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事情败露
贡茶2018-01-04 18:173,116

  “胡说八道,柳状元是什么人,怎会这样做?”堂堂一个状元郎,想要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何须强了这么一个小丫头?且让小丫头出来到处嚷嚷,官声要不要了?周斯心里生气,这小丫头也不知道受谁指使了,居然做出这等蠢事。

  苏仲星也不相信白桃的话。若说柳永因为在茅草屋巧遇林媚,为了掩人耳目,砸昏他和周斯跑了,这却有可能。但若说他不顾脸面去动侯府一个小丫头,这断断不可能。

  白桃本来满怀把握,觉得周斯一听这个话,一定会为她作主,没料到周斯一点不信她的话,不由急了。不顾一切道:“要是平时,柳状元自然不会多看我一眼,但当时,柳状元中了药,自然就,就……”

  若说柳永是因为中了药,这才动了这个小丫头的,苏仲星和周斯却是相信的。那药好烈,就是他们,也几乎失了神智,差点撕烂衣裳,做出丑事来。

  瞧瞧白桃的样子,周斯冷笑一声:“白桃,你说话不尽不实。中了药的人神智迷糊,动起手来哪里顾得许多?瞧瞧你,头脸好好的,可没有受伤。就是衣裳,虽凌乱些,也没被撕破。”

  “柳状元碰到我时,双眼虽亮的可怕,却没失神智,还叫了我一声呢!等我一转头,他一掌劈过来,我就昏倒了,接着……”白桃当时昏迷了,待对方大动,却是醒了过来。只是当时眼睛被衣带蒙住,嘴里更是被塞了一条帕子,手脚被按的死紧,挣扎不动,也叫喊不出。待对方一跑,她扯开蒙在眼睛上的衣带,另从嘴里掏出帕子,这才放声尖叫。她且悲且喜,忙收起帕子,待要将来拿出来作个见证。这会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连帕子也说出来,一时脸上现出犹豫的神色来。

  白桃分辩的当儿,罗明秀已是撇了丫头,自己持灯笼追着苏仲星的身影进了香花林。她一进香花林,听见白桃口不择言,怕她说漏了嘴,急急插话,举着手里的维帽在旁边道:“白桃,黄昏时候,我倒是看到你拿了这顶维帽。适才在茅草屋找到这顶帽子,不知道你作何解释?”拿了银子不好好办事,还想坏我的事是吧?好好想清楚,谁才能帮到你?

  罗明秀几乎气歪了鼻子。她这里费尽脑汁要套下林媚和柳永,白桃倒好,不等着给她作证还罢了,居然说柳永动了她。柳永要是动了她,自然不可能和林媚在一处。到头来,林媚还是能够脱身。她一切谋划,全泡汤了。

  只是,白桃为何要这样做?若查出她诬蔑柳永,凭她一个小丫头,侯府断容不得她。罗明秀苦思半晌,得出结论:一开始,白桃应该没有背判她,而是按计划引了柳永和林媚到茅草屋内。待白桃又按计划引苏仲星和周斯到茅草屋捉奸时,柳永却尚存理智,砸昏了苏仲星和周斯。然后拉林媚跑到香花林这边。林媚可能使计脱身了。只是柳永既然中了药,理智渐失之下,碰到白桃,没准就真会动了白桃。等他动完,还没来得及哄好白桃,他们就赶到香花林这边了。于是,事情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管柳永有没有动林媚,她,必须让白桃清醒过来,把林媚绕进去。

  白桃一见罗明秀,脑子略清醒些,权衡轻重,知道若不把林媚绕进去,罗明秀必不会罢休,因道:“帽子本是找给林小姐戴的。想必林小姐去过茅草屋落下的罢!”

  “哦,原来林小姐戴了维帽去过茅草屋?”罗明秀不想理白桃的破事,转头朝向林媚,似笑非笑道:“有人在茅草屋砸昏了表哥和周少爷跑了,落下维帽呢!不知道……”

  苏仲星和周斯走了几步,转身去喝斥白桃,林媚悄悄吁了一口气,背部稍稍挺起来。被白桃推进茅草屋的瞬那,她已是明白过来了,有人要陷害她。因白桃是周敏敏身边的丫头,这儿又是侯府,她先是猜测此事和周敏敏有关。只是她和周敏敏第一次见面,大家又没有什么过节,周敏敏何必这么做呢?待得罗明秀偕同永平侯夫人等人跑去捉奸,她倒是马上明白了过来,此事和罗明秀有关。

  罗明秀和苏仲星有情,誓必要设局逼她自动退婚,因而勾结了白桃,以方便行事。罗明秀可能想着那柳永是状元郎,相貌才情不输于苏仲星,到时一捉奸,自己自然愿意委身柳永为妾,断不会寻死觅活的,事情也易办。

