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残酷真相
小述2019-11-06 10:513,504

  我记得,那片电光,是时间机器被启动时载人飞船发出的光芒。

  伊翎启动了时间机器,她离开了我,回到了我们来的地方。

  她是回去求救的吗?她还会再回来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很害怕,我被丢弃在这里,一个人在危机四伏的原始丛林里游荡,体内的毒药还在作威作福。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我尝试着呼叫飞船。信号是通的,但是没有人接听。奇怪,如果信号是通的,那就说明飞船依然停留在这个时空。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接听?伊翎她还好吗?

  随后,我发现了几只飞行的小蜜蜂探测机器人!如果探测机器人依然还在运行,那就说明飞船的确还停留在这个时空。如果没有接收到新的指令,探测机器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自动返回信号源。

  我尾随这几只探测机器人,一路穿过了大片的丛林,绕回到了河岸边。很幸运的,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河岸边有一棵异常粗壮的大树,根系一半在岸上,一半生长在河水里,我不知道这棵树的品种,但是它看起来很像是一棵大榕树,树冠大得惊人,繁茂的枝叶覆盖了大片的空间,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树屋。几只探测机器人陆续穿过大树的枝叶,钻进了树屋里。

  我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探头向里张望。树屋里的空间一目了然,没有什么危险。

  我看到了我们的飞船,小半截埋在浅滩的淤泥里,外壳上爬满了浅绿的苔藓,仿佛已经在河滩里被埋了好几个月了。

  这太古怪了。

  “翎,伊翎,你在吗?你能听到我吗?”我冲着飞船喊了几嗓子,但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走过去,尝试打开飞船。舱门很顺利地被开启,飞船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到处丢满了各种生活垃圾,好像一间邋遢的大学男生宿舍,地面上和桌上没有积尘,储存室的大门比我记忆中扭曲变形得更加厉害了,似乎有人尝试用暴力的方式将它打开,可是没有成功。地板上有一片红色的印迹,我踢开了覆盖在上面的塑料袋,一排血红的爪痕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的心脏瞬间紧缩成一团。

  这是“魔龙”的爪痕!它来过这里!

  可是,在伊翎启动飞船之前,“魔龙”不是已经被射杀了吗?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静静跪在地板上,凝视着这眼前骇人的印迹,一个恐怖的故事,在我的脑海里慢慢成形……

  不,不可能!故事不是这样的,这完全是你的胡思乱想!我用力摇晃着脑袋,想要把这个可怕的想法赶出去,可是只要我一停下来,被摇散的念头又飞快地聚拢在一起,故事的脉络反倒变得更加清晰了。

  我站起身,发疯似的冲到了机载电脑跟前,打开电脑,翻找出了伊翎的工作日志。可是,天啦……电脑里伊翎的工作日志一共有两份,开始的日志都是公元前1985年6月5日,这是我们到达这个世界的时间,这个日期事实上只是伊翎自己估算出来的。第一份日志的内容很正常,我早就已经看过;而第二份日志一共只有两篇,内容和格式都十分混乱,根本不像是伊翎的风格,第一篇的内容还能勉强读懂,而第二篇绝大部分都只是无意义的字符和乱码。

  可是,已经足够了,这两篇工作日志的内容,已经足够让我推导出事情的大概经过。

  我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昨天的夜里,在遭到赤木等人的伏击后,伊翎趁乱回到了飞船里,然后启动了时间机器。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也许是因为我身陷险境,而她什么都做不了了,情急之下,她想到回到21世纪,去向高英明求助。当时伊翎身中剧毒,意识已经模糊了,没办法设置时空坐标,只能选取机载电脑里已有的坐标。电脑里只有两个坐标值,一个是我们的起点,一个是我们的终点。伊翎选取了后者。

  我不知道伊翎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也许只是中毒状态下无意义的选择。

  也许,是她潜意识里不想离我而去。这个念头,让我感到比死还要难受。

  伊翎乘坐时间机器的载人飞船,再次到达了公元前1985年6月5日。她没有死去,飞船里还有许多的药剂和设备,她用这些东西暂时保住了性命。可是她没有食物,于是伊翎从河里捕捉了几只小矮龙,将它们的肉切成了细细的薄片,她没有去烹制这些肉片,而是将它们生吃了下去。

  伊翎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不知道自己吃下去的并不仅仅是肉片,还有包含在里面的无数个异状体。

  地球上的生命,原本以单细胞生物的形式出现,而后不断进化,才拥有了今天的多样性。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可不可以认为,一个多细胞生物其实是无数个简单生命的聚合体?很多时候一个动物的细胞,对于病毒而言都是一个庞大的世界,我们甚至可以认为一个细胞里无数的细胞器,都是无数个简易形式的生命体。就像无数个人类个体,组建起了部落,组成了国家。

