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谁动了她
贡茶2018-01-04 18:173,190

  前头的丫头婆子终是找到园圃这边,说道大少爷周明扬赶回来了,厅里众位夫人又要告辞,遍找不着侯爷夫人,原来是在园圃这边哩!想来是喝多了几杯,跑来嚼酸瓜解酒的。

  永平侯夫人别的还罢了,一听大儿子周明扬赶回来了,却是又惊又喜,忙朝周斯道:“若你说的话是真的,究竟是谁砸昏你们的,赶紧的找出来方罢!”在她心中,总是不相信周斯的话。本来就是么,好端端的,人家陷害他们两个大男人作什么?况且,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侯府,生人也难以进来。就是今儿的宾客想作怪,陷害两个大男人搂在一处,又有什么好处呢?若说是自家儿子荒唐,想试试另一种味道,她就绝对相信。

  苏夫人也半信半疑,只是半晚没见着林媚的踪影,她心里还是着急的,就怕林媚真个做出什么事,或是被人拉扯到什么事里面。她急着回前头找林媚,见婆子抬了三顶软轿过来,忙忙就坐了一顶。这里周敏敏坐了一顶,永平侯夫人坐了一顶,罗明秀却没得坐。

  罗明秀本来就不急着走,见周敏敏要让出软轿,自是推让,说道自己步行过去就行了。

  因周明扬出去办事时,答应周敏敏,要给她带一两件稀奇好玩的物事回来,周敏敏这会一听大哥回来了,急于回前头,因见罗明秀谦让,也不再客气。

  永平侯夫人便吩咐几个丫头好生护送罗明秀步行回前头。又嘱周斯往四周看看,究竟砸人的人躲在哪儿了?可不能便宜了人。寻到了就扭送官府之类的。说着话,婆子抬起三顶软轿,另有丫头持了灯笼,抄近路回前头去了。

  辛苦设出来的局,居然就这样被破坏了,岂有此理?罗明秀如热锅上的蚂蚁。过了今晚,只怕就要眼睁睁看着苏仲星娶了林媚。不成,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破釜沉舟,行最后一步了。

  她让几个丫头在屋外候着,且不忙着走,只从周斯手里拿过维帽,半吞半吐道:“黄昏时候,我倒是看见白桃扶了林媚从更衣室出来,林媚说道想瞧瞧园圃这边的酸瓜,一时又嫌太阳余热还在,要找一顶维帽戴着。白桃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一顶维帽给她戴上了,瞧着,就像手里这一顶呢!这事儿,找白桃问问就知道了。”只要找到白桃,有白桃作证,林媚,是跑不了的。

  “如果是林媚在茅草屋里头,凭她一个弱女子,断没有力气砸昏我们两个。”苏仲星回忆当时的情况,“砸昏我的人,身量欣长,体格比我还壮些,应该是一个男人。”

  “如果茅草屋内不止林媚一个人呢?”罗明秀用指甲掐自己的掌心,心里生气苏仲星不上道,自己辛辛苦苦设局,想要让林媚自动提出退婚,他倒好,不心领神会也罢了,居然还想维护林媚?

  “砸昏我的人,凭感觉,像是柳永。”周斯想着当时的情形,虽没有证据,但几乎可以断定是柳永砸昏他们的。

  “只是,柳永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苏仲星脱口而出,接着,脸色大变。是了,柳永和林媚在屋里偷情,听见脚步声,就伏到门外,连着砸昏了他和周斯,把他们安放到床上,又灌他们喝下媚酒,造成混乱。接着,柳永就携林媚神不知,鬼不觉的跑了。有知机的小丫头跑到前边禀报,侯爷夫人等人来捉奸,结果就捉到他和周斯。而柳永和林媚,成功避人耳目,安全的回到前头去了。

  “岂有此理!”周斯也想到此节,和苏仲星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怒火来:柳永,你死定了。

  柳永以为是苏仲星和周斯设计他和林媚,所以断定,纵使苏仲星和周斯反被他设计了,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不会把他爆出去的。问题是苏仲星和周斯虽有这个心,还没有做出这个事,他们事情没做下就被柳永套了进去,还在各自的娘亲跟前出了丑。此仇不报非君子。

  苏仲星的脸色更是阴得可怕。未婚妻和别人做出这种丑事,任是哪个男人,也不能忍受的。这会儿,他忘了之前一心要让林媚出丑,好使林媚自行提出退婚的事了。因咬着牙道:“这一对狗男女。”

  周斯却扼腕,想那林媚,人如其名,何等娇媚,让人流口水啊!苏仲星想退婚,林媚此种情况下,若得自己收留,自然要以身相许,自己房里多添一美,是何等快事。这回好了,便宜柳永了。更可恶的是,柳永得了美人还陷害朋友。此等人,不能姑息之,一定要让他明白,朋友,是不能随便陷害的。

  “我们适才从前头过来,并没有看见柳状元和林媚的身影。”罗明秀暗示,这两人还没回到前头去,只要快速的行动,没准还能在某个地方捉住他们。就算没有捉住,凭着白桃这个证人,证明林媚确有戴过维帽来过园圃这边,那么,林媚就水洗不清了。

  苏仲星不待罗明秀说完,已是一跃而起,从丫头手里抢过灯笼,吩咐道:“明秀,你和丫头慢慢回前头去,我在周围瞧一瞧再回去。”他说着,已是持灯笼蹿出去了。柳永,你敢动我未婚妻,我要叫你好看!