  现下没有捉到自己和柳永在一处,罗明秀却是不甘心,举着维帽要协自己来了。林媚怒火满胸之际,整个人却是站的笔直,一字一句道:“罗明秀,你做过什么事,心知肚明。就算你想逼我自动和仲星退婚,也不该使出这种手段。你敢说,你没有支使白桃哄我戴上维帽,把我推进茅草屋?现下,我还是清清白白站在这儿,天公可以为我作证,若有半句虚言,教我死无葬身之地。至于你,你敢像我这样当众发毒誓吗?不敢吧?不敢也没关系。手段恶毒的人,异日,天公自会降下天雷劈死她。”

  “你,你胡说什么?”罗明秀脸色全变了,转身和苏仲星道:“表哥别听她乱扯。”

  周斯一听林媚的话,心眼通明起来。确实是,林媚跟苏仲星有婚约,这回跟苏夫人上侯府来,实在没理由去私会柳永。但若说罗明秀为了逼林媚退婚,设了林媚一局,不须证据,他也相信的十足十。如今林媚当着众人的面发毒誓,想必,她确实还是清白的。这也难怪柳永情急之下,会跑出来动了白桃。

  周斯如此想,苏仲星这会,也把事情猜想的八九不离十,因想着罗明秀是为了他才作出这些事的,心里且苦且甜且酸,目不转睛看罗明秀。罗明秀知道他信了林媚的话,泪水早涌了上来,哽咽道:“表哥!”

  干下坏事还要哭的委屈?林媚一腔怒火散不去,胸口生痛,双腿不再发软,走前两步,大声喝道:“罗明秀,苏仲星,你们不用再演戏了。你们不辛苦,我倒代你们辛苦起来了。现下当着周少爷的面,把话说明白,省得一个不小心,你们又使阴招害我。”

  “你……”苏仲星才欲开口,却被林媚拦住话道:“别你你我我的,想要退婚而已,何必搞的大家全难看。待回到前头,我自会想法子禀了夫人,让永平侯夫人作个见证,当众退婚就是。还有,我不来跟你们计较下药之事,落在茅草屋的维帽,自然也跟我无关。你们可听明白了?”

  一听林媚愿意自动退婚,罗明秀自然也不想把今晚的事闹开,好在这儿连上白桃和他们,一共只有五人,这五人间,又皆是和今晚的事有关,皆是不想再多言的,要隐瞒,也不是难事。因开口道:“林……”

  “我不想跟你说话,免开尊口。”林媚心底一腔怒火支撑着,全身笔直,气势如虹,止了罗明秀的话,冷冷道:“听着,是我林媚不要苏仲星这个男人,自动退婚的,并不是争不过你。你且别得意。”

  “啪啪……”一阵掌声,不远处走来一个人。星光下,周斯瞧的清楚,来人是他大哥周明扬,不由笑喊了一声。

  周明扬笑着应了,又和苏仲星打过招呼,这才朝林媚道:“林小姐好样的。不知道退婚后,有何去处?”

  “打算回家乡种菜呢!”林媚怒骂了苏仲星和罗明秀几句,见周明扬出现,一腔怒火突然泄尽了,瞬间,男子气息扑面而来,避无可避,脸红,心跳,腿软,全身酥麻,“卟”一声,软倒在地。

  另一边,莫双琪遍找不着林媚,心里着急,信步出了厅里,往垂花门张望,却见柳永施施然过来了,一时之间喊了一声,“柳大哥!”待看清柳永嘴唇破了皮,又小小惊叫道:“你嘴唇怎么啦?”

  “不小心磕破了皮。”柳永随口答了一句,心下也怕再多出什么事来,看看四下无人,淡淡道:“双琪,我从前若说了让你误会的话,这厢道个歉。若你愿意,我便把你当妹妹看待。”

  莫双琪一阵晕眩,果然,自己不该再抱幻想的。也好,至少得个明白话,可以彻底的死心,不用再挂念了。

  柳永见莫双琪呆呆的,暗叹一口气,却不便再多说,自行进了灯火通明的大厅。

  莫双琪黯然神伤一阵子,见三顶软轿停在垂花门前,永平侯夫人和苏夫人并周敏敏下来了,她抹抹泪,躲到一边。只见一个婆子匆匆来了,跟永平侯夫人耳语几句,永平侯夫人脸色全变了,转头跟周敏敏道:“你身边那个丫头白桃呢?”

  周敏敏诧异,“白桃怎么了?”

  永平侯夫人冷笑道:“她干的好事?这会儿,你大哥和二哥,领了人候在小偏厅,只让柳状元去对质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