  人类个体作为集团的一份子而存在,然而当集团崩溃以后,个体依然会努力地想要独自活下去。

  异状体由多种细胞器聚合而成,拥有较为健全的生理机能,它就是一个半独立的生命体。小矮龙被杀死后,肉块里的异状体依然想要活下去,而伊翎体内的毒药给了它们最后一个机会。毒药破坏了伊翎体内的细胞结构,整个生命系统濒临崩溃,异状体趁乱混入了伊翎的细胞结构内部,作为细胞的组成部分而存活了下来。异状体内含有小矮龙的线粒体DNA,这些线粒体DNA也混入了伊翎的DNA里,伊翎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异。

  这样的变异通常无法持久,个体会因为器官功能的紊乱而很快死亡。可是,伊翎运用飞船里的设备维持了自己的生命,变异的过程得以持续。

  伊翎,变异成了“魔龙”。

  伊翎,就是“魔龙”!

  这一切,都是因为伊翎把最后一支解毒剂留给了我。

  我亲手杀死了伊翎。

  根据工作日志里的线索,我在飞船外面的淤泥里找到了一只冷藏箱,箱子里有六根试管,里面装着不同颜色的液体。这些都是伊翎从自己的体内提取的血液、体液、排泄物和呕吐物。我在其中的一根试管内,检测到了龙纹病毒。

  所有的线索都被串联了起来,故事终于完整了。

  被伊翎摄入体内的异状体,以各种方式尝试存活下去,其中的一部分尝试变成完全独立的生命体,它们吸纳了部分伊翎的DNA,在毒药造成的混乱环境里进行各种各样的变异。绝大部分的异状体最终失败并死亡,而幸存下来的一小部分——它们变成了龙纹病毒。

  高英明向我隐瞒了事实的真相,龙纹病疫情的大爆发,不是因为龙帝古庙里的龙骨,而是因为埋藏在古庙里,这只拥有4000年历史的,高科技的冷藏箱。

  如果此刻,我将这只冷藏箱销毁,那么龙纹病就不会出现,而历史的进程,也会因此而改变。

  如果龙纹病没有出现,这次的任务就不会存在,我不会得到翻身的机会,也不会遇到伊翎,我将一辈子作为一个失败者,郁郁而终。

  而现在的我,会随着旧的时间线被覆盖而消失,还是会作为残留物被遗弃在这个时空里呢?我不知道。恐怕也没有人知道。

  我坐在飞船里,犹豫了一整夜,最后决定将冷藏箱塞回了淤泥里,就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现过。一切顺从天意吧。

  一切都清楚了。我启动了时间机器,试图回到21世纪,可是机器的本体没有回应。我尝试了上百次,结果都是一样。

  这一点,高英明已经警告过我们。时空穿越是以时间机器本体所在的时空为坐标原点的,伊翎回到了公元前1985年6月5日,等于是返回了21世纪,而后再次前往了4000年前。时间机器已经被启用了三次,再没有多余的能量可以将它启动。

  就在我放弃了尝试,准备入睡的时候,我在地板上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那是我用来向伊翎求婚的螺母,侧面裹了一层暗红的血迹。我当即崩溃地跪倒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嚎啕大哭。

  伊翎是一个多么爱美的姑娘,却变成了那副恐怖的模样!

  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她究竟遭受了多少的痛苦和折磨!

  一切,不能就这样结束,我必须要把我的姑娘救出去!我要把她救出去!

  “高英明,你让我回去!我要回去!伊翎,伊翎,我的伊翎……”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哭号了多久,直到体内的毒药再度发作,我腹疼如刀绞,跪倒在地上,疯狂地翻滚、挣扎、嚎叫,直到耗尽了我体内最后的一丝力气,我像一滩烂泥瘫软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精神和肉体上的巨大苦痛重叠在一起,很快将我击溃,我的意识和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了,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个恍惚的噩梦。

  在这个噩梦里,我看见有一个人影,在我的身旁慢慢地走动。我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但是从那银灰的颜色,我大概能够猜测出他的身份。我拼尽全力,眯起了眼睛,聚拢了涣散的目光,于是我再次看见了那张,不能形容的脸庞。

  那人慢悠悠弯下腰,将脸凑到了我的面前,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他的脸上,那是怎样的神情啊,茫然、懊悔、怨恨、激动、嫉妒、憧憬……种种繁复的情绪混杂在一起,仿佛在无声地向我倾诉着,一场极尽沧桑的人生旅途。

  而后,又一阵剧痛从我的体内涌起,我的眼前一片漆黑,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