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独家记忆
小述2018-03-22 13:153,626

  伊翎的讲述,再度勾起了我心头的疑惑:在此之前,赤木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头怪物的存在吗?为什么这怪物,却对他怀有这么大的仇恨?

  为此,我几次找赤木谈话,各种旁敲侧击,试图从他的口中套出真相,却始终一无所获。然而,从赤木的表现来看,他的确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妈蛋的,我们这可是在4000多年前的蛮荒世界呀,为什么还要面对这么诡秘复杂的局面?

  不知不觉,来到这个世界居然已经大半年的时间了,我们的任务,不能说没有取得成果,但是这样的进度显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在我们来的地方,龙纹病疫情不知是否已得到有效的控制,如果那里的世界乱套了,环球科学院崩溃了,我们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

  不能再被动地等待了。我和伊翎决定要搞一次大动作,率领沼泽部落对高地部落主动发起进攻,彻底征服高地部落,然后搜捕“魔龙”。

  这个决定,既是为了完成我们的任务,也是为了两个部落的民众着想。两个部落之间的仇怨这么深,等我们离开后,他们肯定又会相互仇杀不止,直至其中的一个部落消失为止。反正我们已经插手干预了他们之间的战争,何妨干涉到底,就在我们离开前,用武力将两个部落统一起来,终结双方的分歧和仇视。在我们的引导和监督下,还能尽力减小战争带来的伤亡。

  这个计划,早在几个月前就应该开始了,可是却因为我的伤病而一直拖延到现在。明天,是我们最终商定的,对高地部落发起总攻的日子。

  征服一个原始部落,对我们而言不需要太过复杂的计划,我们将这个决定告诉了赤木,征得了部落成员们的同意,具体的作战计划由赤木来制定,届时我和伊翎只需像两个真正的天神那样,驾驶飞船飞翔在战场上空,搜寻敌人的踪影,然后用飞船的防卫电击炮,给他们来一记“天打五雷轰”。

  就像是一场刺激有趣的游戏。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做出这个决定后,我的心中始终隐隐感觉到不安,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而且随着时间的不断临近,这种不安的感觉也变得越来越浓重了。

  我们是带着一个简单的任务来到这个时空的,可是却遇到了种种复杂诡异的谜团。这些谜团,我们可是一个都未能解开。

  事情真的会按照我们计划的方向发展吗?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出现?

  不仅仅是我,这些天里,伊翎也总是显得心事重重,魂不守舍的。她是不是也感觉到了什么?

  今天一大早,伊翎就出门了,说是想去村子里散散心,一直到现在已经暮色四合,她还没有回来。我准备好了晚餐,可是一个人一点胃口都没有,干脆带上了防身的装备,出门去找伊翎。

  我在村子里游荡了一阵子,在一个密林环绕的小水潭边找到了伊翎。眼下临近中秋,天上的月亮又圆又大,好像一盏巨大的节能灯,银色的月光好似一片薄纱,笼罩住了整片丛林,夜色温润如水,月光下的小水潭晶莹剔透的好像一块碧玉。为了安全起见,伊翎穿上了臃肿的防护服,她的好身材完全被遮挡了起来,远远望过去,好像一头远离了家乡的北极熊,忧伤地蹲坐在那里。

  望着眼前这略显滑稽的一幕,我的心头却忽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悸动。已经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仿佛我的心中一个沉睡多年的少年被惊醒。我痴痴地望着这一幕奇异的画面,十几岁青春年少时的许多记忆,一幕幕涌现在眼前。

  什么是爱情?大战在即,我的脑袋里突然跳出来这么一个不太合时宜的问题。我从来没有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即使日后我回想起这一刻,恐怕也只会嘲笑自己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吧。

  情窦初开的年纪,我们可以毫无理由疯狂地爱上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只在人群中匆匆见过一面的陌生人,我们幻想和对方相守到老,以为爱情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的阻碍。可是,到了一定的年纪,或许只是二十出头,经历了几段感情后,才发现每一个人的爱情,原来都是相似而平庸的,不会再有莫名其妙的爱情,爱上一个人,需要有无数理由的支撑,而这些理由,没有一个是独一无二。

  我们喜欢的,并不会是某一个人,而是某一类人。如果没有规则的束缚,我会拥有多少的爱人?很多,或者一个都没有?