  周斯也不甘落后,紧跟在苏仲星后面去了。

  香花林中,星光透过香树的枝丫,洒在踏步前来的白衣男子身上。男子笑容温文,声音亲切,使人一见就生出好感来。

  瞧着男子的气度,林媚猜测,这应该是侯府里的贵客,凭感觉,这男子不像坏人,应该不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只是此情此景,却不知道如何解释。她一时屏住呼吸,急速道:“我是苏仲星的未婚妻林媚,出来散步时,被蛇咬了一口,全身麻痹,动弹不得,烦请少爷唤一下丫头过来,扶我到前头去。”

  星光下,倚在香树上的女子身段窈窕,鬓发衣衫略凌乱,语音娇媚,眼波潋滟,比适才那个倒在地下的小丫头,何止美艳几倍。周明扬嘴角含笑,“哦,此处遍植香花香树,确实曾有蛇虫出没。中了蛇毒的话,不宜乱移动,以免蛇毒散发的更快。当务之急,是吸出蛇毒。只不知道,那条蛇咬着小姐哪个地方了?若小姐的嘴巴够得着,还是自己先吸出蛇毒来。我再唤丫头去请大夫过来。”

  “那蛇,却是无毒的,只是我被吓着了,全身绵软,无力步行。”林媚发愁,要如何才能使这个男子赶紧走开,喊丫头过来扶自己一把,作速回前头去呢?

  周明扬见女子抬袖子半遮住脸,犹抱琵琶半遮面,更添诱惑,哪里肯轻易离开?又走近两步,温柔道:“总得看看咬着何处,伤口如何,方能确定那蛇是否有毒。”

  折腾一晚,林媚早心力交瘁了。这会儿,男子气息渐渐近了,她纵是掩着鼻子,双腿也不由自主绵软起来,不管如何死撑,也是站不稳了。

  如果晕倒,是否比软倒好看些?林媚咬唇,欲哭无泪的发现,连嘴唇也软绵绵,没个着力点。算了,还是果断晕倒吧!晕倒了不用说话,不用解释。而且,晕倒期间发生的事,概不负责。晕倒前的事,也可以假称,一晕倒,全忘记了。总之,爱咋就咋!

  周明扬又踏前一步,结果很惊奇的看着,倚在树上的女子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下,缩成软绵绵一团,华丽丽的昏倒过去了。

  “呃,真的吓成这样么?是我吓昏了她?”周明扬有时候,是很君子的,像这种时候,就不愿意碰林媚。因摇摇头,打定主意去叫两个丫头来扶走这吓坏的小姐。

  周明扬一走,气息散尽,林媚猛的睁开眼睛,快速爬起来,装装衣裳和头发,提起裙子,小心翼翼往前头走去。

  只要顺顺当当回到前头,其它的事,慢慢再想法子解释。

  她才走了一小段路,后头有灯笼的光亮移动着,有人追了过来,苏仲星的声道:“林媚,果然是你!柳永呢?”

  “对,柳永呢?”周斯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两人逼近着。林媚停住身子,倚在一颗香树上微喘着。却听不远处传来尖叫声,听声音颇为熟悉。没等她反应过来,“啪啪”声中,一个身影跌跌撞撞跑了过来,嚷嚷道:“我不要活了,不要活了!”

  “白桃!”苏仲星和周斯一看,白桃衣衫凌乱,尖叫着乱蹦,不由喝道:“这是怎么啦?”

  “柳状元,柳状元,他欺负我,然后跑了!”白桃很笃定,柳永打晕了她,当然是柳永干的。她要尽快嚷出来,才能让柳永负责。不管如何,总比配给府里一个下三滥小厮强。

  “你说柳永?有何凭证?”周斯很诧异,柳永这个人,根本不会去沾丫头身子的,这是?

  虽然被对方蒙了眼睛,瞧不真切。但是,她可不是傻的,自然会留下记号。只要说出来,少爷想必会为她作主。

  白桃仰头,大声道:“我咬破他的嘴唇,还有,咬了他手腕一口。这两处伤痕,就是证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