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翘头绣鞋
贡茶2018-01-04 18:173,122

  “夫人!”林媚极是意外,颤着嘴唇,却是说不出后面的话。这次,是因祸得福么?

  永平侯夫人已是拉住她,笑道:“还叫什么夫人哪?快叫母亲!”

  林媚盈盈下拜,有泪意上涌,双眼已是水雾雾的,因微带了鼻音喊道:“母亲!”这次退婚,她一个弱女子,实是不知道何去何从,将来会流落到何种境地,也难以预料。她心里,其实极是凄惶。这当下,永平侯夫人提出认她为义女,那份惊喜,非言语可以表达。

  永平侯夫人行事果决,已是叫了管家进来,吩咐道:“你着人备下马车,赶到苏府去,说小媚已是我干女儿,会留在侯府住下。让顾奶娘收拾一番,连夜搬到侯府来。别的不要也罢,小媚那定婚的信物,可记得拿过来。”她说着,又吩咐薄荷道:“去,让人赶紧收拾出厢房,让小媚先住一晚。待明儿叫了风水先生进府,择定利于小媚的跨院,再好生收拾布置一番,择日子搬了。”

  “小妹!”周明扬和周斯笑嘻嘻上来喊了一声,见林媚盈盈拜倒,喊了一声大哥二哥,不由对视一眼,府里多了一个美貌的干妹妹,不错不错!

  那头,周敏敏已是赶了进来,和林媚述起年纪,她大着林媚几个月,自然是姐姐了,不由拉着林媚道:“太好了,我正发愁有事儿没人商量,现下多一位妹妹,可不愁寂寞了。”

  待侯府丫头们上来见过林媚,永平侯夫人又指了薄荷跟在林媚身边服侍,安排妥当后,这里苏夫人过来拉了林媚,犹想劝她回心转意,不要退婚。

  林媚叹口气道:“夫人这个话不该跟我说。我并不是为了退亲才上京的,相反,我是为了成亲才上京的。如今不得已提出退婚,自然是无可挽回了。但夫人这些日子对我的照顾,我铭记在心,万万不敢忘。”

  苏夫人见林媚意决,只得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她心里再三权衡轻重,终是跟林媚道:“虽如此,我却是舍不下你。且这样罢,我也认了你为义女。将来你嫁人,又多一个娘家可以走动。”

  苏夫人不动声色扫过那边的罗明秀,心里愤愤:你以为仲星和小媚退了婚,就会和你定婚么?这事儿没完呢!我辛辛苦苦养大儿子,连个媳妇也没资格为他挑么?小媚是我挑定的媳妇,就算这会退了婚,只要还有名目令她到苏府走动,她和仲星之事,就还没完。凭小媚这样的才貌,假如时日,仲星忽然喜欢上了,也未为可知。况且认了义女,后来又纳为媳妇的,又不是没有例子在。

  苏夫人另有一个隐蔽的心思:永平侯夫人到时正式认下林媚为义女,谁娶了林媚,自然也是侯府的亲戚。有堂堂正正的亲戚名目,比她借着当年一点情份维系着永平侯夫人的情谊要牢靠的多。且娶了侯府义女的话,就是苏老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林媚毕竟在苏府住过一段时间,得苏夫人照顾,心下感激,也深感无以为报。听得她也要认自己为义女,不由望向永平侯夫人,见永平侯夫人笑着点点头,松下一口气道:“夫人爱护,哪有不应承的道理?”

  苏夫人也不计较林媚不马上改口喊她母亲,只朝苏仲星道:“仲星,还不过来见过妹妹?”

  “是我该拜见仲星大哥才是。”林媚捏起香包嗅了嗅,上前朝苏仲星福了福,喊了一声哥哥,这才退回到永平侯夫人身后。

  周敏敏坐在永平侯夫人旁边,眼睛却一直朝柳永坐的方向看。柳永却有些心不在焉,没想到林媚这个女子,倒有骨气。原本还想着香花林之事,总要负责。可是如今林媚已是永平侯义女,再提让她当贵妾之事,便是无稽之谈。此事,且搁下便是。他想到这里,便站了起来告辞。

  周明扬和周斯见柳永告辞,自然送了出去。

  永平侯夫人想着女子退婚,说到底也不是光荣的事,便和苏夫人商量起对外要如何说,省得闹的谣言四起。最后商定,就说寿宴上,恰好来了一位玄学大师,大师掐指一算,认为苏仲星和林媚夫妻缘薄,兄妹缘却深,最好退了婚,认为义兄妹。于是,林媚就成了苏仲星的义妹。这套说辞虽有很多破绽,但别人总不会当面指出疑点,也算能掩饰一时了。

