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果断窃香
贡茶2018-01-04 18:172,374

  夜来有凉风,香花款摆,吐出芬芳。

  鼻端闻到的,除了凉侵侵花香,甜丝丝女人香,还有一星半点,似有若无的血腥味。

  其实,周明扬一点儿不稀罕尚公主。凭他的能力和家世,实在无须尚公主来锦上添花。况且公主刁蛮任性,不是那么好服侍的。只是太后和皇后透出这个意思来,他又怎能拒绝?或者,该想个法子把公主推给其它人。听说公主喜欢美男子,或者,该让公主见见自家弟弟周斯,或是见见柳状元,再不然,见见苏仲星。三款美男,总有一款合公主心意罢!

  “罢,被别人看过摸过的,也不稀罕。”周明扬站起来抖抖衣裳,转身走了。

  周明扬才走开,他身边一个小厮找了过来,一边喃喃道:“大少爷移几盆花,弄这么长时间?”

  小厮锄药绕过香花林这边,拨开花丛,揉揉眼睛,一时双腿全酥麻了。

  白桃姐姐人如其名,就像一只白生生的桃子,大胆的小厮见到她,总会偷看一两眼。他是最大胆的小厮,若有机会,何止偷看一两眼,三眼四眼也是常事。

  锄药跟着周明扬,在府里小厮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心里便觉得自己有资格爱慕小姐身边的丫头,白桃,正是他爱慕的对象。这一回跟周明扬出门办事,周明扬有答应过他,回府就给他指个丫头。他已是暗暗决定,一定要设法让少爷把白桃指给他。

  现下白桃这般样子躺在地下,锄药猜测,必是哪位小厮贼胆包天,弄了白桃来这处,还没成事,就被他惊动,结果跑了。可恶啊,这可是他未来的老婆,居然被人拖来此地准备搞事,幸好,他来了。

  锄药搓搓手,犹豫再三,终是敌不过内心的魔鬼。寻思:白桃都被人这样了,也不差自己来攻破最后一关。只要这关攻破了,白桃姐姐以后,还不向着自己。

  他环顾四周,伸手抱起白桃,朝另一处更为隐蔽的花丛走去。决定趁此良辰夜,果断窃香。

  锄药跟着周明扬出远门才回来,并不知道周敏敏已把白桃许给另一位小厮花菜。花菜小厮,是府里采办总管的侄儿,最是难缠!锄药弄白桃这么一回,异日,与花菜的斗争,将会极其惨烈。

  茅草屋内,罗明秀几乎咬碎银牙,怎么回事?怎么不是柳永和林媚在屋内,而是周斯和苏仲星?她这里寻思着,却假装惊慌不迭,错手碰到桌上的酒壶。酒壶“咣”一声摔在地下,剩下的酒很快流入泥土里。这酒里的东西,总是她弄来的,若是被人查出,声名就全没有了。

  周斯和苏仲星穿好衣裳,嚼了许多酸瓜,这才把浑身的炽热压了下去。因着嘴里有酒味,正要倒酒验看,酒壶却被罗明秀碰摔了,只得作罢。

  永平侯夫人和苏夫人不肯相信周斯和苏仲星的解释,都气得说不出话来。

  周斯只疑心是柳永砸昏他们的,因问苏仲星道:“仲星,你可看清是谁砸昏你的?”

  “没看清,你呢?”

  “我也没看清。”周斯说着,持灯笼站起来,却在屋角拣起一顶维帽,见维帽被咬烂了一处地方,不由哼一声:“只要查出这顶帽子是谁的,就能查清谁来过这茅草屋内。”

  “呀,这帽子是我的。”周敏敏接过帽子,诧异极了,“这顶帽子我早不要的,随便丢着的,怎么扔到这边了?”

  “再找找,没准还有其它线索。”苏仲星持灯笼往茅草屋外照去,他在茅草屋外一个地方,找到一个被咬了一口的小黄瓜。

  “真是别人陷害你们的?”永平侯夫人怒了,“查清楚,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好了,天也晚了,快些回前头去,省得别人找。”

  这会儿,离香花林不远的地方,柳永慢慢逼近林媚,见林媚反手抱着香树,胸口起伏,似是害怕,似是要软倒,不由柔声道:“很难受是吗?”

  “你别过来!”林

  那杯下了药的酒是黄昏时刻入肠的,而此时,天已昏黑,他的忍耐度,也到了最后时刻。

  说时迟,那时快,柳永向前一蹿,准确无误的扑住林媚。

  柳永一抱,只觉抱了一团温暖的棉花,

  林媚道:“你动,我便死,一条人命。”

  身子软,心志一定要硬。林媚知道,狠话,一定得搁下,柳永才不敢冒犯于她。

  柳永硬生生停住身子,想要松手,却发觉怀里的女子摊软着,根本无法站稳,他用左手紧扶住她的腰,待要说话,却听得有脚步声,更有灯笼的光亮移过来,这下再也不敢乱动,捂了林媚的嘴,缩在一颗稍大的香树后。

  持了灯笼过来的,似乎是两个丫头。两个丫头走到一颗香树下,却说起话来。

  “这会天也黑了,各位夫人就想找夫人说一声,想要告辞,可是奇怪,满府却找不着夫人的身影。不知道往哪儿去了?”

  “想必是喝多了几杯,找个僻静处小休一会儿罢!”

  “可是前头找人,咱们也不能偷懒,只得出来四处转转。”

  “说起来,不光找不着夫人,还找不着二少爷小姐她们呢!”

  “你不说还不觉得,这么一说,那不止不见少爷和小姐,还不见柳状元和苏少爷呢!”

  “呀,你真是的,说起柳状元和苏少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你才流口水。”

  两个丫头突然在香树底下打闹起来。

  柳永提防她们打闹到自己这边。

  两个丫头终于打闹完,持灯笼走了。

  林媚泪了,虽然没有失身,但这样子,算怎么回事啊?

  柳永恢复了理智,俯身吻掉林媚的眼泪,只低低道:“你放心,我会负责。”

  “是么?”林媚舔舔嘴唇,唇边有血腥味,是柳永手腕处的血,想必咬的极深。这个齿印,会提醒他,今日所做的事。

  “放开我!”林媚见柳永终于甩动手腕,似乎到这会才痛起来,便道:“若再有人来,便不能脱身了。”她话音一落,却有一个男子声音在另一边传来,“谁躲在里面?”

  柳永听得声音,脸色全变了。现下,却不能让周明扬捉到他和林媚。且先避一避。他见到林媚,知道是苏仲星的未婚妻,自然会使人来护送回前头,却可放心。

  柳永抽身往另一头走了,林媚只得回答:“是我!”

  周明扬刚才看到白桃,一时兴起,偏又没有行事,逛了一圈,却没有消下心火,反更烦燥,一听这娇媚的女子音,来了兴趣,问道:“你是谁?”低语中,他靠近了女子说话的声音。

  柳永的气息刚散,另一个男子的气息又漫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