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从不失手的刺客
小述2018-01-05 11:274,856

  时间,公元2044年3月23日,18时06分。

  我从晓晓留给我的万能通讯仪里,找到了一段全息录像,录像的内容,是一对漂亮的小姐妹,在一座风景宜人的公园里玩耍嬉戏。这段全息影像,当初在4000年前的亚马逊丛林里,在夜色笼罩下的那片小湖边,我就已经看到过,那次是伊翎播放给我看的。影像里那位漂亮的姐姐,是年少时的伊翎;而那个可爱的妹妹,是伊翎同母异父的混血儿妹妹。

  胡晓晓,就是伊翎曾经对我提起过的,她那个同母异父的妹妹。晓晓原本是一个混血儿,她在小的时候曾有一双迷人的特别的湛蓝色的眼睛,可是长大以后,她的身上亚裔的特征越来越明显,渐渐的已经看不出混血儿的模样。而伊翎自从父母离异后,便与生母断绝了来往,却不知为何同这个从来没有在一起生活过的小妹妹,关系密切,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她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无从查起。

  我不知道高英明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出于某种特殊的目的,才故意把晓晓安排在我的身边。如今高英明已经死去多年,这其中的缘由我也无从得知。

  晓晓的神智,是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的?她所做的这一切,是否只是为了救回她的姐姐?这些事情,她为什么从来都不肯对我说?除了晓晓,还有谁参与了这场叛乱?是谁在立方体外面的通道里安置了炸弹?晓晓是否知道,她的同伴意图置我于死地?这一切的一切,我都已经无从得知。

  目前能够确定的,是晓晓成功地启动了时间机器,可是由于机器在爆炸和我的射击中严重受损,无法查阅内部数据,所以我目前无法得知,晓晓究竟向哪一个时空,传送了什么样的消息。

  我派出了能够调动的全部人手,在月球上展开了一场地毯式的调查和搜索。月球上能够住人的地方不多,如果有外来人员参与了这场叛乱,眼下是全面戒严的状态,他们没办法离开月球,能够藏身的地方也不多。

  果然,在叛乱结束后不到10个小时,护卫队的战士就在距离“月宫”不远处一座废弃的矿坑,发现了这场暴乱的两个主谋。双方爆发了激烈的火并,主谋之一的胡里奥被战士们当场击毙,而另一位主谋高湛被活捉。

  没错,高湛和胡里奥,这场差点让我送命的暴乱,便是他们两人一手策划的。

  在数年前的“月宫”保卫战中,胡里奥和几位战士一起失踪,我一直都没有太在意,还以为他们已经被入侵者杀死。而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他原来是被入侵者抓走,带回了地球。胡里奥和高湛素有一些交情,所以高风并没有为难他,而只是将他留在了集团内部,以贵客之礼相待。

  第三次世界大战过后,高风集团土崩瓦解,高湛和胡里奥两人带领着集团的残余势力一起逃难,逐渐成为了拍档。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胡里奥一直都是高英明的心腹,在未来协会内部,他拥有着很广泛的人脉。这次的暴动,便是由他出面,拉拢了不少的协会成员加入,他们才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月球,联络胡晓晓,并在“月宫”内部安置炸弹。

  至于高湛为什么要行刺于我,晓晓又为什么会参与其中,这便是我眼下需要弄明白的事情。

  18时06分,我走进了审讯室里,看到高湛被锁在审讯椅上,低垂着头,鼻青脸肿,满脸的血污。看来护卫队的战士们按照我的指示,这一路上给了他很好的“关照”。不是我为人小心眼儿,这次的暗杀行动的确让我愤慨万端,这个家伙不久前还信誓旦旦对我说,一直都当我是他最好的朋友,当时我的心里还颇受触动。可是一转眼,他就在我的身旁安放了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到现在我右腿的伤处还疼得厉害。

  “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高湛听到了脚步声,抬起头来,冲我咧嘴一笑,一洼血水呈一条线从他的嘴角流出。

  我的心头怒气上涌,走到他的面前,对准他的脸庞狠狠就是一拳,打得他仰起头,鼻血狂流不止。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冷冷地问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高湛冷哼了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水,反问道。

  我皱了皱眉头,没有顺着他的话追问。我讨厌别人这样故弄玄虚。

  “‘伊翎实验室’和‘胡晓晓实验室’。”高湛见我没有反应,自顾自继续说道,“你不但没有按照我们期许的那样,努力去拯救这个濒临崩溃的世界,反而在加紧预谋,来毁灭这个世界。”

  我惊讶地望了高湛一眼,将信将疑地问:“你知道‘伊翎实验室’和‘胡晓晓实验室’的事情?”