  在一段感情里,唯一独特的,恐怕也只是两人之间共同的经历了。

  在4000年前的月光下,4000年前的亚马逊丛林里,4000年前的原始村庄,坐在4000年前的小水潭边,欣赏4000年前的夜色,还能有比这更独特的经历吗?哪怕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聆听着,4000年前不知名的虫子,发出怪异的鸣叫。

  我慢慢向湖边走过去,走近了才发现,原来伊翎正在观看一段全息影像视频。伊翎将右手搭在膝盖上,她的腕带式万能通讯仪,将一片淡淡的光锥,投射至湖面上,在夜色的缭绕下,仿佛一座云端幻境,悬浮在半空中。在“幻境”中,伊翎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正在一座风景宜人的公园里,开心地嬉戏玩耍。小女孩是个混血儿,有一头不太明显的赤红色头发,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十分独特和迷人,她的脸形和伊翎有六七分相似,只是表现出的气质差异很大,伊翎表现出的气息成熟知性,而小女孩给人的感觉则更加温婉和乖巧。

  不用多说,这个小女孩,一定是伊翎身边很亲近的人。我忽然间就明白了,那天目睹了沼泽部落女弓箭手被虐杀的场景后,伊翎为什么会反应那么激烈。

  伊翎看的十分入神,我一直走到她身旁的草地上坐下了,她都没有察觉,直到全息影像播放完毕,她才察觉到我的存在。伊翎回头朝我浅浅一笑,神情颇为落寞伤感。

  “是你的妹妹吗?”我笑着问道。

  “嗯,她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我们没有在一起生活过,但是感情却比很多的亲姐妹还要好。”

  “想家了吗?”

  伊翎微微低着头,轻轻点了点头,而后又轻轻摇摇头。我顿时被她的反应给逗乐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在和我打哑谜吗?”

  “其实,原本也没有那么想家的,只是想到了明天的行动……欧阳,你说,明天过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嗯?”我没太听明白她的意思。

  伊翎抬起头望着前方,目光有点涣散,犹豫了好一阵子,才开口说:“欧阳,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瞒着没有告诉你。”

  “什么事?”

  “其实,高院长派我们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他知道研究‘魔龙’的活体,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治愈龙纹病的解药,而是因为我们收到了来自未来的信息。”

  我惊讶得猛抬起头来,差点扭到了脖子。“来自未来的信息?通过时间机器吗?”

  “对。其实,时间机器建造之初,我们只是把它当做一处大型的物理实验基地,由于启动机器所需要消耗的能力太过巨大,我们从来没有打算真的动用它。可是,就在龙纹病出现后不多久,我们在一次试验中,意外收到了一条来自未来的短讯息。这条讯息只有一百来字,却透露了很多的信息,告诉我们在几年后,会有一个大财团掌握并垄断了龙纹病的疫苗和解药,并借此大肆强取豪夺,谋求利益,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了经济霸权,财团的最高领导成为了第一个全球独裁者,很多人奋起反抗,全世界到处战火纷飞,乱成了一片,地球变成地狱。也是这条讯息告诉我们,只要获取了‘魔龙’的活体细胞,就能够找到治愈龙纹病的办法……”

  我惊讶地望着伊翎,一时目瞪口呆。伊翎向我透露出的信息,实在太过震撼,我的大脑里空白了好半晌,随后一股滔天的怒火从胸腔里喷涌而出,如同圣海伦斯火山的大爆发。高英明派我来执行这危险的任务,却向我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他到底在筹划些什么?

  欧阳创啊欧阳创,你什么时候可以不再这样天真可笑?多年前,在环球科学院院长的竞选中,高英明就使用了许多卑鄙的手段将你击败,将你流放,你难道还没有吸取教训吗?你在为你的敌人卖命,当你完成任务后,他会怎样处置你,你有考虑过吗?你有为自己准备好一条退路吗?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事实证明,我还是太过善良。这次高英明来向我求助,虽然我表面上告诉自己,这是一次绝佳的复仇时机,可是内心里却并没有当真,我并没有真正让自己进入复仇和战斗的状态,没有真正将高英明视作我的死敌。否则,他的每一句话,我都应该抱持怀疑的态度;他动一动手指,我都必须做好遭受攻击的防备;而我每踏出一步,都应该朝向复仇的终点。

  “欧阳,你说明天过后,事情会变成什么样?欧阳,我真的好怕,我们真的能顺利完成任务吗?如果我们找到了解药,它会不会变成全人类的毒药?会不会落入坏人的手里,成为他们控制人类的筹码?我们是不是……再也回不去以前的世界了……”

  伊翎小声啜泣了起来,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副模样,那样的楚楚可怜。我抬手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着:“不要怕,放心吧,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伊翎顺势倒在了我的怀里,我的心跳猛地一阵加速,心中涌起一阵温暖和感动。久违的感觉。

  如果时间机器出现故障,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伊翎就是这个世界上,与我最亲近的人了;如果我们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回到了我们来的地方,那么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伊翎依然是这个世界上,与我最亲近的人。

  我抬起了另一只手,将伊翎揽入了怀里。

  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不要再辜负这一段独特的经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