便宜别人了。”

  “怎么便宜法?”周斯唯恐天下不乱,一听周明扬话里有话,一下来了精神,兴奋的问道:“可需要我推波助澜?”

  “非常需要!”周明扬搂住周斯的脖子,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话。

  周斯一听,连连点头,搓手道:“大哥,事成之后,我有什么好处?”

  “你看中那个姑娘,我帮你一把。”周明扬抿抿嘴,“除了小媚之外。”

  周斯忽然愤概,“大哥,你该不是自己看中小媚吧?”

  “噤声,她是义妹。”周明扬横一根手指在唇上,眼角瞄瞄不远处的林媚,状似遗憾的道:“可惜啊!”

  “对啊,可惜啊!”周斯也感叹一句,现下是义妹啊,不好乱动啊!

  却说二公主和周明扬一碰眼神,见他又和以往那般,装作害羞的小媳妇,心里不满,跟华郡王道:“每次碰见他,他都装这个样子,令人不爽啊!”

  华郡王眼睛本来锁定在周敏敏身上,一听二公主的话,作出英明的样子,猜测道:“或许他以为你好这一口。”

  “呸呸,我喜欢的,可是阳刚型的,最好敢驳我的。他装出这样子来恶心我呀?”

  华郡王听二公主发了几句牢骚,也怅惘的说:“你恶心,我却伤心。看小敏敏,从前多可爱啊,偏如今见了我,就像吓坏的小老鼠。亏我都尽量满脸笑,亲切可人了,她还是一副怕怕的样子。可怎么办才好?”

  “你真个喜欢周敏敏?”二公主略诧异,转头道:“不提别的地方,单是今晚来的小姐中,就有几个比周敏敏还要漂亮。看她那认下的干妹妹,更是千娇百媚。你……”

  华郡王“咳”一声道:“我父王当年,纳了多少美女啊,全爱勾心斗角,挺是累人。敏敏就不同,多纯真!那回拧了她脸颊后,我便决定,待她及笄,便求皇上赐个婚,把她娶回郡王府当个郡王妃。”

  “怪道太后娘娘要给你指婚,你推三推四的,原来另有想法。”二公主跟这位堂兄颇为合得来,见他苦恼,笑道:“你既然喜欢人家,便要让她知道,方好行事。”

  “怡然,你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华郡王一下有了目的,马上环顾起园子各处,思考如何引周敏敏到僻静处说话。

  周明扬这里朝二公主的方向看,见二公主还在注意他,一时抬眼,抛个眼风,往不远处的假山处一指,羞人答答的走了。

  “哟,这是约我在假山那里见面?”二公主摸摸下巴,朝华郡王道:“看好你的敏敏,我去也!”

  周敏敏一心系着柳永,这次来赏花,本来要找机会和柳永说话,可是华郡王一来,她怕华郡王又会对她作出唐突之举,一时之间有些心神不属,待瞥见华郡王看着她,心里一慌,假装看花,只寻思要如何避开华郡王的视线,悄悄儿和柳永搭上话。

  林媚只顾看花,倒没注意周敏敏的异态,嘴里道:“这花儿也可怜,花期未到,生生被催着开放了。”

  “早开迟开都一样,反正是被人观赏。”周敏敏随口应一句,拈一颗果子放在嘴内,又拈一颗塞进林媚嘴里,笑道:“长公主府不单花儿难得,这些待客的果品,也多是难得的,普通府里的人不要说吃,连见也未必能见着。咱们多尝尝!”

  苏夫人正和永平侯夫人说话,抬眼见得周敏敏拈果子给林媚吃,不由笑道:“敏敏一副姐姐的样子,确是难得。”

  “论起来,敏敏虽大着小媚几个月,却比小媚孩子气的多。”永平侯夫人一笑,“只是想不到,她们却合得来。”

  苏夫人心里有事,嘴里道:“不知道小媚的婚事可有眉目了?”她这一问,马上意识到自己问的太急,这才退婚没多久呢,哪儿这么快就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永平侯夫人一听,却笑道:“其实倒有一个人选,因你也是小媚的干娘,正要找你商量一下呢!”

  苏夫人前儿打听出来,知道苏仲星脚上那对鞋子,却是林媚做的。因想着得空再接林媚到苏府小住,看看林媚和苏仲星有没有复婚的可能,这会一听永平侯夫人的话,不由吃一惊道:“有人选了,却是谁?我可识得?”

  “论起来,你也认得的。”永平侯夫人笑道:“就是我娘家的侄子史平佐。平佐今年十七岁,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相貌虽不及小斯,但性子温厚,是个会疼人的。小媚交到他手上,最是放心不过。”

  苏夫人听的一声不吭。史家虽不能跟永平侯府相比,也不若苏家,但史老爷也在朝中为官,史平佐要娶妻,也有的是选择。况且史平佐四平八稳,看着极是老实可靠。林媚若能嫁与他,确是让人放心。只是……。

  永平侯夫人见苏夫人一听是史平佐,没有马上附和,以为她另有想法,便道:“顾可儿先前于史家有恩,我弟弟和弟妇一听是顾可儿的女儿,都点头了。待进了门,绝不会亏待。如今只待问问小媚的意思罢了。”

  苏夫人本也希望林媚能有一个好归宿,既然是史平佐,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因道:“这样也好,可儿在天有灵,也能安心了。”

  永平侯夫人点点头,瞧瞧不远处的林媚,拿她跟任晓玉比较一番,笑道:“宰相千金今晚可被小媚比下去了,看她狠掐旁边的花儿就知道,这会心中不忿呢!”

  任晓玉本来瞪着柳永,见柳永瞧着另一边,顺着柳永的视线看去,眼睛落在周敏敏和林媚身上,不由自主掐下身边一朵小花,按在手掌上搓来揉去的,直把小花揉成糊糊一片,这才惊觉手底沾腻腻的,因站了起来,要去寻地方洗手。

  她一站起来,自有小丫头过来询问,她之前也来过几次长公主府赏花,知道洗手的地方,只摇摇头道:“不过几步远,我自己过去就行了。”小丫头听她如此说,便退下了。

  任晓玉不肯相信柳永不选择她,偏要选择周敏敏。论权势,她爹是宰相,对朝政的影响,绝不是永平侯可比的。论才貌,她也自信,她比周敏敏强的多。周敏敏前几年还是胖乎乎的小姑娘一个,去年才抽了个子,有了身量,今年才瞧出眉眼来,如何能跟她相比?今晚,定要柳永吐露实情方罢!

  柳永心下其实已作了决定,想着今晚要和周敏敏摊牌,因瞧向周敏敏那边,视线却不由自主落在林媚身上。那一夜,香花林中花香醉人,但他鼻端分明闻到另一股香味,后来在香料铺中寻找,并没有找到和那股香味相似的香料。或许是独家秘制的香料?

  柳永心下寻思:夜晚,香花,美景,美人,果然易使人意志薄弱。

  他正勉力镇定心神,却见任晓玉身边一个丫头过来一福,说道任晓玉在荷花池那边,请他过去说话。

  柳永一怔。他这阵子勤上侯府,其实已是向任晓玉表明他的选择,但任晓玉偏不死心。看来任晓玉定要亲耳听他说出拒绝的话,方才罢休?也罢,既有了决定,亲口作个交代就是,大家好来好往。

  周敏敏在那头和林媚说话,一抬头不见了柳永的踪影,心下大急,一把拉起林媚道:“小媚,这地下还有热气,咱们往那边散散去!”

  华郡王见周敏敏拉着林媚往荷花池的方向走,他便悄悄跟在后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