  高湛并没有显得很得意,只是平静地点点头,说:“现在,你肯定已经知道了,胡里奥在未来协会内部依然有很多的朋友,我们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虽然你从来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你最终的目的,但是这样大规模的行动,想要完全掩盖你的真实意图,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综合所获取到的各方面信息,并没有花费太大的气力,就推测出了你的真实目的。‘伊翎实验室’的研究课题是时间旅行,它修建的目的,是为了制造出一台新的运载模式的时间机器,就像当初你和伊翎前往4000年前的原始丛林时使用的那一台;而‘胡晓晓实验室’,则是一座生物实验室,你修建它的目的貌似是为了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制造出一种全新的物种,我们猜测这个新物种十有八九和龙纹病病毒有关。综合以上两点,一切都再清楚不过了——从头到尾,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阻止瘟疫以及后续一系列灾难的发生,相反,你在想方设法确保这一段血淋淋的历史轨迹不会被改变,确保你已经得到的权势,不会因为灾难的终结而失去!”

  “你说完了吗?”

  “没有!我还没有说完!”高湛情绪激动地大声吼叫着,“你怎么有脸,用伊翎和胡晓晓的名字,来命名你的实验室?她们都是真正善良的姑娘,如果能够让世界恢复原来的模样,她们愿意为了那些无辜枉死的人们,牺牲自己的性命。你怎么敢,把她们的名字和你邪恶的计划联系在一起!”

  “现在呢,你说完了吗?”我静静地望着高湛的脸,直到他停下了吼叫。

  高湛停顿了片刻,平复了一下情绪,点点头道:“我说完了。”

  “那么我可以说话了吗?”

  “你说吧。”

  “首先,我必须得承认,你们对于两个实验室的推测,都是正确的。我不得不说,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我起身踱着步子,走到了高湛的身侧,惋惜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可惜世上的人啦,要么就干脆笨一点,要么就必须聪明到一定的境界,最可怜又最可恨的,便是那些自以为是有点小聪明的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刚才说我在想方设法,确保这段苦难深重的历史轨迹不会被改变。可是,瘟疫的爆发早已经成为了既定现实,我为什么还要费心费力地来筹建这两座实验室呢?”

  高湛张了张嘴,可是很显然他并没有想好一个确切的答案,只是嗫嚅着说:“肯定不会是为了做什么好事。”

  我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的答案吗?莫须有的罪名?连这么基本的问题都没有想清楚,你们就开始筹划来暗杀我?所以我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而这就是你们对抗魔头的方式——草菅人命?”

  高湛显然已经理屈词穷,却依然很不服气地冷哼道:“那么你的解释又是什么?你筹建‘伊翎实验室’和‘胡晓晓实验室’的目的又是什么?难不成还是为了拯救世界?”

  “不,你的猜测是对的,我筹建这两座实验室,目的就是为了确保龙纹病疫情的爆发和蔓延,确保这场灾难的如期到来。”

  高湛满脸惊诧和困惑地瞪着我,显然已经被我的话给弄糊涂了,张大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此时此刻,这场瘟疫已经爆发;但是与此同时,这场瘟疫却又尚未开始出现。”

  “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呀!你想说就说,不愿意说我不勉强,不需要故意在这里打机锋,跟我卖弄玄虚!”高湛满脸的困惑和迷茫,恼火地大声说道。

  “你急什么,我这不是正在努力在向你解释吗?”我摊开双手,一步一步走到高湛的面前,我弯下了腰,紧盯着他的双眼,“现在,我就告诉我做这一切的原因,一个可以说很简单,但是同时又极度复杂的原因——因果律。”

  我的嘴里每吐出一个字,我心中的委屈和愤慨就膨胀一分。高湛认为我是一个试图毁灭世界的大魔头,他们认为我手里掌握着时间机器,就应该义无反顾地去拯救世界,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去拯救世界。