  待顾奶娘拿了包裹,持了当年定婚的信物赶到侯府时,小偏厅已是一团和气了。

  当晚,林媚便把定婚的信物还给了苏夫人。

  到得第二天,苏老爷和苏夫人并苏仲星到了侯府,当着请来的证人,媒婆,并永平侯夫人的面,退还了林媚的信物,言明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至此,便算是正式退亲了。

  接下来的几天,林媚忙着陪永平侯夫人应酬,又要收拾房间,置办首饰,倒是忙得团团转,无瑕多想。

  那一边,苏仲星的心情却很沉重。因外间谣言四起,说道他到永平侯府中趁宴,被一个吴姓小姐迷上,两人私会时让未婚妻林媚撞破,林媚愤而提出退婚云云。苏老爷为着谣言之事,责骂了他好几回,他百口莫辩,无可奈何。反是苏夫人查出是有人故意放出谣言的,因怕事情越闹越大,便让媒婆上了吴家,说妥了条件,择吉日抬了吴玉依进门当贵妾。

  吴玉依进门后,苏仲星虽没有把她放在心下,也不去宿在她房里,但罗明秀眼看他身边多了一个女人,还是差点咬碎了银牙。更兼这几天苏夫人对她爱理不理,苏仲星对她,也不复以前的亲密。她猜想苏仲星是怪她上回陷害林媚之事,心下一片委屈:她好好一个女儿家,若不是为了苏仲星,何用做出那种事?她难道不知道事情一个不好,会致使自己身败名裂?可她还是这样做了,为的是什么呢?别人可以不理解,苏仲星不能不理解!

  这天一大早,她正犹豫着要不要主动去找苏仲星说话,忽见帘子一揭,小丫头进来道:“小姐小姐,大少爷来了!”

  “哼!”一听苏仲星找来了,罗明秀一下笃定了,也不起身相迎,只背对房门口端坐着不动。

  苏仲星一进来,就挥身让丫头下去了,坐到罗明秀对面,见罗明秀理也不理他,转个脸去瞧墙角,不由苦笑一声。表妹和自己一起长大,她的品性,自己是知晓的,也因此,才会敬重于她,不惜为了她,违了母亲的意思。但是自打林媚进府,表妹就变了一个样,说话尖酸刻薄,夹枪带棒的。这一回,居然下起媚药来。因慢慢道:“明秀,我只想问,你那日下药,那个药,却是从哪儿来的?”

  一听苏仲星问起这个,罗明秀心里打个突,有些惶然,好半天才道:“奶娘给的。”

  “让奶娘到庄上养老吧!”苏仲星站了起来,抬脚走两步,又停住了,背着身子道:“咱们将来成了亲,身边有这样的人,总是不放心。”说着揭帘子走了。

  罗明秀一下呆住了,好半天才哭了出来。奶娘是自幼随身的,两人的情份不是一般的主仆可比。现下表哥一句话,就使自己失了臂膀,奶娘失了凭依。但若是不听表哥的,凭表哥的性子,只怕就,就……。

  罗明秀这里伤心,苏老夫人那边,却令人请了苏夫人进房,商量着要为罗明秀和苏仲星定下婚约。

  苏夫人一听苏老夫人的话,站起来道:“仲星这头才退婚没多久,再定婚的话,也不宜太快,省得惹人猜想。再有,仲星明年也要参加科考,若能高中了再定婚,却是双喜临门。”

  顾奶娘这会,却和林媚在房里说话,猜测苏仲星什么时候会正式和罗明秀定下婚约。因愤愤道:“苏仲星真是瞎了眼,小姐这样才貌的人,偏不要,却喜欢那个害人精。”

  林媚做着针线,抬头伸个懒腰道:“先头苏老夫人房里那个丫头贵梅,说道苏仲星左足有一只脚趾偏长些,为他做鞋子的丫头都愁心,我那会想讨他欢心,还做了一对鞋子出来,那日交与他身边的丫头了。早知道就不费事了。”

  “是啊,小姐还熬夜为他做鞋子。没准啊,他这会儿穿的鞋子,就是小姐做的。”

  苏仲星这会脚上穿的,确是林媚做的鞋子,他那只偏长的足趾伸展开去,极是舒适,低头瞧了瞧,见鞋头中间微微翘起,样式别致,便问丫头道:“这谁做的鞋子?倒比先头的鞋子都合脚些。”

  “是林小姐临走之前做的。”丫头也赞叹,“林小姐的手可巧了,瞧这鞋子的样式,就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苏仲星一时怔怔出神,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坐下了,待要换了鞋子,又不舍得。心下却寻思:论起来,表妹的手也巧,这些年为他做香包绣手帕等,偏没有为他做过鞋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