  可是,拯救世界啊,当初高英明邀请我加入他们的行动,不就是以这四个字为理由的吗?我和伊翎前往4000年前蛮荒的原始世界,历经种种艰险,不都是为了拯救世界吗?我承认我曾经有机会阻止龙纹病的爆发,但我没有选择这样做,然而事后的思考证明我的选择并没有错,我想或许是直觉指引我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我任由瘟疫爆发的行为,反而是在拯救这个世界。

  当人类开始掌握核能的时候,所有人都满心恐惧,害怕这股强大的力量终有一天会毁灭人类;当人类开始研究人工智能,在离成功尚距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就已经有一大群人在紧张地嚷嚷着,要警惕人工智能会出现叛乱,并控制人类;当人类掌握转基因技术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我们抢夺了造物的工作,终有一天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可是当时间机器出现的时候,似乎它身边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得到了一件有力又有趣的命运玩具,自此以后可以任性地去改变命运的轨迹,却没有认真地去考虑过,改变因果次序可能带来的恐怖后果。

  我承认“拯救世界”并不是我每次行动前首要考虑的事情,但是自从我接受高英明的任务后,我的所作所为,反倒始终都是在践行这四字的原则。由我来掌管时间机器,就好比是从一个无知的顽童手中夺走了他视作玩具的手榴弹,原本就是一种救世的行为。

  可是,高湛他们却因为我尝试完善时空逻辑链的努力,而试图暗杀我。庸庸碌碌的普罗大众啊,他们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充足全面的思考,却从来不惮于在紧闭双眼的黑暗中,莽撞任性地胡作非为。

  太多的时候,愚昧即是邪恶。在人类的历史上,多少毁灭性的灾难由此而生。

  我把自己这一路思考得来的成果,把自己总结出的有关时空循环的理论,把我所有行动背后的缘由,都一五一十,详细地讲给了高湛听。高湛静静地听着,听得很认真,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始终是将信将疑,时不时的还会显露出几分嘲弄的意味。他的这副表情,让我感到十二分的恼火。

  “所以,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信,还是觉得我是在为自己找借口,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所谓的‘权势’吗?”

  高湛耸耸肩,道:“你得承认,事情听起来就是这样的。我并不是说你的话全无道理,可毕竟只是一个无法证实的理论,就因为这么一个虚无的理论,你把亿万人的性命玩弄于鼓掌之间,把自己推上了翻云.覆雨的权位,我想任是谁都不能接受你的这套说辞吧。”高湛停顿了片刻,嘴角边忽然露出了一丝诡秘的笑意,“其实,我们在这里争论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暗杀计划已经被启动,我们谁都无法逃脱。”

  “谁都无法逃脱?你什么意思?”我皱了皱眉,没太听明白高湛的话。他说“暗杀计划已经被启动”,可是这次的暗杀行动,难道不是已经被终结了吗?

  高湛咧开了嘴,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的诡秘莫测,“你知道,晓晓已经启动了时间机器,我们找到了一个刺客,一个从来都不会失手的刺客,他很快就会来找你的。无论你的理论是对是错,结局已经临近,这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

  一个从来都不会失手的刺客?这句话,听起来可真像是那些爆米花电影里,为某个厉害角色的出场渲染造势而设计出的蹩脚台词。我紧盯着高湛的双眼,如果不是他脸上那笃定的表情,我还以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呢。高湛原本是一个爱玩爱闹的人。可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态度像今天这样严肃。

  他不会是认真的吧?

  我一言不发地紧盯着高湛的双眼,沉思了半晌,心头忽然感到一阵烦躁,不想再跟和高湛多说什么,也不想知道他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好,既然是这样,我最后再问你几个问题——是你把晓晓卷入到这件事情里来的吗?”

  “是。是胡里奥联系上了她,然后由我出面,劝说她加入了我们的行动。”

  “晓晓知道你们要暗杀我吗?”

  “对。我们把你的计划告诉了晓晓,她想要阻止你。杀死你,就可以阻止你。”

  “好。很好。”我的心头一阵冰凉,缓缓点点头,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准高湛的额头,而后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决绝地扣动了扳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